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转变

    李邦藩有醒来的迹象,对朱慕云来说是个天大的喜讯。然而,曾山听到之后,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他这个代局长,才当了多长时间?如果李邦藩这个时候醒来,可以说位子都没有坐热。此次协助日军行动,政保局各个部门都派了小分队。

    曾山还在想,借着这股东风,赢得日本人的信任,赶紧将这个“代局长”前面的那个“代”字去掉。然而,李邦藩醒来后,这一切都将成为泡影。

    “曾局长,局座现在还很虚弱。我看你还是先回去。”朱慕云得知曾山来了后,将曾山挡在李邦藩的病房外。

    “也好,等局座清醒后,我再来看望。”曾山讪笑着说,转身离去的时候,他脚下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朱慕云在后面看着曾山的样子暗暗好笑,其实,李邦藩还不算恢复清醒。可是,他告诉曾山,李邦藩很“虚弱”。其实,目前李邦藩还不算清醒。

    曾山原本是要回去的,可听到李邦藩“醒”来后,已经没有回去的心情。他又走到孙明华的病房,此时的孙明华已经做完手术,政保局的人也回去了,只有孙明华一个人待在病房。

    “局座,你怎么还没回去?”孙明华听到有人进来,睁大眼睛一看,发现是曾山,很是诧异的说。

    “李邦藩醒来了。”曾山叹息着说,在孙明华面前,他无需掩藏自己的想法。

    “醒来了?”孙明华眼睛猛然眼大,此次配合日军行动,政保局出人出力,而且损失惨重。然而,日军对政保局的表现很不满。

    新四军主力部队,在日军抵达之前,已经跳出了包围圈。政保局的小分队,配合日军行动,并没有抢眼的表现。

    “是的。”曾山叹了口气,他掏出烟,准备点火的时候,发现身上没有火柴,他将烟折断,重重的踩在脚下。

    “局座,事情还有可为。”孙明华眼睛望着天花板,突然缓缓的说。

    “什么?”曾山一愣,他似乎明白了孙明华的意思。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又强行将之压了下去。

    “政保局应该是局座的政保局,就算李邦藩醒来,也不能再改变这一点。”孙明华虽然身上受了伤,但脑子并没有影响。躺在床上,思想反而越来越清晰。

    “你有什么想法?”曾山说,孙明华虽然没说透,可他已经明白了孙明华的意思。

    “此事局座交给我就可以,这几天身上有伤,等我能动之后,一定替局座把事情办妥。”孙明华说,李邦藩就算醒来了,也不能威胁曾山。

    如果李邦藩不醒来,还能在医院继续住下去。可他现在醒来了,恐怕永远也走不出陆军医院了。原本孙明华觉得,自己受伤是件很沮丧的事。可是,随着李邦藩突然醒来,他觉得自己受了伤反而是幸事。

    “这里可是陆军医院。”曾山提醒着说,孙明华的行为一旦失败,不但孙明华会完蛋,他也将死无葬身之地。

    “局座放心,就算我失手,也绝不会牵连到你。”孙明华郑重其事的说。

    “好。”曾山在孙明华的手臂上压了压,微微颌首后,转身离开了。

    此次,曾山的步态显得轻松多了。孙明华想在医院暗杀李邦藩,他刚开始确实很犹豫。可是,想到李邦藩醒来后,他又要成为副局长,当然不干了。一旦尝到了权力的滋味,没有谁会再放手。

    朱慕云原本是要回去的,晚上,他还得与邓阳春和沈云浩联系。然而,李邦藩的手有了反应后,不管再重要的事情,他都不能再离开了。

    朱慕云与古星组联络,也是想知道他们的具体情况。如果他们无法与“鹅卵石”联系,必定会与于心玉联系的。

    其实,从曾山嘴里,朱慕云也基本知道了古星组的大概成绩。孙明华受伤,朱家鼎被杀,不管如何,古星组可谓战果辉煌。朱慕云已经在准备向重庆汇报的腹稿,古星周围的**,听到日军扫荡,全部落荒而逃。只有古星组,不但没有逃,反而展开行动,给政保局有力一击。

