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二十章 寻找 下

    楚天大吃一惊,根本来不及横剑招架。

    他索放任刺来的发簪不管,同样快逾飞电的一剑刺向少口。

    “叮!”苍云元辰剑被簪轻轻一点猛向左偏斜。

    楚天明显察觉到,少并未使出全力,甚至连三五成的功力都没用到!

    这个少到底有多强?楚天完全揣度不到。此刻他的前城é开,一个温香软的娇躯靠了过来,纤指轻轻按向膻中。

    楚天如临大敌,攥动左拳呼喝出手,击向少点来的纤纤指。

    不料少的身躯侧转,俏脸似笑非笑嘬起樱对着楚天的耳朵轻轻一吹。

    “啊?”一阵玫瑰ā香甜气息裹带着一缕游丝般的热流钻进楚天耳孔,顿时脸膛发热整个人不由自主地一颤,左拳被少的纤指不费吹灰之力拨开。

    “砰!”楚天的ǎ腹一记闷响,被少的右肘击中。

    他疼得弯下了腰,只觉得有无数道à流在绞动自己的经脉,口岔气又闷又痛,全身力量顿失,苍云元辰剑当啷脱手坠地。

    少自得地后退三步,欣赏楚天痛楚不堪的模样。

    这一肘,尽管令楚天痛彻心肺但并没有对身体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显然她对力道掌控准,手下留情。

    过了须臾身上的痛感缓缓减轻,楚天面è苍白地站直身躯道:“我不去!”

    “要不要再试一次?反正你也没得选择。”少抬手摄起地上的苍云元辰剑,倒转剑锋递给楚天。

    楚天接过剑摇了摇头,道:“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但我绝不会跟你去北冥神府!”

    “胆ǎ鬼,”少嗤之以鼻,“北冥神府就让你怕成这样?”

    听楚天哼了声也不争辩,少微微颔首道:“我明白了,你不是怕,你是讨厌北冥神府对不对?”

    楚天依旧不说话,但这次算是默认。

    “讨厌总要有理由,如果是因为欢长歌和雪流的缘故,那你的厌恶未免太廉价了。那两个人,不过是外é弟子,根本不能代表北冥神府的主流英。”

    少很自然地将自己归入到北冥神府英之列,劝楚天道:“我建议你不必这么早下断论,先了解了解,北冥神府也许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糟糕……”

    “真他妈的见鬼!”说到这里她突然暴出粗口,叹了口气道:“算了,刚才我说的话都是骗你的。其实,那地方糟糕透顶,根本不是正常人愿意待的地方。”

    楚天愣了愣,半晌后说道:“你很诚实。”

    少将双手背到腰后,踮起脚娇躯前倾靠近楚天,“要不我们这样好不好?”

    事实上少的身材几乎和楚天一般高,即使身体往前稍作倾斜,她的眼睛依旧能和楚天的双目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

    楚天显然不习惯如此近距离地和一个少对视,不自禁皱着眉拉开彼此的距离道:“你又想怎样?”

    “我知道你的祖辈都是猎人,你自己也是从ǎ在山中长大,所以斑斓雾山对你而言并不陌生,甚至会有一种家的感觉。”

    少很享受地看到楚天在自己的近距离压迫下身体表现出的强烈反应,她故意将人的鼻息喷入楚天的鼻孔中,果不出其然楚天乖乖败下阵来,再向后退开一步。

    “你好像很了解我?”楚天有些讶异,他从未跟别人说起自己的过往。

    “假如给你时间逃跑,等到天亮后我离开这座古去找你。”少问楚天道:“你认为我需要多久才能找到你?”

    楚天凝视少黑漆漆的眼眸,看不出她是认真的还是又一次地作自己。

    “要么你会在天黑前找到我,要么你永远都不可能找到我。”

    “那么我们就以日落为限怎么样?假如我能够在明天日落前找到你,你就得乖乖听我话,今后三年都得跟着我,我会做你的保护神。作为报答,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哪怕我要你割下自己的脑袋,你也不许叫疼,不准翻悔。”

    “要是在日落之前你没有找到我呢?”

    “简单,我听你的话。也以三年为限,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少促狭地微笑:“包括做你的á奴——”

    楚天怔了怔,默然将右手伸向少。少摇摇头笃定地道:“不用赌咒发誓,我对自己有信心,而且有很多办法保证你不会翻悔。”

    楚天点点头,说道:“这样我就不和你说再见了。”

    少悠然道:“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相信我。”

    楚天笑了笑,握住苍云元辰剑转身走向外。

    少拍拍睡意朦胧的颊,“真该睡一觉了,养足明天好好陪这个笨蛋玩,看起来他还自信的!”

