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八百零六章 夭折

    张百朋回到情报处后,马上将冯梓缘叫来,作为情报处一科的科长,冯梓缘在情报处的表现,已经赢得了他的信任。

    “这是三处,安插在军统的内线,目前在古昌县,联系方式和档案看完后,送机要室存档。以后,这名内线,就交给你了。”张百朋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冯梓缘。

    “处座,史希侠会这么好,把他的内线,交给我们?”冯梓缘惊喜交集的说,真是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冯梓缘也接到了任务,尽全力打探,三处安插在军统的内线。他正无处着手呢,张百朋竟然将内线的资料,全部送了过来。还让自己去联系,这不是把史希侠的人,主动往枪口上送吗?

    “他是没有办法,不得不把内线交出来。”张百朋微笑着说,顺便,把史希侠交出内线的情况,跟冯梓缘说了。

    “朱处长没想要一个?”冯梓缘诧异的问。

    史希侠之所以会把内线交出来,是因为朱慕云推动。当然,史希侠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三处的内线,连李邦藩都不知道,这还像话吗?

    如果史希侠之前,就将三处的内线,向李邦藩汇报。现在,情报处还真不好动手。可以说,朱慕云无形之中,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政保局有朱慕云这种,正事干不了,遇事帮倒忙之人,是自己之福,更是军统之福

    “他是做事的人?”张百朋嗤之以鼻的说。

    他一直觉得,朱慕云是一个合适的总务处长。他也向李邦藩推荐,让朱慕云去总务处。以朱慕云的手段,如果他担任总务处长,全局都会受益。无论是生活待遇,还是薪水奖金,都会直线提升。

    可是,李邦藩认为,经济处的工作更加重要。总务处,可以暂时由陈旺金负责。但经济处如果没有朱慕云,他真不知道,由谁来接替。

    想要找一个,懂经济,甚至更廉洁之人,都是很容易的。但要找一个,像朱慕云这样忠心耿耿的,很难找到。李邦藩量才录用,知道朱慕云在情报上,能力不足,就让他管钱。

    到目前为止,政保局的中层干部了,作了武尚天和史希侠外,其他人,每个月,都能从经济处,领一笔特别津贴。这笔钱,比他们每个月的薪水,要高得多。最重要的是,还以大洋和美元支付。有的时候,直接给金条。

    这一切,让政保局的人,都非常支持朱慕云担任经济处长。换一个人来,如果每个月的“津贴”,减少,甚至是取消了呢?这个后果,他们无法承受。

    “朱处长确实只对钱感兴趣。”冯梓缘微笑着说。

    再说了,二处到了宪兵分队,重点工作区域,是在法租界。军统训练班的人,都安排在古昌县,朱慕云拿着三处的内线也没用。

    “像他这样的人,注定一事无成。你幸好来了情报处,要不然,一辈子也是碌碌无为。”张百朋冷笑着说。

    朱慕云弄的钱再多,也不会立功受奖。这种钱,是上不了台面的。男人就要建功立业,政保局是情报单位,当然要在情报上,有所建树。像朱慕云这样的人,注定一辈子,都不可能在情报上,立功受奖的。

    “那是处座慧眼识珠。”冯梓缘恭维着说。

    “人我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借助此人,给情报处打一个翻身仗。”张百朋沉吟着说。

