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三十章 黑名单上的人 下

    楚天没想到峨日照会直接找上自己,他感受到来自于背后的强大的压力,像山一般足以碾碎任何血r之躯。

    在片刻的沉默之后,他回答道:“因为我这样做会对别人不公平。”

    峨日照“哈哈”一声道:“你以为自己高人一等?”

    “我察觉得到,你用魔功封锁了正厅,使得灵觉无法感应到厅外。”

    楚天沉静道:“但事实上我的灵台没有受到丝毫干扰,不必依靠记忆也能回答你的提问。”

    “菩提镜月印!”何马极ǎ声的说。

    峨日照当作没听见,嘿然道:“所以你就乐得故作清高?”

    楚天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作出了解释,峨日照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他摇摇头道:“我没有这样想。”

    静偷偷地用余光看了眼楚天,似乎看到了第二个峨无羁。

    “那你在讥笑我以ǎ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峨日照的声音变得冷。

    楚天慢慢转过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霍然碰撞,谁也不愿首先退却。

    正厅里一片死寂,其他几个人都屏住了呼吸观望着这一幕。

    有人在替楚天捏把汗,有人在幸灾乐祸,还有一位刚从墙上挣扎下来的仁兄则巴不得看到有人接替自己倒霉鬼的位置。

    “我欠珞珈四万五千两银子,答应过她要尽快偿还。”

    楚天深深吸了口气,在心里提醒自己:“我必须通过考核成为外é弟子,这样就有资格领取差事挣钱还债。”

    于是他转回头,垂脸望向地面说:“下次我愿意第一个回答你的问题。”

    峨日照没有说话,踱步回到先前站立的位置,蓦地甩手飞出六支简。

    楚天等人各伸手接住一支简,就听静叫道:“这是生死状?”

    “在我这里接受考核,你们每个人都必须有死的觉悟。”峨日照说道:“或者签画押,或者滚。”

    听完他的话,刀疤男和红衣青年率先签押。

    “鑫太极。”

    “哥舒豹。”

    两人运指如风分别在简上写下自己的姓名,又按上了指印,然后递还峨日照。

    接下来何马、楚天、峨无羁和静也分别在生死状上签画押。

    楚天的直觉是,自己进的似乎不是考场而是斗兽场。

    他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应验。

    峨日照收回简,漠然道:“很好。”

    他的左手向前平举,五根手指微微蜷曲在掌心凝铸成一团红è的光丸。

    这团红è的光丸在魔功催动之下像气球似的不断膨胀,化为一只直径超过三米的巨大光球,悬浮在离地一米多的空中徐徐转动,由内向外发出炽烈刺眼的光芒,犹如一轮红日当空。

    “日照虚境!”峨无羁瞪大眼睛盯着像太阳般燃烧的光球,喃喃说道。

    “在我的这座虚境中藏有十二式日照神拳真意,你们有三天时间去寻找参悟。三天后对日照神拳领悟最多的三个人将通过考核,成为峨世家的外é弟子。”

    峨日照的目光在六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漠然道:“当然,前提是他必须能够活着从日照虚境里走出来。”

    六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但不约而同察觉到已经有一股杀气弥漫开来。

    “我先来!”身穿红衣的哥舒豹率先打破了厅中的沉寂,一个漂亮的纵深跃入光球中。红光吞吐闪烁如熊熊烈焰,瞬即将他的身影吞噬。

    剩下的五个人依次进入,楚天和静落在了最后。

    静的俏脸微微有些发白,望着日照虚境的é户心里在挣扎究竟要不要进去。

    楚天拍拍她的肩头,说道:“现在退出,没有人会笑话你。”

    静朝楚天感地一笑,说道:“我向爹爹保证过,这次一定要成为北冥神府的外é弟子,让他在甘州同道面前扬眉吐气。”

    她咬咬牙飘身飞入光球,厅里只剩下楚天和峨日照。

    “你害怕?”峨日照的眼里泛起一抹轻蔑之è,“你除了会躲在珞珈身后发抖,还会什么?”

    楚天的眸中燃起两簇火焰,紧了紧双拳艰难地吐了口气,又慢慢松开。

    “三天,三天后,我会让你知道究竟是谁在发抖。”

    “好啊,”峨日照不屑地笑了笑:“别指望我会放你一马。”

    楚天点点头,身形飞起如白云出岫融入到光球中。

    强烈的光芒令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闭了下,再睁开时人已置身在日照虚境中。

    一座雄伟的山脉在他的面前拔地而起高耸入云,远方的天际朝霞绚烂,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点点星辰正向天幕后隐没。

    偌大的天地中仿佛就只有楚天一个人,其他的人不知去了哪里。

    恍惚中楚天有一种回家的感觉,隐藏在心底里的乡情不可抑制地涌出,让他思念起故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

