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八百二十四章 以弄钱为主

    所有人,被安排到二处原来的办公楼后,朱慕云就让他们,赶紧与家里联系。可以打电话的,马上打电话,直接用二处的电话机。家里没有电话的,迅速写出地址,由经济处派警卫,前去通知。

    当然,以朱慕云的性格,肯定不会错过,这种发财的机会。每个送钱的警卫,都要十块大洋的跑腿费。当然,警卫实得一半。剩下的五块大洋,最后由朱慕云统一支配。

    当然,就算钱到位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这笔钱,只是他们的“保证金”。当然,永远也不会退还给他们。但是,不管上面如何审查,也找不到漏洞。

    除了保证金外,他们还得找保人。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形式。来送钱的人,就能给他们作保。朱慕云为了提高效率,尽量节省不必要的环节。

    诸峰接到朱慕云的命令,马上带了几名宪佐,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二处原来的办公楼。虽然他们已经搬到了宪兵分队办公,但码头货物检查场,依然保留着他们的办公楼。甚至,那间单独的审讯室,墙壁上挂满的刑具,都没有摘掉。

    “你让这些人,都去参观一下审讯室。我的时间有限,可没有时间跟他们耗。今天晚上,如果不能拿到钱,在咱们这里住一晚,那就得加收住宿费的。想吃东西,还得交伙食费。如果明天还不能把钱交齐,就得准备刑具使用费了。”朱慕云对诸峰说。

    这些巧立名目的收费项目,是他上次独出心裁的“发明”。事实证明,这些项目,看着不显眼,可是收起钱来,非常可观。别看每一笔,都只有几块,甚至十几块。可是,所有的收费项目,全部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比如说,今天晚上,如果想在二处吃顿饭,付出的代价,至少要比外面,贵十倍以上。这个十倍,说的是古星饭店之类的地方。原本,古星饭店的消费,就已经够高了。但是,二处的饭菜更贵。

    可是,他们已经饿了一天。余国辉为了安顿他们,都已经焦头烂额。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粮食,给他们吃。现在,就算是一块大洋一个馒头,他们也不会犹豫。因为供应有限,尽了,哪怕钱再多,也没有了。

    只有饿过肚子的人,才能体会,饥饿实在是太痛苦了。当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他们为了一口吃食,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我马上开始审讯。”诸峰坚定的说。

    朱慕云捞钱的手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情况,竟然也能搞到钱。恐怕,也只有朱慕云,才能想得出来吧。他真搞不懂,朱慕云花这些钱的时候,良心能安吗?

    诸峰坚信,汪伪政府,有朱慕云这种人,是不可能长久的。他们贪污成风,整天只想着捞钱。这样的政府,从来不会考虑劳苦大众的利益的,注定是要失败的。

    “审讯一定要严格按照程序,他们所有的手续,也必须齐全。但是,能减免的,就尽量加快速度。我们的目标,是尽快拿到钱。可是,又不能放走,真正的抗日分子。至少,以后有人来秋后算账的时候,也不能被他们,抓到把柄。”朱慕云缓缓的说。

    “请处座放心,我一定严格按照程序办事。”诸峰说。

    虽然朱慕云的行为很荒谬,但是,这也为他行事,提供了便利。如果这批人当中,有同情抗日者,甚至是地下党的同志,他正好可以巧妙的营救。

    朱慕云的,只是钱。而同志的生命,是无价的。真要有同志,被误抓的话,正好可以趁机会,将他们放走。只要给了钱,朱慕云就不会追究。

    “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回趟队里。”朱慕云说,他的任务,是今天晚上拿到钱。不管能拿到多少,都要先保证李邦藩那一份。

    只有让李邦藩今天就拿到钱,才能让他体会到,今天的决定,是正确而英明的。当然,表面文章,也要做好。至少,不能让其他人,挑出毛病。

    比如说,张百朋。朱慕云甚至都不用去分析,就可以断定,张百朋一定会来找麻烦。只要是朱慕云干的事情,他都无条件反对。

    这里面,虽然有一些是张百朋所谓的直觉。但更多的,是他对朱慕云的妒嫉。张百朋认为,朱慕云能力不如他,身份更是卑微,可是,自己总得不到李邦藩的常识。

    而只会溜须拍马的朱慕云,却成为了李邦藩,最信任的人。这样的反差,总让他怀疑,朱慕云做什么事,都动机不纯。而张百朋也希望,朱慕云能犯点错。

    朱慕云很想与胡梦北见个面,可是,今天的情况,实在有些不合适。他先回了趟码头的办公室,给胡梦北和邓湘涛,分别写了一份情报,才开着车子,去了法租界。

    在路上,朱慕云将情报送了出去。他告诉胡梦北,有几名疑似我党的同志,被抓到了二处,让地下党,马上去联系。朱慕云附上了,那几名同志提供的名字、地址,以及需要给他们准备的钱。

