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上天

    朱慕云是经济处长,经济处四个缉查科的科长,全部都在名单上。于情于理,孙明华都应该提前跟朱慕云打个招呼。

    “慕云,有件事要提前通知你。借你二处的审讯室,主要是查经济处的人。当然,你不要多心,这只是正常调查。我保证,绝对不偏不倚。”孙明华信誓旦旦的说,朱慕云在李邦藩面前推荐他,等于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是经济处的处长,如果要调查的话,首先调查我。”朱慕云说。

    “你就不用调查了,像缉查科的货物一样,免检。”孙明华笑着说。

    “那可不行,我更应该带头接受检查。”朱慕云大手一挥,如果他不接受调查,最后在政保局没有查出“野草”,岂不是会将怀疑目光放到他身上?

    事情反常即为妖,哪怕自己的表现再正常,在这种事情上,不能享受优惠。哪怕就是走个过场,也要配合孙明华的调查。

    “你还要查什么?全局的人都信得过你,局座也是无奈,才把你的名字添进去的。”孙明华解释着说。

    “我知道局座和你都信任我,既然我清白,就更应该经受任何调查。要不然,宪兵队问起来,岂不让你和局座为难?再说了,要是在局里没有找到野草,别人会不会在心里嘀咕,我就是那个野草?”朱慕云说。

    “既然你这么自觉,那就从你开始调查。”孙明华沉吟着说,朱慕云说得很有道理。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调查并非好事。

    日本人疑心病很重,如果查出“野草”也就罢了。要是没查到野草,反而会将目光放到朱慕云身上。既然朱慕云能经得起任何调查,按照正常程序对他调查便是。

    诸多原因,调查朱慕云都是百利而无一害。而且,调查朱慕云,也可以显示他的公正无私。连朱慕云都调查了,其他人还有什么话说?

    “多谢明哥,你赶紧调查我,把我的问题查清,我也算以身作则了。”朱慕云忙不迭的说,他并不惧怕调查。况且,他也相信,孙明华不会真的调查,只是走走过场。

    朱慕云越是表现得积极,孙明华就越是随意。孙明华把调查的人手准备好后,第一个调查的就是朱慕云。而朱慕云也很配合,他的履历清白,经得起任何调查。

    朱慕云是在进入警察局后,才开始加入军统和地下党的。这段经历非常隐蔽,具体情况,现在只有邓湘涛知道。就连边明泽,也不知道详细情况了。

    朱慕云催促着孙明华调查,这种情况也少见。哪有被调查人求着调查的,放到别人身上,这又是异常。但朱慕云不同,他能经得起任何调查,想着撇清也是能理解的。

    “那也得让我准备好,既然要调查,就得按程序来。”孙明华说。

    “我等你的通知,反正我要求第一个被调查。”朱慕云说。

    “这个后门,我可以给你走。”孙明华笑着说,主动接受调查的,除了朱慕云外,其他人怕都做不到。

    孙明华有任务,自然不会再无聊。而且,他也命令容厚华,将跟踪宋鹏的人撤回来。自己要调查名单上的人,总得有人手帮忙吧?况且,跟踪宋鹏也不是好事。李邦藩虽然没明说,但自己要识趣。

    下班的时候,古星下起了雨。朱慕云特意给于心玉送到伞,陪她吃了饭后一起回了家。晚上,雨越下越大。朱慕云坐在书房,听着窗外的声音,心里有些不安。

    朱慕云想的,不是政保局的调查。虽然他不知道宪兵队到底获得了什么重要线索,但有一条可以肯定,他们的目光暂时还没有放在政保局。

    要不然,孙明华今天还真的抢不到这个任务。孙明华接连失手,李邦藩对他已经很失望。如果“野草”确定在政保局,李邦藩绝对不会把任务交给孙明华。

    既然孙明华顺利接受了任务,只能说明一件事,李邦藩对这次的调查,也不抱太大的希望。朱慕云目前担心的,是这场下午开始,越下越大的雨。

    十月的天气已经渐渐转凉,朱慕云坐在家里,都感觉有点冷。如果在野外,甚至还要淋雨,会是什么样子?今天凌晨,**刚刚对宜昌发起总攻。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等于帮了日军一个大忙。

    “咚咚。”

    于心玉敲了敲门,没等朱慕云回应就推开了门。她手里端着杯茶,见朱慕云坐着发愣,有些意外的说:“在想什么呢?”

