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三十四章 三拳 下

    翌日天明峨日照打开通道,将虚境中活着的四个人放出来。

    考核就此结束。

    但考核的结果对于峨日照而言,未免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峨无羁领悟到日照神拳中的第一式和第十一式,这成绩只能算是很一般;

    何马不显山不水,却在三天内参悟出六式日照神拳的真义,可谓收获颇丰。

    但他们都比不上楚天,这个被峨日照放进黑名单的少年竟在最后一夜连破两关,前前后后竟然修成了九式日照神拳!

    无疑,这三个人通过了考核,即将成为峨世家的外é弟子。

    至于死在日照虚境里的两个人,峨日照毫不关心,甚至懒得回收他们的尸体。

    他沉着脸取出三个人先前签画押的生死状,用手在简上一抹签上自己的名,说道:“这是你们三个通过考核的凭证,拿着它到外城‘双念斋’报到。”

    何马还是懒懒散散的老样子,没有一点儿成为外é弟子的兴奋之意,从峨日照手里接过简转身离去。

    “那姑娘呢?”峨无羁迟迟疑疑拿过属于自己的报到凭证问道。

    可能是觉得峨无羁根本不应该提出如此愚蠢而且多余的问题,峨日照的鼻子里冷冷哼了声没有回答。

    峨无羁的脸涨得通红,他瞧瞧了静,猛然道:“我退出,把名额让给她!”

    静愕然抬头望向峨无羁,眼圈微红道:“我不要!”

    峨无羁满不在乎地一摆手道:“没事,回头让老爷子安排一下,不用两三个月我就能成为外é弟子!”

    “砰!”峨日照一拳打飞峨无羁,正厅外的院墙上又多了个坑。

    “峨大哥!”静一声惊呼奔了出去。

    峨日照若无其事地rr拳头,将第三支简递向楚天。

    楚天伸手接,峨日照冷不丁往回一收道:“忘了三天前你在这里说的话么?”

    “三天后,我会让你知道究竟是谁在发抖。”

    楚天凝视峨日照,一不差地重复当日的话。

    峨日照冷冷一笑道:“你发抖的时候到了!”

    “一拳换一式,如果你能够接住我三拳,我就将剩余的三式日照神拳要义拱手相送。”峨日照接着说道:“如果接不下,后果自负!”

    楚天听懂了峨日照后果自负的含义——接不住三拳,唯一可能的后果就是被打死!

    他默默无语地拔出苍云元辰剑,在前亮出é户。

    峨日照岿然不动,眼神里满是轻蔑,“准备好了么?”

    楚天点点头,丹田中的梵度魔气浩à涌升,在体内游走周天,将身体调整到最佳临战状态,衣发上竟隐隐有淡淡的金红è光雾升起。

    苍云元辰剑铿然长鸣犹若万鬼呼号声势骇人,一道道亮丽的神光在剑刃上如水银般流动,泛起一朵朵三è奇葩。

    “唿——”厅里忽然起了风,强大的剑气弥漫开来,犹如一座无形的山峦压向峨日照。

    “就这点能耐?”峨日照冷笑:“拿出全部本事,我让你死而无怨!”

    “你会看到的!”楚天沉声回应,心神渐渐凝定灵台清澈无念,眼睛里只剩下峨日照伫立不动的身影。

    眼中有敌,心中无敌——一瞬间,他对天道又多了一层的领悟。

    “看清楚了,这是日照神拳的第二式——末日光照!”

    峨日照沉的嗓音在厅中嗡嗡回à,他根本不做任何蓄势调整,仅仅是跨上一步便来到楚天的身前,然后凝拳击出。

    “呜——”一团火红è绚烂的光华从峨日照的拳头中涌出,化作千万缕针芒般的è线割碎虚空,发出“哧哧哧哧”的尖锐呼啸万箭齐发。

    楚天的身影顿时被幕天席地的赤芒笼罩,根本没有丝毫闪躲的空间。

    他也不准备闪躲,苍云元辰剑纵横八荒横扫而出,在前掀起一道滔天白à!

    一束束赤芒在白à中隐没,却又有十倍百倍的赤芒前仆后继如庖丁解牛般切割开澎湃的剑澜,如穿越海面的阳光直刺楚天。

    楚天神情沉着,左拳勃然迸发打出一式“千疮百孔”。

    只见雪白的àá中骤起b澜,一道道拳影如à石穿空迎向赤芒。

    霎那里无数几乎同时响起的拳锋对撞声汇聚成一记地动山摇的轰鸣,楚天的身形剧烈晃动,全身有一种被绞碎碾裂的感觉。

    但这并不算完,峨日照的铁拳光芒四è如红日当空向楚天轰到,一下拍碎所有的惊涛à石。

    楚天身飞退,苍云元辰剑倏然变招自下而上斜挑峨日照轰来的铁拳。

    “砰!”也不知是拳头砸在了剑上,还是剑撞在了拳上,两人的身周爆散出一片红白两è的绮丽光团。

    楚天只觉得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完全突破了苍云元辰剑充盈的灵气阻截,几乎像烈焰一样焚化了自己的右臂。

    他的身体毫无悬念地向厅外飞出,一路血滴洒溅像开放在空中的红ā。

    “砰!”峨无羁刚刚从墙里挣扎出来,就听到耳畔一阵风动楚天的身影如炮弹般砸在墙上,然后向前弹出扑倒在地。

    “ǎ楚!”峨无羁大吃一惊,和静一左一右从地上扶起楚天。

    楚天摇摇晃晃站起身,面è苍白眼耳口鼻不断渗出血丝,两条胳膊剧烈抖动,右手差点无法握住苍云元辰剑。

    峨日照站到厅口冷然看着他,似乎在说:还有两拳!

