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临高启明 > 二百一十九节 地位不同了

    妇人不听他提起还好,一听他提起顿时泪珠滚滚,强忍着呜咽了半天,才开口道:

    “民妇过去确有三个儿子。”她用破破烂烂的袖子擦着眼睛,“最大的一个,前年招民夫的时候上了文澜河的河工,修桥的时候被落石砸死了。第二个,也在博铺招了工干活,专门烧炉子――开春的时候听说是因为炉子爆炸,也死了――连个尸首都没有,就送回一罐子灰来。”说到这里她再也抑制不住,顿时扑倒在地号啕大哭起来。

    许可不由得也为之动容。工地和工厂里经常发生死伤事故他是知道的,但是这对他而言不过是一则消息,一组数字而已。现在活生生的看着死者的母亲在他面前号啕大哭,让他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想到自己还要把这妇人的最小的儿子,惟一的寄托送进监狱,许可的心情顿时变得十分沉重。

    “你不要哭了。”许可放缓了语气,“没有抚恤么?”他的眼睛往符不二身上一扫,十分之严厉。

    符不二吓得一激灵,赶紧道:“首长!前年我不是村长,只是联络员。不过她大儿子这事我知道,当时送尸首回来的时候,首长是赏了棺材的,还有一笔钱作为抚恤,一分不少都给了她的。至于她的二儿子,当时也是有抚恤的――就是小人办得。都有字据凭证在得……”他急着冲着妇人好言道,“三嫂子!抚恤金我可都是一分不少给了你的,你可要摸着良心说话……”

    “抚恤是给得,”妇人哭了好一会,才缓缓道,“村里对我们娘俩也算是照应,只是,这活生生的两个孩子就这么没了……”

    她哭得凄惨,周边的人也不由得啜泣,也有人暗暗叹息的。许可知道除了军队作战训练中阵亡对家属有终身抚恤之外,企业给予普通工人和劳工的抚恤并不丰厚,除了支付支付丧葬费用之外,按照原工资每月发给抚恤金,但是只发放36个月。只有死亡人员有家庭成员需要赡养的的时候才享受一些额外的福利政策:老弱病残由穿越集团负责安排些活计作为糊口用,孩童可以免费入学,吃住全包。

    显然,嫌疑人家庭不属于这二个范围,先后失去了二个劳动力的家庭会怎么样,这在农村是显而易见的。更不用说这家原本就是自己没有土地的贫困户了。难怪房子如此的破败。

    许可倒有点同情这户人家了。没有土地,又失去了壮劳力,现在,连最后一个儿子也要入罪,这户人家就算是完了。

    接着他又先后询问了其他住在附近的邻居和本村的村民。重点是水兵的夫妻关系上。据众人言论,这水兵没当兵前给人扛活为生,平日里不声不响,只干活而已。夫妻也还算和睦。吵架打老婆之类的事情当然是有得――谁家没有呢?村长符不二打老婆就是家常便饭,本时空当然不能就据此算作“家暴”。

    “这么说这对夫妻还算恩爱了?”这让许可大为放心,显然按照本时空标准,这水兵不算是“胁迫成亲”。这老婆最多也就算出轨,不见得有改换门庭的意思。如果有得话,后续处理更为麻烦。

    “是,是,吵吵闹闹总是难免的。”邻居大妈说道,“只是这家人家养了几个孩子,都没存住。要有了孩子怎么会跑到外面去当伙计?女人家没了约束……”说着只摇头。

    许可很快就从爱饶舌的邻居和村民们中搜集到了足够的证言――村民们如此的踊跃以至于他不得不强行宣布调查已经结束。还有许多没有能发言的村民悻悻而归。

    村民们提供了大量的证言,出了罪证之外也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嫌疑人和当事人都是本村的“好人”,这样在庭审的时候大致可以算作“偶然失足”。

    许可让每个发言的都在自己的口述上盖了指印,这个举动让刚才还在热烈发言的村民们有点害怕了。

    “首……长……不会要……我们去过……堂吧?”乡下人最怕过堂见官:老百姓上堂,不管是原告被告还是旁证,稍有不慎就会吃一顿板子。还要白白耗上半天一天的功夫。

    许可说道:“大家不用害怕,我们的法庭过堂问案不打人。就是问案判案子――没有用刑拷问的事情。你们大家有去过东门市看过法庭开庭的都知道。”

