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惊讶

    任纪元听到朱慕云的话,心里一阵狂喜。??虽然他在一科同样得到了朱慕云的信任,但现在朱慕云刚到二科,马上就想到了他,说明自己在朱慕云心目中,还是很重要的。

    “愿意,不管科长让我去哪,我都很愿意。”任纪元忙不迭的说。

    “二科的情况比较复杂,他们那帮人,平常捞油水捞习惯了,必须得整顿。新四军的政策,有一条我还是很喜欢的,‘一切缴获要归公’,二科也需要这样的政策。”朱慕云说,他可以让下面的人占点便宜,但不能大捞特捞,否则他就容不得。

    “我会传达给他们的。”任纪元说,别看朱慕云年轻,但他眼里揉不得沙子。谁要是敢跟他作对,下场可不太好,路荣丰就是很好的例子。

    “不是传达,而是命令他们。一科与二科,相隔有这么远,我不可能长期待在一个地方,所以,二科需要设一个副科长,我向处座推荐了你。”朱慕云缓缓的说。

    “科长……”任纪元一脸震惊的说,朱慕云的决定,出乎他的意料。甚至在他的想像中,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任纪元的认知,想升官,必须得送礼。朱慕云不但没让自己送礼,而且还主动通知自己,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这一刻,他激动得无以复加,不知道用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明天陪我去二科,到时候,哪个当刺头,就把他调回一科。”朱慕云拍了拍任纪元的肩膀,留着瞠目结舌的任纪元,独自离开了。

    任纪元等朱慕云走了好一会,这才回过神来。望着打开的院门,他这才确信,刚才的事情是真的。他在特务处行动队,出生入死,从来没有升过职。就算是他流过血,负过伤,也从没得到上司的赏识。

    这一刻,任纪元的心境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他是没有办法,他没有背景,更加没有后台,只能紧跟朱慕云。他对朱慕云的忠诚,只是出于无奈。事实也证明,他的忠诚得到了回报。在缉查一科,他不再像特务处时,被人无视。

    可朱慕云推荐他担任二科的副科长,这是将他看到了真正的心腹。此时此刻的任纪元,对朱慕云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想法。他暗下决心,以后不管生什么事,自己都要紧紧跟随朱慕云。就算,朱慕云让自己去死,他也不会犹豫。

    想着刚才目瞪口呆的任纪元,朱慕云还暗暗好笑。他知道,刚才的话,已经改变了任纪元的命运。他觉得,能改变别人的命运,感觉很不错。

    回家的时候,朱慕云看到了邓湘涛出的情报,让自己提供一份石松樵雄的信息分析报告。朱慕云很奇怪,石松樵雄可是宪兵司令部的分队长,大佐军衔,难道说军统要暗杀他?不管如何,朱慕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朱慕云虽然与石松樵雄很少接触,但并不代表,他对石松樵雄的情况不了解。朱慕云只去过宪兵司令部几次,但他旁敲侧击,只要有机会,就会与那些宪兵交往。当然,一个晚上,朱慕云无法做出这样的分析。

    第二天,他将大泽谷次郎请到了二科的办公室。一科与二处在一起办公,他在那里只能循规蹈矩。与二处的人在一起,任何差错,都有可能引来灾难。但在二科,他一个人占据着一整层的办公楼,根本没人会来打扰。

    任纪元这个副科长上任后,朱慕云就把二科的日常工作交给他。任纪元工作认真,按照朱慕云在一科的做法,改善二科的生活,同时加强管理。二科的通关印章,原本是放在检查站的,但任纪元一到,就把印章收了收来。朱慕云在二科的时候,必须由朱慕云负责,只有朱慕云授意,任纪元才能使用。

    二科的权力,体现在哪里?就是在印章上。谁掌握那个印把子,谁才是二科的负责人。这一点,朱慕云很清楚,任纪元更加清楚。他这个副科长,在权力上,丝毫不敢暨越。

    任纪元很快想了个办法,把一些空白的通关凭条,提前盖好章,交给他处理。二科,只要朱慕云在,永远得由他作主。

    朱慕云请大泽谷次郎来二科,就先交给任纪元一沓盖好印的通关凭条。朱慕云这才有机会,与大泽谷次郎好好喝茶。虽然喝了一上午的茶,但朱慕云只提到了石松樵雄一次。

    “大泽谷君,你在日本的家人,会不会也来中国?”朱慕云问,去年底,美国废除了与日本的贸易条约。同时,大幅减少出口到日本的石油和钢铁,这让资源分管的日本,一下子感觉到了压力。听说现在日本的生活,越来越艰难。

    “不会。他们永远不会来中国必须,必须在本土支持圣战。”大泽谷次郎摇了摇头,有些悲痛的说。

    “怎么?”朱慕云关心的问。

    “我刚接到消息,我的兄长,在前年的台儿庄战役中,为天皇战死了。”大泽谷次郎痛苦的说。

    “你的兄长在哪支部队服役?”朱慕云问。

    “第十师团第十联队,要不是老家来人,我还不知道这件事。这些混蛋,竟然一直瞒着我。”大泽谷次郎气得一掌拍在桌子上。

    “你老家什么时候来人了?”朱慕云惊讶的问,最近,好像没有从日本国内派来的补充兵。

    “我也是刚知道不久,二处二科的郑思远,是冈山人,真名赤柴重八藏。参加台儿庄战役中的第十师团第十联队,基本上都是冈山人。据赤柴重八藏说,第十联队遭到重创的消息,传回日本后,愤怒的家属冲到第十联队长家,向他家里扔石头,差点把房子都毁了。”大泽谷次郎说。

    “日本人还会做这样的事?”朱慕云更是惊讶,一直以来,日本人都愿意为天皇效忠,能在战场上战死,更是无比的荣誉。现在,怎么会为了亲人战死,就向联队长家扔石头呢。

    “谁家的亲人死人,会不悲痛?这场该死的战争,应该早点结束。不能再死人了,就算要死,也应该是那些动战争的混蛋!”大泽谷次郎说。

    (笔趣库 .biqiku.)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