笔趣库 > 修真小说 > 官榜 > 5629章还能这样调动?

    省政府大楼。

    从杨子雄这里离开后,陈谏书就直接来到高培源这里。

    毕竟不管怎样说,他现在还是跟随高培源的人。

    即便是有秦政背后的秦家当靠山,他也不想跟高培源划清界限。

    毕竟在汉蜀省这个地界上,要是说到影响力和号召力的话,秦家未必就有高培源好使。

    这些年来,高培源一手提拔起来的领导干部何其多。

    这就是话语权!这就是资格!

    当高培源听到陈谏书竟然是这样不讲规矩,贸然就来到省里告状后,脸色沉得几乎要滴水。

    他对陈谏书的到来其实是早就知道的,毕竟高青云他们是有过汇报,可即便如此再听到陈谏书的叙说,心里顿时升起几分恼怒和不满。

    我说你陈谏书是不是年纪大了,脑子坏了,怎么能这样做事?你和苏沐之间有矛盾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可缓和,演化成针锋相对。

    只要将矛盾公开化,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让省里如何选择?

    任由你们互相争斗而装作没有看到?不可能吧。

    既然不可能,那就要调整你们之间的工作安排,幸好你眼下还没有做出那种最极端的情况。

    要是说你真的将请调报告打过来,才真是没有一丝调解的余地。

    真要那样,你和苏沐肯定是留下一个,调走一个。

    现在总算还能有挽救的余地。

    “你是直接来我这里的吗?”高培源严肃的问道。

    “没有,我哪能那样做。我要是直接来您这里的话,岂不是会让人误会,还以为这件事是我在您的授意下做的。”

    “我是直接去的省委,找杨书记汇报了这个情况。我说的很是悲哀和愤怒,就是要让杨书记知道苏沐是怎么做事的。”

    “他提出来的什么狗屁山脉经济,将剑铃县折腾成那样,简直就是肆意妄为,不可饶恕!”陈谏书怒声咆哮,轻描淡写的将高培源的话题岔开。

    然而高培源是那样容易岔开的吗?他从陈谏书的话语中就感觉到一种浓烈的阴谋味道,这个陈谏书已经不像是以前那样惟命是从。

    尽管陈谏书掩饰的很好,但仍然没有能逃过高培源的双眼。

    陈谏书心里面有鬼。

    尽管说高青云他们没有就陈谏书的事情详细说明,但高培源身为省委副书*记,掌管的就是人事任命,对人的心理研究的很透彻。

    要是说连这点都看不透的话,又怎么能够坐稳屁股下的位置。

    陈谏书摆明就是心里有鬼,肯定有别的事情隐瞒着自己,要是说不能将这事窥探清楚的话,高培源会感觉浑身不自在。

    可这事又偏偏没有办法正面质问,你问的话,陈谏书会说吗?

    心中有数的高培源,说出来的话就带有一股别样味道,“这事我知道了,我会帮你说话的。你不要想着能将苏沐调走,这是不现实的。”

    “至于说到你,我认为也没有必要调整,就留在有凤市安心工作便成。山脉经济规划方案在省里面已经通过,是要拿着你们有凤市当试点城市的。”

    “这事是不可更改的,所以你一定要摆正心态,当下主要要做的就是配合省里的工作…”

    高培源简单的说了一通话,听着都很有道理,但陈谏书发现你要是仔细琢磨的话,竟然没有一句是说到重点。

    可谁让人家是省委副书记,自己能做的就是默默承受。

    “恩,高书记,那我就先回市里去。”

    “去吧。”

    等到陈谏书离开办公室后,高培源眼神阴沉的拨出去一个电话,“给我调查下陈谏书最近的动向,我怀疑他很有可能在搞小动作,尽快搞清楚到底是谁在挖我的墙角。”

    “是!”

    “陈谏书,你最好不要让我太过失望。”高培源眼神幽幽的说道。

    一个半小时后。

    省委大楼,省委书记办公室。

    苏沐坐在了杨子雄面前,他在过来的时候就陈谏书的事跟陈东谛电话汇报了,陈东谛让他不用有任何芥蒂和担忧,该说什么就说,没有谁能撼动他的地位。

    因此即便是坐在这里,即便是面对省委书*记,苏沐都能坦然镇定。

    “苏沐,知道我喊你过来的原因吗?”杨子雄淡然问道。“书记,能够猜到,相信是因为陈谏书的举报。”苏沐波澜不惊的缓缓说道,即便是面对着杨子雄都能做到坦然视之,光是这份定力,就真的不是陈谏书能相比的。

    “对,就是陈谏书的告状,是告状不是举报,你用举报的话显得有些过分。陈谏书来我这里好一顿诉苦,说和你之间是有矛盾的,说和你之间的发展思路是不对路的,说你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继续搭班子的可能。”

    “他说除非你将山脉经济规划方案放弃,将山投中心解散,否则市里面的工作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就这事,我想要听听你的说法。”杨子雄并没有上来就将这事的性质定性,而是很温和的说道。

    这里面有说法?

