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修真小说 > 官榜 > 第3935章滚刀肉

    “是的,就是想多了,这事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有压力。要知道你的财神爷是被几位老人家亲口赐予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是关注着你的。真的要是有谁敢拿着这个向你试压的话,他们首先就要承受几位老人家的怒火。”

    “方涯能亲自过来就很说明问题,因为是周老首肯的,所以说他才会过来,不然他怎么就敢这么相求?再简单点说的话,那就是除非他们得到几位老人家的点头,不然没有谁会主动开口。”关云渡这番话说出来,刹那间就让苏沐恍然大悟。

    嗨,的确是这个道理,真的是自己想太多。

    “不过既然你是咱们西都省的官员,出去的话自然是要为咱们省多多考虑,这点就算是他们知道,应该也不会多说什么。苏沐,我可是对你寄予厚望,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关云渡拍拍苏沐肩膀语重深长道。

    “请省长放心,我心里有数。”苏沐肃声道。

    关云渡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间发现不远处走过来一个男人,看清楚是谁后,他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停下了脚步。

    “这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苏沐,那边春华厅长来了,你正好和他好好聊聊。春华这个同志是不错的,可以多多交流,加深了解。商务厅厅长这个位置,在今后的西都省只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而不会成为个摆设。”

    “是。”苏沐心思微动,云渡说出来的这话绝对不可能是无稽之谈,他既然如此说,就证明李春华只要干出成绩,以后必然是一片坦途。

    李春华看到二人后,是急步走上前来,伸出双手恭声道:“省长。”

    “春华,你和苏沐都认识,就不用我介绍。我可是听说了,苏沐帮了你们商务厅的大忙,如今他更是名副其实的财神爷,你们商务厅今年要是想拿出骄人成绩,可得和他好好交谈哦,我就不陪着你们了。”关云渡握了握手,指了指身边笑道。

    “是是,谢谢省长提醒。”

    关云渡说完就径直上去了,留下二人,李春华看向苏沐的眼神是充满了激动,从魔都回来后,总想找个时间感谢苏沐,却一直因为各种事都在忙。现在好不容易遇到,又有关云渡的叮嘱在,李春华当然不可能错过。

    “苏市长,说好的要请你吃饭,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好不容易碰上,怎么都要给我个面子,千万不能推辞啊。”李春华一把抓住苏沐手臂满脸推笑道,心里则暗暗窃喜。

    “我说李厅长,你这是担心我会跑了吗,还抓这么紧?”苏沐略带调侃道。

    “那是当然,现在谁都知道你可是个财神爷,要是跑掉的话,我去哪里找你?再说你还不知道吧?如今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你要是不赶紧和我走,等会想走都走不了哦,要是被别人给拖走,那我岂不是要白高兴一场。”

    “况且我现在可是有任务在身,是关省长给我下达的任务,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李春华嘴上说着,却丝毫没有想要松手的意思。

    “好吧好吧,我跟你走总成了吧。”苏沐颇感无奈的笑了笑。

    两个人就这样从省政府大楼前面携手离去。

    李春华和苏沐所要商量的当然就是关云渡吩咐下来的那件任务,有李春华这个对省内企业门清的人在,苏沐要做的就是在不了解,不清楚的地方问问就是,两个人在一座茶楼中随意的闲聊着,气氛融洽。

    和苏沐这边的相谈甚欢相比,在岚烽市拖拉机厂宿舍的街道办事处,却是弥漫着一种让人窒息的冷峻气息。

    徐炎略带嘲讽的扫视着刚刚过来,站在自己面前的马拆,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和鄙夷。林成根他们站在旁边,没有谁的心情能好起来,即便是马拆的心腹马可,心中也是暗暗咒骂。

    原因很简单,谁让此刻的马拆红光满面不说,还满身的酒气熏熏,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遭遇群*体事*件危机,无比忐忑局促的时候,人家依然在美滋滋的吃喝享受。

    大吃大喝后去韩式汗蒸馆休闲,你马拆真的将我们全都当成你的小二不成?