    她走到真冥九煞池边纵身一跃,娇躯卧倒在池面上,就这样闭起眼睛惬意入眠。

    古重归于寂静,楚天升起的篝火渐渐熄灭,里变得一片漆黑。

    黑暗中一道道天地气和池中的九煞真如万流入海,默无声息地被吸纳进少的体内,在玄之又玄的先天之境中汩汩流动直至炼化。

    清晨第一缕霞光微,一个矫健的身影从古口鱼跃而下投入碧潭里,半个时辰后,少穿上衣裳走到潭边的一块方石前坐下。

    晨风轻拂起她的藕衣,万丈霞光照耀在她的俏脸上,黑发上晶莹的水珠未干,闪烁五颜六è的光芒。

    少从袖袂里拿出一支碧è箫,先用洁白的丝帕仔细擦拭,然后放到边。

    箫声渺渺响起在空幽的河谷中,随着怡人的晨风向远方吹送。

    山寂了,水静了,天边的云彩踯躅眷恋,似也在侧耳倾听。

    一双翠鸟掠过碧bà漾的潭面,落在少身后的枝头上,安静地聆听。

    箫声充满出离尘世的空悠,宛如一条不食人间烟火的溪流在崇山峻岭之间迤逦流淌,使得这山水也不知不觉沾染上一丝仙气。

    越来越多的鸟儿飞来,然后是山中各种各样的兽类。

    百鸟朝凤,万兽觐王。

    它们围绕在碧潭四周,数百只上千头竟鸦雀无声。

    又是许久,箫声渐渐停歇直至渺然无踪。

    少从方石上缓缓站起身,立在万千鸟兽的中央,宛如接受朝拜的王。

    她微微扬起脸,灿烂的晨光洒照下来,藕荷è香衣熠熠生辉,泛起一层金è光晕。

    “听着,在天黑之前,我令你们搜遍斑斓雾山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条溪流,找到昨夜从古中离开的那个少年。”

    少扩展灵识,将自己的意念传输到每一只鸟兽的脑海中。

    下一刻,群山沸腾草木皆兵。方圆万里的斑斓雾山中千鸟翱翔,万兽奔腾。

    天空中、树梢上、灌木丛里、溪涧下、内……到处都是奔跑飞翔的鸟兽。

    即使是一根沉落在溪底鹅卵石缝隙间的细针,也躲不过天上水下无数锐利的目光寻索。

    然而从早晨到中午,从中午到日暮,少迟迟没有能够得到楚天的消息。

    他仿佛离开这座古后就凭空蒸发了,可他绝对不可能离开斑斓雾山。

    那么他到底会在哪里?

    天上的红日在一点一点西行,再有不到一个时辰就会天黑。

    少乘风而起,飘落在瀑布顶端的高崖之上。斑斓雾山的郁郁葱葱的景致在她的眼底一览无余。

    她缓缓合起明亮的双眸,侧耳聆听风中传来的远方讯息。

    雄鹰的长唳,猛虎的咆哮,杜鹃的幽啼,还有池边的蛙鸣……

    每一缕风在她的听觉中仿佛都充满了灵生命力,也带来了足够多的信息,却无关乎楚天。

    天边残阳如血,落日已开始沉向山后。

    山中的雾气渐浓,到处都是喧闹的鸟兽声。

    楚天,我既然找到了你,就绝不会再让你溜掉!

    少慢慢睁开了眼睛,角逸出一抹笑意:“看来这家伙还真想有个á奴。”

    她意识到自己一定是遗漏了某个盲点,而楚天正是利用了这个盲点才躲藏至今未被发现。

    少拍拍额头,想到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曾经和一个男孩玩捉藏游戏。每一次失败的都是她,除非那个男孩子故意让自己找到。

    那时候眼看要输,她就会哇哇大哭,哭到那个男孩子受不了,故意发出点声响让自己发现他为止。

    “还真是个狡猾的ǎ姑娘啊——”

    少骄傲地微笑,晚风吹动她的长发轻轻飘舞。

    天边的最后一缕殷红è霞光正在慢慢地隐没。

    不管在哪里,一定会找到你。因为,没有你的日子,世界是如此无趣……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