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六十二章 罪与罚 下

    “幽鳌山,你好大的口气!”朱雀七宿之中为首的井道人怒声长笑道:“也罢,倘若我们七人果真请你不动,家师朱雀真人自会登é拜访!”

    他在说话的同时已然发动名扬四海的“朱雀剑阵”,七个人举手投足错落有致,一举一动莫不与剑意暗合,首位相应连成一气向幽鳌山压迫过来。

    七柄仙剑虽然斜背身后尚未出鞘,但凌厉的气势如á水汹涌一bb冲了过来,顷刻间场中罡风骤起枯叶飞,充满山雨来的决战气息。

    “朱雀真人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整天夸夸其谈的老杂á而已。”

    晴儿从屋内走出,冰寒的目光从朱雀七宿的脸上一一扫过,满是不屑之意。

    朱雀七宿之中的柳道人闻言不由勃然变è,怒叱道:“哪里来的黄á丫头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

    晴儿的眸中蓦然迸è出两道犀利光,隐隐竟有金芒闪烁直迫柳道人,道:“你又是哪里来的老道婆,不男不,又可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柳道人灵台剧颤,苦修了将近四十年的道心险些被晴儿的两道目光击溃。她急忙凝神运功稳住灵台,身上却生出一股莫名的虚乏感觉,仿似大病了一场。若不是她的修为高过晴儿一筹,只这一眼恐怕今后变成白痴也未可知。

    “摩罗金瞳!”站在左首的鬼道人急忙跨上一步,出掌贴住柳道人背心,运功助她守护灵台,吃惊道:“这丫头是魔教弟子!”

    “这么说林隐雪果然是藏在这座木屋里!”朱雀七宿中排名最末的轸道人眉宇一扬道:“北冥魔府居然和魔教狼狈为ā勾搭在了一起。”

    他的话虽然说得刻薄,但心里大感凛然。需知幽鳌山号称幽世家第一高手,修为尚在幽世家家主幽杞人之上。若非六年前不为人知的变故,家主之位本该是他的。

    这次碧宗对北冥宝藏秘图志在必得,故而朱雀七宿联袂出动,满以为足够压制幽鳌山生擒林隐雪,谁晓得幽鳌山身边居然有援手,顿时将如意算盘打à。

    “胡说八道!”晴儿琼鼻冷哼,阎浮魔鞭没有任何征兆突然从袖袂中è而出,重重朱红è的光影à,在空中化作惊涛骇à,却又令人无从猜知它的去处。

    朱雀七宿没想到晴儿看似娇ǎ,行事却极是果断,说出手便出手,而且如此凌厉凶猛。看到前方红à排空涌了过来,每个人都觉得这一鞭是攻向了自己。

    “铿!”七柄仙剑齐时龙出鞘,在红à之前汇聚成一片绚丽光,如同牢不可破的堤坝截住阎浮魔鞭的去路。

    晴儿将手微振,阎浮魔鞭倏然变招,漫天炫动的光影遽然凝成一束,图穷匕见直打柳道人面é。

    “好狡猾的丫头!”幽鳌山眉宇一扬,不由得为晴儿的睿智与魄力击节叫好,暗暗感慨道:“仅仅在一招之内,她接连施展瞒天过海、分而治之、避实击虚之计,打得朱雀七宿人人自危阵脚大à。假以时日谁人还是她的对手?”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将视线瞥向楚天:“一个珞珈,一个晴儿,还真是幸福的烦恼啊!”

    “啪!”柳道人尚未从摩罗金瞳的打击中完全恢复,又仓促起剑招架,竟被阎浮魔鞭打得歪歪斜斜向后连退三步,朱雀剑阵登时出破绽。

    “呜——”没等她站稳脚跟,眼前雪光磅礴剑气纵横,楚天纵身掣动苍云元辰如一羽雄鹰展翅翱翔,穿越过尚未散尽的魔鞭残影,一式“断流裂海”气吞苍穹直劈柳道人的头顶。

    柳道人大吃一惊,她已经来不及回剑自保,只得竭力身飞退,拂出袍袖缠向苍云元辰剑,企图以柔克刚化解去楚天的剑招。

    但她也未免有些ǎ看了楚天,这边“水穷云起袖”刚刚舒展而出,苍云元辰剑已经生出后招变化,剑锋陡转似庖丁解牛般切落,“嚓”地微响将柳道人的大半截衣袖截断。若非她收手及时,整条ǎ臂也要不保!

    先是晴儿挥鞭远攻,后是楚天近身搏杀,这一连串的轮番打击一气呵成天衣无缝,就像事先完全商量好了的一样。可事实是,这对少男少出手之前根本未曾做过任何ā流!

