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三十七章 兄弟与爱人 上

    第一个冲到楚天面前的是严道的长子长河。

    他的修为比起长鉴略逊一筹,属于真阶第八境的高手。

    而楚天在经历了日照虚境的修炼后,不仅将十二式日照神拳完全融会贯通,道心的修为也已上层楼。

    看到长河肆无忌惮地挥剑攻来,楚天的灵台紧锁他的招式线路,苍云元辰剑丝毫不惧硬碰硬,“当”的一响崩开对方的“孤舟剑”,旋即一拳轰在桥面上。

    “砰砰砰!”雄浑的拳劲沿桥面奔涌,顿时震飞了三名冲在最前头的家仆。

    “回光返照?!”严道狞笑声,挥纵雨伞白发飘扬攻向楚天。

    “嗖!”一束黑丝带从楚天背后è而出,缠住雨伞向侧旁一引。

    顾嫂手握丝带警告严道道:“家老,你现在收手撤退还来得及。”

    “收手?我的儿子不能白死了!”严道挣开黑丝带。

    另一面静和峨无羁将峨山月安置在桥边的一株古木下,各自拔出兵刃冲回飞虹桥为楚天助战。

    峨无羁的磨金霸王锤挥动开来虎虎生威,一圈圈金灿灿的光华上下飞舞异常骁勇,与世家的众多家仆杀得天昏地暗难分难解。

    虽然严道下了格杀令,但峨无羁的父亲毕竟是峨世家的家老。有这层关系在,旁人不得不顾忌三分,不敢当真伤了他。因此尽管人多势众,一时半会儿也奈何不得峨无羁和静,却也抱定死缠烂打的主意,绝对不放两人过去与楚天汇合。

    那边楚天主要的对手是长河、若华两兄妹。

    这对兄妹不久便发现要想杀死楚天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楚天根本就不和他们正面ā锋,他施展出沉鱼落雁身法忽左忽右游走在战团之中,所过之处雪光汹涌拳风跌宕,一个又一个世家的家仆与外é弟子或被劈落云渊或被震飞吐血,转眼就有五六个人伤在了他的手里。

    长河和若华追在楚天的身后,总是慢了半拍不能将他截住。眼见己方人员不断伤亡,长河眉宇间杀机盈动,抬左手双指在孤舟剑上运劲一抹道:“疾!”

    “哧!”一道碧è剑芒吞吐而出,飙è楚天背心。

    楚天头也不回,反手用苍云元辰剑“叮”地磕飞剑芒。

    若华趁机赶到,凝爪向楚天后脖颈ā落,五片指甲霎时泛起森森绿芒。

    楚天身形朝前倾斜,凌空一百八十度翻转左拳打出一记“末日光照”。

    他虽然不能像峨日照那样令每一道拳劲都凝铸成光,但一缕缕罡风如箭矢般从拳中è而出,声势同样骇人。

    若华的“绿b无忧爪”急忙变招,在身前连划三记拉出十五道绿幽幽的光缕,才勉强化解了楚天的末日光照。

    楚天身形弹起,苍云元辰剑转守为攻使出一式“逆天改命”挑向若华ǎ腹。

    若华见楚天剑势凌厉,不敢直撄其锋,当即运剑护身向后飘飞。

    哪知楚天这招根本就是声东击西,若华刚退,苍云元辰剑就遽然翻转将一名企图从背后偷袭的世家家仆连人带刀斩落桥下。

    说起来这名家仆也是真阶第六境的高手,实力颇为强横。然而楚天的苍云元辰剑霸道无比,又有三气合一的加持,虽然仅仅恢复到昔年的五成威力,但神兵就是神兵,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

    若华恼羞成怒,素手撕裂衣裙喝斥道:“楚天,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楚天怔了怔,他遇到过的魔é高手不算少,其中也有子,可从来不会有谁输急了当众脱衣服的,何况是个妙龄郎。

    若华的外衣解开,出一件用明黄è羽á编织成的亵衣。每一片羽á中央,都有一簇黑è的斑纹,犹如一只只紧紧闭起的眼睛。

    突然,这些眼睛全部睁开,向楚天è出成百上千丝细长亮丽的乌黑光缕。

    楚天心头一凛,运起八成功力看准光缕来势挥剑斩落。

    谁知道丝丝乌黑光缕在无坚不摧的苍云元辰剑劈斩之下竟然毫发未损,骤然急旋缠绕上剑身。

    楚天顿感剑身发沉,好像每一丝光缕都蕴藏着千钧之力,令剑势凝滞无法运转。

    弹指之间,无数道光缕在楚天的身周萦绕飞转,结成一个巨茧将他困在当中,层层叠叠不断加厚向内收紧。

    楚天的日照神拳轰击在巨茧上轰轰作响,如同打在棉ā堆里始终无法将它击碎。

    若华冷笑道:“不要白费力气了,被千张神目锁住的人从来没有谁能够逃脱!”

