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九十七节 溃败

    陈人杰的率领的二千人马走出三四里之外,忽然路旁地动山摇,伏波军的工兵队在深夜在驿路两旁布设的大量用拉发信管起爆的生铁制造的r地雷,陈人杰的前队一进入到雷区,就被地雷轰得队列溃散,陈人杰还没等收拢队伍,只见一支髡贼的队伍打着红旗已经如一堵墙般从前面压了过来,枪炮齐发,他手下的人马大多是乌合之众,若是能从容布阵攻寨还有一番作为,突然的遭遇战便支撑不住,立刻往澄迈败逃而去。陈人杰带着汤允文留下的少数本部人马拼命拦截,冀图重整队伍,但是终究阻拦不住,被败兵裹挟着一路溃逃下来。

    后续的一万多人都是在前几天吃了败仗的部队,早就成了惊弓之鸟,前面的炮声和前队溃散立刻引起了他们的混乱。这时候从侧翼迂回过来第3、第5和第6营同时从三个方向向已经动摇的官兵主力发动了进攻,立刻就将其中的大部分击溃。

    何鸣知道自己手中兵力有限,不可能形成完备的包围圈,因此在战斗中要求各营以猛烈的突击战斗和强大的火力迅速将官军击溃,使其失去组织和指挥,迫使败兵退往海边。

    他一开始就投入了所有的部队:全部的5个营,为了最大限度的增强火力还给每个营额外增加了2个民兵连作为辅助人员,他们负责推运配置给每营的三门12磅山地榴和三挺打字机,构成了空前规模的强大火力。至于海边的大营,由海军派出船上的海兵和水手进行防御――前一天的晚上,海军已经派出了一支规模很大的援军抵达海边,运来了1200枚黑尔火箭,这差不多是仓库里的全部存货了。

    在澄迈和石山两次击败明军之后的几天里,何鸣一直在观察官军的动向。官军没有立刻展开撤退,而是一面重新占据了小英场,一面加修营寨。这个信号可以认为他们是准备在澄迈城下和伏波军进行长期对峙。占据小英场说明他们很可能在打从海路运粮的主意。

    何鸣和他的参谋班子经过短暂的会议之后决定:时不我待,继续与明军僵持下去对伏波军不利,要抓住明军粮道断绝又连败了几仗,士气不高的时机,一举将其在城下击溃。

    为了促成明军的崩溃,执委会将临高所有可用之兵几乎全部动员送来澄迈,除了警备营之外的最后陆战部队――海军的2个海兵连也星夜随船赶到澄迈。特别按照陆军在几次战斗中的报告,运来了更多的12磅山地榴和打字机。有些山地榴是从碉堡上拆卸下来的,打字机则是从海军的战舰上拆卸下来,匆忙安装在双轮炮架上。

    援军抵达后,陆海军经过短暂的讨论,决定由海军发动炮击,利用火箭的射程和威慑效果,摧毁官军的营寨和士气。

    海军派来的这批船只大多数浅吃水的中国传统式样小型帆船,经过一定的改装,安装了火箭发射架和臼炮成为专门的火力船。当晚海军就向明军营寨发射了400枚黑尔火箭,陆军从大营发射了300枚。“林深河的烟火”――大家在发射火箭的时候都这样说笑着。第一次在这个时空度过春节的时候就放过这玩意了。只不过最近生铁来源不象早先那么紧张,又面临战争的时候才开始大规模的量产。这次正是这种火箭第一次全面投入实战。

    何鸣此时正站在大营的了望塔上,他的全部兵力五个步兵营已经一次性全部投入战斗。从现在的战斗发展来看,战斗发展的很理想。官军的先锋在地雷阵的爆炸和一次猛烈的步兵中已经溃散,不但起不到任何战斗作用,还冲垮了中路的官军主力。官兵的队伍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混乱状态。基本上是被步兵营压着打。

    他问:“何如宾的人马出动了没有?”

    “没有,他的本部旗号还在大营未动。”

    何鸣很紧张:他没有足够的预备队,一旦遇到突发的情况很难应对。现在唯一能使用的是由海军船舰上登岸的海兵连和水手,他们正在为他守卫大营。陈海阳向他保证:他已经将船上的大部分水手组成五个连,随时可以登岸投入战斗。但是何鸣对水手们的陆战能力缺少信心。水兵也进行步操、队形、刺杀和射击训练,但是在训练时数上远远少于正规步兵。

    野战军的参谋人员不断的用望远镜注视着战场,在地图上标注最新的状况,随时用步话机与各营的营长联系,调整部队的进攻方向,不让官军找到可以突破的缺口。

    五个营组成的第一道包围圈是稀疏的,因此后面布置了武装农用车组成的机动队和五个海兵水手混合连――带着打字机和山地榴,随时根据观察哨的指示来堵截突围的官兵。

    官兵本队的一万人大多是在前几天战斗中落败的各路人马,早就兵无斗志。很快就在陆军的猛攻下崩溃了。12磅山地榴和排抢的轰鸣使得士兵们失去了队列,他们不顾将领们的堵截,一部分向大营和县城退去,但是大多数人是向没有敌人的海边溃逃而去。