    他沿着一条天然形成的ǎ径走走停停,心有一种被放松的自由与宁静。

    这么多天以来,他几乎每天都在和死神结伴而行,刀光剑影已成为常景。

    但他来这里毕竟不是做游客的。

    在三天的时间里,他必须尽可能多的参悟十二式日照神拳的真意。

    然而这十二式日照神拳究竟藏在哪里?也许是一株树的低语,也许是一汪清泉的轻,又也许就是这座默默无语的大山。

    不知不觉楚天走出了很远,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偶尔竟也有鸟鸣传来。

    他依旧没能寻找到任何关于日照神拳真意的蛛丝马迹,心里隐隐生出一丝焦燥。

    隐隐约约他好几次觉得自己一伸手就能抓到什么,但一转眼这种感觉却又溜走。

    ……

    楚天扬起头,望向正朝中天升起的日头。

    浓密的枝叶挡住了灿烂的阳光,一缕缕金è的光线穿过枝叶间的缝隙洒落下来。

    他的视线无意识地循着这些光线的走向缓缓下移,落在了树下的泥地上。

    千百个金è的光斑在树荫下闪闪发亮,宛若天上璀璨的星辰。

    忽然一阵山岚吹来,满地的金光随着婆娑的枝叶一起摇曳起来。

    一瞬间楚天如同被天雷劈中,他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紧盯着脚下的地面。

    一道、两道、三道,百道、千道……闪耀跃动的金è仿似幻化成成百上千的拳影,渐渐浮现在了他的灵台之上。

    每一条光线的角度线路、每一个光斑的跳跃舞蹈,都在他的心头一遍遍翻来覆去的演绎,慢慢汇聚成形。

    他不自觉地在泥地上坐下,双手攥捏成拳在前无意识地缓缓打出又徐徐收回,然后再打出再收回,如此周而复始不知疲倦。

    他的心完全沉浸在初初领悟到的拳法意境中,浑然忘却了身外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天的出拳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到后来已经无法用r眼看清拳路,只有漫天奔涌的一道道拳影纵横ā织,如千条江流澎湃。

    就这样,光在寂静中悄然流逝,太阳升上中天,从枝叶之间出了半张脸。

    日是惟一,影化万千。

    蓦地楚天口中发出一记嘹亮的清啸,从地上一跃而起。

    他的身影腾飞在空中,双拳如暴风骤雨,一拳未尽一拳又生,后拳催前拳左拳推右拳,宛若八面风起千星摇动。

    “砰砰砰砰!”身前的大树不断被吐出的拳风轰中,发出剧烈的震颤。

    每一声爆响过后,树干上就会多出一道拳印。

    转眼间树干上的拳印就已变得密密麻麻,却又均匀细密深浅划一如同蜂窝一般。

    楚天心头的感悟愈加明晰,蓦然吐气扬声将千百道拳影汇聚成束,拳锋à磅礴犹如冲出群山的长江大河,不可一世地滔滔东去。

    “轰!”拳头击中树干上唯一完好无损的地方,大树却出奇地毫无反应,甚至连晃都没有晃一下。

    楚天的嘴角却不自禁地逸出一抹会心的微笑,慢慢收起了拳头。

    “砰!”就在他拳头离开的一瞬,大树由内而外爆发出一记闷响,霎那间化作满空碎屑,像雪末一样随风飘扬。

    地面上呈现出一个个深幽的孔,居然连深埋地底的树根也寸寸碎裂不复存在。

    日照神拳第七式“千疮百孔”就此初悟。

    但事实上这近乎是一套完整的拳法,只不过是以莫大天分将其浓缩在一招之中密集爆发,就好比用千军万马去冲击一座孤城,瞬间就能将对方淹没在怒海狂涛中。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是十拳、百拳、千拳?!

    尽管楚天的心里面对峨日照的种种作派颇不以为然,但此时此刻亦不得不由衷钦佩这家伙的盖世才情。

    就在这时候,楚天身后的苍云元辰剑猛然爆发出一记紧促的鸣响,警讯之急前所未有!

    楚天霍然一惊,刚刚从无尽拳意中走出的心神再度紧起。

    在日光的照耀下的地面上,一条黑è的身影从后方飞袭而来,手中的剑又细又长如猎人è出的离弦之箭无声无息直刺楚天的背心!

    没有任何的征兆,就像突如其来的一道电光,带来的不是光明而是死亡!

    楚天根本来不及转身,甚至没有机会做出反应。

    猝不及防之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释放出不动如山印。

    “叮!”毒蛇般的剑锋刺入尚未来得及成形的金峰光影,只是微微的凝滞便崩开不动如山印,随即长驱直入刺向楚天背心!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