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担忧

    回到码头后,朱慕云给二处一科的冯梓缘,去了个电话,向他借个。情报处的档案,并不是很完整。每个人的档案,都是由对方自述,只有一小部分经过核实。最重要的是,连照片都没有。

    对这样的档案,朱慕云是很不满的。而且还想要张保国的照片,所以才决定,给每个人拍照。从岳阳进入古星的人,如果每个人都能查实的话,其实是能查到很多事情的。只不过,朱慕云只负责查货。否则的话,想从码头混入古星的抗日分子,来一个就会抓一个。来两个,就能抓一双。

    “冯科长,能不能借个人用一天?”朱慕云很是客气的问。他自己虽然也会拍照,与能单独洗照片。可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去做为好。

    “朱处长向一科借人,是我们的荣幸。能问一句,是干什么吗?”冯梓缘笑着说。

    “拍照。二处不是从九头山带了批人回来么?情报处建了档案,但都没照片,我觉得不妥,既然要做就做详细点。”朱慕云说。情报处对人质的甄别,其实只进行了半天时间。真正核实的,只有几个人。而且,还都是家里有电话的。那些人,出了钱之后,已经走了。至于剩下的人,档案都不齐全。

    “每个人拍张照片?那可得不少胶卷。”冯梓缘苦笑着说。人他可以借给朱慕云,但胶卷金贵,用完之后,也难得搞到。

    “没事,胶卷钱由他们出。”朱慕云说,羊毛出在羊身上,他才不会担心这个问题。给他们拍照片,自然是要收取照相费的。

    冯梓缘依然把诸峰派了过来,照相、洗照片,是特工的必修课。拿到张保国的照片后,朱慕云才下班。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诸峰了。当了处长,很多事情,已经无需再亲自动手。

    虽然朱慕云去了趟三中,调查张保国的情况。但回来之后,他却没有再接触张保国。他有种感觉,这个张保国不像一般人。如果过早的接触,真要是抗日分子怎么办?自己亲手抓到了抗日分子,那可不是立功,而是天大的笑话了。

    原本昨天回来后,朱慕云就应该与于心玉联系。但是,昨天晚上他陪李邦藩到好晚,想去也没时间。与于心玉约好见面后,朱慕云开着车子去了法租界。

    与于心玉见面,基本上都是按部就班。将于心玉送到公寓后,朱慕云才去与邓湘涛见面。虽然于心玉很是满,但朱慕云一心要走,她也没办法。在克勒满沙街号,朱慕云见到邓湘涛。

    “站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朱慕云见邓湘涛一眼的严肃,诧异的问。

    “没什么事,政保局有什么动静?”邓湘涛摆了摆手,他确实很烦。

    邓湘涛是以副站长的身份,代理站长。前几天,重庆任命滕昊祖为新的副站长。唐新回来后,职务并没有变动。所以,古星站现在有了三个副站长,他虽然代理站长,但处理事情的时候,就变得很复杂。

    三人的级别一样,军衔一致,唐新没回来之前,滕昊祖对邓湘涛惟命是从。但今天,滕昊祖提出,古星站的事情,最好能开会研究。毕竟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嘛。虽然滕昊祖说得很客气,但邓湘涛已经感觉到了,这是要分权的节奏啊。

    “今天上午,李邦藩下令枪决了贾晓天。同时,把九头山上的八十来名人质,交给我处理。对了,站长,这个人你有印象吗?”朱慕云把张保国的照片,拿给邓湘涛看。

    “这是什么人?”邓湘涛仔细的端详着照片,不置可否的问。

    “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说是古星三中的地理教师,但还没查明身份。”朱慕云摇了摇头,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张保国不是地下党,否则的话,胡梦北早就让自己营救了。

    “没印象,应该没什么问题。”邓湘涛将照片还给了朱慕云,随口说道。

    “有件事很奇怪,九头山的人质,送到六水洲的第二天中午,情报处就知道了重庆锄奸小组,还在九头山的消息。按照时间推算,当时我们也才收到消息不久吧。”朱慕云说。他特别关注细节,在六水洲的时候,特意问起了余国辉,情报处是什么时候放弃甄别人质的。

    这个时间,余国辉记得很清楚。因为他正要去码头用餐,情报处的人,当时就将人质,转交给警卫队,与他同船登的岸。

    “这么快?”邓湘涛皱起了眉头,政保局知道重庆锄奸小组在九头山的消息,是因为警察局得到了客轮被劫的消息,但是,锄奸小组在九头山的消息,是邓阳春在人质回到六水洲的当天晚上,才向自己汇报的。

    当时,他因为邓阳春抓到李邦藩,非常的兴奋,并没有注意这个细节。邓湘涛猛然一惊,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将锄奸小组的消息,是告诉了滕昊祖和井山的。难道说,这两人当中,会有泄密者?

