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三十节 煤气车间

    煤气厂的高架厂房下,浇铸好的钢筋水泥基座上矗立着十多座圆筒形的煤气发生炉,煤气发生炉使用水套密封,输煤气管道在高架厂房的铁支架上已经安装就位,输气管道是铸铁的,接口处用水玻璃混合瓷器碎末密封――这是目前他们最好的防腐蚀密封材料。临高对瓷器粉的巨大的需求使得广东、福建两地兴起了新得行业:收购碎瓷片。窑厂在烧造过程中破碎、伤损的瓷器,过去是直接丢弃,现在有商人专门去收购之后打包运到临高来。工业部门再把碎瓷片用球磨机碾碎成细粉备用。

    阀门和流量仪表是临高自产的,质量不是很有保证,因而整个厂房四周是全敞开式,以便最大程度的做好通风,避免发生泄露造成伤亡事故。

    “什么问题?”姜野跳下车,先看了一眼挂在车间门口的鸟笼――他们没有可以向煤气内添加的特殊化学品来作为警告气味,所以只能在所有有煤气的地方用最简单的鸟类测试法。里面的小鸟看上去很活泼,没有什么特殊后的状态。

    “4号炉的出口温度升得太快了!”带班的工长惊慌不安的说着递上了工作记录本。他从前是个烧窑工,有一手绝活,炉子里是多少温度他一看火的颜色就知道。不过自从到了临高之后,他的这手技术就被工业温度计取代了。尽管他的秘法不值钱了,但是他的工作经验还算有用,因而就培训他当了工长。他姜野看了一眼工作记录本,透过观察窗看了下炉内的情况――其实他对煤气发生炉也不算了解,只不过突击学了不少这方面的技术。

    “应该是偏运行了。”姜野说。所谓偏运行就是炉内灰层一边高,一边低,火层也同时偏斜,高的一边冒火呈热运行,低的一边发暗呈冷运行,“测试下发生气质量!”

    炉内产生的煤气被引流一部分到支管的测试专用燃烧口上――他们没有测定气体含量的仪器,只好用最简单的燃烧目测的方式来粗粗检验气体中的几种主要成分。

    “报告!一氧化碳含量下降了!二氧化碳含量增加!”一个在工地实习的学生大声报告着。

    “拿炉杆来。上炉顶去捅灰!”姜野招呼一声,马上有人把专用的炉杆拿了过来,“你们几个,用钩子从灰盘拨灰,把灰渣弄出来!”

    姜野先把累积起来的高灰层捅开,弄低。再配合下面的拨灰,灰渣被清理出来许多,即使用目光检视也可以看出灰中的碳含量偏高,这说明他的对故障的判断基本上是正确的。拨完了灰,他又关照工人用铁钎在料层燃烧猛烈的地方捣实紧密,又适当加入了一些料,使得料层保持均匀状态。

    又过了一会,出气口的温度和出气质量都恢复到正常范围。故障算是排除了。姜野知道这算是煤气发生炉里最简单的故障了,不过也最常见。穿越集团使用煤气发生炉有相当的规模,但是有经验的人手紧缺这个难题始终没有解决。即使是钢铁厂这样的重要项目也得不到足够的熟练人手。

    他看了看这群人,除了工长之外,没有一个人是有过操作煤气发生炉经验的,――培训工作还是任重道远。一遇到问题,工长自己也抓瞎了。

    姜野先简单的分析了故障的原因,处置的方法和为什么要这么处置。这都是很简单的东西,只要有一个老师傅带着,很快就能带出一批熟练工来,但是现在的“老师傅”自己也不怎么靠谱。

    解决故障是一方面,还得找出故障的原因。姜野从煤气发生炉的技术手册里知道发生偏运行的因素不多,除了炉内结焦之外就是炉料有问题。从刚才处置的状况看,炉内的结焦都被及时的处理了。

    姜野捏了一把装在筐子里的煤颗粒――气化炉的燃料多种多样,这里用得是洗煤厂的洗煤之后的槽煤,也就是洗煤废水中沉淀下来的煤粉煤屑。经过收集晾干和碾磨处理。

    煤末在手里的感觉似乎有些湿乎乎的,含水量过大。姜野在心里先给出了第一个原因。

    “你们看,这煤末太湿。”姜野把攥紧的拳头分开,煤末子稀稀拉拉的呈小团的往下掉,“水分大,装料就会不均匀,造成炉料不平。所以这样的原料在装料之后一定要及时打匀。”他目光一扫,“今天是谁装料?”