    随同情报,朱慕云还留下了一张,汇丰银行的现金支票。

    朱慕云的原则,历来都是,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尽量不要找其他关系。时间拖得越久,越容易出事。

    另外,朱慕云还告诉胡梦北,九头山的三当家聂大辉,也被送到了六水洲。让家里,赶紧与九头山联系。如果实在联系不上,可以让地下党派人去交钱。同时,他也写下了聂大辉留下的地址,以及联系人的名字。

    每一名嫌犯,都要写明,可以联系到的家人,或者亲朋好友的名字。毕竟,他们身上,不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而朱慕云的原则,见钱才能放人的。

    聂大辉其实挺为难的,如果他写真名的联系地址,无形中,就暴露了九头山的据点。以后,特务如果去查证的话,很容易牵扯出九头山。

    无论是之前的三起抢劫案,还是今天的野山被杀案,都与九头山脱不了关系。现在的九头山,在古星已经名气大振。只要是提起九头山,没有不竖大拇指的。

    可是,这也给九头山,带来了巨大的危险。日本人岂是好惹的?他们现在,正与**作战,一时之间,调不出兵来。只要等他们缓过神来,到时候九头山,敢是日本人的对手?

    可如果不写真实地址的话,就不会有人来送钱。最后,聂大辉没办法,只好写了一个地址。这个地址,是九头山在古星的据点。

    当然,他们能否拿得出五百大洋,就不是聂大辉所考虑的。反正,巴卫煌和韩之风,都在古星。他们得知,自己身陷囹圄的话,一定会想办法营救的。不要说五百大洋,就是五千大洋,五万大洋,也会想办法凑足。

    至于给邓湘涛的情报,朱慕云重点写了三个名字。朱慕云不知道,这三个名字,是化名还是假名。以他对军统的了解,应该是早就准备的化名。

    朱慕云向邓湘涛,汇报了今天的事情。同时,将自己的计划,也和盘托出。朱慕云相信,邓湘涛看到这三个名字,自然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何营救这三个人,朱慕云有自己的想法。他并不打算,由二处放掉这三人。而是想借冯梓缘,或者杜华山之手。

    朱慕云推测,张百朋一定会无端生事,所以,这三个人,到时候他会移交给情报处“复查”。张百朋自然不会,亲自去复查,肯定会交给冯梓缘。到时候,由冯梓缘把人放掉,不会引起张百朋的怀疑,反而能神不知鬼不觉。

    朱慕云之所以,要先回宪佐班,也是不想留在二处。自己不在那里,诸峰反而好办事。而且,不回宪佐班,他也找不到机会,把情报送出去。

    朱慕云送给胡梦北的情报,很顺利。可是,给军统送情报的时候,朱慕云看到了一个暗号,这是告诉朱慕云,邓湘涛不在古星的标记。这让朱慕云很烦恼,邓湘涛是他的唯一联络人,如果邓湘涛不在古星,他的情报,就无法传出去。

    如果朱慕云的意图,冯梓缘或者杜华山,无法及时领悟的话,相互之间的配合,就会出现问题。甚至,他们都不一定知道,有自己的人,已经被抓起来了。

    情急之下,朱慕云想到了于心玉。上次邓湘涛离开古星之前,向朱慕云说明了,如果有紧急情况,可以直接联系于心玉。

    可是,给于心玉的情报,与邓湘涛的情报,语气和措词,都必须不一样。他与邓湘涛之间,彼此非常熟悉。如果给于心玉的情报,也用这样的语气,就算于心玉不知道他的身份,至少,也能猜到,“公鸡”就潜伏在政保局。

    朱慕云只能,重新准备一份情报。他告诉于心玉,军统有几名自己的同志,不幸被政保局抓捕,让她马上设法营救,迟则生变。

    而且,这几名同志,很有可能,正被朱慕云的二处审讯。之所以,特意加上这一句,他也只是想,给于心玉放个烟幕弹。

    在纸条的最后,朱慕云写上了自己代号:公鸡。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