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九十九节 竞争的潜流

    这个道观破落不堪,第一进的破屋子里以前就是住得乞丐,现在更是挤满了灾民。张应宸从夹道里进去,到了后面。火居道人正在劈材,他草草打了个招呼,就往自己住得小院子而去。

    院子不大,泥地上堆着风炉和木炭,还有许多坛坛罐罐。空气里充满了醋炭和消毒水的气味,张应宸知道这里刚经过大水,现在水退之后气温升高很快,爆发传染性疾病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他虽然血管里充满了抗体,到底还是小心为好。

    明清在房门口迎接他回来,这个庆云观里年轻的道童在杭州已经正式成为他的“弟子”了。又经过了他的精心调教,现在是他可靠能干的助手。二个道生的初步培训也由他来负责――明清起码认得字。

    “师父――”明清恭恭敬敬的说道。

    “到屋里说话。”张应宸说。

    明清还不是正式的归化民,所以张应宸对他是有所保留的。他只是尽量灌输给他新道教的理论和自己的宗教观点,顺带传授医药知识。至于什么为人类谋福利的的元老院之类他暂时还没有透露。张应宸只是对他说明自己是从粤省过来的道士――反正琼州当时也是粤省的治下。

    正中的堂屋里地上地下堆满了盛放药材的竹匾、切药的铡刀、捣药的药石臼、熬药用的瓦罐、铜锅和木炭,林林总总,几乎没法落脚。为了尽可能的多给人治病,除了从临高带来的中成药和西药之外,很多药物都是他在本地配置的。

    二个年轻的道生坐在屋里的炕上挑选药材。他们都是十来岁的少年,父母亲人先后在灾难中死去离散,自己又饿得半死,被张应宸收容回来之后调养了好些日子,才算是稍稍恢复成个人摸样。

    看到他回来,两个孩子立刻从炕上下来,不大熟练的给他鞠躬行礼。

    “好好,你们继续炮药吧。”张应宸含笑道,“怎么样?认得多少药材了?”

    “只认得十多种……”其中一个孩子回答道。

    “嗯,我这里用的药材少,你们想认多也难。明天到生药铺取药,为师再当场指点你们多认几种。”

    “谢谢师父。”

    现在每天除了明清教他们认字之外,张应宸每天抽空还指点他们识别药材,背汤头歌。做一些中医药学的启蒙。总体来说,他对这两个孩子颇为满意,比他之前搞到的道生要强不少。

    但是这二个孩子不宜在他身边久留,他们没有经过净化,身体也比较弱,沂州本地的环境又复杂,得设法安排把他们送走。

    张应宸从腰里取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里屋的门――这一间是他的私室。他把最要紧的东西藏在这里,所谓最要紧的东西,也就是些药品医疗用具。其中最要紧的是他的书写用药剂和密码本。

    进到里屋,明清先把家里的事情汇报一番:教了二个师弟多少生字,制药的进展、有什么人来找过张应宸,还有门外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全都一一回明。

    最可疑的是进来道观最外面一进住进来三四个奇怪的乞丐,他们不像其他人那么虚弱萎顿,倒是精气神十足的摸样。也不常常出去行乞。时而待在门口。有一个还经常到道观的后门附近徘徊。

    “嗯,你做得很好。”张应宸夸奖他道,“咱爷们在这里是异乡外客,要多加小心。你先出去吧。”

    他锁好门,点着了油灯――护窗板已经放下了,屋子里漆黑一片。七八天前,他的院子里落下过一张写着歪歪扭扭字的死亡威胁――他不能不小心从事。

    张应宸以前读过大量的道教资料,也涉猎过许多明末各种民间宗教和秘密结社的典籍、切口资料和研究论文。但是他在本地半个多月就深切感受到:历史资料太有限了――他面对的状况比书上记载的更为复杂和难以把握。

    仅仅他掌握到的内容,在这一带乘着灾荒活动传教、发展组织收买人心的各种秘密会社就有十多个。其中有些是他从来没听说过的。

    张应宸摸了摸自己肋下的手枪套:一支19手枪――到黎区去他可以毫不在乎的不带任何武器,不管是黎人还是苗人,都不会随意杀人,更不会杀害一个大夫。但是眼下的鲁南地区简直就是一个马蜂窝――对外情报局和赵引弓都反对他孤身在毫无后勤支援的州县活动。