    楚天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丝丝光缕不断捆缚住他的身体,手脚越来越难动弹,就像被人包了粽子一样。

    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他势必只有死路一条。

    峨无羁看到楚天遇险,纵声大叫道:“ǎ楚,我来救你!”

    然而他前后左右全是世家家仆和外é弟子,围得水泄不通根本无法靠近楚天。

    峨无羁火冒三丈,怒吼道:“我让你们挡老子的道!”

    “啪”磨金霸王锤甩手掷出,将一个世家的外é弟子轰得脑浆迸流。

    他一拽锤柄上的锁链,磨金霸王锤倏地飞回,却愤怒地发现那些世家的家仆与弟子们加不要命地向自己冲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楚天猛然想起从哥舒豹那里收取到的青寒毒。

    他凝定心神催动亘古不化印,大量青寒毒从元辰宝珠中吞吐而出,顺着剑刃b入光缕中。

    光缕上登时亮起青è寒芒,如一道道水银线反卷向若华。

    若华的体内立刻生出感应,她的娇躯一颤,肌肤上泛起青è霜雾,不由惊怒ā集道:“哥舒世家的青寒毒!”

    一句话没有说完,她的脸上已完全被一层青霜覆盖,面目僵硬形容恐怖。

    “嗤嗤嗤——”所有的神目在瞬间合起,光缕徐徐流散,巨茧也开始自动融化。

    “砰!”楚天破茧而出,翻身跃入桥下深不见底的云海之中。

    长河纵剑追击,但云海茫茫已看不见楚天的身影。

    他刚想舒展灵觉搜索,猛听桥上有人一记惨叫。

    楚天从云海的另一头突然冒出,苍云元辰剑快逾飞电刺穿一名家仆的背心,随即身形翻转迅速没入浓密的云涛里消失不见。

    长河两眼发红,施动一束束剑芒如暴风骤雨般è入云海深处。

    “啊——”又一声惨叫响起,就在他背后不到十米的地方,一个世家外é弟子被楚天偷袭得手,一拳轰下飞虹桥。

    就这样,在接下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楚天成为了所有世家家仆与外é弟子的噩梦。

    他就像飘忽不定的幽灵,借助云海的掩护神出鬼没不断发动袭击,轻松自如地收割走敌人的生命。

    长河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特意选取的狙杀地,非但没能成功狙击楚天,反而变成了对方自由驰骋的杀戮场。

    他一次次徒劳地追击着楚天,犹如一头被怒的野狼,却无法寻找到隐藏在暗处的猎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同伴被无情的箭矢è穿。

    若华已经退出了战斗,盘坐在飞虹桥边全力运功抗毒。

    她比峨无羁幸运一些,没有直接接触到青寒毒,而且当即立断收起了千张神目,使得真正侵入体内的毒素在渗透进五脏六腑之前就得到了遏制。

    看到楚天在云海中倏然往来神威凛凛,若华的心里似乎有条毒蛇在噬咬。

    只有严道和长河等少数几个人清楚,被派遣入峨世家外é弟子考核的鑫太极是她正在热恋中的情人。

    因为她的缘故,鑫太极在不久之前加入了北冥神府,成为世家的外é弟子;

    因为她的请求,鑫太极答应接受刺杀楚天的任务,为长鉴报仇雪恨。

    如果不出意外,完成这桩任务以后,他们两人就会对外宣布订婚。

    不料鑫太极一去不返,就像她的ǎ弟一样死在楚天手里。

    所以她比任何人都痛恨楚天。唯有砍下楚天的头,挖出他的心,才能稍稍平慰她对鑫太极的内疚之情。

    光在飞速地流逝,幽世家的高手随时随刻都有可能赶到,杀死楚天的机会正在一点一滴地丧失。

    若华咬咬牙,将目光投向飞虹桥另一头的峨山月。

    她有了决定,悄然站起身御风踏过桥畔的云海。

    这时候所有人都在舍生忘死地血战中,没有谁注意到她的异常举动。

    “让你的家仆和我们联手杀死楚天,不然就是你死!”

    若华平举长剑对准峨山月的口,一步步向她b近。

    峨山月望着若华狰厉的面容暗吃一惊,她迅速镇定下来,看了眼指向自己口的剑锋,说道:“我不能答应你。”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若华将长剑向前一送,抵住峨山月的膛。

    峨山月神è从容,微笑道:“你这么做是否想过你的父亲和哥哥,还有你的家人亲友?”

    “我知道,如果你死了,峨世家、幽世家肯定会对世家大举报复。我的爹爹和兄长都要替你偿命。但我顾不了那么多,只要能杀死楚天,即使要我碎尸万段也是心甘情愿!”

    若华侧脸向桥上叫道:“楚天,峨山月在我的手里!你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