    “徐市长,我…”马拆也感觉气氛不对劲,张嘴想要解释什么,但一张嘴就是满嘴酒气,那种味道刺激着人的嗅觉,让人有种按捺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

    徐炎眉角微挑,眼眸中闪烁着寒彻光芒。

    “马拆,你给我闭嘴,你现在还有脸解释吗?还需要解释什么?上班期间玩忽职守,严重渎职不说,还敢在工作时喝酒,去韩式汗蒸馆,你倒是知道享受啊。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吗?还知道自己屁股下面坐着的位置赋予你的责任义务吗?你知不知道就在刚才,差点发生一起严重的群*体事*件,这个街道办事差点就要被愤怒的群众掀翻吗?”徐炎厉声怒吼。

    “我…”马拆满腹无语。

    “没什么好解释的吧?你又有什么理由来解释?你也没有必要和我解释什么,从现在起,你被停职了。”徐炎漠然道。

    “停职?徐副市长,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停我的职务,你没有这个权力,你…”马拆猛地抬起头,脸上布满难以置信的神情,惊愕的喊道,被停职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怎么?你还有理了,你还想要和我理论理论不成?马拆,谁说我没有这样做的权力,你的职务我是停定了。这事暂且不提,先说说半年前拖拉机厂宿舍电费改制时,所有住户的电费返还问题。”

    “说说吧,那笔钱如今到底在什么地方?不要给我说你不知道,我已经问了当时负责这事的工作人员,他们都已经交代最后这笔钱就是交给你的。”徐炎无视掉马拆的发问冷声问道。

    “是谁说那笔钱是给了我的,简直就是胡扯。徐副市长,这种诬陷的话你可不能相信啊。我可是街道办事处的办公室主任,我不是他们拖拉机厂宿舍的职工,也不是电力局的工作人员,他们两家怎么会将钱给我呢,对对不对?”

    “还有,电费改制问题本身就是拖拉机厂宿舍后勤处和电力公司的事,我当时是在场,但我负责的就是协调配合,就是帮他们统计住户。再说即便是这差事,我也没有亲手做,而是在旁边看着,整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他们两家的人在操作。”

    “其实这事闹成这样,我也很郁闷很无辜啊,当初他们说好的是一星期内肯定将钱返还,但到现在都没有做到。发生这种事,那些老百姓应该找的不是拖拉机厂宿舍的领导和电力公司的人吗?他们为什么要来街道办闹腾呢?我们自始至终就没有牵扯到这事。”

    “好,如果你市长大人非要说我有责任,那就拿出证据来啊。总不能他们的钱没了,就将屎盆子扣到街道办头上,扣到我马拆头上吧?”马拆在知道自己被停职的命令后,心中的怒火就开始燃烧,再加上酒精的刺激,说出来的话就带出一种很强烈的对抗味道。

    眼前站的是徐炎又怎么样?

    既然老子都被你免职,你再想要通过这种身份威胁我,那就想都别想。既然我都不受你管辖,我为什么还要害怕你?从来都是胆大包天的马拆,摆出这种滚刀肉般的模样,典型的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徐炎双眼顿时眯缝成一道线,和我玩无赖是吧?你还真的是找错对象。像你这样的人,我不知道见过多少,和他们相比,你的道行还是太浅。想要通过三言两语就让我拿你没辙,那简直就是做梦。

    听着你马拆给出的理由是要多正当有正当,很站得住脚跟,但事情真相往往不是这样的。公安出身的徐炎,最为看重的就是证据,一切都要以证据说话。

    “马拆,你既然这么说的话,就和我走一趟吧。”徐炎平静道。

    “和你走?去哪?”马拆瞥眼道。

    “当然是去公安局。”徐炎淡然道。

    “我不去公安局,我为什么要去哪里?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你们有什么理由抓我?就算你是公安局局长,都不能这么做事吧?没凭没据的你,想要这样就将我抓起来,我不服。”马拆心里猛的咯噔过后大声喊道。

    去公安局?

    真的当我白痴吗?那种地方要是进去的话,我还能囫囵着出来吗?更别说将我带进去的是你徐炎,依着你的身份,要是说随便给我戴个帽子,有谁还能追究不成?

    我是有点后台,但我的后台只是向阳区工商分局的分局长安生明,依着他的身份,想必也是断然没有可能和你叫板的。我的后台面对你都只能是干瞪眼,我又怎么会自投罗网?

    “马拆,你这是什么态度?徐市长只是让你过去就这事进行说明,你不要无理取闹。”林成根冷喝道。

    “林成根,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你是巴不得我跟随着徐市长去公安局吧?这样我一旦出了什么事,你就能安心的坐稳位置。嘿嘿,我告诉你,趁早不要这么想,只要有我马拆在的一天,这个街道办你就别想做到一手遮天。”马拆阴阳怪气的喊叫道。

    “你?”林成根不禁是满脸羞怒,伸手喝道。

    徐炎上前一步,阻止林成根再多说什么,脸色肃然的盯着马拆:“最后再说一遍,我要你和我去公安局,是调查清楚这个事的真相,不是说你不想去就不去的,而且必须跟我走。”(未完待续。)

    [笔趣库 .biqiku.]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