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无耻

    穆岐山不得不陪着笑迎出来,虽然中华正义义也是半个特务机构,虽然正义会之人员,还接受了日本人的训练,可是,他们毕竟上不得台面。

    政保局虽然从古星分局降到了古星直属组,可直属组的人还是穿军装的。如果说直属组是正规军的话,正义会最多也就是游击队,连杂牌军都算不上。

    “朱组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穆岐山自然听说了于心玉的事情,朱慕云为了找于心玉,把古星都快翻遍了。而且警察局、宪兵队、暂一师都出动了。

    朱慕云突然带着人马来正义会,不是以为于心玉的失踪,与正义会有关吧。天地良心,正义会虽是帮会人员组成的,但绝对不会对官宦人家动手。

    “穆会长,据线报,你们正义会藏有抗日分子,你这个会长到底是为皇军服务呢,还是为重庆或者延安服务?”朱慕云看了穆岐山一眼,冷冷的说。

    “我们这里怎么会有抗日分子呢?”穆岐山微笑着说,不管心里怎么恼怒,总是不能得罪朱慕云的。

    “有没有抗日分子,不是你说了算的。来了,搜。”朱慕云手一挥,准备让周志坚带人冲进去。

    “朱组长,能否借一步说话,请兄弟们先休息片刻。”穆岐山连忙拦住朱慕云,真要是被直属组搜查了,以后他的脸往哪搁?

    朱慕云举起手,他来云绣里,本来就不是抓什么抗日分子。只是为了敲山震虎,让人知道他的态度罢了。

    “朱组长,我可以保证,正义会绝对没有抗日分子。我们是专门对付抗日分子的,怎么可能有抗日分子呢。”穆岐山信誓旦旦的说。

    “这么说,你愿意替正义会所有人担保?”朱慕云较真的说,只要穆岐山敢点头,他就会让对方立字据。

    “这年头,连自己都不担保,怎么敢担保别人呢。朱组长,于小姐的事我听说了,今天上午,我已经吩咐下去,全城寻找于小姐。一旦发现于小姐,马上会送到贵府。”穆岐山知道,朱慕云来云绣里,恐怕是想杀鸡给猴看。

    邓阳春接到“木匠”命令时,很是意外。看来,“木匠”准备对白浒湾动手。可是,为何此事不让自己参与呢?而且,沈云浩也在黄陂。难道说,“木匠”安排了其他行动人员?

    原本邓阳春准备去趟管沙岭,可是,他很快听说一件事,朱慕云正在四处寻找于心玉。邓阳春此时才知道,于心玉竟然失踪。他马上给管沙岭发报,请十七支队代为把武器弹药送至龙口。

    邓湘涛还在古星的时候,就交给邓阳春一个特别任务,在白石路号附近,安排人员随时准备接应于心玉。古星区出事后,所有人员全部撤离古星,在白石路执行任务的人,也撤出了古星。

    这些人的任务,表面上是监视居住在白石路的汉奸特务,实际上,一旦发现有人用暗号接头,马上就会听从命令。

    邓阳春很清楚于心玉的重要性,她不但掌握着军统在古星的大部分电台。同时,她还是徐士瀛的侄女。特别是这一点,非常重要。古星组的人事,可是卡在徐士瀛手里。如果让于心玉在古星出了事,古星组的事,没有一个好下场。

    相比之下,“木匠”运送武器弹药之事,反而可以放到其次。邓阳春马上与沈云浩联系,让他迅速回古星。邓阳春同时还想向重庆汇报,可是,当他调好波长后,突然犹豫了。

    于心玉虽然失踪,但古星还有“木匠”。与重庆联系,是“木匠”的责任。他只是情报科长,直接与重庆发报,算是越俎代庖。

    甚至,与沈云浩的电报联系,他都没有说出于心玉的身份。于心玉的这层身份,在古星恐怕除了邓阳春外,就只有“木匠”知道了。

    因为一个于心玉,整个古星的军警宪特全部动了起来。田岛拓真这个始作俑者,突然发现,自己不知如何处理于心玉了。

    将于心玉杀了?看似可以一了百了。可是,如果被朱慕云知道,肯定会跟自己拼命。按照朱慕云现在的调查,很快就人知道,于心玉被绑架,乃是自己所为。

    田岛拓真感觉于心玉的表现有些不对,因此才决定趁朱慕云离开古星的这段时间,对她采取措施。哪想到,从于心玉这里,并没有问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这让田岛拓真反而进退维谷,于心玉对他的调查很配合,可以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除了在她眼睛里,能看到对田岛拓真做法的不满外,甚至在言语上,都没有表示不敬。

