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十五章 菩提镜月 上

    在外人眼里,这似乎是一个平分è的回合。然而欢长歌心里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可能再用搜神术窥探楚天的灵台。尽管他的灵台依然能够感应到楚天的心念,但已经形同虚设。

    楚天的剑招如云如水飘忽不定令人无从预知,即使能够提前知晓,也根本来不及抢先做出反应。

    楚天信心大增,再次纵剑抢攻。苍云元辰剑指东打西,瞻之于前故之于后,完全没有痕迹可循。到后来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招该做如何的变化。

    一式式、一招招,如同汩汩的清泉从心底涌出,无需刻意思想无需苦心成就。

    越是如此苍云元辰剑就越是挥洒自如,宛若一条挣脱枷锁的蛟龙肆意飞翔。

    欢长歌应对得越来越吃力,他已经放弃运功探知楚天的心念,这么做同样也需要耗损极大的心力。

    然而失去了对楚天招式的预先判断,他便如折翼的飞鸟,在苍云元辰汹涌磅礴的攻势下苦苦支撑。

    楚天的料峭六剑霸气依旧,却平添了一股天马行空的飘逸与空灵,多了一丝难以形容的壮阔气象。

    如果说上一次ā手时,楚天的剑法如从万丈高崖冲泻而下的瀑布,狂暴湍急却终有脉络可循;此时此刻他的料峭六剑就像万里海疆,碧b连天辽阔无边。

    现在轮到欢长歌无从捉楚天的招式,在苍云元辰剑下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而这样的逆转,只发生在短短三天之内!

    两人战到二十个回合后,楚天对料峭六剑的感悟加透彻,剑招愈发地神乎其神酣畅淋漓。

    欢长歌彻底陷入被动,在苍云元辰剑的压制下一步步被b进了铁衣帮议事厅中。

    “啪!”两人身影ā错,楚天匪夷所思地拧身反手,一剑拍击在欢长歌的左臂上,正是料峭六剑的最后一式“回头是岸”!

    欢长歌闷哼侧飞,右臂臂骨被苍云元辰剑拍得粉碎,尽欢剑脱手飞出,一股剑气袭入口,绞得他嘴角溢血。

    欢长歌冷哼一声猛喷一口血箭,催动真元厉声喝道:“万象无常!”

    “唿——”他的双眼爆出两簇妖à的金光,全身金气冉冉瞬间弥漫议事厅。

    楚天的眼睛像被针芒刺中,紧跟着心头一阵剧痛,神智恍惚不定。

    四周的景物斗转星移,一片火海由远而近,依稀便是他曾经的故乡。

    一座座农舍在大火中坍塌,一声声哀嚎在夜è里飘à。

    火海中他的父母在绝望地挣扎呼喊,一块块燃烧的砖瓦落下,砸在他们的身上。

    “爹、妈——”楚天痛彻心腑的大喊,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陷入了心魔幻境。

    “ǎ天,ǎ天——”母亲匍匐在废墟下,远远地向他伸出手。

    楚天情不自禁地奔向母亲,伸手想将她拉出火海,却抓了个空。

    “啪!”他的口传来一阵钻心刺骨的剧痛,那么真实绝不是梦。

    就在楚天陷入万象无常幻境之时,欢长歌悄无声息地欺近,一掌击中他的口。

    “噗!”楚天吐血飞跌,痛楚的感觉令他的神智稍稍一省,火海倏然消逝。

    “从来没人让我伤得这么重。是你迫使我改变主意,我要杀了你!”

    欢长歌冷笑着一步步迫近,诡异的目光罩定楚天。楚天强咽下一口淤血,努力凝神抗拒欢长歌的魔功攻击。

    然而他的脑海里总有一团不尽真切的云絮在飘à,令思维变得飘渺遥远起来。

    他朦朦胧胧看见晴儿从淮阳河对岸向自己走来,却被滔滔河水阻断。

    “哥哥,哥哥!”晴儿泪盈盈地在呼唤,她的背后徐徐浮现出一道巨大的黑影。

    “该死的幻象!”楚天猛力甩头,试图将眼前的景象从脑海里摒除出去。

    但没有用,四周的幻景变得越来越真实,越来越清晰,连带那道黑影的面容也开始真切起来,正是那个掳走晴儿的白衣老者。

    生死一发之际,元辰宝珠猛然发出苍劲越的长。

    楚天的心头一震,一道来自剑灵的记忆如黑暗里的闪电霎那照亮沉沉夜幕。

    他全力凝聚一缕灵觉渡入元辰宝珠中,就看到一片黑暗的虚空里有团金光在闪,远远望去有如一轮皓月。

    楚天的灵觉不由自主地与它ā汇融合在一处,顿时脑海里响起轰然雷鸣。

    “嗡——”元辰宝珠与苍云剑身齐时共鸣,焕发出一团醇厚的白光。

    白光中那轮金è皓月缓缓浮现,然后不断向外膨胀并向楚天的口飞去。

    “这是……”欢长歌面è骤变。

    他曾听说过元辰宝珠内蕴藏七道法印加持,第一道便是“菩提镜月”。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任何人如果能够获得菩提镜月印的加持,灵台坚守如磐,外魔再也难以入侵。