    “我――”一个工人迟疑的举起了手。

    “为什么不按操作手册上的规范做?”姜野厉声道,“偷懒是要出事的!你今天没打匀,发生故障,轻得说会影响生产,重得说,如果没有及时处置,会烧穿炉体,造成重大事故!你自己死不足惜,连工友连命都要送掉!”

    这倒霉蛋工人吓得瑟瑟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死不足惜这词杀伤力太大,要不是临高现在是“新社会”,他早就要跪下求饶了。

    “照规章扣他的工分!”姜野对工长说,“下班之后开一个班组会,好好得帮助他。”

    除了公社社员之外,所有的归化民工人和职员也开始推行工分制度,不过这种劳动报酬要比社员参加派工获取劳动公分要复杂的多。元老中的r们已经着手制定推行一套复杂的报酬制度,包括固定工资和奖金的计算,额外福利和强制工伤和劳动保险。而这套制度就是建筑在“工分”这一计算系统之上的。

    “是,是。”工长连连点头。

    工长没有尽到监督责任也被扣了分。领导责任制度正在推广阶段:既然当领导比普通工人和职员拿更多的报酬,得到更多的好处,在承担责任方面同样也要加重。

    姜野在回到指挥部的路上,忙中抽空的在自己的工作笔记本上记上了今天处理故障的整个过程,接着他又记下了要给燃料管理部门送个备忘录――小于10以下的煤炭粉末不要作为气化原料,还是继续做煤球合适。还有就是含水量的问题,槽煤含水量大是正常的,好歹得多干燥几天。

    从煤气车间伸出的架空输气管道向平炉车间延伸,支撑管道用得架空基座大部分是用砖砌得,砖柱的当中是熟铁柱,用来增加整个基座的强度。看着工人们提着泥桶,拿着泥刀一块块的砌砖,姜野感慨:要是钢铁足够的话,焊接结构的钢支架就好,建造省事又坚固。眼下这种“瓜菜代”搞工业的日子什么时候才算个完啊。钢铁是工业的骨架,没有足够的钢铁,临高的所谓现代工业体系就象得了软骨病,发不出全力来。

    他想到前一个阶段在钢铁联合体的技术讨论会上,关于混铁炉的讨论。当时机械口和冶金口的一部分元老认为混铁炉是平炉炼钢法中的重要工艺设备,应该列入制造项目。所谓混铁炉是它主要用于调节和均衡高炉和转炉之间铁水供求的设备,保证不间断地供给转炉需要的铁水,铁水在混铁炉中储存和混匀铁水成份及均匀温度,它对转炉炼钢非常有利。有了混铁炉,高炉里的生铁铁水可以直接进入平炉炼钢,省却了先浇铸成铁锭,到炼钢时再用化铁炉熔解的过程,可以节省大量的燃料。充分发挥连续生产的优势。

    但是在具体制造上,机械口发现要制造一个容量为50吨铁水的混铁炉,还要能够移动和翻转。在许多关键性运动部件制造上都存在一系列的难题,最终还是决定使用不怎么经济但是简单的生铁锭冶炼的工艺――等将来材料得到改善再来添置。

    这个问题充分暴露了材料匮乏造成的短板。姜野想,如果不是冶金部门无法确保提供足够标号的钢材,制造这些部件并非完全办不到。幸亏混铁炉只是一种改良辅助设备,而非决定性的生产设备。

    临高钢铁公司的新炼钢车间不再采用过去的转炉炼钢法,也即所谓贝赛麦炼钢法。改为采用了效率更高得西门子-马丁炼钢法――平炉法。平炉不仅用在炼钢工业中,玻璃工业和其他冶炼工业都可以使用平炉。它是一种生产效率很高的工艺。

    平炉炼钢是用平炉以煤气为为燃料,在燃烧火焰直接加热的状态下,将生铁、废钢、高品位铁矿石等原料熔化并精炼成钢液的大规模炼钢方法。在旧时空是直到1960年代还在使用的主要炼钢法,其生产效率和钢材质量远比传统的贝赛麦尔转炉法要高。平炉的基本工作原理是蓄热,它不需要另外修筑蓄热室――其本身就带有蓄热室。

    在转炉炼钢法中,冶炼所需要的热量来自冶炼过程本身,也即炉料在进行化学反应中产生的热量。而平炉法需要由外界提供热量,简单来说,是使用高效可控又相对干净的气体燃料――煤气。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