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二百章 奇怪

    容厚华看了在座的众人一眼,犹豫了一下,才在孙明华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原本孙明华表情严肃,输了钱的人,心情都不会太好。况且,孙明华在这方面原本就很计较。如果不是好消息,恐怕容厚华只会换来一顿臭骂。

    但是,孙明华听了后,脸上却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与上次一样,朱慕云特意选择坐在孙明华对面。不但更方便观察他,孙明华输钱之后,也不会怀疑到他头上。

    孙明华脸上的微笑虽然一闪而过,但朱慕云还是注意到了。容厚华此时来汇报,必定是为了吴渭水的事情。孙明华心情原本非常糟糕,如果容厚华带来的是坏消息,想必不会有好脸色。

    朱慕云突然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拿起桌上的烟点了一根。朱慕云的心情很沉重,看孙明华的表情,对吴渭水的审讯很顺利。之前孙明华就表示了,对审讯吴渭水很有把握。只是“还没这么快”。难道说,经过一个晚上,时机已经成熟?

    朱慕云走到窗户边,情报处在六水洲审讯犯人,其他人是不好参与的。吴渭水被捕后,朱慕云第一时间已经通知家里,相信古昌地下党的组织,已经掐断了与他所有的联系。

    可是,如果吴渭水跟罗斌一样,背叛了党,对古昌的地下党来说,依然是一个灾难。作为古昌县高官,他的背叛,会让古昌地下党以前的所有工作,全部付之东流。

    想到罗斌,朱慕云心里突然一动。对吴渭水的情况,他不好过多了解。可是罗斌已经是投诚人员了,此时应该住在反省院,余国辉应该可以接触到。有机会的话,应该问问余国辉,罗斌在六水洲是个什么状态。

    “慕云,赶紧来,搞到中午吃完饭再休息。”孙明华等容厚华一走,马上大声说道。

    “到中午没问题,但等会要向局座汇报一下工作。”朱慕云缓缓的说,他的事情,无所不能对李邦藩言。

    朱慕云的话一落音,孙明华马上不说话了。论政治觉悟,自己远不如朱慕云。审讯吴渭水这么大的事情,李邦藩一定很关心。

    “只是打个电话的事,最多半个小时。你们吃完早餐,我的电话也打完了。”朱慕云笑着说,其他人没有这样的习惯,可这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

    “算了,散场吧,我与你一起去局里汇报工作。”孙明华叹息着说。相比朱慕云,他很汗颜。

    每天汇报,坚持一个月就很不容易了。能坚持一年,更是罕见。可朱慕云坚持了两年多,自从他跟着李邦藩开始,除非特殊情况,否则每天第一件事,必定是向李邦藩汇报工作。孙明华自认,无法做到。

    “也好,来日方长嘛。”余国辉笑着说,昨天晚上,他又是最大的赢家。输家不开口,赢家不能走,这是规矩。孙明华如果不说散场,他还真的不好意思说不玩了。

    “可不能等来日,今天晚上继续。余队长,辛苦你给我准备间房,等会回来后,得睡一觉才行。”孙明华说,保持清醒的头脑,可以提高赢钱的几率。

    “房间早就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去休息。”余国辉松了口气。

    孙明华和朱慕云也顾不上吃早餐,坐船到码头,朱慕云开着车子就直奔政保局。

    “明哥,你的工作重要些,你先汇报,我等你。”朱慕云停好车后,对孙明华说。

    “没事,你先汇报,我在车上先眯一会。”孙明华摆了摆手,他昨天晚上打了一个晚上的牌,现在满脑子都是麻将。如果不打个腹稿,他很怀疑,汇报的时候会出错。

    这种事情,朱慕云是不会推让的。他下车后,径直去了李邦藩的办公室。虽然他同样也打了个通宵的麻将,而且还控制着整个牌局的输赢。可是,他的脑子非常清醒。

    朱慕云向李邦藩汇报了清查户口团的筹建工作,警察局的人还是要用,但政保局的人,要负责指导和监督。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较精准的数据。

    对昨天晚上的牌局,朱慕云也没有隐瞒。除了自己卧底的身份外,其他事情,朱慕云对李邦藩几乎都不隐瞒。他向李邦藩说的真话越多,得到的信任就越大。

    “吴渭水的审讯有结果了没有?”李邦藩随口问。

    “我光顾着打牌,没问此事。而且,这样的事,也不适合问。”朱慕云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

