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四十九章 僵尸老妈 上

    “放屁,你当我是什么人了?”峨无羁望着铺天盖地涌来的僵尸,浑身寒á倒竖,手脚酥软却死死抱住楚天强撑道:“凭我的一柄磨金霸王锤,不管来多少僵尸也能杀出一条血路!”

    “啊——”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不可信,远处传来玄天空凄厉的惨叫。一大批僵尸把他团团围住在中间,“吧唧吧唧”的声响刺耳传来。

    峨无羁á骨悚然道:“娘的,原来僵尸喜欢生吃活人,我得赶紧溜!”

    等那些僵尸心满意足地散开时,玄天空的身体已à然无存,只有一柄失去主人的逍遥古剑呜呜哀鸣坠入à离火泊。

    何马和离高对视一眼,均知道如果再死拼下去,谁也活不了,不约而同靠向峨无羁和楚天。

    “听说过丛林法则吗?在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里,一旦有猎人身负重伤,将同伴牵扯到生死边缘,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丢弃他。”

    楚天面è苍白呼吸微弱,话音却一清晰地传入峨无羁的耳中。

    “这不是残忍,而是迫不得已的舍弃。无羁,你要做那个猎人的同伴。”

    “放屁!”峨无羁破口大骂道:“你闭嘴少说两句,老子心情好点也能多杀两个……”

    说着话大群的僵尸已然攻到,何马和离高首先接战。两人并肩开路向前突进。

    峨无羁将楚天背在身后,一手运气输功,一手挥舞磨金霸王锤紧随其后。

    “峨无羁,我劝你听楚天的,趁早把他放下。不然我们谁也走不成。”

    离高扬手打出一张氤氲血碾符,瞬时碾杀三十余具僵尸,眼前稍稍显得空旷。

    但一眨眼多的僵尸涌了上来,令他根本无法腾出手再祭起氤氲血碾符。

    何马的软鞭掉落进à离火泊,右臂也形同残废,只能用单掌双应敌。

    才突击前进了五十米,离高、何马和峨无羁就先后受伤,各自的战力急遽下滑。就此继续下去,无论怎样奋力搏杀,四人都只是在略略地延长生命而已。

    正自绝望之际,四周的僵尸忽然如á水般向后散退去。

    火海乍分,缓缓升起一具血红è的巨型棺椁。

    棺椁的表面布满未熄的à离冥火和古远的符篆ā纹,一股令人战栗的煞鬼气冲天而起。

    “坏了,僵尸祖宗出来了!”峨无羁喉咙发干,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什么僵尸祖宗,给我破!”

    离高运足功力向下俯冲,纵剑朝巨棺斩落。

    “砰!”棺盖骤然飞起,如一堵高墙撞向离高。

    离高一剑斩落,却只能棺盖上劈出一道浅浅的痕印,剑刃高高弹起。

    “嗤!”从棺盖后突然伸出一只鬼手抓向离高的口,后一秒,鬼手恶狠狠地ā入了离高的膛。

    他一记痛哼,还想运剑劈斩鬼手。

    “噗!”那只鬼手倏然旋转回缩,手心里已多了一颗兀自跳跃不休的心脏!

    离高望着来自自己身体的心脏不由呆了呆,爆发出一声绝望吼叫仰天栽落。

    下方的僵尸蜂拥而上,只在三五秒的时间里就将他吞食一空。

    “ǎ楚,不要怕,别发抖……”峨无羁牙齿打颤地自我励道:“一切有我在!”

    楚天却无法感动于峨无羁的豪情壮志,苦笑道:“我明明感觉是你在发抖。”

    “待会儿我上前迎击僵尸,你们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设法突围。”何马凝视巨棺,低声道:“楚天,谢谢!”

    楚天知道,何马是在感谢自己杀了林涣清,等若为林隐雪报了仇。

    “不用,她本就该死。”

    这时候那只鬼手将棺盖缓缓举起,出了僵尸真容。

    它的模样惨不忍睹,浑身冒着丝丝红烟,依稀还能分辨出生前是个子。

    “你们不想活了,居然敢打扰姑ǎǎ睡觉!”僵尸用她特别的带有金属摩擦音的嗓子破口大骂,两只硕大火红的眼睛恶狠狠地b视楚天三人。

    “走!”何马扬手祭起一只金è的手掌,丹田真元燃烧冲向那具僵尸。

    “呜——”金手掌在空中遽然放大数十倍,如泰山压顶般拍落,将数十具僵尸轰成齑粉。

    “谢啦兄弟,来年我会记得给你烧纸钱!”

    峨无羁背着楚天掉头狂奔,心中祷告何马能多撑几秒,至少也能等到自己逃出à离火泊。

    “砰!”背后传来一记闷响,应该是何马阻击失败被僵尸击飞。

    峨无羁根本不敢回头看,沿着金手掌开辟出的生路往窟外疾驰。

    猛然他的眼前红影一闪,那具僵尸竟后发先至拦住去路,嘿嘿笑道:“想逃,也不问问姑ǎǎ今朝(ā的心情如何!”伸手就向峨无羁抓落。

    事到临头峨无羁豁出去了,大吼一声运足十成功力抡锤就砸。

    “铿!”磨金霸王锤轰击在僵尸的胳膊上,发出金石般的脆响。

    僵尸的身形微微一晃,胳膊上裂开几道纹缝,鬼爪已抓住峨无羁的襟。

    “哧啦——”一截衣衫被它撕落,出峨无羁满是黑á赤的膛。

    峨无羁魂飞魄散,不由自主地叫道:“妈呀!”