    只不过六百年前苍云元辰剑元气大伤,七道加持法印也几乎灰飞烟灭。

    没有想到经过六百年的沉睡休养,作为七道法印之首的菩提镜月印,竟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猛然爆发。

    “不好!”欢长歌跨上一步,集中全力凝掌狠狠拍向楚天的头顶。

    就在这时候,菩提镜月印已完全融入到楚天的膛中与他的灵台合二为一。

    如明月映心,所有的幻象一扫而空,灵台像是得到无边法力加持,重复光明。

    楚天霍然看清欢长歌的魔掌正在拍落,距离自己的头顶不到一米。

    他已经来不及拔剑招架,近乎本能地施展出“沉鱼落雁身法”就地翻滚。

    欢长歌一掌拍空,却发现自己已无法窥视到楚天的心念。对方的灵台如有磐石围绕,他的灵觉根本无法渗入。

    欢长歌忍不住生出嫉妒之念,又是一掌拍向楚天。

    突然眼前寒光晃动,苍云元辰剑不可思议地从楚天身下掠出,如潜龙出渊裂开长空,由下往上斜斜地ā入欢长歌的ǎ腹。

    “这是……逆天改命!”

    欢长歌手捂伤口,踉跄踉跄往后退去。忽然身体像是失去所有的力量,跌坐在议事厅冰凉的地砖上。

    楚天怔了下,才意识到自己施展出来的是“逆天改命”。

    原来,逆天改命还可以这么用。他愈发领悟到料峭六剑的博大深。

    “裂海断流”、“纵横八荒”、“睥睨四海”、“逆改天命”、“天外飞仙”、“回头是岸”……每一式都是在无数类似的剑招基础上加以提炼萃取,几乎倾注了寒料峭毕生心血才最终凝炼成为返璞归真绝世剑法。

    因此每一式使出,既可以说它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招,却也拥有万千变化。

    明了了这点,楚天的心中对六百年前的这位魔道前辈添敬佩之情。

    不远处,欢长歌ǎ腹涌出的鲜血顺着砖缝流淌,他已无力运气封住伤口。

    他抬起颤抖的左手,理了理凌à额头的发丝,然后努力坐直身体垂首逝去。

    强敌毙命,楚天长舒一口气,他全凭苍云元辰剑的力量支撑住身躯,体内气血暴走,经脉骨骸如被拆散了一般。

    显然欢长歌虽然死了,但他的那一掌也差不多要了楚天的命。

    议事厅外传来烈的喊杀声,楚天一面凝神调息压制口的伤势,一面以剑驻地步履蹒跚地走过欢长歌的身边,迈向é外。

    大院里铁衣帮近百名高手倚仗人多势众,将殷红鹅等人重重围困在核心。

    天意é三弟子奋力血战,全世鼐和元世亨都已多处负伤,殷红鹅被护在两人中间,虽无损伤,却早已是香汗淋漓、勉力支撑。

    “住手!”楚天勉强提起一口真气向铁衣帮帮众喝道:“欢长歌已经死了,还有谁不服,尽管放马过来!”

    霎那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打斗,所有目光都聚焦在楚天的身上。

    楚天缓缓步下议事厅的台阶,近旁的铁衣帮帮众忙不迭地往后躲,让开一条通道。

    “走!”楚天对全世鼐等人说道,事实上此刻他只剩下一个空架子,多说一个也需要强压下口气血翻涌。

    但没有人敢尝试挑战楚天。剑斩秦观天,击毙欢长歌,已令铁衣帮众胆寒。

    尤其是作为北冥神府使者的欢长歌,在铁衣帮众人的心目中等若剑仙一般,竟也被楚天杀死,试问谁还敢再上去自寻死路!

    黑压压一大片的铁衣帮高手不住地退却,任由楚天和全世鼐等人走出了大é。

    四个人来到街道上,殷红鹅刚想开口说话,楚天低声道:“快出城!”

    全世鼐面è微变,猜到楚天的伤势必定极为严重,ǎ声道:“你能坚持吗?”

    楚天扯着嘴角笑了笑,一马当先往城é方向走去。

    四个人相互扶持出了淮阳城,依旧不敢在附近停留,强咬牙关又走出数十里,远远看到了松林中的道观废墟。

    全世鼐微松口气道:“幸好铁衣帮的人没敢跟踪我们,不然就麻烦了。”

    殷红鹅眼圈发红道:“你们三个都不要紧吧,都是我没用,拖累大家了。”

    楚天似松了一口气,摇摇头道:“不关你的事,我……”话说到一半,突然身体直地往后仰倒。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