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破绽

    送玉梅回去后,朱慕云又去了照相馆,他刚才就说了,要加钱加急,最短的时间拿到照片。但这家照相馆的老板,手艺差一点,最快也要下午才能拿到。朱慕云刚才当着玉梅的面,不好多说什么。他告诉老板,要加洗四张照片。

    去上班的路上,朱慕云会观察路边电线杆上,是否有联络暗号。他在车上,只需要路过的时候,随意瞥一眼就可以。看到有暗记,他才会去死信箱,或者联络地点见面。

    因为百宝丹的事情,朱慕云与胡梦北决定,暂停见面。而邓湘涛忙于古星区的建设,也没有时间与朱慕云见面。除非的最紧急的情况,否则国共双方,都中断了与朱慕云的联系。

    朱慕云也作好了,暂停一切活动的准备。但是,在中山路上,他却看到了两个三角形标记。这是胡梦北发出的暗号,让他去取情报。

    有华生和三公子两次验证,想要跟踪朱慕云,而不被发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再加上朱慕云这段时间,提高了警惕,只要后面有人,必然会被发现。

    拿到胡梦北的情报后,朱慕云先去了镇南五金厂。向李邦藩汇报了工作时,他提出,准备去看看马兴标。上次的事情之后,马兴标与阿大,已经不适合再待在一家医院。他准备把马兴标接到二处,让他带伤工作。

    “马兴标的伤还没好,就主动出院,武尚天不会以为,我们示弱了吧?”李邦藩说,马兴标与阿大的斗争,说到底,是他与武尚天的权力角逐。

    “马兴标是回来工作,让他尽快把二科带起来,才能更好的工作。”朱慕云说。二科的人已经到位,马兴标虽然伤还重了些,但勉强还是能走动的。不像阿大,现在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而且,朱慕云去医院,主要是借机见韦朝蓬一面。胡梦北的情报,让他寻找一名医术精湛的医生。坪坝战斗,有一位军事干部受了重伤。根据地的条件有限,后背上的子弹,无法取出。

    外科手术,需要很精密的动作,稍有差池,手术就会失败。而手术失败,意味着病人将失去生命。根据地不要说拍片子,连供电都无法保障。就算有手术室的器械,但只能临时供电,电压也非常不稳定。

    伍朝庚医术虽然精湛,但是,他却没有把握。苗冬辉的伤势,又不允许拖延,经过纵队首长指示,同意让苗冬辉来古星手术。这是苗冬辉第二次来古星,希望这次又能将他从死神手里,把生命抢回来。

    只是,对苗冬辉的情况,胡梦北并没有说明。朱慕云的任务,只要把医生联系好,如果能住院治疗,就更好。但实在不行的话,也可以到克勒满沙街下面的手术室开刀。只是,伍朝庚建议,苗冬辉要先拍个片子。

    如果苗冬辉拍了片子,这个手术,伍朝庚也是可以自己操刀的。但根据地条件实在太简陋,为了苗冬辉的生命,伍朝庚决定,还是不去赌,让苗冬辉来古星。

    “好吧。”李邦藩终于点了点头,同意了朱慕云的请求。

    “局座,听说,武尚天准备把警卫队也接过去?”朱慕云问,昨天的事情,让他觉得,警卫队的作用其实也很大。

    只要把看守所和反省院控制在余国辉手里,三处的事情,就别想瞒过自己。现在,三处在六水洲上,算是寄人篱下,三处想搞点什么小动作,余国辉完全可以推测出来。除非,三处能另外找办公地点,再增设自己的看守所。

    可这样的话,三处需要的经费,可就是一星半点。陈旺金不会答应,李邦藩更加不会答应。至于增设看守所,会触及更多人的利益,更加不可能。

    “武尚天有这样的想法,但局里还没有开会研究。你怎么看?”李邦藩淡淡的说,之前的工作会议上,他已经把二处和三处,交给了武尚天。

    如果武尚天不成立安清会,或许,李邦藩还会考虑。不管怎么说,武尚天也是从上海特工总部来的。如果太排挤他,上面也会看不过去。但是,武尚天把三处设在六水洲,又要成立安清会,这让李邦藩很是不满。

    武尚天的做法,已经超出了一名副局长的本分。既然武尚天这样做,李邦藩自然不可能再支持他的工作。

    “武尚天野心勃勃,看着大大咧咧,其实城府颇深。听说,他当初来古星,就是奔着局长的位子来的。现在只当了副局长,心里不平衡,这才搞一个安清会。毕竟在安清会,他是会长。”朱慕云说,他本来还想问一下丁子璜的情况,但这个时候问起,实在不合适。

