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七十七节 大会(四)

    象符不二这样的代表,在几天内陆续来到了东门市,他们中有第一次来穿越集团控制区的,也有这里的常客,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穿越集团控制下的地区的安全、整洁和生活的便利都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对于许多人来说,县城就是他们去过的最繁华的地方了,但是东门市的繁华却完全是另一个层面上的,即使那些出过远门,到过广州这一南中国第一商埠的人,也看得出东门市在细节上的水准远远的超越了广州的。

    代表们在东门市的消费大大的刺激了消费,虽说每个代表都领到了饭票,但是他们的随从是没有伙食供应的,而且许多代表也想尝尝髡人的饭菜,特别是商馆酒楼里的西红柿炒蛋,味道酸甜可口,开胃又下饭。还有绿色的嫩豆荚――据伙计说叫荷兰豆,炒出来又甜又嫩。一朵朵象花一样的蔬菜,有白色的,也有绿色的,白的硬酥,绿的烂软,吃起来滋味各有千秋。

    商馆酒楼的厨子是从苟家投效过来的几名厨子里选出来得。虽然明代的烹调习惯和手法和现代的不大一样,但是专业人员就是专业,经过几名“美食家”的培训,很快他们就比食堂里客串厨师的穿越众强得多了。商馆酒楼一开张就把他们雇用去了。全县大会正好是给酒楼打广告的好机会。

    有些讲享受的士绅,干脆把饭票都赏给了随从去吃,自己在酒楼里丢下银子包伙了。西红柿炒蛋的销量激增,以至于一时间穿越众食堂里的鸡蛋也变得紧张起来了――食堂里的番茄炒蛋变成了番茄蛋花汤,大家对此很有意见。

    没有意见的是吴南海,向会议代表们供应各式新品种蔬菜是他的主意。相比较高产的粮食作物,过去的农民对种新品种蔬菜是没什么动力的――反正青菜、白菜也能吃,犯不着多伺候一种,花色繁多的蔬菜是有闲阶级的需求,要让农民种,就得先打动有钱有闲阶层的肠胃。让他们去产生需求。

    会务组有意让这群代表们在东门市吃喝玩乐观光一番,让他们充分体验到穿越者统治区的天更蓝,水更绿,饭也更好吃。这才开始全体大会。

    全县团练联防大会,或者如后来的史书中所称的:第一届临高政治协商会议终于在二月二,龙抬头的这天正式召开了。

    一大早,就有专门的接待人员来到旅馆里负责迎接代表进城――会议地址选在百仞城内的露天电影院,这个电影院设施还算齐全,特别是已经安装了扩音设备,开会很方便。

    代表们都换上了他们最好的衣服,出来一看,负责接待人员都是些男女少年,男孩子穿得是近乎黑色的藏青短衣,有两个明兜,立领,衣服既不是左襟,也不是右襟,而是中开对襟,一排笔直的黑色的圆型木扣,领口扣得紧紧的。配上寸短的头发,看起来干净利落。女孩子则是类似的藏青色的上衣,套头的款式,后肩上有一块手帕一样的衬布,下身是一条蓝色打褶的长裙。即简朴又美观。只是头发寒颤了点――看得出她们被剃过光头不久,头发还只是短短的发茬。

    接待人员都是临高国民学校的学生,这些最早从广州买来的孩子已经接受了二个多月的教育,学习了文化,还被反复的洗脑,属于比较可靠的人员了。让他们来接待等于是锻炼一下待人接物的能力――毕竟以后他们将是穿越政权的主要干部来源。

    原本萧子山考虑到男女大防的问题,想只派男生出来,后来被杜雯一闹,说这是歧视女性,加上于鄂水也说所谓的男女大防在乡间是从来也谈不上的,特别是南方的农村。妇女是农业生产的主力,所以一般的乡间女子从不缠足,抛头露面也很平常。接待员里有女性,代表最多就是以为这些是短毛们收买的丫鬟而已。