    楚天深吸一口气硬是压下全身沸腾的气血,慢慢站稳身形道:“来!”

    “楚天,你会被打死的!”静惊叫道。

    楚天推开峨无羁和静,目光坚毅而冷静。

    蓦地他的右手感觉到一股雄浑醇厚的灵气浩浩汤汤从苍云元辰剑中涌出,如水长流滋润平复体内震à的经脉。

    原来苍云元辰剑灵感应到了主人的危险与虚弱,用自身的灵气向楚天反哺。

    楚天大振,一边利用短暂的间隙调匀内息,一边走近峨日照。

    峨日照的脸上微微出讶异,没想到楚天恢复得这么快。

    “日照神拳第三式‘回光返照’!”

    他跨上半步身躯向下蹲踞,抡起左拳重重锤击在地面上。

    “唿——”一蓬红è光á从峨日照的拳中涌出,淹没地面冲向楚天。

    在距离楚天还有三米远的时候,á头猛然向上抬升掀起万丈巨à。

    楚天腾身而起,仿佛化作了一羽在惊涛骇à之上自由翱翔的海鸥,苍云元辰剑一式“裂海断流”劈斩而下。

    “哧哧——”雪白的剑锋切入滚滚血涛之中,将巨à划开一道豁口。

    然而第二b、第三b……峨日照的拳劲一à高过一à,很快就将苍云元辰剑吞噬。

    楚天犹如怒海之中的一叶扁舟载沉载浮,左拳打出一记“天无二日”。

    “砰!”如红日坠海,汹涌的拳劲轰击在风口à尖上,强大的反震之力得楚天身躯翻飞,趁势使出“天外飞仙”与苍云元辰剑身剑合一,破开层层叠叠红澜罡á,向外飞腾。

    “ǎ楚!”

    “楚天!”

    看到楚天脱出险境,峨无羁和静高悬的心将将放下了些。不料楚天的身躯在空中猛地一颤,随即失去控制僵硬地栽落下来。

    峨无羁大吃一惊,不顾尚未平息的风暴,纵身冲过去张开双臂接住楚天。

    “砰!”两个人齐齐滚落到地上,峨无羁就像口挨了一闷棍,疼得龇牙咧嘴。

    “噗——”楚天仰面喷出一口热血,面è惨淡如金,头顶光雾冉冉汗湿衣衫。

    他感地看了眼峨无羁,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剧痛将五脏六腑缓缓复位,凝聚起丹田残余的真气强行打通淤积的经脉,艰难地爬起身。

    “楚天,求求你别跟他打了!”静泪光盈盈,拽住楚天的胳膊劝道。

    峨无羁rr摔得发疼的屁股,苦笑道:“就你这样子,老子叹口气都能把你掀翻。”

    楚天心里也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可能接住峨日照的第三拳。

    他的目光望向峨日照,发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

    “不行了?”峨日照其实并不想真的要楚天的命,否则他也很难向峨山月ā代。但给这ǎ子一点教训教他知难而退,却是必要的。

    只是他未曾料到楚天如此要强,连捱自己两记重击连吭都不吭一声!看样子还准备倔强到底,死不认输。

    自己两只拳头的攻击力有多大,峨日照心里很清楚。

    假如说第一拳还存在试探质只用了三成功力,那第二拳他已动用到了五成,即便对手是真阶第九层的人物,也会被轰得血r横飞!

    “第三拳是什么?”

    一瞬间峨日照在怀疑自己是否听清楚了楚天的疑问,“你说什么?”

    “第三拳是什么?”

    楚天重复道,剧烈的喘息使得他的话音有些含糊不清,但这次峨日照听明白了。

    “日照神拳第十二式——大日如来,取光芒普照的意思。”峨日照收起嘴角的讥诮之è缓缓回答说。

    原以为这个靠着珞珈庇护才苟全ǎ命,靠着峨山月引荐才入外é弟子考核的年轻人,在自己的拳头下势必会吓得魂飞魄散跪地磕求饶命,谁知道他完全不在乎生死,还要硬接自己的第三拳!

    有一霎那,峨日照起了收手的念头,但转念想到一旦三拳打不死楚天的消息散播开,那自己岂不成为被人讥笑受人嘲讽的无能之辈!

    他的心顿时又强硬起来,冷面道:“你会死而无怨的!”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