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十九章 寻找 上

    明月中天空山寂寂,楚天在瀑布下的碧水潭里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才尽兴而归。

    他的手里拎了一只野兔,剥洗干净了准备今晚好好享受一顿美味大餐,犒劳亏空多日的肠胃。

    然而走进古,里面竟隐约传来悠扬悦耳的歌声。

    楚天暗吃一惊放慢了脚步,哼歌的人应是个子。

    “纤云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楚天并不能完全体会歌词的意思,但觉得词曲悠扬、悦耳动听,经那子一唱,当真跟仙乐一般。他满心奇怪,究竟是谁会闯入古?或者,她是为何而来?

    他一步步走进古深处,循着歌声来处放眼望去,不禁从头到脚彻骨冰凉!

    在噬骨**的真冥九煞池边,散落着一堆耦è绫罗香衣,有人正在池中沐浴!

    那是怎样美丽绝伦的一位少,世间所有华丽辞藻在她的容颜前全都黯然失è!

    她的全身浸泡在池水里,只将香肩以上的部位在池面上。

    她的长发如瀑如云轻浮在水面上,遮掩了半侧脸蛋,双眸漆黑如夜光明如星,闪烁着醉人的光彩,却又隐隐藏着几丝狡黠与野直娇俏的琼鼻之下,丹外朗皓齿内鲜,轻轻翕合之间引人遐思!

    她的肌肤如丝光般润泽细腻,延颈修项香肩如削,宛若一羽骄傲的天鹅风情万种,于动人妩媚中透出飒飒英气。

    这样的少对于所有男人来说,就是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如今竟衣不蔽体地在楚天眼前嬉水,还唱着那样拨动人情思的歌曲。

    美人出浴无限香à,但楚天的感受却如同遇魔!

    这座真冥九煞池的厉害楚天是亲眼所见,亲身所感,前后至少已经有几十条人命断送在池中,甚至连自己也差点被九煞气炼化消溶。

    然而眼前的少竟然浑若无事地在池中沐浴,神态轻松得就像泡在洒满香ā的温泉水里!

    所以楚天对她的感觉已经不能用惊人来表达,而是非人!

    “嗯,你回来了?天气有点热,借你的水池洗个澡。”

    少转头望着楚天,脸上没有丝毫的羞涩,笑地说道:“你可以先转过身去吗,人家可要出来了。”

    楚天点点头,却并没有转身,而是一步步往口方向倒退着走。

    “别傻了!我如果想收拾你,犯得着在背后出手吗?”少咯咯笑着,扬手一招地上的绫罗香衣纷纷飘起。

    “算了,懒得跟你计较那么多。”她在池中穿衣,娇似拳头般大ǎ圆润而坚实,身体曲线美妙玲珑到极致,每一个动作都舒展曼妙犹若风中柳枝。

    楚天不是è鬼,所以他没有偷看,他的眼睛一刻不眨如防狼般地紧盯少,甚至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看着眼前这个如ǎ妖一般突然降临,来历不明犹如魔鬼般的美丽少,楚天的头皮直发麻,全身的每一块肌r都绷紧如铁,手心里不住往外渗出冷汗。

    少好像不知道楚天的紧张,她悠然自得地穿好罗衣,抬起修长浑圆的从真冥九煞池里走出。

    楚天看着她不知从哪里取出几根发簪,一边束起长发一边拧干水渍,娇躯写意,神情怡然。

    从听到少歌声到观看美人出浴,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楚天却完全没了吃晚饭的心情。

    和遭遇欢长歌、雪流时的情形不同,少的身上没有那种显而易见、强大的杀手气场,她展给楚天的只是天生的风情妖娆和丽质生香。

    但楚天还不至于笨到拿她和欢长歌、雪流之流做比较。如果传说中的北冥神府实力曾经让楚天产生过躲避的想法,但从看见少的那一刻起,他已经知道自己不必躲——因为无处可躲!

    念及于此楚天倏然意识到,自己从进开始就被少震慑住了心神,以至于从内而外产生出不可抵抗的感觉。

    第一阵,他输了。

    “假如你喜欢,我可以把这座山让给你住。正好我本打算这两日就要离开。”

    楚天的眼神重变得清澈坚定。

    “这座山我喜欢,也很感谢你的慷慨大方,可惜啊,我是为你而来。”

    少束好乌发站直娇躯,侧脸望着楚天,俏脸上总有一股说不出的神气:有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有几分意兴阑珊的寂寞,还有几分玩世不恭的戏虐,仿佛对万事万物成竹在,完全不担心失去。

    “或者说是为杀我而来。”楚天替少将她的话意纠正得确。

    少倒是怔了下,瞪大眼睛看着楚天忽然咯咯笑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我为什么要杀你?如果我那么想,你早一个月前就死了。”

    “一个月?”楚天不由愕然,“你一个月前就到了?”