    “请佩戴好你们的代表证,谢谢。”李元元拿着个电喇叭,手里举着一面小三角旗,不断的喊着,犹如导游一般,“大家注意秩序,不要随意插队。随从不能进入会场,把随从留在市场内,我们有专人负责招待。”

    让李元元充当这个角色,是为了让代表们意识到穿越众当中妇女的地位,对未来的一些提高妇女权益的措施有些心理准备。虽然执委会里除了杜雯之外没有女权主义者,对保护妇女权益也没兴趣,但是在本时空,解放妇女就是解放生产力,这点道理大家还是懂得。

    代表们按照各个都、图分别聚合在一起,每个图派几名学生引路,打头的一个学生也举着小旗,上面写着临高x都x图的字样,为了照顾到不识字的代表,小旗上还画上了不同的动植物花纹,用来供他们识别。

    每排好一队,就由学生引路进城去。虽说东门市每天都很热闹,公路上来来回回的土著也不少,但是百仞城内部一向戒备森严,土垒虽然不高,但是上面岗楼炮台林立,又有许多铁丝网布置,外面壕沟深达数米,即使是穿越政权自己编练的警察和新军士兵,也很少有机会进入这个禁区中的禁区。关于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县里有很多传说,有说和仙境一样的,也有说成和阿鼻地狱一般,众说纷纭,所以代表们对百仞城的内部都抱有强烈的好奇心。现在有机会目睹,大家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

    进到城内一看,果然和外面又有不同之处,街道也和东门市一般的用砖石铺砌,两旁种有树木,又有一根一根的涂抹成黑色的木杆子在路畔依次林立,上面装有一个白色的帽子一般的东西,帽子下面是个玻璃球,不知有什么用处。这里的房屋又和外面的不同,外面的不是红砖便是青砖,但是里面的则全部是蓝白相间的房子,四四方方的,极为规整。代表们忽然发现这些房子的墙壁和屋顶居然都是铁的!

    这个发现简直轰动了,铁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但在临高却绝对是稀罕物。这里的铁制品完全靠大陆输入,全县只有县城里有个铁匠能修修农具,做些生活日用的铁器,稍大一些的东西,比如农具之类的都打不了。这群海外来客不仅坐的是大铁船,连房子都是铁造!光这点就足以让人感到敬畏了。

    “是玻璃!”有个代表忽然惊讶的喊了出来。

    不是白色的窗户纸,也不是有钱人家用的云母片,而是大块大块的玻璃,亮闪闪的排列在房屋上,反射着冬日临高的阳光,代表的人群中发出了一阵低低得,然而无比惊讶的叹息声。

    黄禀坤跟着队伍往里面走着,心里不由得暗暗服气――难怪父亲率着吴太爷集结起来的全县之力都打不破这寨子,光这里面铁的数量就够把人吓死的。黄禀坤当时没有参加攻打百仞大寨的行动,父亲黄守统回来之后对大战的情景闭口不言,但是他从九死一生回来的乡勇们口中还是知道了对方的火器犀利无比,己方连一个照面都打不过。过去他还觉得乡勇们未免夸大其词,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这群“髡贼”。

    想到自己和大哥原来主张不理会开会的事情的――三弟的仇不报也就算了,还要对他们趋炎奉承?想到被髡贼杀死的三弟,黄禀坤的心里还是愤懑难抑,但是父亲却坚决要求他去,看来最了解“髡贼”实力的还是父亲。

    现在也只有委于虚蛇,乘机探询髡贼们的虚实,等着朝廷天兵有朝一日来剿灭的时侯再报仇雪恨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看得比其他人更用心。眼见这城里的房子,看似东一处西一堆的,但是仔细看起来,房屋的布局有一定的章法,很少有独立的房屋,都是成组团布置的,房屋之间的空隙不是用砖石封闭,就是在组团外围另外修筑围墙和髡贼们特有的铁网墙。四角建有高厚的凸台防卫,每处组团都只有一个出入口,门口设有小而坚固的岗楼警戒,可以算得是戒备森严。组团与组团之间有道路连接,各种瞭望台、炮楼高低错落,不要说用火器,就是弓箭也能封锁得很严密。