    苏沐察觉到杨子雄的态度很慈善后,心底就冒出一种别样感觉,莫非杨子雄并不是站在陈谏书那边的?

    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说这事还有回旋余地。毕竟自己也不想要得罪杨子雄,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省委书*记,虽然快退二线,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里始终是杨子雄的地盘,就这事而言,饶是苏沐背后有靠山在,都必须小心谨慎面对,否则便是自找麻烦。

    “杨书记,恕我直言不讳,山脉经济规划方案是在我们有凤市市委常委会商量通过的,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当时陈谏书同志是持以反对意见的,吴正权,周青云和凌励都是这个态度。他们并不支持这事,但最后这事还是在其余同志们的赞同下通过。”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方案是很有前途的。而且我作为方案的制定者,对方案充满着信心。”

    “我就纳闷,为什么陈谏书同志对这样的利国利民的大好方案一直抵触,却对棒子国乐友集团那样友好,甚至签署的合同都存在一定问题。明知有问题还要签署,这岂不是更加过分?”

    “当然我和他之间有工作上的纷争是正常的,但我并不认为已经严重到需要他提前离开市委常委会的地步。”

    “他这样做是想要表达什么?表达自己多厉害多强势,是能无视掉我无视掉其余同志们的存在?”

    “当然,要是说他陈谏书真的认为我们不适合搭班子的话没问题,想要调整调整我们的工作,我也绝对会服从组织安排。”

    苏沐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坚决果断,没有任何想要妥协的意思。

    这就是我的态度,你们省里认可的话那就认可,要是说不认可的话,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听之任之。

    但我要畅所欲言,要发出属于我的声音。“苏沐同志,要是你们市政府再多出一个人支持你的工作,你觉得能不能将山脉经济规划方案全面落实下去?”杨子雄忽然间语出惊人。

    苏沐神情微愣。

    这是什么意思?杨子雄的这话消息量有些大,大到他都不清楚该怎么理解这个话了。

    什么叫做市政府多出一个人支持我的工作,能从杨子雄嘴里说出来的多出一个人,相信就肯定是有分量的,最起码是市委常委级别。

    可貌似现在市政府那边的市委常委副市长就有三个,徐炎,高青云和刘守木,已经达到标准配制了。

    徐炎别说,高青云更是陈谏书的死忠,莫非说的是刘守木?

    当然要真的是刘守木的话,苏沐对这事是乐见其成的。

    不过应该够呛吧,刘守木之前已经表态是要站在我这边的,现在杨子雄说出这话,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意义。

    “杨书记,我对这事是乐见其成的。”苏沐保守的回答道。

    “那就好,这样吧,你先在省里面待会儿,反正富裕林业那边的事你也已经处理好,我这边找陈省长他们商量下,看看如何解决你们有凤市主官之间的矛盾。”杨子雄沉吟片刻后慢慢说道。

    “是!”

    苏沐起身离开办公室,走到外面的时候,碰到了华政,两人打过招呼后,华政突然间说道:“苏书记,今天还走吗?不走的话,有空一起聊聊吗?我有些事想跟你请教请教。”

    和我请教?

    华政吗?

    苏沐眼神微紧,笑着应答,“好啊,你华主任发话,我当然没问题!”

    “呵呵,那就说定了。”

    “一言为定!”

    苏沐和华政擦身而过的时候,官榜随即开始旋转,而在看到官榜传递过来的信息时,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刚才杨子雄说出的那话,用意是在这里。就说他怎么可能说在市政府那边多出一个人支持我的工作,敢情指的是华政。

    官榜窥私:以常委副市长的身份前往有凤市,帮助苏沐处理和捋顺市政府工作,谋求进步。

    这就是华政的隐私!华政要前往有凤市任职吗?这怎么回事?陈谏书过来不是告状的吗?怎么告状告成这样?

    华政真的要是去任职的话,势必要拿下一个人,这个人只能是周青云,而不可能是别人。

    因为以华政的身份,担任普通市委常委显然不合理,也是对杨子雄身份的不重视。

    高青云要被调离?

    陈谏书要赔了夫人又折兵?

    无数念头在苏沐脑海中不断闪烁,他对这事是真的有些懵神,猜不透杨子雄是要图谋什么。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