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三十八章 兄弟与爱人 下

    楚天跃上桥头。

    所有人都停止了打斗,包括严道在内,几十双眼睛惊愕地看着若华。

    “放开我姑姑,不然今天晚上峨世家和幽世家必定会踏平你们世家!”

    峨无羁在桥头大吼,却不敢过分靠近若华,以免刺她做出疯狂的举动。

    “只要楚天死,我就立刻放了峨山月,跟你们去幽世家自首!”

    若华冷冷道:“否则你们就等着替峨山月收尸吧!”

    顾嫂望向严道,漠然道:“家老,夫人在峨世家、幽世家里的地位你应该清楚。从来没有人敢拿剑指向她,令爱的胆子不ǎ哇。”

    在场众人全都从她平淡的语气里嗅出了浓烈的愤怒与杀意。

    严道也没想到自己的儿竟将峨山月挟为人质,如峨无羁所言这样做的后果势必会引发三大世家的全面内战。一旦圣道顶不住压力,自己就有毁家灭é之祸。

    即使峨山月安然无恙,举剑挟持幽世家主人的罪行也足以骇人听闻。幽杞人和峨世家的家主峨放鹰根本就不可能饶恕若华,否则两大世家的颜面将丢尽。

    “若华,快收起剑到我身边来。即使今天杀不成楚天,我们今后还有机会!”

    他终于开口,无论对楚天多么恨之入骨,也不能因此葬送整个家族。

    “楚天,你听到没有?所有人都不想峨山月死,她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若华眼神凄厉盯视楚天,“只有你的命才救得了她!”

    “疯人,死婆娘!”峨无羁急得破口大骂,“你是在叫人家自杀,这怎么可能?”

    楚天默算自己和若华之间的距离与角度,准备施展“天外飞仙”解救峨山月。

    这一招他曾经在秦观天的身上用过。但若华的修为比秦观天高出不止一筹,已经是修炼到藏宇境界的高手,能否突袭成功楚天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为什么不用你的剑亲手杀死我,这样的复仇岂不痛快?”他对若华说道,迈步走近。

    “站住!”若华警觉到什么,冷喝道:“你先扔下剑。”

    楚天望了望峨山月,平静地点点头道:“好!”将苍云元辰剑ā在地上,然后高高举起双手。

    峨山月皱皱眉,说道:“楚天,她不敢杀我,你——”

    “住嘴!”若华厉喝,将目光投向长河道:“大哥,杀了楚天为ǎ弟报仇。”

    长河犹豫地看向严道。严道知道,事已至此无法挽回,自己即便能劝儿放弃,她最终也逃脱不了一个死。他把心一横道:“照你妹妹说的做吧!”

    长河提剑走向楚天。

    楚天背对长河,灵台上清晰影映出对方的身形,心里飞快地推算出七种出手可能。只等长河一走近,就立即发动雷霆闪击将他生擒活捉,换回峨山月。

    长河走到楚天背后,咬牙喝道:“姓楚的,去死吧!”

    就在他的长剑即将向楚天后脖颈斩落的霎那,一道身影突然从峨山月脚旁的地面下掠出。

    他的出现如此突然,以至于若华完全没有时间做出反应。

    “啪!”来人一拳打飞若华手中的长剑,手肘顺势顶撞,将她打得倒飞而出。

    “幽大哥!”楚天看清楚来人的容貌,身躯蓦地前倾拔出苍云元辰剑反手紧贴左肋向后刺出。

    “噗!”剑锋扎入长河的ǎ腹,登时血流如注。

    长河猝不及防,一声低哼手中长剑偏软无力地劈落在地上。

    “嗖!”顾嫂飞出黑丝带锁住若华的脖颈,运劲猛勒道:“贱人!”

    若华的喉骨瞬间爆碎,嘴角溢出一缕黑血,双眼圆睁死于非命。

    “长河、若华!”严道悲痛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短短一霎那,他的一双儿一死一伤,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杀!”他彻底陷入了疯狂的怒火中,手中的“天劫伞”霍然张开,从里面释放出十三条罗刹光影扑向顾嫂。

    “砰!”前一刻幽鳌山的身影还如山遮挡在峨山月的面前,此刻便已来到桥上。他一拳打出,拳锋在空中怒绽,化为一面银è的光盾将十三罗刹震回天劫伞中。

    严道转动天劫伞,发出一圈圈锋锐的光飞削幽鳌山。

    幽鳌山张开五指在面前轻轻一摄,所有的光立时扭曲变形,被引入桥下。

    他跨前半步,五指再次攥紧一拳轰击在天劫伞面上。

    严道如遭雷击,发簪断裂白发飞舞,身躯晃动不已。

    幽鳌山轻舒猿臂,抓住伞柄轻轻松松地一按一扭,就将天劫伞劈手夺过。

    堂堂世家四大家老之一的严道,在他的面前如同三岁的ǎ孩一样,仅仅三个回合就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严道一记怒啸,凝爪抢夺天劫伞。