    “坪坝一战,丁子璜的人马损失殆尽,安清会就算成立,也只有个名字。”李邦藩说。

    “那可不一定,丁子璜原本就是古星的洪帮分子,他如果回来,振臂一呼,那些地痞流氓,还是会聚集一些的。”朱慕云说。

    “地痞流氓能干什么事?”李邦藩嗤之以鼻的说。

    “用地痞流氓,对付军统和地下党,肯定不会奏效。但如果对付那些文人,可以收到奇效。”朱慕云叹了口气,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面对这些无赖流氓,很多正人君子,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宣传汪先生的和平建国,需要大量的文人,在报纸上吹嘘。可是,很多有良性的知识分子,是不屑去干这种事的。对付他们,又不能拘捕。现在的文人,还是很有骨气的。一旦用高压政策,他们的反抗就会越强烈。

    但如果用流氓对付他们,就会苦不堪言。找政府,肯定会推诿。找朋友,个个自身难保。甚至想搬离,也不可能。最后,只能委曲求全。所以,在这方面,用流氓,往往能收到奇效。

    “武尚天本身就是黑帮出身,他也只能用这样的办法了。”李邦藩冷笑着说,既然武尚天愿意用流氓无赖,他也不会反对。毕竟,武尚天也是替帝国服务。

    从镇南五金厂离开后,朱慕云直接去了雅仁医院。他先找到韦朝蓬,问起了马兴标的情况。朱慕云要确定,马兴标出院后,伤势不会恶化,才能让他出院。

    “马兴标如果要出院也可以,但每天还是要消炎。否则,天气炎热,很容易感染。”韦朝蓬说。

    “那没关系,我准备装几台空调。”朱慕云说,码头的电力供应充足,完全可以装空调。既然有钱,当然就要享受。不但码头要装,而且家里,他也准备装。

    当然,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整个政保局,最好都能安装。那样的话,他就不用自己出钱了。而且,电力供应也更有保障。否则的话,他家有空调,李邦藩家如果没有的话,怎么跟李邦藩见面?

    “你现在是越来越会享受了。”韦朝蓬说,医院里只有风扇,已经是很奢侈了。朱慕云竟然要装空调,简直是帝王般的享受。

    古星的夏季非常炎热,现在才五月份,就已经可以穿短袖。到了夏天,整天都是汗流浃背。如果可以装空调的话,想想都觉得凉爽。

    “赚了钱,当然要享受。否则的话,那么拼命赚钱干什么?”朱慕云笑了笑。

    “前天送来的那个女的,是你什么人?”韦朝蓬不满的看了朱慕云一眼,随口问。朱慕云这是**裸的炫耀,对他精神是一种极大的摧残。

    “现在是我家的佣人。”朱慕云说。

    “你家的佣人也太不小心了,刀子割那么长的口子,你记得让她来换药。”韦朝蓬说,玉梅的伤口,是他亲自缝合的,什么样的情况,他最是清楚。

    “刀子割的?”朱慕云诧异的说,玉梅手臂上的伤,不是自己撞的么?怎么变成刀伤了?但他相信韦朝蓬的判断,作为一名外科医生,韦朝蓬最有发言权。

    “对,从伤口的深浅来看,应该是她自己不小心划伤的。”韦朝蓬笃定的说,刀子造成的伤口,与撞伤完全不样,伤口会成撕裂状。而且,她手臂上衣服那里,破的口子也很整齐。

    “她啊,就是那么粗心大意。”朱慕云没有说破,这些事,告诉韦朝蓬反而不好。而且,他不希望韦朝蓬再与玉梅,有过多的接触:“我家附近,就有一个小诊所,让她去那里换药就是。”

    “随便你,我还省事了。”韦朝蓬说。

    下午,朱慕云让华生去照相馆跑了一趟。作为二处总务科的副科长,华生可以经常在外面跑,而不会被人怀疑。

    “云哥,这个女人是谁?”华生拿着玉梅的照片,很有兴趣的问。

    “我家的佣人,你把照片拿一张,派两个人跟一下。”朱慕云说,如果说,之前他对玉梅还没有起疑心的话,现在,他已经将玉梅列为了高度危险分子。

    ps:马上月底了,月票榜很危险啊,最后一天,给几张月票吧。再次祝大家,端午节安康。

    b

    (笔趣库 ..net)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