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八十九节 三个指挥官

    再看他们的装备,人手一支的双管霰弹枪比起那一溜的长矛可气派多了,引得手下新兵们都在窃窃私语――一样的国民军,还是伙“山瑶”、“苗子”,却都有枪!

    李冬久经战阵,知道他们用的霰弹枪虽然射程短,在山地近战中却有很大的威力,几十米的距离上不用瞄准一枪轰过去,对方非死即伤,运气好一枪能打死打伤好几个。比这在山地丛林里难以施展的长矛要好用多了。

    “我们这里都是本地招募来的新兵――训练满打满算也只有一个月。”李冬不无遗憾的说道,“怎么样?伤亡大么?”

    “不小,”阵焕一脸的不快,“指挥艇中炮,锅炉都爆了。”

    “那米中尉……”

    “还不清楚他的情况,指挥艇已经沉了,我们正在搭救幸运者。”阵焕说道,“你们现在这里就地布防,我去接应下大队。”

    阵焕说完,带着手下士兵往江边去了。这边听到集结号,在战斗中失踪的士兵也陆陆续续回来了,最后一清点,倒是无人阵亡,中箭的四人都还活着,失踪的十个人也大多回来了,只有三人不知下落。不知道是跑散了还是受了伤。

    李冬一面安排士兵列阵,防备敌人突然反冲击,一面叫几个士兵用长矛做成担架,将伤员抬到岸边候船――虽然有卫生兵,但是他的本事充其量就是给士兵敷药包扎,稍微复杂一点的救治技术就不会了。

    医护兵一边安慰他们:“一个个别象娘们似的哼哼,中了一箭算什么,就当被蚊子咬了一口。这就送你们到封川县城去,几里地就到!――有野战医院,有大夫,还有小护士!你们就躺着养伤享福吧……”

    李冬瞧着一个胸口中箭的伤兵被抬下去,胸前的绷带已经被血染红了,人不断的喘息着,口里已经吐出血沫来……他知道这人活不了了,心里有些难过,

    上阵厮杀,目睹战友死伤是常有的事,但是这次不同,这些人是在他的指挥下战死的,心里不由有些愧疚。

    “朱大队长那里有命令吗?”李冬问道。他刚才派信号兵向号指挥艇发出了信号。

    “没有,左路队正尾随着大队前进。”

    米龙韬的船在距离岸边不到米的地方被大炮直接命中,聚集在甲板上的十多名士兵被掠过的炮弹一扫而空,非死即伤。他当时正在指挥塔上,得以幸免于难。然后炮弹掠过的冲击波把他充指挥塔上掀了下来,等他起身的时候,甲板上已经是一片狼藉。烟雾弥漫,耳畔只有密集的枪声和喊杀声。

    米龙韬用指挥刀支撑着身体,还有些懵懂,忽然他手下的一个排长满身是血的从浓烟中钻了出来:

    “中尉!我们被伏击了!”排长大概受了伤,一条腿瘸着,“船上的兄弟全被打死了,我们先撤下去重新整队吧。”

    米龙韬瞪大了眼睛看外面的情况,江面上几乎被浓烟所包围,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到弹丸掠过撕破空气的“嗖嗖”的呼啸声。他听到伏波军的喊杀声和米尼步枪特有的清脆爆音,知道自己的队伍并没有失控,还在继续战斗。

    忽然一阵风吹来,将烟雾吹散了些,他看到岸上不断的冒出枪炮射击的烟雾,自己的船队正在努力向岸边驶去――但是这一带岸边是大片的浅滩,无法直抵岸边,只能在浅水里就让士兵下船。

    士兵们在浅水里蹒跚前进,冒着岸上的弓箭炮子前进,幸亏各船上都有火炮,此刻都在开火,保持着压制岸上的态势。

    “打得不错。”米龙韬说,想拍下船帮,这时候他才发觉胳膊抬不起来了。他想下达命令,却看到信号兵已经躺在甲板上不能动弹了,舵手也死了。甲板上除了还在哼哼的重伤员之外,只有三四个人还站着开火。

    这时候从甲板下钻穿来几个满身乌黑的水兵,大声道:“快下船!锅炉裂了!要爆炸!”说着就往水里跳。

    一听这话,船上仅存的几个士兵都要往水里跳,米龙韬叫住了他们:“把伤员都带上!死也要叫他们死在岸上!”