    “儿啊——”

    僵尸的手爪凝定在峨无羁的前,一双红眼呆呆注视着他口,突然开口唤道。

    这一声不要紧,峨无羁头晕目眩差点昏过去,浑身酸软发抖道:“你、你,我……”

    “嗤!”楚天奋力振臂,苍云元辰剑突然掠过峨无羁肩膀直刺僵尸眉心。

    “你是无羁……”

    僵尸随手抓住苍云元辰剑,剑锋划破了它的手指也丝毫不觉。

    咧开满是白牙的嘴,它的脸上出奇怪的欢喜表情,猛然“哈哈”怪叫放开苍云元辰剑,伸双臂将峨无羁紧紧抱住。

    “儿子,我的儿子!”

    僵尸欣喜若狂地抱紧峨无羁,凑近脑袋对他左右打量,啧啧赞道:“这浓眉这大眼,这鼻子这嘴巴……除了我还有谁能生出这般英俊完美的儿子?”

    峨无羁眼前一阵阵发黑,如非被僵尸死死抱住不得脱身,他此刻早已立足不稳栽进à离火泊。

    事实上,他倒宁可一头栽进火海里一死百了,总胜过被一具自称是自己老妈的复活僵尸抱个满怀,又亲又夸。

    “啊——”他咧咧嘴想哭,可张着嘴干嚎不出,眼睛里硬是挤不出一滴眼泪。

    在峨无羁二十年的人生经历中,还不曾有过比这悲惨的时候!

    峨无羁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僵尸显然没能体会峨无羁愁苦烦闷恨的心情,它松开峨无羁的肩膀,喜滋滋地往后退了两步。

    “呼——”峨无羁背着楚天直往à离火泊里掉落。

    僵尸急忙探臂抓摄,它的胳膊足足伸展出三米多,牢牢逮住峨无羁的后脖领将他提回身前,笑着道:“乖儿子,就算你见到为娘十分高兴,也不至于乐得手舞足蹈吧?”

    “去你娘的乖儿子,我妈早死了!”峨无羁忍无可忍脱口骂道。

    话一出口,他急忙下意识地往后退,口中道:“你别过来,我警告你——老子的磨金霸王锤可不是吃素的。”

    “ǎ崽子,你给谁当老子?”僵尸勃然大怒,扬手一个响亮巴掌打得峨无羁原地飞转,眼冒金星。

    刚打完僵尸就后悔了,急忙忙伸手抚峨无羁肿起的面颊道:“乖儿子,没打疼你吧?不是为娘心狠,都怪我脾气不好,做了鬼也没改过来。”

    峨无羁呜呜支吾,心里把这个死鬼老太婆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骂遍,却不敢再开口自称老子。

    忽然楚天咳道:“不知大妈为何说无羁是你的儿子?”

    僵尸怒道:“废话,儿子是我生的,我岂能认错?他的口上有一块铜钱大ǎ的青è胎记,刚好就在左r下方。还有,磨金霸王锤是峨山那个老不死的传家宝贝,除了给自己的儿子,他还能给谁?”

    “喂,你怎么能盯着我的口看,知不知羞?还有,你凭什么大呼ǎ叫老子的老子的名……嗯?”

    峨无羁猛然想到什么重要问题,直愣愣盯着僵尸半晌道:“你还晓得什么?”

    僵尸点点头,滔滔不绝道:“乖儿子,你的右屁股上是不是有块伤疤?那是你三个月大的时候,为娘我一不ǎ心拿香头烫的;你睡觉时是不是喜欢打鼾,老说à七八糟的梦话,还喜欢躲在桌子底下偷看那些丫鬟的裙底……”

    僵尸的语音渐渐变得暗哑,终于忍不住哭叫道:“儿啊,你想不想娘亲?!”

    “妈,我又见到你了——”峨无羁喉咙里蓦然爆发出一记惊天动地的喊,和僵尸老妈紧紧拥成一团,滂沱眼泪呜呜直流。

    他抬起头看着僵尸道:“妈,你不是早死了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舍不得你呗!”僵尸老妈用她血红的眼盯着儿子,一会儿他的脸一会儿又捏捏他的胳膊。

    “也不知怎么我的元神就是没法飞升,被锁在尸体里整整三个月。有一天我突然醒来,就发现自己成了现在这模样。”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我们都当你死了!”

    “我可不就是死了么?”峨无羁的僵尸老妈叹气道:“老娘这模样,还能回家吗?这些年我就睡在à离火泊底下,盼着有一天能炼化元神恢复人形……”

    “喂,这位大妈——”远处忽然响起何马急促的叫声,他催动金手掌拼命抵挡僵尸的扑击,苦笑道:“能不能让你的手下休息会儿?”

    峨无羁一省,忙道:“妈,这人是我认识的朋友,他刚刚保护过我,不能吃。”

    僵尸老妈呆滞的眼珠转了转口里答应道:“哦……!”

    它嘴里一声呼哨,所有僵尸如奉谕旨纶音迅速退却,重钻入棺椁睡下。

    登时偌大的窟静了下来,楚天抹去额头冷汗,如释重负。

    未曾想峨无羁猛然道:“妈,儿子做错了一件事,你可别怪我!”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