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百五十章 喜欢

    政保局的局机关,搬到镇南五金厂的过程很快。? ? 上面一文,几乎就在同时,局机关就在搬迁。这段时间,是总务处最忙的时候。总务处人手又不够,陈旺金这个副处长,忙得脚不沾地。

    “朱慕云,最近局机关的伙食费不足,你们一科,是不是宰几头猪送过来?”陈旺金一见到朱慕云,就打上了主意。

    “只要其他科送,一科绝对不落人后。”朱慕云笑吟吟的说,陈旺金虽然贪婪,但只要得了好处,还是容易相处的。上次的事情,他送了头猪到六水洲。

    “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鬼了?”陈旺金说,局机关一搬迁,到处都要用钱。而局里拨下来的钱,本就不够。再加上他雁过拔毛的做法,窟窿是越来越大。今天遇到朱慕云,他马上就打上了主意。

    “一科不能总独特异行吧?这样吧,如果陈处长真的有难处,我可以私人帮忙。”朱慕云说,他很清楚,不给点好处,今天是走不掉的。

    “好啊,我现在就需要人帮忙。你也知道,这个五金厂的条件,实在太简陋了些。几位局长的办公室,寒酸得很。但上面给的钱有限,我是有心无力啊。”陈旺金说,上面给的钱,他当然不可能全部用到装修上。原本资金就不够,他再扒层皮,更加捉襟见肘。

    “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处座的办公室,由我负责装修。”朱慕云当然明白陈旺金的意思。但他如果给钱的话,肯定会被陈旺金抽去一部分。

    “装修得统一进行,你要真有这片心,出点钱就可以了。”陈旺金说,朱慕云如果装修李邦藩的办公室,肯定会实心实意。如果李邦藩的办公室,到时候比姜天明的更豪华,他这个总务处的副处长,恐怕就当到头了。

    “没钱,出力行不?”朱慕云突然说,让他出钱,只能跟陈旺金改善一下关系。但如果可以参与其中,他就能做很多事情了。

    “出力?”陈旺金一愣,他还真没想到,朱慕云会提这样的建议。

    “我给几个人,让你用,怎么样?”朱慕云说,他想到了杨世英他们。这里如果装修,说明局机关一时之间,不会搬离。

    “这几个人的工钱、伙食,由一科负责。”朱慕云见陈旺金犹豫,马上说道。

    “几个人怎么够?”陈旺金忙不迭的说,既然朱慕云负责工钱和伙食,当然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了。要知道,这不同于一般的劳力,属于技术工种,必须要付工钱的。

    “我也只有这点能力了。”朱慕云苦笑着说。

    “要不这样吧,你的人,先把会议室布置好。”陈旺金说,才几个人的工钱,就算干一年,又有多少呢?李邦藩的办公室,暂时不用理会,先把会议室搞好,看看朱慕云的诚意。

    “会议室?”朱慕云迟疑着说,会议室在三楼,那里可不好动手脚。

    “就这么说定了,具体的要求,到时候会告诉你。”陈旺金拍了拍朱慕云的肩膀,笑眯眯的走了。会议室的装修,怎么说也得几百块。

    “陈处长……”朱慕云忙不迭的说。

    但陈旺金哪还会理他,逃也似的走了。朱慕云既然没有拒绝,那就是答应了。再不走,朱慕云肯定反悔。要是被李邦藩知道,又得被朱慕云溜掉。

    第二天,陈旺金就让人把会议室的装修要求送到了一科。除了地板和墙壁之外,剩下的就是灯光、电路,还有其他设备。当然,家俱也是很重要的部分,这些东西,都得花钱。

    看着满满的一张清单,朱慕云算了算,按照陈旺金的要求,恐怕得千把块钱才能搞好。这笔钱,朱慕云拿得出来。但如果自己真拿出来,别人肯定以为自己图谋不轨。况且,陈旺金只是总务处的副处长,自己没必要拍这么大的马屁。

    朱慕云拿着清单,去镇南五金厂找到了陈旺金。虽然陈旺金躲着不见,但朱慕云放出话,会议室的事,与一科无关。没过两天,陈旺金却主动找上门了。会议室的装修,原本就与一科无关。如果朱慕云真的放手,有麻烦的就是陈旺金了。

    “陈处长,这么多东西,那得多少钱?我一科哪拿得出来?”朱慕云把清单拿出来,苦笑着说。

    “这才多少?你一科肥得流油,这点东西也拿不出来?”陈旺金说。

    “装修材料由总务处出,一科负责家俱。其他材料由总务务采购,陈处长,会议室不比一般地方,真要是出了差错,一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朱慕云提醒着说。

    “好吧。”陈旺金想了想,认为朱慕云说得有理。政保局的重要会议,都会在会议室举行,一旦会议室的装修出问题,到时候挨处分的,可就是自己。他是总务处长,别人不会管会议室是一科装修的,只会找他这个总务处的副处长。

    “陈处长,六水洲上有两个班的自卫军,我给你一个班用两个月。会议室的桌椅,我找人定做。装饰的话,恐怕得你去请了。”朱慕云说。

    “装修的工人,也得你去请啊,我只负责提供材料。只要验收通过,你的任务就算完成。”陈旺金笑眯眯的说,虽然总务处得提供装饰材料,但这也可以省下好几百块。省下的这些钱,最终都会落到他的腰包。

    让朱慕云请装修工人,到时候,工人的工钱,自然也得由一科支付。这中间的利害关系,他还是知道的。

    “人我可以请,但由一科出面不合适,所以得用总务处的名义。以后,就算有人问起,我也不会承认有这样的事。会议室的一切,都是总务务安排的,与一科无关,更与我无关。”朱慕云缓缓的说。

    “那是当然,朱科长,承情。”陈旺金笑眯眯的说,朱慕云很会做人,不但送了人情,而且还让总务务出面,这样的人,他很喜欢。

    但陈旺金并没有想到,以后会议室一旦出了事,也是总务务的责任。与一科无关,更与朱慕云无关。

    (笔趣库 .biqiku.)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