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九百一十三章 便利

    太古街方向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朱慕云听到后,心里还暗暗高兴。今年以来,在城内很少听到爆炸声了。

    不管如何,能听到爆炸声,终是好事。如果死了日本人,那才叫好呢。此时的朱慕云,并没有意识到,爆炸会来自无名面馆。

    白天与袁旺财见过面后,朱慕云就联系到了胡梦北,让地下党配合,将杨世英的家人送出城。他只希望,刚才的爆炸,不要影响到杨世英家人的撤离。

    然而,朱慕云很快得到消息,爆炸竟然来自无名面馆。原本在德明饭店外,以稽查人员身份协助的行动人员,在何梁的带领下,迅速赶去太古街支援。

    这让朱慕云很担心,因为有个消息,是他所不知道的:杨世英竟然到了古星。如果杨世英被捕,九头山可就真的完了。这个杨世英,实在太鲁莽。

    “局座,要不要二处去支援?”朱慕云想打探消息,特意向李邦藩主动请缨。从李邦藩的态度,他能发现很多线索。

    “小心军统声东击西。”李邦藩摇了摇头,在事情没查清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静制动。今天晚上停了电,又发生爆炸事件,郑思远汇报,是杨世英所为。可谁又知道,背后会不会有其他势力呢?

    “是。”朱慕云说,整个法租界,配有发电机的场所不多,德明饭店虽然没停电,可是周围都陷入了黑暗。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突然袭击,还真的不好确定来源。何佩璐与穆尔的谈判,并没有取得进展。这是电灯公司的事情,穆尔又是英国人,他企业的工人罢工,怎么可能让省政府来承担损失呢。

    “二处的任务,是保护特使安全,这一点,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李邦藩叮嘱着说。

    “是。”朱慕云说,其实,今天晚上的德明饭店,还是很安全的。可明天晚上,就不一定了。

    法租界停电,给了军统行动最好的掩护。朱慕云已经给邓湘涛传了消息,定于明天后半夜。当然,只是“行”而不会“动”。在黑暗里朝德明饭店放几枪,达到惊吓杨怀益的目标。随后,二处果断“出击”,将军统驱散。

    镇南五金厂也停了电,虽然备有发电机,但李邦藩不想为了他一个人,而特意发电。晚上,他就在德明饭店办公。而朱慕云,自然是紧紧跟随,担任他的临时秘书。

    太古街的情况,很快就汇总过来。行动队伤亡惨重,参加行动的超过二十人,伤亡过半。而对手,仅仅是杨世英一人。李邦藩得知后,很是愤怒。就算杨世英再厉害,也不可能对付这么多人吧。

    最重要的是,杨世英生死未卜。如果杨世英死了,倒也罢了。可现在,无名面馆炸毁了,杨世英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李秀英死了。而且,这也是推断。郑思远中是听到了杨世英的悲叫,还没有找到李秀英的尸体。

    这也是朱慕云很担心的问题,然而,连政保局都不能确定,他自然也不知道。而且,他还想知道,袁旺财是否安全。昨天晚上的方案,原本是让袁旺财去通知李秀英,现在李秀英死了,袁旺财怎么样呢?

    回到房间后,朱慕云望着电话机,思绪良久,还是没有打电话。最后,他给华生去了个电话,让他来德明饭店一趟。自己的目标太大,让华生去办事,还是很方便的。

    想着今天晚上停了电,他又给于心玉去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在德明饭店,晚上有任务,就不回去睡了。如果她害怕的话,可以来德明饭店,反正这里的空房间多得很。

    但于心玉不愿意来德明饭店,她一个人住在家里,感觉还很安全呢。邓湘涛在她对面,安全了行动人员。安全上,她不会有任何问题。反倒是朱慕云在家的时候,她反而不方便。

    这几天,她回去得特别早。已经将整个家里,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可是,书房书架的秘密,她依然没有发现。倒是保险箱被她打开了,朱慕云不愧是贪污腐化的特务,保险箱里装着不少金条和大洋,还有一把配枪。

    另外,于心玉还发现了一枚望着一个“x”标记的钻戒,这是订制的。她很好奇,这是朱慕云准备送给谁的?还是哪个人,为了巴结朱慕云,而特意送给他的。

    华生接到朱慕云的电话后,迅速赶到了德明饭店。朱慕云在电话里告诉他,因为行动队的兄弟,突然离开,给他们准备的宵夜,自然不能浪费。只能麻烦华生这个庶务科长,亲自跑一趟。

