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八百六十一章 现学

    朱慕云从码头过来的时候,特意没有开车,而是坐的黄包车。.. 更新快无广告。他给邓湘涛准备的情报,也放在了码头。那里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出入,方便邓湘涛取情报。

    朱慕云的汽车,目标太明显。如果因为他的车子,而导致行动失败,这个锅,朱慕云可不背。等会,李邦藩的车子,他也会要求,开去码头。至少,不能待在渡口。

    朱慕云坐黄包车下来时,王超和左泽路都看到了。王超一溜小跑着,迅速跑到了朱慕云跟前。而左泽路,似乎还有些不情愿,慢腾腾的走了过来。

    看到左泽路的态度,朱慕云不是生气,而是担忧。左泽路幸好遇到的是自己,要是换成其他人,可不仅仅是穿小鞋的问题了。

    “抓军统分子。”朱慕云看了一眼,侧着耳朵听的左泽路,缓缓的说。

    左泽路听到朱慕云的话,明显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抓捕地下党,他就放心了。然而,落在朱慕云眼里,他觉得,左泽路的表现,不足以胜任现在的工作。

    左泽路和诸峰,都是组织安排,准备打入政保局的人地下党员。朱慕云虽然与他们,没有直接联系。可是,对他们的情况,却很熟悉。诸峰在二处的表现,可圈可点。但左泽路,他在心里摇了摇头。

    “保证完成任务。”王超坚定的说,他与王强同时进入缉查一科,现在,王强都当科长了。可他,连个副科长都没有混上。

    他总结过原因,是自己对朱慕云,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忠诚。当初,缉查一科的四个人,任纪元是二科的科长,王强成为三科的科长了。路荣丰是抗日分子,被处决。只剩下自己,孤苦伶仃的,还在一科。

    赵平是后面来的,但已经后来居上。如果自己再不努力的话,就要永远在缉查一科,这样混下去了。想要有所作为,就得抱紧朱慕云的大腿。

    王超知道,自己醒悟的太晚了。自从二处调到宪兵分队后,朱慕云来渡口的时间就更少了,他就算想表现,也找不到机会。

    “你们的任务不变,只要例行检查就可以了。等会有一批人,要提前过江,你给他们单独准备一条渡船。”朱慕云说。

    “是。”王超说。他安排左泽路去准备,自己小心翼翼的陪在朱慕云身侧。

    对王超来说,目前最重要的,就是陪在朱慕云身边。朱慕云难得来次渡口,他可不想错过机会。

    “你再去检查一下,不要出什么纰漏,等会局座要来。”朱慕云到渡口的房间看了看,里面的条件不大好。按他的标准,完全是待不下去的。

    虽然提前打了电话,但渡口这帮人,都是些大老粗。让他们搞接待,根本不可能。不说把渡口搞得多么美观,至少,也要干净卫生呢。还有,茶叶送来后,还得有开水吧?

    “我马上安排。”王超显得很兴奋,局座亲自来渡口,这可是表现的好机会。

    王超亲自安排,这些事情很快就处理好。虽然李邦藩要来渡口,但王超更希望,得到朱慕云的认可。在渡口,他或许是最有权势的人。但在政保局,只是一个小人物。想要得到升迁,朱慕云对他的帮助,要超过李邦藩。因为,李邦藩并不会关注,他这么一个小人物。

    “左泽路在渡口,表现得怎么样?”朱慕云随口问。他知道,李邦藩快来了。王超仅用了这么点时间,就将事情处理好,还是有点能力的。

    “还可以吧。”王超看了朱慕云一眼,欲言又止的说。他不知道朱慕云跟左泽路的关系,左泽路也从来没有说过,与朱慕云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可是,左泽路是朱慕云招进来的。如果自己说左泽路的坏话,会不会引起朱慕云不高兴呢?

    “什么叫‘还可以吧’,可以就是可以,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说话不要吞吞吐吐,我喜欢直截了当。”朱慕云脸上露出不悦之情,说。

    “左泽路很清高,跟我们,似乎不是一路人。”王超马上说道。

    “人家那是正直,这不是错误。”朱慕云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

    “可是……”王超迟疑着说,他看了朱慕云一眼,马上又说:“处座,不是我说他坏话,我总觉得,他有点怪怪的。碰到有钱人,他就横眉怒目。可是遇到穷苦人,却又特别的热心。总而言之,我看不懂他。”