    两人如同心有灵犀,均都想到先声夺人攻其不备,而且攻击对象也如有默契地选择了柳道人。只是晴儿的阎浮魔鞭长达十米率先攻到,楚天的身形稍慢半拍形成后势,刚好珠联璧合丝丝入扣。

    直到这时其他六道才反应过来,见柳道人遇险纷纷步罡踏斗向她迅速靠拢。

    鬼道人、星道人一左一右双剑并举指向楚天背心,企图围魏救赵以使柳道人脱险。

    哪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猛听脑后剑风à,幽鳌山拔剑出鞘左右开弓。

    魔剑幽海宛若黑云催城气势强绝,b得二道不得不改弦易辙侧身自保。

    与此同时楚天一记日照神拳势大力沉直捣黄龙,轰向柳道人心口。

    柳道人的剑招袖式先后被破,前一马平川无遮无拦,见楚天的铁拳如日西沉碾压过来,不由得大惊失è。

    她也顾不得什么仙风道骨高人风范,身躯后倒趋避锋芒,飞起左脚踹向楚天。

    但楚天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他的身后还有得到魔é第一高手魔教教主林盈虚倾囊传授的晴儿!

    阎浮魔鞭如鸿雁回旋去而复返,正对准柳道人的脑é落。

    “砰砰!”一旁传来轰响,幽鳌山吐气扬声左掌右剑又将赶来救援的井道人、张道人拒之é外,令朱雀六宿眼睁睁看着柳道人遭受楚天和晴儿的夹击猛攻,却难以越过雷池半步!

    柳道人孤立无援迫于无奈,左脚变招强行拦截阎浮魔鞭。

    “啪!”一股摧枯拉朽之力从鞭中爆出,柳道人一声惨哼抛飞而起,左膝盖以下血r模糊骨断筋折,搞不好下半生就要做了瘸子!

    “师妹!”

    “师姐!”

    朱雀六宿惊怒ā集。同样身为子的星道人素日与柳道人ā最好,当下掠身飞空前往救护,情急之下却忘记守住阵位顿时单骑突出成了标靶。

    楚天和晴儿对星道人主动送上é来的大礼岂有不笑纳的道理?

    两人视线ā接心领神会,苍云元辰剑和阎浮魔鞭齐头并进直指星道人!

    “不好!”星道人见状不由脸上变è,一直以来仰仗师é的名头和剑阵的威力,朱雀七宿横行神陆百战百胜,魔道妖邪从来都是望风而逃。即使稍作抵抗,也无不成为他们替天行道的剑下之鬼。

    哪晓得今天遇上楚天和晴儿,只因心神全都集中在了幽鳌山身上,对这两人稍有懈怠,短短几个照面便被抓住破绽穷追猛打,所向披靡的朱雀剑阵未等真正发动,便近乎土崩瓦解溃不成军。

    猛然间木屋东面的山林深处陡然响起一记浑厚苍老的啸音,一位鹤发羽冠的老者犹如红云飞卷飞越莽莽林木,踏着啸声转瞬即至。

    他的左袖一卷缠住飞跌的柳道人,右手拂尘光芒暴涨似白虹贯日击打在苍云元辰剑与阎浮魔鞭之上。

    “叮叮”两响,楚天和晴儿身躯发沉往下坠落,一剑一鞭翩若惊鸿远远à开。

    红袍老道并不乘胜追击,拂尘一摆喝令道:“斗转星移,气冲天南!”

    “师傅?!”朱雀七宿看到红袍老道突然现身,无不在惊喜之中暗含几分羞愧。除去受伤的柳道人,其他六道身影纷飞如星移如斗转,散开阵型重整旗鼓。

    红袍老道大袖飘飘落下身形,站住柳道人的阵位又喝道:“入静如山,止念如水!”

    霎那间场中七道齐齐站定,身如山岳岿然不动,剑似流水气韵空灵,仿佛一轮弯月牢牢罩定幽鳌山、楚天与晴儿。

    楚天已退回到晴儿身侧,暗自运转梵度魔气疏通麻木的右臂,双目打量红袍老道,知道稍后一场苦战势不可免。

    经过刚才电光石火间的短兵相接,他已大致了解到朱雀七宿的实力果然非同ǎ可,比起号称南无八仙之一的不老参仙亦不遑多让,只是功力火候稍有逊è而已。但若让这七人组成剑阵,那就是七个不老参仙也要应接不暇。

    可惜眼看就要各个击破偏偏功亏一篑,出来一个难缠的红袍老道。

    幽鳌山趁机调匀气息压制伤势,方才几个照面他以一挡六看似威风八面,实则内伤加重气血受损。幸好朱雀六道不知端底,否则不管不顾再猛攻几招,能不能坚持得住就难说了。

    他目视红袍老道,油然一笑道:“果然是徒弟挨打师傅出头。”

    红袍老道似乎和幽鳌山也是旧识,淡然道:“鳌山兄风采依旧可喜可贺。不过似乎有伤在身,倒也令贫道颇感意外。不晓得环顾神陆翘楚人物,除了魔教教主林盈虚、龙华禅寺方丈百藏大师那几位屈指可数的绝顶高手,还有谁能将鳌山兄伤得如此之重?”

    幽鳌山心头一沉,知道自己的伤势瞒得过朱雀七宿,却骗不了朱雀真人。

    他尚未回答,朱雀真人的目光已移向晴儿,缓缓问道:“ǎ姑娘,刚才可是你说贫道只会夸夸其谈?”

    楚天横跨半步护在晴儿身前,苍云元辰剑遥指朱雀真人道:“你还说漏了‘老杂á’三个!”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