    田岛拓真突然发现,于心玉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杀又杀不得,放又放不得。但不管如何,这件事必须解决。时间不等人,如果再给朱慕云点时间,恐怕他就要查到,是自己安排人把于心玉带到了安全屋审讯。

    “于小姐,如果我现在把你放了,回去后,你会怎么跟朱慕云说起这两天的遭遇?”田岛拓真突然说。

    自从于心玉进来后,他就没让于心玉休息过,任何时候都让人保持对她问话,不给于心玉任何休息时间。这种方式,虽然比肉体用刑要文雅,但实际上,对人的精神是一种很大的摧残。

    “田岛先生想让我怎么说?”于心玉淡淡的说。

    这两天的遭遇,对她的影响非常大。之前她生活在古星也有几年时间了,但对于潜伏,对于与敌人交锋,并没有直观上的感受。

    直到被田岛拓真“请”到这里,接受讯问后,她才明白,作为一名潜伏人员,面对敌人的时候,哪怕露出一丝破绽,都将带来灭顶之灾。

    田岛拓真话中的意思,于心玉并没有完全明白。她被田岛拓真带来讯问,从来没有想过,依靠朱慕云来解救。

    “此次审讯,我们没有对于小姐用刑吧?”田岛拓真无耻的问,让于心玉不眠不休,其实就是对她用了刑。

    “你们确实没有对我动刑。”于心玉缓缓的说,她说提“动刑”,而田岛拓真说的是“用刑”,一字之差,意思完全不一样。

    “于小姐果然是聪明人,我找你来问话,只是想确保朱慕云身边的人,都是可靠的。至少,对我们大日本帝国是顺从的。”田岛拓真作为一名日本人,无法理解中华汉字的博大精深,在他看来,于心玉已经认同了自己的说法。

    “早知道要这样确保的话,我就不应该与他订婚,更不应该与他认识。”于心玉缓缓的说,她的声音不大,但语气中的坚定毋庸置疑。

    “不,你已经与朱慕云订婚,以后一定会与他结婚。这两天对你的问讯,也证明了你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田岛拓真微笑着说。

    “这么说,我可以回去了?”于心玉不动声色的说,面对敌人的讯问,她已经完全成熟了。任何一名地下工作者,只有与敌人正面交锋过,才算一名真正的战士。

    “当然可以回去了,只是有两个小小的要求,还希望于小姐能答应。”田岛拓真说,于心玉心里对这两天的遭遇当然很不满,可是她也并没有抗拒自己的审讯。

    除了用刑,他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于心玉的档案没有问题,对她的审讯,回答得也滴水不漏。至少,田岛拓真目前并没有对她有所怀疑。于心玉看上去有些软弱,可是这两天接触下来,田岛拓真才发现,她其实是个柔中带刚的女子。

    怪不得朱慕云一直没与她同房,换成自己,恐怕也不会对她用强。要不然,以后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她的谅解。

    “说说看。”于心玉说,她心里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开始松驰。

    “我希望于小姐回去后,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这两天的遭遇。”田岛拓真的眼睛冒着野兽一般的光芒,朱慕云差点把古星闹了个天翻地覆,再不把于心玉放走,就要被朱慕云抓个现行了。

    如果于心玉反对,田岛拓真不惜对她下手。毕竟,他对于心玉动手是理亏的。如果被朱慕云揪住小辫子,他脸上无光不说,整个宪兵队都会蒙羞。

    “可以,我就说出来散了散心。”于心玉淡淡的说,她并不知道朱慕云的真正身份,也不知道朱慕云为了营救自己,几乎把古星闹了个底朝天。更加不知道,田岛拓真之所以会放自己走,正是因为朱慕云的举动。

    在于心玉看来,朱慕云软弱无能,是日本人一条十足的哈巴狗。如果朱慕云知道,这两天是田岛拓真囚禁了自己,恐怕也是敢怒而不敢言吧。

    “于小姐果然聪慧过人。”田岛拓真笑了笑,于心玉真是个聪明的女子。

    “以后,我希望于小姐能随时向我提供,关于朱慕云在家里的举动。”田岛拓真缓缓的说,这个要求虽然很无耻,但他相信于心玉也会答应的。</>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