    米龙韬的胳膊大约断了,完全使不上劲,只能靠着排长的搀扶才下到水里。下水不过片刻,锅炉便爆炸了,米龙韬他们被激起的波浪猛的推了一把,差点被压到水底,幸亏丰水期还没到,江水不急也不深,猛的挣扎了几下就已经脚触到了水底。

    爬上岸,岸上的敌人已经全跑了。卫生员过来给他检查,发现他的胳膊断了,便用夹板固定起来。米龙韬看自己湿透不说,衣服更是七零八落,乌黑一片,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这下损失惨重!他愤愤的想着,这帮土匪真可恶!

    眺望江面,中炮的指挥艇已经完全沉了下去,水面只露出个烟囱的一部分和桅杆,烟囱里还在冒着白色的水汽,似乎是垂死的喘息,各种杂物和士兵的尸体在水面上漂浮着。

    “报告,中尉……”阵焕来到他的身边,正要敬礼。

    “情况怎么样了?”米龙韬顾不上这套,打断了他的“报告”。

    “敌人已经跑了,初步清点有三十多具尸体,还丢下了大炮和很多火器。”阵焕报告说,“这次多亏了梧州中队,他们从侧翼迂回,分散了我们的正面压力。”

    “打集结军鼓,全体整队。全队展开战斗队形前往徐岗,如无敌人踪迹,大队暂时进入徐岗休整。”

    “是!”阵焕敬了个礼准备离开,又被米龙韬叫住,“我受伤了,行动不便,从现在开始作战的时候你代我指挥。”

    阵焕有些犹豫,米龙韬笑道:“怎么,你都当了几年连长了,这个担子不敢挑?”

    “不是……我是国民军的中尉……”

    “什么国民军伏波军的,你是元老院的军官,你现在让你指挥,你代表的就是元老院,怕什么!去干吧!”

    他打发走了阵焕,看到朱四在几个士兵的陪同下过来了,这个年青人仪表风度都在阵焕之上,然而脸色却异常的紧张,米龙韬发觉他不断的私下张望,脖子还时不时的往下缩。

    是个没经验的新兵蛋子……

    米龙韬心里暗暗想,看他的样子是没有实战经验,不过刚才侧翼迂回这一手却很果断,让阵焕能快速扭转被动局面的――也非庸才,多历练下就能成为个合格的军官了。

    “米中尉……”看到米龙韬的模样,朱四紧张的话也说不连贯了――这米龙韬满身乌黑也就罢了,脸上、衣服上还沾了斑斑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米龙韬摇摇头,慨叹道:“我不要紧。这都是同志们的血……这回我们伤亡很大啊。”

    “没想到土匪居然会有大炮!”朱四痛恨道,刚才米龙韬的指挥艇一中弹,他就吓的说不出话来了,信号兵几次向他报告李冬的请示他都没回过神来,只当舵手询问的时候他才下令“紧随大队前进”。

    “是的,真得没想到。”米龙韬看着他,“不过这次你们功劳很大啊。”

    朱四一个激凛,他想起刚才李冬向他发来的信号。坏了!他想米中尉肯定是对李冬的擅自行动不满,他心里暗暗咒骂李冬“吃饱了撑着”、“好大喜功”,一面赶紧立正鞠躬道:“对不起,我们不该擅自行动的!这都是……”

    “哪里的话!”米龙韬摆了摆手,“要不是你们行动果敢,主动出击从侧翼牵住住敌人,我们这边攻上来大概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你指挥的很好!”

    朱四原以为会被米龙韬一顿臭骂,外加上作战报告上写上一笔――自己的前程可就岌岌可危了!没想到米龙韬居然夸了自己,不由的精神百倍,赶紧一个立正鞠躬:“这都是长官指挥有力,阵中尉奋勇杀敌……”

    “好了,好了,你不要这么客气。”米龙韬有点不习惯朱四这套“标准条令式礼仪”,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赶紧打断了他,“你立刻集合队伍清扫战场。所有伤员、俘虏和战利品由船队送封川县城。”

    “是,中尉!”

    “组织士兵,尽快打捞阵亡将士的遗体,尸体就地掩埋,做好标记。能捞起来的东西尽量捞起来。”

    朱四看着阵焕的队伍已经集结完毕开始向徐岗开拔,心里有些羡慕:自家的队伍尽干些打杂的差事!

    米龙韬安排好具体的事务,关照士兵扶他起来,他要到土匪的伏击阵地上看一看。

    阵地就设在江边不远的树丛中,并无显眼的土垒、壕沟之类的东西,简单的用土袋堆成炮垒。架设着一门大炮。

    米龙韬站在炮位上朝着江面看去,位置果然十分巧妙,因为浅滩的关系,船队航行到这里不得不靠近岸边的航道行驶,两下直线距离还不到米,而且从江边的干岸到航道,是大片的平坦的浅滩,一望无际。

    下次更新:第七卷-广州治理篇节</>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