    更何况他现在的举动对官府也好,对那些秘密宗教会社也好,都有“别有用心”之嫌。如果自己再不多加小心,送命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张应宸有时候也很佩服自己是个“有信仰”的人,他用清水化开一颗专用的书写药,然后用毛笔蘸着飞快的写了起来。

    信是写给赵引弓的,张应宸急于想知道他在齐鲁的进展如何了。有没有开设比较稳定的基地――他不仅有人力可以输送,也急于要从赵引弓的渠道那里得到药品的补给。

    他把写好的第一封信吹一吹干,然后在密文的间隔字行里用毛笔写上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信写完封口,又用油布包裹封蜡。明天他准备亲自送到城里的一家字号去,那家字号每三四天就有伙计往临清去送信办事,花一点小钱就能代办。伙计到了临清将信件交给当地的起威栈。起威栈用鸽子传送,三四天之内信件就能到杭州,然后用电报拍发出去。一周之内赵引弓和临高就能知道他的信件内容了。

    尽管这一传送速度在本时空堪称神速,但是对元老们来说还是慢得难以想象。而且其中的不确定因素太多。

    张应宸别无他法,这里不是对五行五商和黑龙会布点的地方。距离他最近的联络站只有临清――大运河上在鲁地的航运重镇。

    第二封信要更慎重一些,他不仅使用了书写药水,还在书写前先换算成了密码。这是一封关于如何在齐鲁开展进一步活动的设想和计划,内容十分敏感。除了他的副手戴锷和宗教办的主管领导之外,他暂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此事――作为一个独立的部门,新道教有自己的密码本――和临高教会一样。不过何影作为宗教办公室主任,有他们两家的密码本。

    其实在张掌教的心目中,还有一个更大更激烈的计划。信里所谈便是对登州之乱的针对性计划:

    “老戴,见字如面:

    随着发动机行动的展开,身为光荣的元老院的一员,你我必须为登州之乱作好一切能尽到的准备。考虑到时间的紧迫,仅仅依赖土著官僚,很难将人口转移达到最大化。因此,我参考了《汉书五行志》哀帝在位期间的西王母传枚事件,觉得有必要利用晋冀鲁豫地区已趋泛滥的民间宗教与无生老母崇拜,稍微提前地制造一下恐慌和海上搭救众生的圣船的传说。这个意见我同样地向大图书馆与情报部门传达了,我认为对于发动机行动,这个计划有一定的价值。然而其中的不确定性同样令人忧虑,请你代我同于鄂水谈谈,还有赵局长,在我看来,没有人比他会对这个计划更感兴趣……”

    有些话是张应宸的私信里没有提到的,比如民间盲目爆发的骚乱会造成多少悲剧,显然,张应宸刻意忽略了这个部分――也难怪他没有提到利用新道教作为传谣和引导民间舆论的工具,在张掌教的眼里,这种脏活儿,还是留给注定要被取缔的民间宗教比较好。

    写完这一段的时候,张应宸不觉有些迟疑――他觉得何影很可能会竭力反对他的计划。这个计划中他个人承担的风险极大,万一出点事老何作为部门主官很难担待。

    不管了,他想,要得到更多的人口,很有必要把齐鲁搞得更乱一些。起码在情报部门和民政部门里,他的这个设想还是得到了颇多支持的。不过,以他现在悲催的执行力,到底能起多大的效果他自己也心中无数。

    “没有人什么都干不成!”张应宸痛心疾首的再一次想到了粥场周围那些男孩子――多好的资源啊!

    一想到这里,他不有得热血沸腾。要不干脆自己就招揽个十七八个回来再说!反正可以直接送到临清去,让起威栈的船只把他们运回江南。

    接着,他又在信件的末尾添上让老戴将目前正在培训的道生中能说较好官话的,信仰方面可靠的人送几个到齐鲁来使用。另外他还添上了几句,要戴锷设法弄几个起威的镖师或者特侦队的人到齐鲁“助阵”。特别是要保护自己的安全。

    写完信件,他起身舒展了下腰身,踱到外间看道生们加工药材。大水之后的“时疫”几乎全是肠道传染病,用药亦简单。道生们加工的大多是这类药材。此外,他手中还有特效的“止泻药”。

    (未完待续)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