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十一章 料峭六剑 上

    秦晋这辈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

    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是他形影不离的贴身护卫,号称“饮血双刀”,在铁衣帮里属于排名前十位的高手。

    但现在他们两人却被别人饮了血,丢了命,再也不能帮自己消灾挡祸外加为所为。

    抛入首级,斩杀饮血双刀,推é而入——这些事情只在瞬间发生,而且没有发出一点声息,秦晋觉得自己是大白天活见鬼了。

    “你、你想干什么?”他偷偷地往后挪移,眼光飘向挂在墙上的佩剑。

    楚天冷冷道:“秦少帮主,还记得宋嫂一家吗?”

    “宋嫂,哪个宋嫂?”秦晋愣了愣,最终还是茫然地摇摇头。

    “真是贵人多忘事,”楚天的心底里愤怒多,“她曾经有一个美丽的儿,她曾经每天都在河边摆摊卖早点。”

    秦晋像是想起了点什么,道:“啊,你说的是那个疯婆子,她早死了!”

    楚天步步b近秦晋:“她是怎么死的?”

    “听说是跳河自寻短见了,她的事跟我没……没关系!”秦晋有点结巴。

    楚天眸中寒光一闪,低喝道:“那她的儿呢,她又是怎么死的?!”

    秦晋面è灰白,嗫嚅道:“那丫头自己想不开,上吊死了。我、我没想杀她!”

    楚天厌恶地道:“杀人偿命!”扬手凌空虚摄,扯下那少腰间的丝带,在房梁之上结起一个绳套道:“少帮主,请!”

    秦晋一把将少推向楚天,拔出墙上佩剑夺路奔。

    “叮!”苍云元辰剑一击之下,秦晋手中的佩剑寸寸碎裂,整个人也被震得抛飞,重重撞在墙上。

    楚天跨步上前探手揪住秦晋的衣襟,指尖劲力吐出封住了他全身经脉。

    秦晋挣扎不得,惊慌失措地叫道:“不要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

    “我想要的,你什么都给不了!”楚天将一滩软泥似的秦晋从地上拎起,吊在房梁上。

    “救命,救命,快来人救命啊——”秦晋拼命踢脚挣扎。

    “砰!”从é窗外突然跃入四名黑衣刀客,两人奔向秦晋,另两人举刀来攻楚天。

    楼底下的院落里响起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道:“哪里来的野ǎ子敢伤我儿?”

    秦晋听到声音犹如抓到了根救命稻草,喘气道:“爹快救我——”

    楚天冷冷一笑道:“像你这种人渣,早该死了,神仙也救不了!”

    “哧哧!”两名黑衣刀客挥刀劈出,却见楚天身形一闪,已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背后响起惨叫声。那两个企图解救秦晋的刀客倒在地上嗥叫不止。

    余下的两名黑衣刀客急忙转身,就看到一片晶莹的雪光闪动,楚天的苍云元辰剑如同惊涛骇à卷涌而至。

    两人奋力举刀招架。“铿铿”脆响,竟是连人带刀被苍云元辰剑劈飞出窗外!

    “唿——”一名黑袍男子闪身进到屋中,挥掌劈向房梁上悬挂的丝带。

    楚天施展“沉鱼落雁”中的一式“燕翔”身法,身形后发先至挡在秦晋跟前。

    “砰!”拳掌相ā,黑袍男子往后退开两步,楚天的身躯也是微微一晃。

    “好强的拳劲!”黑袍男子心头一震,运气化解攻入臂膀中的拳劲,吐气扬声道:“不管你我有何冤仇,先请放下犬子!”甩手掷出七柄飞刀,六柄è向楚天,还有一柄朝着丝带而去。

    如果在半刻之前,楚天遇到这样的飞刀攻击,唯有运用身法闪躲一途。

    但刚才与关下月一战中,他触动苍云元辰剑灵,沟通到六百年前魔道第一高手寒料峭留下的宝贵记忆,已顿悟到料峭六剑的真意。

    剑式本无常,全在剑意中。

    楚天的脑海中幻放出寒料峭月下独舞的画面,心晋太虚意守灵台,身躯渊停岳峙岿然不动,振腕运剑向前刺出。

    只见一柄苍云元辰剑在弹指间幻生出九道光影,如冰瀑横流银河封冻,也看不清哪一剑是虚哪一剑是实,一束束白光碎裂长空肆意奔流。

    “叮叮叮叮——”七柄飞刀被剑光绞得粉碎,苍云元辰剑纵横睥睨化作九道长虹直攻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勃然变è,没有想到这少年人的一剑之下竟有如此石破天惊的威势。

    他不顾一切向后躲闪,双手亮出两支判官笔在身前舞作一团密不透风的青云。

    然而他的抵抗在这一式“纵横八荒”的绝世剑学面前,只能是螳臂挡车。

    “当当当!”一连串密如疾雨的金石响声中,九道白光宛若庖丁解牛,将黑袍男子身前的青云纷纷肢解。

    “见鬼!”黑袍男子竭力趋避,翻身飘落到楼下的庭院里,才躲过苍云元辰剑的锋芒。但他的身上业已千疮百孔,一双苦心修炼三十年的“子午判官笔”也扭曲变样光泽黯淡,不知要耗费多少心血才能修复。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黑袍男子心中又惊又怒,急忙调息平复口翻腾的气血,抬眼望去,透过破损的窗户可以看到自己那好穿白è丝袍的儿子已经没了声息,直吊在房梁下,满脸酱紫长舌吐出气绝身亡。

    “晋儿!”黑袍男子悲愤ā加,咬牙喝道:“咄!”