    何如宾奔出寨外,只见外面已经乱成一团,浓烟和烈火之中失去了队列和建制的官兵正在溃逃。

    他命人击鼓吹螺,要各部从新退回到大营集结,但是战场上已经乱成一团,到处是枪炮声和喊杀声,根本无人理睬他的命令,他又派出传令的士兵去找将领们,但是派去的士兵们一去不回。

    难道就这么败了么?!何如宾手足发冷一时间竟愣在当场。他手下的亲将和亲兵们非常着急,又不敢提醒他。

    这时候孙昌祚带着十几个亲兵跑来,他跳下马禀告道:“大人快上马,标下率标营人马护送老营突围!”

    何如宾抑制住心中的慌乱:“各位将军还有谁在中军?”

    “只有叶游击一人了。”孙昌祚大声道,“如今各部已经被打散,将军们已经各领人马突围去了!。大人还是上马快走吧!”

    “赵大人在何处?”

    “赵大人和吕大人正在营门口等候大人,”孙昌祚急道,“再不走,髡贼就要合围了!”

    说着几个亲将不由分说的将他拥上马背向外冲去。他的中军二千人早就集结完毕,赵汝义、吕易忠和幕僚们都骑着马夹杂在人马中,当即簇拥着他冲出中军大营往琼山方向而去。

    李陌刀带着的火器营被遗忘了,他带着人马还在中军大营把守,但是并没有髡贼的队伍向中军大营进攻,他手中的几十门大小佛朗机炮、虎蹲炮毫无用处,只看着四周大群溃散的官兵人马在髡贼灰色的队列的追逐下向海边奔逃着。竟和他毫不相干一样。

    “跑到海边去送死吗?”李陌刀吼叫着,但是没有人听到他的话,这时候他手下的人也开始乱了阵脚――主帅已经跑路,四面都是髡贼的兵马,看不出有多少人,只听到处都是喊杀声和枪声。一个把总跑来,问他现在是不是就撤出营寨跑路。

    “现在不能跑!”李陌刀摇头,“外面乱成了一团,出去就会给乱兵裹着往海边跑,到了海边就得由着髡贼收拾了!我们先守一守,髡贼不攻我们也不要开炮。把旗子卷起来!等大队人马过去了,我们再突围!”

    他关照火器营的士兵们只留下几个观察哨,其他人全部从营墙上下来,将营门全部打开。

    “从营墙上下来,又开了营门,我们怎么防守呢?”有人急道。

    “还守个屁!”李陌刀小声骂了一句,“这么开着髡贼以为是一座空营,不会马上冲进来。我们在这里挨得一时是一时。”

    何如宾的二千人马由叶正芳带着二百骑兵打头如同出笼猛虎一般的杀出中军大营,势头非常凶猛。但是他们的动向立刻就被观察哨掌握。何鸣知道这是中军主力在突围了。他马上命令在附近拦截溃逃之敌的朱鸣夏营全营赶来拦截。当即四个步兵连从左翼,四个步兵连从右翼,同时夹击这支人马。一个步兵连带着一挺打字机迅速占领了驿路侧面的一个小山丘。几十发子弹将前锋打得人仰马翻,叶正芳在机枪的扫射中第一个落马,突围立刻失去了冲击的锐气。由于中军大部分是步兵,行动不快,很快就被伏波军的步兵咬住。步枪、打字机和山地榴从两翼向突围的中军倾斜了成百上千发的弹丸。子弹从两翼和正面不断飞来,将队列中的士兵成排成排的击毙击伤。不到十分钟,整个队列就动摇起来。尽管这样,中军毕竟是何如宾的本部核心,战斗意志非常顽强,在密如弹雨的射击下虽然不断有人倒下,士兵们还是用身子排成紧密的队形掩护着中间的将领和幕僚们一步一步的向东面冲去。

    孙昌祚赶紧要何如宾和赵汝义带着幕僚们在骑兵的掩护下逃走。他率领步兵就地抵抗,拖住髡贼的进攻。

    “大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孙昌祚大吼着,他身边的亲兵已经死了一多半,身上中了几处弹片,已经是血流如注了,“卑将在这里抵挡敌军!”说着他亲自率领着何如宾的家丁,朝着一个连队的阵列冲杀过去,虽然立刻就被打字机的扫射所遏制,但是成功的吸引了火力,一百多骑兵和三百多徒步的家丁当即在宋铭和何湛然的率领下乘着这个机会簇拥着何如宾等人冲了过去。侧翼的另一个连赶紧上去追击,一部分家丁们立刻翻身迎战,箭如雨点般的射来,出其不意的杀伤了许多步兵,连长只好下令部队暂时后撤开枪,用步枪将他们全部消灭,这场后卫战斗让骑兵逃出了很多路。

    “有一股骑兵在往琼山方向,速度很快。步兵怕追不上他们。”

    “大概就是何如宾本人吧。”何鸣轻描淡写的说,他下令道:“派一辆农用车去追击!特侦队注意拦截!告诉朱鸣夏,快点解决战斗,这边还有大群的俘虏要抓!”