    “你去看看情况,明天早上,我们碰个面。”朱慕云轻声说。

    华生心领神会,给二处送宵夜是假,打探消息是真。可是,他到太古街后,也没有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原来的无名面馆,已经不复存在。正面的墙壁,全部倒塌。里面到处都是瓦砾,听说行动队还有不少人,被埋在里面。

    华生很机灵,马上安排人,协助行动队挖掘。他是总务处的,这种事就是他职责范围内的。华生晚上也没有回去,调来一辆汽车,打开车灯提供照明,自己亲自守在那里,他要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第二天一早,朱慕云也去了趟无名面馆。无名面馆已经成了一片瓦砾,房子倒塌,剧烈的爆炸,涉及到了周围的房屋。

    无名面馆的地道出口,朱慕云是知道的。他特意在周围转了一圈,发现出口并没有损坏。只是不知道,行动队的人,是否已经发现。

    华生见到朱慕云,马上向他介绍了情况。行动队的人,昨天晚上就撤了。他尽职尽责,一直守在这里。晚上实在困得厉害,就在车上躺了一会。他是乞丐出身,这种事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有什么发现?”朱慕云问,周围没有其他人,他与华生谈话也很方便。

    “发现了多名行动队的尸体。在后面,有一间地下室,里面有一名女子的尸体,面目全非,据周围人指认,正是李秀英。”华生说,这里他也来过几次,但昨天李秀英穿的什么衣服,只有旁边的人才知道。

    “杨世英呢?”朱慕云又问。

    “暂时还没发现,地道正在清理,短期内不可能有结果。”华生说。他得知道朱慕云的意思,如果愿意,可以半个月都没结果。但只要愿意,或许今天就能把地道清理出来。

    “杨世英在煤矿干过,挖地下室和地道,也是正常的。”朱慕云说。

    “我知道了。”华生明白了,既然地道可以暴露,他就按正常速度挖掘就是。

    离开之后,朱慕云从古沙街绕到了中山大道,他主要是看两个标记。其一,是胡梦北发出来的,对昨天晚上的转移,是否顺利。他在古沙街的一家书店外,看到了胡梦北发出的信号:三国演义热售。

    看到这个招牌,朱慕云终于放了心。这是胡梦北告诉他,昨天晚上的转移很顺利,所有人员都安全了。这个所有人包,应该也是包括杨世英的。

    另外,就是看邓湘涛的回复。朱慕云不可能天天去看死信箱,特别是最近,他的时间有限,大部分时间都在德明饭店。唯一的优势,就是可以开着车子,自由在城内穿梭。如果在街上,放置一些提前约定的暗号,双方一目了然,自然也就省了见面的繁琐。

    昨天,朱慕云向邓湘涛传递了自己的计划。如果邓湘涛同意,今天则会给朱慕云发出信号。无论是同意还是拒绝,都会有明确指示。在中山大道,朱慕云看到了一家茶楼的窗台上,摆着两盆花,他心里知道,这是邓湘涛已经同意了计划。

    快到镇南五金厂的时候,朱慕云果然收到了杨志的信号,昨天晚上,杨志已经得到指示,让他今天,多去法租界四民路附近,打探德明饭店的守卫情况。没接到撤离指示前,不能离开法租界。

    还好,军统给杨志的任务,只是以安清会的身份,打探德明饭店的情况。安清会是半特务机构,杨志有这样一层身份,很容易公开活动。

    到镇南五金厂后,朱慕云向李邦藩汇报,自己在太古街的发现。这里原来是他的辖区,出现这么大的案子,他当然有过错。

    “局座,无名面馆在太古街,换了老板后,没有及时发现,实在愧对局座的信任。”朱慕云一脸惭愧的说。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无名面馆重新开业后,你已经到了经济处。”李邦藩不以为意的说。朱慕云的态度,他很满意。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推卸责任的人。有成绩,就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出了问题,就从其他人身上找原因。

    “我偶尔也从太古街过,竟然没有发现。”朱慕云遗憾的说。

    “这是郑思远的失误,与你无关。”李邦藩说,昨天晚上的事,他可以怪到任何人头上,就是不能责怪朱慕云。8)

    </br>

    (笔趣库 ..net)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