    黄禀坤虽然是个秀才,但是有父亲的影响和平日御匪的实战经验,对兵事相当的了解。髡贼们这样严密的守卫,官军没有五六千人和红夷大炮恐怕是打不进来的。黄禀坤的情绪又低落了不少。

    黄守统的给这个儿子的指示很简单,现在全县上下都没有实力去对抗他们,硬抗是绝对不会有好结果的。

    “髡贼们是在临高下一局棋。”黄守统在他出发前的面授机宜时说,“棋局有多大,现在为父还看不出来。但是他们如同国手布局,一着一着的逼了上来。我们小小的一个黄家寨是抵挡不了他们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拖’!

    “髡贼现在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是士绅大户们心里还存着‘以贼制贼’的想头,”黄守统说,“髡贼即然入据本县,自然容不得他贼来侵扰,所以剿灭土匪、抵御海盗必然会出全力,本县苦于匪患,士绅大户们又多半鼠目寸光,很难不为其诱。”

    “大势所趋,我们也不能逆流行事,好在本县有二三百个村子,去会议的至少也有三百人。派粮派差,内中牵涉瓜蔓纷杂,就是当官的都觉得棘手,何况他们几个海外的髡贼?只要在细小微末之处多多提点下那群大户,自然有人会出头异议。事就越议越多了,越议越繁了。”

    黄禀坤想,父亲的“拖”字决自然不差,但是真要做起来,又该如何着手呢?他沉吟着,忽然从后面又来二乘轿子,一乘是官轿,轿窗撩起来着,里面坐的县丞吴亚,后面一顶看不清是谁,但是他估计应该是吴太爷的师爷王兆敏。

    连这二个县衙里的主要人物也来了,这髡贼的面子还真不小。不过他愈发感到压力沉重,县衙派人来,说明吴太爷已经和髡贼们达成了某种协议,不但默认,甚至有可能支持髡贼的行动。

    这群官老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黄禀坤失望的想。大约是给髡贼用银子买通了。他们反正是做过一任就走了,只会给地方上留下无穷的后患。

    来到贝壳式的阶梯型的电影院,代表们都觉得很新奇,但是很快在男女学生们的指引下按各个都、图落坐了。当中的那个台子上放着一些奇怪的闪闪发亮的东西,还拖着长长的黑色皮绳子。有个短毛走了上去,把嘴巴凑在上面,忽然间,巨大的带着杂音的“喂喂”声响彻了整个会场,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第一次协商会议就这么开始了。为了准备这次会议,执委会准备了好几个星期。当然,所谓的协商会议本身并不在于“协商”,而是告知。要当地的村落初步的接受穿越政权的统治。

    秉承温水煮青蛙的指导思路,穿越众第一步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要各村派粮派差。穿越者不是散财童子,可以无休止的往这片土地上倾泻白银――这只会造成通货膨胀,而穿越者现在又缺少能够回笼货币的轻工业产品。

    轻工业产品需要一个完备的工业体系,这个体系靠穿越众自己和依附在他们手下的二千土著是完不成的,他们必须从当地获得更为广泛的劳动力支援,这样才能把那些最可靠的社员人口从伐木、采石、烧砖这一类最简单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里解放出来,培养成临高的第一代产业工人。

    穿越政权的货币是以粮食作为抵押品的,为了保证货币的安全,同时支持越来越多的脱产的工业人口,就必须储备更多的粮食,仅仅靠收购这样的和平手段还不能有效的保证粮食的安全。这是一。

    二,只有通过派粮这样的变相税收,才能让自然经济的村落体会到统治者的变更。同时也让他们看到,穿越政权在使用税收方面比传统的官府的优越性。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