    “废话,假如不是我喂了你三颗保命仙丹,又替你推血行宫运气疗伤,你能活过来?”少的表情蓦地变得有些恶狠狠:“这些你都得赔给我!”

    楚天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能够起死回生并不是运气好,而是有”贵”人相救!

    他沉默起来,对少的来意愈发疑。

    “不会吧,你为什么一听到要赔钱,脸è就变得那么难看?”

    少的眼里闪动戏虐的光芒,似乎逗楚天让他紧张看他尴尬是件开心的事。

    “算了吧,我的东西你不吃不喝赚十辈子也赔不起。不如就请我好好吃一顿——别说没有,我刚刚看到你手里拎着只兔子。”

    第二阵,楚天几乎输得丢盔卸甲。

    他赔进了自己的晚餐,非但没能搞清楚少的身份,连她的来意都不那么确定了。

    “好吧,我来烤r!”

    少倚靠壁看着楚天堆柴生火,角往上扬起美好的弧线,弯弯的就像细细ǎǎ的月牙儿。

    “唿——”篝火升起,吞吐不定的焰苗将少的明眸映出闪亮跳跃的红。

    看上去,她对烤野兔的兴趣远大于享受美餐,目光漫不经心将心思完美地遮掩,注视着楚天在翻转野兔时,手臂、手腕和手指每一个细微到极致的动作。

    “你在烤野兔的时候也练功吗?”她问楚天。

    “习惯。”楚天仿似把全副的心神都专注在了哧哧滴油的野兔r上。

    “好的习惯叫习惯,坏习惯只能叫á叹口气说:“你的á病还真不少。”

    楚天的剑眉扬了扬,忍住不吭声。

    “如果你的大拇指往后移动半分,食指再下压一点,将ǎ指挑高和手里的树枝若即若离,手腕也可以再柔和松弛一些,往后握剑的时候会好很多。”

    少道:“握得紧不等于握得牢,不代表握得好。放开一点,你或许会发现意想不到的效果。”

    楚天隐隐皱眉,少一语双关似另有所指,但不知道还有什么是自己能放开的?

    除了一人,一剑,天地间,自己一无所有。

    沉默着,他不知不觉调整了指法,手腕也不再紧绷。

    他将烤熟的野兔r递到少的面前。少撕下一ǎ条r送进口品尝。

    “假如你以后不下去了,可以找我出资开家烤r馆。”

    少将一根根玛瑙般通透的指放到边津津有味地吸,然后毫不客气地将整条兔撕下。

    楚天的面è变得柔和了些,说道:“你这么能吃,店没开张就得倒闭。”

    少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说道:“跟我走怎么样?放心,我不会真让你开烤r馆——我对你有大的投资。”

    楚天摇头,道:“你就不怕血本无归?”

    “我投资的眼光一向不错,”少微笑道:“你跟着我,肯定能赚得钵满盆溢。”

    楚天缓缓放下烤野兔,注视少道:“你到底找我干什么?”

    “找你一起赚钱。”少背对楚天,将油腻腻的纤手放进真冥九煞池里清洗。“你一定不知道,你已经赚到一些ǎ名气了。在连杀欢长歌和雪流两人后,北冥神府中有些老古董已经知道你的名。不过,这次招揽你完全是出于我本人的意思,因为我不愿意你被那些老古董白白糟蹋。”

    楚天凝视少仿似完全不设防的后背,心底一次次涌起出手的冲动。

    “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但无论你是同意或者拒绝,我保证结果都是一样。”

    少洗干净双手转回身轻掩ǎ嘴打了个哈欠,“快点,等办完了你的事,我还想睡一会儿。”

    楚天摇摇头,“嗡——”苍云元辰剑凌空飞入他的手中,“请姑娘赐教!”

    “你这人,说了半天对牛弹琴。”少的脸上流出一丝不耐烦,她尝试着进入楚天的思想,看清楚他的内心世界,但菩提明月印的存在阻隔了她的行动,却又起她大的兴趣。

    “刚才我背对你时,为何不出手?就算你没有背后偷袭的习惯,为何不趁机逃走?婆婆妈妈一点不男人!”

    不男人?!

    楚天打ǎ流à,遭遇过数不胜数的白眼和羞辱,但从来没听过这样的斥责。

    他不由啼笑皆非,心神稍一松弛,少纤手轻扬,指间攥着一根形似如意的发簪,于电光石火间刺向楚天左太阳!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