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勉励

    一直以来,军统的电报,极少被政保局破译,主要原因是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军统就会更换波长,呼号,以及密码。而且密码采用分区制,每个地区的密码本都不一样。同时,严格规定各区之间的距离。

    应该说,这样的措施,基本上能保证通讯的安全。此次罗泽谦被捕叛变后,军统马上采取了紧急措施,但是,有些事情不可能那么完美。因为古星站的电台台长汪永华,也跟着叛变。

    汪永华的能力,不在于心玉之下。罗泽谦去古昌后,汪永华就留在了电讯处,专门破译军统的电文。来古星前,汪永华就在重庆军统局电讯处总台,负责与各地支台联系。

    昨天晚上,军统的这封电报,就是汪永华破译的。要不是要李邦藩在古昌,聂俊卿第一时间就会报告。能破译军统的电报,聂俊卿也很兴奋。而且,之前军统的一些密码本,汪永华都知道。

    汪永华投降后,果然没令人失望。才几天时间,就破译了军统的电文。虽然不知道“货”是什么,但汪永华估计,应该是电台。

    之前政保局也截获过军统的电文,只是一直没有破解。汪永华破译了这封电报后,之前的电报也跟着被破译。政保局很快知道,军统有个“鹅”,并且是新的古星组长。

    “局座,军统死性不改,又要给我们送功劳了。”朱慕云笑吟吟的说。

    不管心里多么吃惊,朱慕云都只能装作不知道。虽然李邦藩对自己更加信任,可是,一旦自己露出马脚,李邦藩会毫不犹豫抓捕自己。对日本人,绝对不能抱有任何幻想。李邦藩心里,日本的利益永远至高无上。

    “没抓到这位送货员之前,还不能掉以轻心。”李邦藩沉吟着说,他没有朱慕云这么乐观,从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还不足以说胜券在握。

    毕竟,接头方式、时间、地点都不知道。李邦藩希望,重庆有更进一步的指示。否则的话,想要抓到送货人是很难的。而且,仅仅抓到送货人,也不能算胜利。因为,送货人往往所知所限。他们的任务,只是将电台送到指定位置,甚至,都未必会与收货人接头。

    “有局座运筹帷幄,这是早晚的事。”朱慕云信心满满的说。

    “你在这几天辛苦了,先回家休息吧,此事我会交给其他人去办。”李邦藩关心的说。

    李邦藩只是觉得,朱慕云在古昌担惊受怕,跟着自己出生入死。好不容易回到古星,不应该再给他任务。特别是军统的案子,就算交给朱慕云,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可李邦藩哪知道,朱慕云正是这份电报的最终收件人。

    “只要能抓抗日分子,全身好像一下子充满了力气。”朱慕云满不在乎的说。

    但不管如何,李邦藩都不会把任务交给他。李邦藩当然知道,如果自己把任务交给朱慕云,他一定会完成得很好。但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能做以的。办军统的案子,除了努力,更需要能力。当然,还要一点点运气。

    朱慕云离开政保局的时候,李邦藩已经将郑思远叫了过去。军统的案子,原本应该交给孙明华。但李邦藩对孙明华最近的表现不满意,无论是甄别“野草”,还是调查六师,孙明华的表现,都让他不太满意。

    朱慕云走下楼梯的时候,看到郑思远正上楼,他们点头示意,并没有多作交流。郑思远在政保局,与其他人很少交往。就算朱慕云以前与他都是二处的人,但两人在一起,也没什么话。

    截获了军统的电报,怎么会把郑思远叫过去呢?难道说,李邦藩把这个案子交给郑思远?朱慕云原本要去宪兵分队的,他故意去了经济处的办公室。在办公室,朱慕云听取了经济处这几天的工作汇报。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他才给孙明华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

    “明哥,没回去休息?”朱慕云等孙明华接了电话后,问。

    军统电报的事,他当然不能告诉孙明华。这种事情,没有李邦藩的授意,他是不能随便说的。哪怕孙明华是情报处长,也是如此。就算要说,也应该是尹有海转达,自己告诉了孙明华,李邦藩知道后,或许嘴里不会说什么。但心里就会想,自己不值得托付重任。