    说着,于心玉把窗户打开。对不抽烟的她来说,书房有一股难闻的烟味。可打开窗户,一股冷空气灌进来,让她打了个寒战。

    “在想好事。”朱慕云脸上马上浮现笑容,这种变脸的技巧,哪怕再高明的演员,也很难不露痕迹的做到。

    于心玉一听,脸上浮起一朵红晕。朱慕云说话的腔调,让她马上想歪了。她马上啐了一口,没好气的说:“我只是给你倒杯茶,你可不要瞎想。”

    “我哪瞎想啦?古星下这么大的雨,宜昌也可能下雨。如果宜昌的雨也下这么大,简直就是天助皇军。**今天早上发起的总攻,只能自动停止啦。”朱慕云大笑着说。

    他还不知道宜昌的气候变化,可根据以往的经验,古星下雨的话,宜昌也会跟着下。至少,不会天晴。也就是说,**的反攻将遭到意想不到的困难。

    “这场雨能影响到战局?”于心玉再次走到窗户边,虽然冷风依然倒灌进来,可她心里却冰冷的。

    “如果宜昌也下大雨的话,**的进攻必然只能停止。”朱慕云微笑着说。

    “难道上天也帮倒忙?”于心玉喃喃的说。

    “说什么呢?”朱慕云故意不满的说。

    第二天早上,朱慕云向李邦藩汇报工作的时候,发现他脸色很好。不但自己泡好了菜,还悠闲自得的在看着报纸。

    “局座,是不是找到野草了?”朱慕云伪装不知的说。

    “野草还没找到,但宜昌之围已经解了。”李邦藩笑着说,昨天晚上,宜昌并没下多大的雨。可是今天清晨,宜昌突降大雨,而且越降越大,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的进攻,自然只能停止,宜昌之围不战而解。

    “太好了,连老天都在帮我们。”朱慕云大笑着说,要酝酿这种愉悦的情绪,对他来说不算难事。可是,他心里非常拒绝。

    在日本人面前强装欢笑,这种日子不知道还要过多久。朱慕云无比渴望,能与自己的同志畅谈。可只要日本人一天没赶出中国,他这层身份一天就不能披露。况且,就算日本战败后,国共还有一战。或许,只有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后,自己才能卸甲归田吧。

    “是的,这是上天在帮我们。”李邦藩高兴的说,在心里,他默默感谢着天照大神,正是因为他的眷顾,师团才能奇迹般的存活。

    昨天晚上,在不绝于耳的枪炮声中,内山令参谋长做好幕僚自尽场所,及其它事项的准备。如烧毁步兵联队军旗,烧毁机要、秘密文件,决定师团长、幕僚、各部长的自尽位置及烧掉尸体等。

    同时摆设了剖腹刀具,命令参谋记录他给阿南司令官的诀别电稿,准备在城破之时效忠天皇自尽。

    今天清晨的这场大雨,不但保住了宜昌,同时也保住了内山英太郎的性命。也让古星所有的日军松了口气,宜昌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一旦宜昌有失,整个鄂西、鄂中,都要重新回到**的控制之中。

    而长沙战役结束后,国日双方又回到了原来的控制区。无论是长沙战役,还是**反攻宜昌,双方都没有得逞。可是,最终两方都互有损伤。

    “是啊,天时地利我们都有了,再加上人和,很快就能消灭重庆政府,实现真正的和平。”朱慕云高兴的说。

    “会有那么一天的。孙明华昨天是不是要借用二处的审讯室?”李邦藩问。

    “是的,我向他提出,既然要调查,先把我的情况调查清楚。虽然他一再拒绝,但我认为,打铁还需要自身硬。只有我第一个调查,才更有说服力。”朱慕云郑重其事的说。

    “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李邦藩点了点头,换成其他人,得知要被调查,肯定会有情绪。

    朱慕云主动提出接受调查,不但让孙明华的调查好搞了,李邦藩对上也有交待。

    “我是局座的人,事事要为局座考虑。如果我上了名单,却不接受调查,别人当然会有想法。他们会说,朱慕云都不调查,凭什么他们就要调查?一旦局里其他人有抵触情绪,会影响调查的。如果我们内部的暗斗,让真正的野草逃脱,那我就成罪人了。”朱慕云诚恳的说。

    “说得好,真应该让那些人听听。”李邦藩微微颌首,有朱慕云这样的下属,他根本不用操心。

    :限免了,一天依然三更,为何?还不是想求张月票?可大可小在此拜谢了。</>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