    还有件事,邓湘涛并没有跟朱慕云说起。特高课派宪兵分队,潜入管沙岭,想营救李邦藩之事,滕昊祖得到的消息,比朱慕云还早一步。滕昊祖马上给徐慧莹出紧急通知,让古星站的电报,比邓湘涛的示警更快一步。

    回来之后,邓湘涛特意问起过滕昊祖此事。但滕昊祖回答,他有自己的情报来源。邓湘涛就没有多想,毕竟滕昊祖是特工总部过来的,在政保局有自己的线人,也不算什么。对这种事情,一般都不会寻根究底。

    可现在朱慕云一说,他也觉得,滕昊祖最近的表现,确实有些可疑。但他城府极深,就算再有怀疑,脸上也不会表露出来。

    “所以我才怀疑,咱们这边,是不是有政保局的线人?而且,这个线人最近才开始活跃。综合以上信息,新上任的那个滕副站长,嫌疑可不是一般的大。”朱慕云提醒着说,一直以来,他都怀疑任何人。

    只要别人身上,有一丝疑点,朱慕云就会盯着。然后无限放大,以点到面,迅扩大。比如说张保国,今天他去调查之后,虽然没有展异常。但是在三中,有学生跟他反映,张保国经常调课。这本不是什么异常的事,但如果调课多了,就变得反常了。

    一个正经的教师,偶尔调课没关系。但经常性调课,只能说明一个问,此人的心思,不在教书上。

    “不得无端怀疑长官。”邓湘涛严肃的说。朱慕云的怀疑都是推测,没有证据支撑。

    “站长,咱们这点人马,可经不起损失的。”朱慕云叹息道。邓湘涛的态度,让他很担忧。

    “这样吧,我申请将他调回重庆。”邓湘涛说,毕竟唐新已经回来了,古星站无需这么多副站长。

    “站长,你如果与滕昊祖见面,可得特别留意。”朱慕云担忧的说,他虽然没有证据,但只要有可疑之处,就一定要调查清楚。

    “你想办法,去查清政保局的情报来源。”邓湘涛叮嘱着说。如果朱慕云,能从政保局内部,但到情报来源,就能印证这个想法了。

    “没有问题。站长,药品什么时候送到九头山?”朱慕云问,交换李邦藩的时候,邓湘涛可是张口要了大批药品,他相信其中的某些药品,必定是准备卖给九头山的。

    “药品还在活人潭,你是中间人,运输由你负责。”邓湘涛说,他的药品虽然是卖给九头山,但并不想让九头山知道药品来源。否则的话,朱慕云与军统之间的关系,就不再是秘密了。

    “明天我让人去提货。”朱慕云笑吟吟的说。

    朱慕云走后,邓湘涛也跟着出去了。他去见了邓阳春,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明天盯着滕昊祖。在古星站,邓湘涛最相信的,还是原来潜伏水组的人。特别是邓阳春和朱慕云,是他最信得过的手下。

    “我早就看滕昊祖不顺眼了,他要是敢跟你争权,我就做了他。”邓阳春听到邓湘涛这样的安排,马上义愤填膺的说。他还以为,滕昊祖是跟邓湘涛争权,才派自己监视他。

    “他现在是副站长,你可不要轻举妄动。明天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全面监视他。另外,我约他在巴黎饭店见面,你提前在对面准备,看是否有异常。”邓湘涛说,他与滕昊祖见面,一般不会提前通知。

    但滕昊祖提出,古星站的事务,要开会讨论后,他本来安排明天开个会。但今天晚上朱慕云的怀疑,让他决定,再考察滕昊祖一次。

    朱慕云与胡梦北见面后,也将张保国的照片给他看了,但胡梦北对张保国,依然没有印象。但胡梦北告诉朱慕云,可以通过古星地下党,调查张保国的情况。毕竟在知识分子中间,有很多是倾向的人。而在学校的组织,也展得很快。古星学委的工作,比工委更加艰巨。

    “明天,有一批药品会送到九头山,回来的时候,你让家里派人,接收其中的一部分。”朱慕云微笑着说。

    ;七更求月票。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