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蒙了心

    朱慕云原本以为,曾山的药不是消炎药,就是抗生药。 可曾山把清单给他,上面写得密密麻麻的,竟然有数种药品。除了药品,还有一些器械。

    “这么多药品,怎么好处理?”朱慕云傻了眼,他对药品并不很熟,这些药品都是些常用药,包括消毒酒精、纱布之类。这么多药,倒可以开家诊所了。

    “前段时间,行动队查抄了一家诊所。下面的人,把人抓走后,将诊所的东西送了过来。行动队的兄弟,日子过得紧,这也是给他们赚点活路钱。”曾山说。

    “东西在哪里,我先拿走。到时候能卖多少钱,我一分不少全部拿回来。”朱慕云说。

    “你办事,我放心。”曾山笑呵呵的说。朱慕云虽然爱财,但并不喜欢占小便宜。

    朱慕云原本想去一处看看,但最终还是没有进去。他在一处办公楼外面抽了根烟,见一处的人,个个垂头丧气。看来,孔祥宇的逃脱,加上邢健的临阵脱逃,让他们很是惶恐。

    曾山的药品,就放在原警察局的仓库内。朱慕云拿着曾山的条子,提了货,让三公子亲自赶车,送到了克勒满沙街88号。随后,朱慕云拿着清单,去了趟雅仁医院,找到韦朝蓬。药品的功效和价格,韦朝蓬要比朱慕云专业得多。

    “这些东西,足够开家诊所的了。”韦朝蓬看了一眼,笃定的说。虽然药品不算多,但胜在齐全。而且还有些医疗器械,再从医院拿点药品,一般的病人都不用担心。

    既然药品能用上,朱慕云马上就去政保局,把钱交给了曾山。这些药品,市值五百元左右。朱慕云给了八百元,东西有价,生命无价。关键时刻,这些药品能换命。而且,他把价格给高了,以后曾山还有类似的东西,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自己。

    “能卖八百块?”曾山看到钱,很是诧异的说。他其实早就找人估了价,他的这些药品,最多也就值五百元。这还是黑市的价格,市面上的价格,应该在三百元左右。

    “别人去处理,三五百就不错了。我们是谁?要不是想着,以后再跟他做生意,我能要一千。”朱慕云笑着说。

    “这些东西,可都是违禁物品,不会有问题吧?”曾山有些担心,河西的游击队,可是缺医少药。这些东西落在他们手中,就是变相资敌。

    “不会有问题,这些东西不会出城。对方也担保,绝对不会过河。”朱慕云说,这些药品,他是用来当救护所的。东西就放在法租界,既不会出城,更不会过河。

    “那就好。慕云,好好干,我看好你。”曾山微笑着说。

    “我在一科,肯定出不了事。不像一处,刚成立,就栽了这么大个跟头。”朱慕云随口说,他一直在观察着政保局所有人的反应,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现异常。

    “贺田立功心切,出问题是早晚的事。政保局是干什么的?政治保卫。不跟着汪主席走,把日本人当成了亲爹,他这个处长,能干得长才怪。”曾山嗤之以鼻的说。

    贺田作为军统过来的人,原本跟姜天明、阳金曲都是同一类。但他自认资格老,不甘屈居姜天明之下,只想快点立功,与姜天明平起平坐。现在倒好,有了这个把柄,他这个一处的处长,很有可能被撸。

    “怎么,要撤换?”朱慕云惊讶的说。煮熟的鸭子飞了,贺田自然要承担责任。以孔祥宇的重要性,再加上姜天明借题挥,撤掉贺田,完全有可能。

    “报告已经打上去了,只要特高课一批,贺田的处长就当到头了。”曾山幸灾乐祸的说。

    一处在码头的行动,事前并没有向姜天明请示。抓到孔祥宇后,也没有立刻报告。甚至孔祥宇,也没有送回政保局,而是直接送到了宪兵队。如果送到政保局,或许不会出事。这不但是一次安全事故,更是对姜天明权威的挑衅和蔑视。

    姜天明确实想把贺田撤职,对贺田这样的人,就是要打掉他的傲气。要不然,桀骜不驯的贺田,不可能安心工作。

    但报告送到特高课,本清正雄并没有马上批复。姜天明觉得,考虑一下也是应该的。但第二天,他去特高课开会,本清正雄依然没有提这件事,姜天明心里就有些着急了。本清正雄自然不可能忘记,之所以不提,其实就已经回复了。但他不甘心,贺田刚投靠过来,是真心还是假意,都还不知道呢,根本没有维护的必要。

    “姜桑,贺田确实有失职之处,但他也是想急于干出成绩。对他的这种热情,我们不能打击,至少不能一棍子打死。我觉得,给个处分可以,但撤职就重了。”本清正雄沉吟着说,姜天明心胸狭窄,明摆着的事情,一定要来碰钉子,他也没办法。

    “本清课长,他这可不仅仅是失职。一处的行动,我这个局长,事前竟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难道说,政保局变成贺田说了算啦?”姜天明不满的说。

    “一处的行动,我是知道的。一处只是配合特高课行动,怎么,特高课的行动,还要向你政保局汇报不成?”本清正雄冷冷的说。

    “不敢,不敢。”姜天明被本清正雄目光一扫,只觉得后背冷嗖嗖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什么。

    贺田在日本读过书,与本清正雄有共同的语言。投靠过来,也是本清正雄亲自出马。现在贺田出了事,本清正雄出面维护,也是理所当然的。他只叹息,自己没有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就冒冒失失的要把贺田撤职,实在是被猪油蒙了心。

    “本清大佐,你没必要回绝姜天明,把我撤职,未必不是个好主意。”贺田等姜天明一走,就出现在本清正雄的办公室内。

    “那怎么行,你是在给大日本皇军效力,自然不能让你受委屈。”本清正雄坚定的摇了摇头。

    (笔趣库 .biqiku.)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