    “请处座放心,我一定好好使用,让他成为我们得的‘地字二号’。”冯梓缘坚定的说。

    “地字二号?好,你今天就去联系他,把这个新代号告诉他。”张百朋沉吟着说。

    既然成了情报处的人,当然就得使用,情报处的代号。史希侠的两名内线,他仔细研究过。最终挑选了此人,是因为,从履历上看,此人的履历更加完美。

    “我马上就去。”冯梓缘坚定的说,但是,他的目光,却放在了地字二号身上。

    情报处安插在军统的内线,接连暴露,当然是因为他的原因。他是情报处一科的科长,情报处最重要的情报,都会经过他的手。他将内线的线索,传递给邓湘涛。

    军统方面,通过结果找原因,当然能发现他们的蛛丝马迹。内线的档案,一般都不会是真实的。至少,不可能全部是真实的。只要一项一项的查,必定能查出端倪。

    所有的潜伏者,或许,只有朱慕云的档案,是最完美无缺的。他是在考入日语专修学校后,才开始参加军统和地下党。在此之前,他的履历,经得起任何排查。

    而秘密加入军统和地下党后,他已经是一名巡警。一般人查履历,只会查前半段,可朱慕云的前半段,只是一名学生,连爱国运动都没参加过。与各种抗日活动,更加无缘。

    “这次,可不能再让军统识破了。”张百朋叮嘱着说。情报处已经失败多次,实在不能再有任何挫折了。

    冯梓缘独自去古昌县,离开镇南五金厂后,他找机会,给邓湘涛打了个电话,紧急汇报这些事。

    在接到冯梓缘的电话后,邓湘涛迅速采取行动,冯梓缘还没有出城,古昌那边,已经采取了行动。这个地字二号的代号,没有等到接头,就已经成为军统的阶下囚。

    并且,地字二号,像之前暴露的内线一样,被处死在古昌的街道上。这是对政保局的挑衅,当地警察局接到报案后,马上向政保局报告了。

    冯梓缘到古昌后,发出与内线联络的信号,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踪影。最终,他只好向张百朋汇报。

    “你不用等了,回来吧。”张百朋叹息着说,他已经接到了消息,地字二号也暴露了。

    这个消息,让他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三处的内线,也不安全。不仅仅是情报处的内线暴露了,三处的内线,同样会暴露。只不过,暴露的时间,晚了一些罢了。

    而难过的是,这名内线,冯梓缘都没联系上,就被军统处决,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

    “是。”冯梓缘说,地字二号出事的时候,他还在古星。无论如何,这件事与他都没有关系。

    但冯梓缘在回来之前,他去了趟,史希侠给地字二号准备的死信箱:一条弄堂的一块砖后。

    冯梓缘没有想到,会有什么收获。毕竟,内线都暴露了,还会有情报送出来?可是,当他打开死信箱后,发现里面,竟然有好几条情报。

    最新的情报是,地字二号,参加了一个行动小组,准备暗杀政保局的武尚天。他已经,正式分到古昌行动大队。整个训练班的人,暂时全部分配到了这里。

    看到这个情报,冯梓缘不敢怠慢,如果情报是真的,他岂不是出卖了军统?然而,在与邓湘涛再次紧急沟通后,他得到的命令是,将情报带回政保局。

    同时,邓湘涛命令,想尽一切办法,将另外一名内线的情况,也拿到手。只有全部清除的卧底,训练班的人,才能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

    回来之后,冯梓缘向张百朋,详细汇报了,自己在古昌县的所作所为。甚至,他还去了趟警察局,见到了那个,原本准备见面地字二号。只不过,此时他们已经阴阳两隔。

    “处座,军统大肆整顿内部,原来是要刺杀武尚天。”冯梓缘恍然大悟,他与邓湘涛,只在电话里沟通了几句,有些话,也说得含糊不清,但大体意思,他还是明白了。

    “谁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内部有对方的卧底。”张百朋淡淡的说。

    军统竟然交暗杀目标,放在了武尚天身上,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武尚天虽是政保局的副局长,还是安清会长,可他毕竟只是副局长。还有曾山呢?再说了,杀个副局长,有什么意思,要杀,就得杀李邦藩。

    “为了及时掌握,军统的最新行动,我们很有必要,把另外一名内线抓在手里。”冯梓缘提醒着说。

    “如果又暴露了呢?”张百朋无奈的说。

    虽然这是军统在大力排查,但如果情报处将内线拿过来,再次暴露的话,他就要莫明其妙背黑锅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怪咱们运气不好。可是,我们已经知道了军统的行动,必须阻止才行。”冯梓缘叹息着说。

    “再等等吧,过两天,我再跟局座说。”张百朋说,其实,他在得知,这名内线暴露后,他就马上向李邦藩提议,要把三处的另外一名内线,也拿过来。

    但是,李邦藩拒绝了。

    张百朋当局者迷,没有看清,李邦藩可是被吓出一身冷汗。

    三处的内线,原本好好的,结果这名内线,刚交给情报,马上就暴露。这说明了什么?李邦藩对张百朋的信任,是基于,他们有着同样的血统。

    可是,这种信任,不会是永久的。至少,今天的事情,他必须要仔细调查。

    而且,李邦藩已经在着手调查了。只不过,他没有告诉张百朋罢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