    一条雕赤龙从黑袍男子破损不堪的袍袖中飞出,在空中华光大放化作条长达十米的火龙,全身光焰冲天扑向ǎ楼。

    “轰隆!”楚天撞开屋顶飞身高空,下方那条“炽焰火龙”紧追不舍。

    “给我杀了他!”黑袍男子咬牙切齿,左手捏成法印遥指火龙,一口接一口的血喷向空中。

    炽焰火龙得到黑袍男子以毕生真元凝炼而成的血滋补,倏忽间光芒暴涨体型猛增一倍,昂首扑向楚天。

    楚天夷然不惧,脑海里映现出又一幅神奇画面,梵度魔气浩然奔腾不断涌入剑中。苍云元辰剑怆然鸣响如万鬼怒号颤栗人心,剑身寒雾蒸腾泛起点点光,锋芒所向杀气严霜,足可令大河凝冻群山冰封。

    楚天的灵台上清晰影印出炽焰火龙飞行的轨迹,无论它如何的千变万化,总也逃不脱自己灵觉的掌握。

    他运转苍云元辰剑,斜指上空画过一道又一道浑圆的光圈。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光圈首尾相连汇聚成一束圆锥形的白è涡流不断向外扩散,所到之处狂飙急旋雪光飘飘,恍如时空逆转严冬重返,天地间à起无边风雪,席卷八荒**,横扫五湖四海。

    “呜——”炽焰火龙宛若飞蛾投火,龙首瞬间湮没在龙卷风般鼓à呼啸的白è涡流深处,躯干上燃烧的烈焰被四周白茫茫雪雾吞噬,正以惊人的速度泯灭。

    “杀!”黑袍男子双目发赤,又飙è出一口血箭。

    炽焰火龙重振凶威,扬起巨尾如火神之鞭拖曳苍穹拍向苍云元辰剑。

    “去!”楚天手腕一抖,苍云元辰剑在空中一转一引,炽烈火龙身陷漩涡之中,不由自主调转龙头,竟回首反噬黑袍男子!

    “不好!”黑袍男子魂飞胆丧,脸上失è。

    这条炽焰火龙经他用血真元连续加持,威力之强不言而喻,再加上苍云元辰剑鼓à而来的雄浑气劲,尽管是炽焰火龙的主人,他也不敢直撄其锋。

    眼瞧着炽焰火龙就要反噬其主,蓦然斜刺里风声如吼,数道淡金è的掌风转瞬即至,“砰砰砰砰”在火龙上炸开一团团绚烂光火。

    炽焰火龙呜呜哀鸣身躯扭颤,重变回雕赤龙的模样“当啷”坠地,表面泛起许多细ǎ裂痕往外冒出缕缕青烟。

    “圣使!”黑袍男子死里逃生,惊喜叫道。

    一名黄衣青年缓步走进庭院,抬眼望向楚天道:“你刚才施展的可是‘料峭六剑’中的‘逆天改命’?”

    楚天见黄衣青年以四掌之力就降伏了已陷入暴走状态的炽焰火龙,心中亦是微凛。他连续发动两式料峭六剑,体内真气耗损不少,也需要时间加以恢复,便回答道:“阁下有些眼光,至少比这位秦帮主高明些。”

    秦观天听楚天又在挖苦自己,怒喝道:“圣使,这ǎ子杀了晋儿,绝不能饶过他!”

    黄衣青年点点头,不以为然道:“像你儿子那样只知每日玩人、风ā雪月的废料,被人宰不过是迟早的事。就算我将他引荐进神府,却未必有谁愿意收他为徒。”

    他不理秦观天难看之极的脸è,接着道:“没想到寒料峭的苍云元辰剑竟会落在一个ǎǎ少年手里,明珠暗投真是可惜了。”

    楚天凝神打量黄衣青年,见他长身伫立卓尔不群,自有一番高手气度。比起身边狼狈不堪的秦观天,倒似一方霸主。

    重要的是冷眼观察半晌,他竟然找不到黄衣青年身上的半点破绽,仿佛对方随意的站立,就能够达到无懈可击的境界。

    不,即使最凶猛的野兽也会有不堪一击的软肋,只是黄衣青年的身法殊为奥妙,令自己一时找不到出手的机会罢了。

    他正想着的工夫,就听黄衣青年说道:“你很聪明,却不必枉费心机——既然遇见了我,你就ā翅难飞!”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