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七十六章

    朱慕云听到小野次郎的怒骂,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这个时候打来的电话,又能让小野次郎怒斥的,除了江岸街的行动,还会有什么?

    小野次郎不顾形象,破口怒骂,甚至还准备怒砸桌子。可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本清正雄,马上收起了手掌。只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把电话挂断了。

    “出什么事了?”本清正雄蹙起了眉头,问。

    “毕格洋行请来了巡捕,将我们的人轰出来了。”小野次郎怒气冲冲的说。

    这是法租界,是法国人的地盘,他要对付的是正宗法国人,当然会有很大阻力。宪兵队能在法租界设立宪兵分队,所有的行动,都会得到巡捕厅的协助。特别是抓捕抗日分子,一向都是宪兵分队单独行动。

    然而,此次对付的却是法国人。就算法国战败,但并没有影响他们在东亚的利益。这些生活在法租界的法国人,依然可以享受与以前同样的权力。听说在上海,德国人和英国人、法国人依然相处融洽。

    “小野队长,我与毕格亚认识,以前还跟他学过一段时间的法语。要不,我找时间跟他谈谈?”朱慕云突然说。

    “尉迟青巨就交给宪佐班使用吧,按照朱君的建议,放长线钓大鱼,任其自然,等待时机,给军统以致命一击。”本清正雄缓缓的说,朱慕云刚才的建议,话没落音就已经见证了。显然,朱慕云对法租界的了解,要比小野次郎更深入。

    既然朱慕云的建议是正确的,那他之前对尉迟青巨的使用方案,也应该是有效的。暂时不用尉迟青巨,并不代表放任不管。

    本清正雄的话,李邦藩和小野次郎都没有反对。对他们来,这也是最好的选择。朱慕云都是他们的手下,尉迟青巨交给朱慕云,其实也就是交给他们。

    但小野次郎提出一个条件,毕格亚必须抓捕,大日本皇军的脸面,比什么都重要。宪兵分队出马,竟然连人都抓不回来,以后他这个宪兵分队的队长,脸面何存?

    “小野队长,我觉得应该与毕格亚谈。此次皇军出动,想必毕格亚吓得不轻。此时,只要给他点甜头,他自然会舍弃重庆。其实,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重庆已经坚持不了多久。大日本帝国,很快不要赢得最后胜利。这个时候,毕格亚如果不识抬举的话,将会后悔一辈子。”朱慕云说。

    “你又要像尉迟青巨一样,把他策反?”小野次郎冷冷的说,他崇尚武力,也相信,只有使用武力,才能让敌人真正屈服。

    “毕格亚是法国人,怎么可能真正为重庆卖命呢。我与毕格亚接触过,他其实就是一个流氓。在法国混不下去,才跑来中国。在他尝试过大日本帝国的厉害后,想必,已经很后悔为重庆做事了。我们应该给他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重新为我们所用。”朱慕云缓缓的说。

    小野次郎没有说话,他将目光望向了本清正雄。对朱慕云的建议,小野次郎下意识的觉得不靠谱。这些法国人,跟他好好说话,人家眼睛长在额头上。日本人已经很狂了,但这些西方国家的公民,比日本人更狂。他们口出不逊,极尽讥讽挖苦之能事,总以为自己高人一等。

    “毕格亚的情报,是尉迟青巨提供的。既然尉迟青巨的事情,交由朱君处理,毕格洋行之事,也就一并拜托给朱君了。”本清正雄说。

    既然小野次郎和田岛拓真的处理办法行不通,就得迅速换人。朱慕云是不错的选择,哪怕这个人,与其他中国人一样,贪婪而胆怯。可只要他想在古星活得好,又活得久,就只能跟着皇军走,也就必须为皇军效力。

    “多谢本清课长信任,我一定竭尽全力,早日将法租界的恐怖分子一扫而光。”朱慕云高兴的说,把尉迟青巨掌握在手里,至少可以把军统的损失降到最低。

    “毕格洋行的事怎么办?”小野次郎问。

    “我亲自去一趟,中国有句古话,趁热打铁,这个时候与毕格亚谈,或许最有效果。”朱慕云微笑着说。

    “那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小野次郎说,他也很想见识一下,朱慕云真正的办事能力。要不是本清正雄和李邦藩在的话,他甚至会亲自去毕格洋行,看朱慕云是如何与毕格亚谈的。