    的确有人去看过简易法庭的审问――本时空的老百姓虽然自己不爱上堂,但是看别人上堂被用刑打屁股是很有兴趣的。所以东门市的简易法庭一开张,就有许多人去看澳洲人审案,有人还兴冲冲的指望着澳洲人能拿出什么新奇的澳洲刑具来拷打犯人,最后大家发现澳洲人审案根本没过去县衙审案那么有趣,别说澳洲刑法,连板子、鞭子、夹棍、拶指之类的常见刑具都没看见用,全是问答几句话就来个判决了。

    “到时候会抽几个人去作旁证。”许可说,“有兴趣听审的也可以去。”

    符富因为帮着记录证词,很得了许可的几句夸奖,许可随手给了他一包白皮的特供烟。这是轻工业部专门为元老精心制造的,挑选得是最好的进口烟叶。符富帮着首长办了一件大事,又得了只有首长才抽得到烟卷,自觉得在首长心目里地位不大相同,不由得暗暗高兴。哼着小曲回了家。

    当晚符家很奢侈了做了一桌子好饭菜来迎接这凯旋而回的大头兵。当然,符家娘子压根就反对破费来招待这么个已经和自家没有任何人身关系的符富了,结果就是理所当然的遭到了符不二的老拳。与过去不同的是,符家娘子的口头反击力度越来越小了,因为几乎每一次都证明符不二比她更有远见,获得的利益也比她坚持的思路要大得多。

    “你个笨婆娘!”符不二丢下柴火棍骂骂咧咧,“杀只鸡算得了什么?小富子如今受首长们的器重――你没看今天来问案的首长还给了小富子一包烟?他将来必然是要当官的!你还嫌他住我们家吃饭费钱?以后你跪在地上求他来吃饭他都懒得理你!”

    “他个穷小子,光屁股蛋的货……”符家娘子始终摆脱不了符富几乎一丝不挂,泥猴子一般到她家的印象。

    “人现在混得不一样了,跟上了澳洲人。瞧这架势,过完年就是军官了,啧啧。我们现在不赶快,以后想贴上去都摸不到门。”

    符家娘子虽然不服气,也不得不承认丈夫说得有道理。她只好按照丈夫的要求张罗着去做饭。

    符不二在桌子有心笼络他,不仅自己亲自敬酒,还让自己的儿女和家养孩子们都给“大哥”敬酒。说了一车子好话。符富也把随身的礼物分给众人,符不二得了一只陆军的新挎包。喜上眉梢,这个象征身份的东西他早就想搞一个了。虽然如今东门市也有卖,但那是仿制品,不管是色泽、标志还是配件都不一样,和正版的军品不能想比。

    大家各自得了不同的礼物,连符家娘子这个所有人都没好感的女人也得了一个布尺头。符不二和符家娘子见给符一金的礼物最为华贵,已经隐隐约约的知道符富的心思。当晚夫妻俩人在床上合计起来。

    符一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算是有个“小姐”的身份,因为他家现今是村里的首富,所以看中这个女孩子的人家不少,提亲的人也来过几个。都被符家娘子毫无商量的回绝了。道理很简单:不管在本地嫁女能够收多少彩礼,嫁女总是赔钱的买卖,别得不说,白白失去一个劳动力就吃亏很大――符家的土地多了,原本就人手紧张。

    “也不能耽误了一金。”符不二点燃了符富转送给他的香烟,“她过年了就十七了。女孩子耽误不起……”

    “十七就十七,四十多岁的老婆子都有小伙子要。”符家娘子满不在乎,“你还怕嫁不掉女儿?再说了,把她嫁掉了,谁来干活?你发昏送符喜这小丫头去读书,好,现在读上瘾了,还不许退学!好端端的一个劳力就农忙的时候回来帮个忙,要再走掉个一金,地还种不种了?!”

    符不二抽着烟不说话,符喜这事情他是有点后悔的――原想让符喜读几个月的书,学会了记账认字打算盘就回来,没想到她读书读出名堂来了,首长还专门发信来说符喜是“可造之材”,非要她读完初级农科。不但几年里不能回来干活,自家还要倒贴生活费――符家显然不符合教育人民委员会的免除学费、生活费的具体规定。

    “小喜去念书虽然花费大些,总学了不少东西回来。这次农忙许多地里的窍门不都是她教得?万首长还夸她本事大,书总没白念。”

    “有屁用!不是便宜了外人?你个老头子一天到晚就会便宜外人。”女人又在抱怨。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