    朱慕云要做的,就是考虑如何用词,才能将古星组的成绩全部摆出来。此次古星组在城外袭击政保局的小分队,也算报了当初的一箭之仇。

    而且,朱慕云还通过戴晓阳,给政保局安排了一个并不存在的内线。当然,李邦藩一旦醒来后,戴晓阳这个所谓的内线就失效了。

    因此,趁着李邦藩还不能工作的这几天,他得马上设计一次行动,让戴晓阳发挥使用。

    李邦藩在陆军医院躺了几个月了,终于有了反应,陆军医院的日本医生也很是兴奋。很快,来了一群医生,轮着给李邦藩检查。

    朱慕云见出现这么多医生,很是紧张。等他们出来后,朱慕云才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李邦藩的情况很好,虽然还没有醒来,可是,随时都有可能醒来。

    出现这个情况后,朱慕云自然不能再回去。朱慕云在李邦藩的病房本来就有一张行军床,今天晚上他准备再次住在这里。

    只是,当他准备休息的时候,植村岩藏突然来到了病房。朱慕云在医生检查的时候,借医院的电话给植村岩藏打了个电话。当然,在植村岩藏面前,朱慕云不敢说假话。他只是告诉植村岩藏,李邦藩似乎有了反应,可还没有醒来,更加说不上清醒。

    “植村课长,您怎么来了?”朱慕云诧异的说,李邦藩没醒来之前,植村岩藏来医院有什么用呢?就算李邦藩真醒来了,也要等他完全清醒后,植村岩藏来看望才有意义。

    “情况如何?”植村岩藏问,曾山在政保局的表现,让他很失望。

    到特高课后,植村岩藏才知道,李邦藩竟然是日本人。怪不得李邦藩之前深得宪兵队信任,植村岩藏自然也希望,李邦藩能再回政保局。有李邦藩在,他这个顾问确实没有必要。以前政保局不设日本顾问,他一直没想通,原来根源在这里。

    “暂时还没有醒来,但肢体有了反应,医生说,随时可能醒来。”朱慕云忙不迭的说,不管植村岩藏来医院的目的,至少可以说明,李邦藩在他们心目中,分量依然很重。

    “很好,这段时间你在政保局受委屈了。”植村岩藏缓缓的说,朱慕云身为他的秘密情报员,在政保局过得很艰难。

    朱慕云哪怕受再大的委屈,也从来不会跟人说起这层身份。这一点,植村岩藏很是欣赏。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能跟朱慕云一样,皇军早就占领整个中国了。

    “只要能为皇军效劳,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朱慕云信誓旦旦的说。

    趁着植村岩藏来医院,朱慕云将政保局小分队,被军统袭击之事,向植村岩藏详细汇报了。朱慕云“分析”,小分队之所以会被袭击,除了因为准备不足,装备不行之外,最大的一个原因,是情报出了问题。

    “你的意思,政保局有军统的间谍?”植村岩藏说,之前一直有传闻,政保局有个军统的“公鸡”。可一直到现在,依然没有找到。

    “之前局座一直怀疑,孙明华就是军统的‘公鸡’。”朱慕云趁机上眼药,此次政保局的行动失利,孙明华有最大的嫌疑。

    “‘公鸡’?”植村岩藏喃喃的说。

    “我会随时盯着他,只要他露出马脚,马上就将之绳之以法。”朱慕云笃定的说。

    “很好。”植村岩藏点了点头。

    朱慕云晚上在病房睡得很轻,他希望李邦藩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之前,他在病房睡了一个星期,不就是为了等到李邦藩能醒来么。

    李邦藩觉得,自己一直在睡觉。在大冶他被炸弹炸昏后,一直觉得自己只是在睡觉。在梦里,他甚至还听到了朱慕云向自己汇报工作。他还暗笑,朱慕云真是好笑,汇报工作竟然汇报到自己梦里来了。

    李邦藩睁开眼睛时,马上闻到了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他想翻身起床,可感觉身体不像是自己的。甚至想说话,发现舌头都不太指挥,只能发出“啊啊哈哈”的声音。

    听到李邦藩的声音,朱慕云猛然醒来了。他马上爬起来,拉开病房的灯。看到李邦藩眼睛睁开了,朱慕云惊喜交集。

    “局座,你可醒来了。”朱慕云走到李邦藩身边,兴奋的有些不知所措。

    李邦藩眼睛一睁,朱慕云就知道,自己在政保局的苦日子算是熬到头了。这段时间,他几乎可以说是夹着尾巴做人。

    “慕云,你怎么在这里?我在哪里?”李邦藩活动了一下舌头后,终于可以捋直说话了。

    “这是陆军医院,局座,你在这里躺了快五个月了。”朱慕云说,这段时间,古星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是因为李邦藩昏迷,他都不能插手。甚至在政保局,也被曾山排挤得快站不住脚了。</>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