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吓破了胆

    根据地的同志,在克勒满沙街88号,动了手术后,暂时无法移动,只能在地下室静养。那个地方,虽然与军统古星站联通,但胡梦北仔细察看之后,觉得并没有太大的危险。毕竟克勒满沙街88号的暗道,只有从这边才能进入。如果这边的梢子没有打开,对面是无法过来的。

    为了掩护地下室的病人,地下党组织决定,派人住进克勒满沙街88号。朱慕云买下这栋房子后,一直没有人入住。这样的位置,没有有住进去,是很显眼的。

    当天晚上,地下党的同志,就搬了进去。第二天上午,他们才开门,就有房屋中介的伙计,找上门来。问他们克勒满沙街88号,会否出售或者出租。

    地下党的同志,是为了掩护地下室的伤者,当然不可能再出租。但这栋房子,有两层,地下党的同志,只住了地下一层。楼上的房间都空中,房屋中介的人,总是上门游说,让他们把二楼出租。

    法租界人满为患,房屋出租的价格,比外面的日占区,要高好几倍。这样的地段,哪怕就是二楼,一个月也能租到近十元。

    可不管租金再高,地下党的同志,又怎么可能对外出租呢。他们每天,都要去地下室几次,除了送饭送菜,还得换药。如果家里住着外人,会非常不方便。

    可是没想到,房屋中介的伙计,走了几拨后,巡捕厅的人,竟然找上门来。他们除了检查居住者的证件外,就是告诉他们,二楼的房屋,必须出租。而且,租金还不能收得太贵。按照行情,克勒满沙街88号的二楼,一个月收八到十元的租金,完全没有问题。可是巡捕厅,却只付四元。

    这种强买强卖的买卖,租金自然不会太高,一个月四元。地下党的同志,迫于压力,只能同意。当天下午,88号不搬来两个年轻人。他们各自提着一只大行礼箱,也没跟一楼的人打招呼,蹬蹬蹬的就走到了楼上。

    他们的行为,引起了一楼地下党同志的注意。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没有谁会像他们那样,住在一栋楼内,连招呼也不打一个。而且,更让他们奇怪的是,他们主动上楼打招呼,却被拦在了楼梯口。对方连楼都没让他们上,就把他们给打了。

    毕竟只隔着一层楼,他们本身也是地下党员,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很快,他们就现,住在楼上的两人,并不为了居家,而是为了监视。他们之所以会看上克勒满沙街88号的,就是为了监视斜对面的164号那家杂货铺。

    现这个情况后,地下党的同志,马上向组织汇报。而情况,迅反馈到朱慕云这里。对面164号的情况,再也没有比朱慕云更熟悉的了。

    “楼上的什么人?”胡梦北不敢怠慢,原本他准备离开古星了,可为了处理此事,特意留了下来。

    “不是特高课就是政保局,敢在法租界指挥巡警厅的,恐怕也只有特高课了。”朱慕云分析着说。如果是政保局的人,恐怕巡捕厅还没有这么快。但是上午有人来打探,下午巡捕就强力干扰,只能是特高课给巡捕厅施压,才有可能。

    “对面就是军统的总部,不会是军统已经暴露了吧?”胡梦北担心的问,朱慕云现在是军统古星站总务科的人科员,而且古星站新成立,如果再次被特高课包围,恐怕会一勺烩。

    “克勒满沙街164号,只是重要人员进出的通道,如果他们真的现了军统古星站,监视目标应该是163号才对。”朱慕云说,163号是一家贸易商行,古星站的重要人员,都以贸易商行的职员作为掩护。

    “是谁暴露了呢?”胡梦北问,如果克勒满沙街164号暴露,88号也很危险。

    “这得调查后才知道。”朱慕云说。

    邓湘涛收到朱慕云传来的情报,被吓了一跳。克勒满沙街163号和164号,设计得非常巧妙,古星站的老人,几乎从不外出,怎么可能就被特高课盯上了呢?邓湘涛随后就展开调查,很快就现,问题出在傅梓强身上。

    “你租的三套房子,是在哪里租的?”邓湘涛到地下室,问起一直躲着的傅梓强。

    “房子出了问题?”傅梓强惊讶的说,那家房屋中介,是一位外国人经营的,就算是日本人,也会给几分面子。他们租给自己的房子,怎么可能有问题呢。

    “房子有没有问题,你无需知道。”邓湘涛冷冷的说,他有些后悔,这样的事情,还是不应该由傅梓强出面。如果交给朱慕云,虽然会让朱慕云冒风险,但却不会有隐患。

    “我从报纸上找了些信息,最后在电影院后面,那家外国人经营的房屋中介租的。一共三套,我都去看过,应该不会有问题吧。”傅梓强说。

    “房子并没有问题,但房屋中介有问题。”邓湘涛冷冷的说。那个赵虎臣的情况,之前古星站就有记载。赵虎臣这个意大利人,很有可能具有特务背景。

    “什么?”傅梓强吓了一跳,如果房屋中介有问题,那些租的房子,有没有问题,他并不关心。重要的是他自己,不会就此暴露了吧。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对面已经有人在监视隔壁的杂货铺了。幸好他们只监视杂货铺,否则的话,我们全部得转移。”邓湘涛严厉的说。

    “那可怎么办?我以后再也不能外出了。”傅梓强紧张的说。

    “以后你如果外出,一定要格外小心。”邓湘涛提醒着说。特高课都把人派到家门口了,他自然得反击。

    “我一定会小心的。”傅梓强忙不迭的说。

    邓湘涛向傅梓强,详细问起了,那天租房的事情。他坚信,赵虎臣一定有问题。在赵虎臣的背后,很有可能有日本人的影子。他也决定,以后傅梓强尽可能不外出,就算要外出,也必须化妆,并且走连接下水道的暗道。

    但让邓湘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被吓破胆的傅梓强,做的更彻底,他竟然携款潜逃了。

    (笔趣库 .biqiku.)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