    在政保局,左泽路的这种行为,显得很另类。以至于,王超怀疑,左泽路的真正身份。可是,这种没有根据的话,他是不会轻易向朱慕云说起的。在政保局这样的单位,一句话,足以让人送掉性命。有可能是别人的性命,也有可能是自己的。

    “他还是年轻了些,等会局座来的时候,你把他支开。”朱慕云叹了口气,叮嘱着说。

    他也觉得左泽路有些不对劲,刚才自己来的时候,左泽路和王超都在。王超一路小跑着,奔向自己。可左泽路倒好,不紧不慢,好像来见自己,很不开心似的。

    还有,左泽路脸上,不仅没有笑容,反而有些冷漠。见到自己的长官,竟然是这副模样,可不太好。

    “是。”王超说,他其实有些话,还没有说出口。左泽路脾气很犟,好像谁欠他三升米没还似的。

    既然朱慕云已经注意到了,他自然不想多废话。

    “走,去迎迎局座。”朱慕云说。

    王超跟着朱慕云,到了渡口外面。能跟着朱慕云,在外面迎接李邦藩,也是一次荣誉。没过多久,李邦藩就到了,他只是单独一辆车子。朱慕云给李邦藩打开车子,请李邦藩下车后,吩咐司机将车开到码头。

    王超跟在朱慕云身边,虽然没说话,可却开了眼界。朱慕云对李邦藩是什么态度,以后,自己对朱慕云,也得是这样的态度。

    “我今天来,纯粹就是当个观众。你们平常怎么做,现在继续怎么做。”李邦藩说。

    “那好,王超,请局座去办公室喝茶。”朱慕云微笑着说。

    等到李邦藩进办公室后,郭传儒准备的早餐也到了。望着丰富多样的寿司,李邦藩很是不满意。

    “局座,你应该很久没有尝过寿司了吧?”朱慕云微笑着说。

    “是啊,回国后,就没怎么吃过了。”李邦藩说,以他现在的身份,确实不能天天吃寿司。也就是朱慕云,记得他在日本“留学”数年,总想让他寻找当初的味道。殊不知,这些寿司,正让他解了乡愁。

    “沾局座的光,我也偶然能尝尝。”朱慕云微笑着说,其实,他要吃寿司,天天都能吃到。只不过,他更喜欢本地美食。当然,湘、川、鲁菜,他也挺喜欢。

    “安清会的人来了没有?”李邦藩问,他虽然是来当“观众”的,可实际上,还是想谈工作。

    “按照时间,最多不超过半个小时。”朱慕云看了一眼手表,说。

    “军统的人,很有可能从渡口过,你应该作了特别安排吧?”李邦藩随口问。

    “知我者,局座也。”朱慕云向李邦藩汇报了,自己布置机枪的事。另外,李军率领一个警卫班,隐藏在远处。再加上渡口,本来就有的一个警卫班,足够应付任何突发情况了。

    “我不需要特别保护,如果需要,你可以随时把人调走。甚至,我还可以支援你的行动。”李邦藩说,他当初在训练的时候,成绩非常好。只是,到中国后,反而没有机会,一显身手。

    “那怎么行呢。”朱慕云说,哪怕任务失败,他也不能允许,李邦藩涉险。

    正如朱慕云所料,他们才吃过早餐,约半个小时左右,安清会的人就到了。因为朱慕云提前准备好了渡船,他们被迅速安排登船。

    安清会的人,来的时候,李邦藩没有出去。朱慕云也没有露面,他与李邦藩,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人。

    朱慕云数了数,总共有一百二十人。而且,所有人都带了武器。安清会的武器,五花八门,有短枪,但更多的是长枪,其中,又是老掉牙的汉阳造为主。杨志也在人群中,他没有背长枪,但腰里鼓鼓囊囊的,应该带了短枪。

    “局座,凭这些人,能对付军统么?”朱慕云“担忧”的问。

    “我已经将政保局的指挥权,交给了武尚天。他想调任何人,都是可以的。”李邦藩淡淡的说,武尚天最信任的,还是安清会。

    “如果我是他,会在对面安排三百人。”朱慕云眺望着古江对面,缓缓的说。

    “他可没有你这样的魄力。”李邦藩微笑着说,朱慕云做法,看似夸张。可却是最稳妥的做法,将事情想像得最坏,总是没错的。

    八点之前,三处又来了一批人,他们混在了过江的人群里,也过了江。朱慕云没有细数,但估计,至少在三十人以上。也就是说,河西目前,差不多有一百五十人的武装力量。军统古昌行动大队,如果真从渡口过的话,恐怕是有去无回。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