    “牌可以打,但要适可而止。”李邦藩说,对朱慕云不知道吴渭水的审讯进展,他并没有责怪。毕竟,朱慕云这是在严格执行保密制度,应该予以表扬。

    “是。”朱慕云坚定的说。

    等孙明华汇报完后,朱慕云已经吃完了早餐,又在车上小憩了一会。孙明华急着回六水洲,朱慕云又送他到码头。

    “明哥,我就不上去了,在码头睡一觉,晚上再过来玩。”朱慕云将孙明华送到船上,他再去六水洲的话,已经没有了合适的理由。

    孙明华上船后,朱慕云走到码头的办公室,给余国辉去了个电话。余国辉刚睡下,接到朱慕云的电话,虽然睡眼惺忪,但听出朱慕云的声音后,马上就清醒了。

    “没什么事,孙处长已经来六水洲了,你亲自带他去房间。”朱慕云自然也知道,余国辉应该正在睡觉。整天守在六水洲,余国辉的工作极其轻松。

    “是。”余国辉应道,孙明华难得来六水洲住,拿出十足的诚意总是好的。

    “情报处的人,也要安排好。特别是那个罗斌,不要怠慢了人家。”朱慕云提醒着说,他真正想问的,就是罗斌的情况。

    “他们在六水洲都是客,享受的是军官的待遇。朱长官,这些费用,总务处怕是不会报销,还要请你支援点米粮才行。”余国辉笑着说,不是他吝啬食物,而是现在古星采用的是粮食统制,有钱也未必能买到粮食。

    “没问题,我等会让人送来。蛋、肉、鱼都要搞一点。特别是罗斌,刚从地下党投诚过来,要让他感觉到,我们的生活是很优越的,人家才肯卖命嘛。”朱慕云再次提到了罗斌。

    余国辉打了一个晚上的牌,脑子确实有些不灵光了。但是,朱慕云再次提醒后,他终于明白,朱慕云对罗斌很重视。

    “罗斌今天不在反省院了,我问了警卫,说是情报处的人把他带走了,好像进了看守所。”余国辉很是奇怪的说,朱慕云如果不提,他还真忘了。

    罗斌在六水洲,只是暂时小住,他当然不会刻薄人家。可是,昨天晚上,罗斌就搬到了看守所。余国辉当时就很奇怪,只是一心打牌,忘了说此事。

    “他是投诚人员,怎么能住看守所呢?”朱慕云奇怪的说,可他心里,似乎发现了什么。但一时之间,也没有抓住。

    “我也不知道,或许他喜欢住在看守所吧。”余国辉不以为然的说。

    “不管如何,你还是要尽到自己的职责,不要让孙处长有意见。”朱慕云说,孙明华快到六水洲了,他与余国辉通话的时间不能太长。

    放下电话后,朱慕云爬到床上却无法入睡。罗斌突然进了看守所,这个叛徒打算干什么呢?劝降?罗斌与吴渭水认识吗?

    罗斌只是阚宏宪的政治交通员,如果让他去劝降,似乎资格还不够。再说了,就算是劝降,也不用搬出反省院吧。

    还有昨天晚上孙明华的态度,似乎胜券在握。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之笃定?朱慕云获得的信息太少,实在很难分析出孙明华的计谋。现在,孙明华很重视杜矶,或许,与邓湘涛见面后,会有所发现。

    朱慕云认为,有必要今天就跟邓湘涛见个面。只是,白天见面,需要有特别事情才行。找个什么理由呢?正常的接头时间,一般是在晚上。而今天晚上,孙明华又会拉上他打牌,一旦答应,又会错过接头的时间。

    “咚咚”

    朱慕云在床上辗转反侧,当他听到有人敲门的时候,马上一个翻身就起来了。走到办公室,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宋鹏。朱慕云很意外,这个时候宋鹏怎么会来这里呢。

    “你怎么来到里了?”朱慕云诧异的说,宋鹏现在可是情报处一科的科长,给他这样的职务,既是对他之前潜伏在军统的肯定,同时也是对他能力的信任。

    “想想处座帮个忙,调条船去六水洲。”宋鹏不好意思的说,他早上迟到了,错过了发船的时间。结果就是没船愿意送他去六水洲,哪怕他好话说尽,码头的人也丝毫没给面子。

    “你昨天没在六水洲过夜?”朱慕云问,昨天他去六水洲打牌,并没有看到宋鹏。

    “昨天我没在六水洲上。”宋鹏神色黯然的说。

    能升任情报处的一科长,宋鹏确实非常兴奋。他在缉查一科的日子虽然很安逸,但他总觉得,当特工才是自己的归宿。可是,到情报处后,他才发现,情况与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