    “局座把寻找罗泽谦的任务交给我了,等会还得去趟古昌。”孙明华苦笑着说。

    昨天晚上,罗泽谦带着六师的人,凌晨后也往古星走。但孙明华在距离古昌十里外,等到天亮,也没有发现他的行踪。而朱慕云一路上,也没发现罗泽谦的行踪。好几个小时,哪怕就是散步,也能走十里地吧。

    “这种人找他干什么,说不定被六师的逃兵搞死了。”朱慕云说,军统的任务还没有下来,可是对他古星组长的任命,已经下达。应该是要等他拿到电台后,才会正式给他下命令。制裁罗泽谦,或许是朱慕云上任古星组长后的第一个任务。

    “局座吩咐了,活人见人,死要见尸。”孙明华说,这个时候,他倒希望罗泽谦能回到政保局。

    六师差点被罗泽谦的一个情报断送,日本人恼羞成怒,李邦藩对他也非常不满。如果古昌能守住,罗泽谦或许还能戴罪立功。如果今天古昌被新四军攻下,罗泽谦的项上人头,怕是不保了。

    朱慕云没有与孙明华多说,随后他去了宪兵分队。关于政保局的情况,朱慕云有义务及时向小野次郎汇报。朱慕云这个宪佐班队长的任务,更多的是担任联络官。

    “这段时间,法租界要加强巡逻,不能给抗日分子以可乘之机。”小野次郎叮嘱着说,接到李邦藩的电报后,军部就命令,驻古星之日军,都要抽调部队,迅速去古昌支援。宪兵分队抽调了一个小队,由田岛拓真带队,清晨已经出发。

    “我一定亲自带队。”朱慕云马上说,虽然李邦藩让他回去休息,但宪兵分队被抽调一个日本小队,整个宪兵分队,几乎全部由宪佐班负责,他当然不能轻易离开。

    “你这次在古昌表现出色,关于六师的判断,也很准确。”小野次郎说,事实真相,朱慕云对六师的调查结果是准确的,六师根本就没有通共。

    只要六师没通共,之前六师的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毕竟,他们到目前为止,还在为保护古昌而奋战。

    “我对六师还是有点信心的,汪清海只是想保存实力,但绝对不会投共。”朱慕云信心满满的说,现在,他说什么都有道理。

    六师哪怕有一丝投降的迹象,他也不会在宪兵队说得那么笃定。在宪兵队,朱慕云力挺六师,当初很多人都讥笑。可现在,事实证明朱慕云是正确的。

    “可惜,我们知道得太晚了。此次六师损失惨重,古阳也差点被新四军占领。”小野次郎叹息着说。

    新四军一个十五旅,打得六师无还手之力。今天早上,一度被十五师攻入古昌。而古阳,在黄卫军开赴古昌后,新四军十三旅,突然对古阳发起进攻。古阳兵工厂的四千余枪身,被新四军掳去。虽然这是半成品,但只要稍加改进,这些枪就能发挥作用。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只要皇军出动,新四军绝无胜利的可能。”朱慕云坚定的说,此次朱慕云攻入古阳,已经达到了预期目标。现在,就看六师的命运了。

    “不错,只要皇军出动,新四军肯会闻风而逃。”小野次郎缓缓的说。

    但此次,他并没有什么信心。因为古星能抽调的军队有限,原本计划至少要调一个大队支援六师。可是,除了宪兵分队和宪兵队,以及特务总部,各能抽调一个宪兵小队外,其他部队,几乎都抽调不出部队。

    古星是日军的物资集散地,一旦古星有失,整个长沙战役都会受到影响。这个后果,是日军无法承受的。他们宁愿看着六师和黄卫军被各个击破,也不敢调古星的日军去增援。谁知道古星外面,会不会有新四军的十四旅呢?

    另外,鄂东和鄂西的第五、六战区,一直在虎视眈眈。只要有机会,他们绝对不介意在背后撕下日军一块肉。日军总体的战斗力,要比中国的军队强得多。但是,日军的总量要少。

    日军士兵的素质之所以高,是因为训练一名合格的士兵,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而中**队则不然,他们只要有装备,一夜之间就能拉起一支部队。因此,日军如果损失一万人,比**损失五万人,甚至是十万人是相等的。..

    此次长沙战役,日军损失惨重,古星更加不容有失。想要彻底解除六师之围,还要看长沙战役能否快速结束。日军的战线,拉得太长了。刚进入中国时,日军或许像只铁拳,但现在嘛,已经成强弩之末。</>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