    幽鳌山用伞一拨震开他的“绿b无忧爪”,然后倒转伞柄送到严道的面前道:“你的儿子还有救,趁幽世家的人还没有现身,赶紧撤吧。”

    严道恶狠狠瞪视幽鳌山,一时拿不定主意。

    幽鳌山向两名世家的外é弟子招呼道:“你们两个去将公子背过来。”

    那两个弟子看了眼面è青白一言不发的严道,急忙奔过桥头背回长河。

    顾嫂松开黑丝带,将若华的尸体丢在桥面上,冷冷道:“还你的好儿!”

    严道心如刀绞,抱起若华的尸首脸上老泪纵横。

    幽鳌山叹了口气,将天劫伞ā回严道的背后,说道:“楚天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现在死的不止一个若华。”

    “楚天?!”

    严道猛然抬头望向楚天,咬牙切齿道:“都是因为你,老朽家破人亡!只要我活一天,就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说罢,他横抱若华的尸体,率领众é人家仆离去。

    楚天目送严道一行人走远,这仇恨到如今越结越深,恐怕要付出多的鲜血与生命才能终结。

    “这老王八蛋,实在太嚣张了!”峨无羁恶狠狠瞪视严道的背影,中怒气未消。

    “峨大哥,你的胳膊受伤了。”静说,刚才恶战时她在峨无羁保护下毫发未伤。

    听到静对自己说话,峨无羁满面的愤怒立刻消散无踪,抬胳膊看了眼伤口,不以为然道:“这点ǎ伤,没事儿!”

    静从怀中取出丝帕替峨无羁包扎伤口,目光却悄悄望向了不远处的楚天。

    楚天收起苍云元辰剑走近幽鳌山道:“幽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幽鳌山微微一笑,视线情不自禁地转投峨山月。

    峨山月依旧立在树下,顾嫂已经寸步不离地守在了她的身旁。

    两人的视线甫一ā织,又忙不迭地各自躲开。

    幽鳌山迟疑须臾,艰难举步向峨山月走去。

    “顾嫂……”峨山月轻声说:“你能去看一看幽世家的人来了没有?”

    顾嫂目光扫过幽鳌山,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去。

    六年不见,幽鳌山的容貌并没有改变太多,多的只是无法掩饰的憔悴和落拓,颌下蓄起了钢针般黝黑的胡须。

    远远的峨山月就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浓烈的酒气,心里很疼。

    两人隔着长长的距离久久不说话,就那样的默默相对,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盆腊梅,去年冬天开得很好。”

    “可惜我没看到!“

    峨山月感觉自己的心在止不住地微微颤抖,微笑道:“我把它放在了书架上。”

    “那很好——”幽鳌山说完这三个以后,又陷入无话可说的沉默中。

    “你不该喝那么多酒的。”峨山月忽然说。

    “唔。”

    “经常出去走走,不要总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唔。”

    ……

    “快些成个家吧。”

    “唔……什么?”幽鳌山愕然无语。

    “该有个人在身边好好照顾你。”峨山月垂下头柔柔地说。

    幽鳌山摇摇头道:“我习惯一个人过。”

    峨山月感觉泪水就快冲入眼眸,转头不敢让幽鳌山再看到自己的眼。

    幽鳌山的目光忽然越过峨山月的肩头望向远处,流出一股无法言语的神气。

    一名宽袍缓带丰神如的男子从林中漫步而出,也正在向幽鳌山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

    “杞人?”峨山月若有所觉,讶异地回过头。

    幽杞人慢慢走近两人,先深深看了眼妻子,然后对幽鳌山说道:“大哥,你好!”

    幽鳌山点点头说:“好。”

    幽杞人道:“在你出手救山月的时候,我们也到了。所以——谢谢你!”

    幽鳌山淡淡道:“不用。”

    峨山月夹在两个男人之间心思如麻,轻轻道:“我先回去了。”

    “也好,今天你受了惊,回去好好休息。”幽杞人柔声对妻子说。

    峨山月点点头,在顾嫂的陪同下向法岩峰上走去,身影渐行渐远。

    幽鳌山徐徐道:“我们也有六年没见了。”

    “是,六年……真快。”幽杞人凝视幽鳌山说:“六年前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不过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将家主的位置还给你——那本就是你的。惟独山月,我绝不相让!”

    幽鳌山的眼睛霍然一睁,直视幽杞人。

    “我只是一个酒鬼,你还不懂?”

    幽杞人的嘴角逸出一抹苦笑,说道:“我懂,可我替你难受。”

    幽鳌山油然一笑,伸出手拍拍幽杞人的肩膀,再不说什么扭头离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