    朱慕云赶到江岸街毕格洋行的时候,门口聚集了大批巡捕。甚至,巡捕厅的副厅长法国人马首年,也亲自到了。虽然马首年是个中国名字,但他实际上是实打实的法国人。只是为了适应中国的环境,才与巡捕厅的厅长潘鲁苏一样,特意取了个中国姓名。

    而大泽谷次郎、田岛拓真以及周志坚,还在与他们对峙。朱慕云下车后,周志坚马上过来了,向他汇报刚才的情况。

    “这个姓毕的洋人有恃无恐,我们刚进去,就把巡捕叫来了。”周志坚连忙说。

    “小野队长让我负责处理此事,你先把人带回去。”朱慕云摆了摆手,说。

    此时,大泽谷次郎也走了过来。朱慕云连忙向他汇报了本清正雄的决定,这个案子交给了宪佐班,日本宪兵都可以回去了。

    “不行,大日本皇军怎么能退缩呢?”田岛拓真得知后,却坚决不撤退。

    “田岛小队长,这可是本清课长的命令。”朱慕云提醒着说。

    田岛拓真听说是本清正雄的命令,只能悻悻下令。如果是小野次郎的命令,他还真的没打算执行。但本清正雄的命令则不然,他没有违抗命令的勇气。

    见到宪兵分队的撤离,守在毕格洋行门口的巡捕,也暗暗松了口气。虽然这是法租界,但日本人想要用强,他们也抵抗不住。毕竟,法租界外面,都是日军的地盘呢。

    “马副厅长,我能进去与毕格亚谈谈么?”朱慕云独自走了过去,用纯正的法语说。

    一个人的记忆力如果非常好,学习外语的速度会快得令人不可思议。朱慕云刚到法租界的时候,连一个法语单词都不会说。而他现在的发音,就算是马首年这个正宗的法国人,也很难听出他的口音。

    “好吧。”马首年看到宪兵分队的人已经撤离,缓缓的说。既然朱慕云表现出了诚意,自己自然无法拒绝朱慕云的要求。

    只是,朱慕云进去后,马首年也跟了进来。他要确保毕格亚的安全,哪怕毕格亚是个无赖,可在法租界,依然不是中国人和日本人可以随意逮捕的。

    “毕格亚先生,我今天是以宪兵分队全权代表的身份与你谈话,马首年先生如果愿意,可以留下来。”朱慕云见到毕格亚后,郑重其事的说。

    “请阁下一定要留下来,否则我的人身安全无法得到保证。”毕格亚惊恐的说,面对宪兵分队的人时,他虽然表现得很强硬,可心里早就发了慌。

    “毕格亚,如果你想安全有保障,唯一的办法,就是与我们合作。”朱慕云正色的说。

    “朱队长,请你不要用威胁的口吻。我们法兰西人,不会惧怕任何形式的威胁。”马首年不满的说。

    “毕格亚,我们已经知道,你在三八年就加入了军统。既然你加了中国的情报组织,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从现在开始,我们会盯着你,绝对不会让你有机会,再为重庆的恐怖分子做任何事。”朱慕云说。

    “我们愿意盯着我也没办法。”毕格亚说,他对朱慕云的话没有反驳,已经默认了朱慕云的说法。

    “其实,你没有必要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只要你与我们合作,不但可以继续做生意,还能得到皇军的嘉奖。你是法国人,没必要为中国人卖命。”朱慕云劝说着。

    “毕格亚先生,在法租界,我们巡捕厅可以绝对保护你的安全。”马首年郑重其事的说。

    “这一点我相信,可毕格亚先生来不远万里来中国,难道就是为了接受巡捕厅的保护么?我想,毕格亚先生应该是想赚钱吧?以后你洋行的顾客,都会接受我们的调查,你的洋行很快就会变得门可罗雀。这些,是你愿意看到的么?”朱慕云说。

    朱慕云很希望,毕格亚能成为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可是,从他刚才看到毕格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只是自己的美好愿望罢了。

    一个人的意志是否坚定,从他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毕格亚目光游离,眼里满是惊恐之色。这样的人,只是为了利益,才会加入军统。他不会无私帮助中国,也不会坚决与日寇为敌。一切的一切,只是想通过军统,发一笔战争财罢了。

    “你们不能这么卑鄙无耻。”毕格亚愤怒的说,他之所以加入军统,其实是因为,当时他的洋行已经无法经营,快生存不下去了。加入军统,是他的一次政治投机,也确实让他翻了身。

    :。:<r>r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