    架有240机枪的农用车,虽然瞬间冲刺速度不一定有马快,但是长途追击是绝对胜过一切马匹的。

    孙昌祚带着标营拼命抵抗,还是抵挡不住伏波军的优势火力。他率队冲了几次,都被猛烈的火力所击退,有几次士兵冲进到髡贼的队列,却很快被敌人的刺刀刺杀。他的一条胳膊已经被子弹打穿,浑身浴血。心中暗暗诧异:不是说髡贼只凭火器不善陆战,最畏与人白兵相交了。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发觉髡贼在白刃战中从不居于下风,不仅“击技娴熟”而且战斗意志远远比官军顽强的多。

    何鸣为了尽快解决战斗,又调来多挺打字机和几门12磅山地榴支援4营,在强大的火力下,第4步兵营终于将官军的最后主力中军标营彻底击溃,溃兵在压力下被迫向海边退去。

    在混乱中很多人马向澄迈县城退去,但是县城内的练勇副团总宋宗会在县令的默许下早就将入城把守的把总贿赂妥当,让他答应不开城门接纳溃兵。于是澄迈县城各城门紧闭,不许溃兵进入。溃兵们在城下叫骂,有人向城上射箭,但是后面的伏波军随即杀来,他们只能继续向海边逃去。

    不止有一股人马看出伏波军将他们向海边驱赶的险恶用心,便在将领的指挥下突然掉头,寻找各营之间的空隙突出去,但是除了少数人马之外,大多数突围都被机动部队拦截,在劈头盖脑的一阵凶猛火力之下很快就被击溃、消灭。

    李陌刀眼看着乱兵已经过完,髡贼的步兵大部分也冲了过去,当即命令全营丢掉一切辎重,每人只带随身武器和少量的火器准备随时突围。他刚才一直在观察战场,知道髡贼调动人马速度很快,大股的突围人马肯定会遭遇拦截,不如分成小股逃走。他当即将手下人分成七八鼓,每股一二百人。一起从营中涌出,分散向东、南二个方向突围。

    一辆土黄色的农用车按着喇叭突然从树林里冲了出来。李陌刀等人惊慌的看着一个铁盒子喘着粗气,发出尖锐的吼叫拦到了他们的面前,它的背上有几个人迅速的扭动着一个象一门小炮一样的铁管子向他们转过来。

    李陌刀知道不妙,立刻就地一滚,滚到了路边的沟渠里,接着他就听见一阵如同撕裂布匹一般猛烈的吼叫声。灼热的火光横扫过来,他手下的弟兄们一个个象被重打了一拳一样纷纷往后倒下。接着,从树林里冲出许多穿着蓝衣服的髡贼,挺着明晃晃的上了刺刀的鸟铳猛得冲杀上来,一下就把余下的人杀散了,有人投降有人企图逃跑被刺杀在小树林旁,整个队伍一转眼就被消灭了。

    李陌刀把大半个身子藏到水沟里,躲在一具尸体的下面。铁马的声音渐渐远去,但是他还是一动不动的躺了很久,直到那周边的枪炮声和人声渐渐稀落下来才悄悄的爬了起来,往琼山逃去。

    尽管进行不断的拦截,但是还是有许多小股的人马设法逃过了拦截,向琼山逃去,他们中的大部分被追击的机动队消灭或者俘获,只有少数部队得以逃到琼山。也有人逃出一段路程之后在海边找到渔船,用胁迫或者收买的方式让渔民将他们渡过海峡去得以脱逃。

    到上午9时多的时候,整个澄迈战场上的态势已经完全明朗:官军全军溃散。战场上已经不再有成建制的官军人马。伏波军有意识的将官军的溃兵们向海边驱赶,何鸣关照宣传队带着高音喇叭沿路不断地广播“投降不杀”的命令。许多人就此投降,也有人跑不动了,干脆将武器一丢躺地上等死。

    溃逃到海边的部队在伏波军的攻击下,纷纷往海边败退。很多人奔向了小英场。还有许多人慌不择路一直退到了海滩上,向着水中一步一步地退。但是他们越退水越深,沙越软,行动也越是困难。纷纷被追击的伏波军士兵击毙或者生擒。

    小英场已经化为废墟的营寨上和附近的海岸上聚集了好几千残兵败将,不仅丢弃了全部甲仗,连兵器也不全了,完全失去了战斗力,一开始还有人凭借着已经烧毁的残垣断壁射箭阻挡伏波军前进,伏波军并不前进,只是远远得用步枪射击。但是他们并不在意杀死多少敌人,只是对某些还冀图抵抗的人进行点名式的射杀,使得他们动弹不得。时候魏爱文派出许多早几日在石山被俘投降的官兵到处现场喊话,要他们立刻投降。

    “弟兄们,快点投降吧,过来不打不杀,有伤病的还给治病!”风中传来了劝降的声音。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