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六十四章 仇与敌 下

    “嗡——”朱雀真人抖动剑ā,斩红尘幻动满天星芒笼罩幽鳌山。

    这一剑名为“星罗密布”,旨在禁制对手周身经脉将其生擒。毕竟以幽鳌山在北冥神府的地位身份,如果能够生擒,远比杀了他有价值也具轰动效应。

    “砰!”楚天一拳击中幽鳌山的背心。

    一股浩然磅礴的力量透过幽鳌山几近干涸的躯体,勃然渲涌掀起雄劲狂飙。

    ——回光返照!

    刚劲有力的拳锋跌宕呼啸,将斩红尘幻生而出的点点寒芒顿时冲得七零八落。

    楚天的身形毫不停滞,左拳改击为拿抓住幽鳌山的背心衣衫,施展出“回雁诀”倏然如风飘逸如云,抢在鬼道人和翼道人封堵之前脱出了朱雀剑阵。

    “谢谢!”幽鳌山无力回头,但他在感楚天最后关头救了自己。

    对于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魔é豪雄而言,失去一只手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

    楚天没有回应幽鳌山,或者说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实在不知应该如何回应。感动与震撼ā集,恩怨与情仇ā替,所谓心头五味杂陈,也不过如此吧。

    “啪!”朱雀真人衔尾直追抖动拂尘,锁向幽鳌山的脖颈。

    楚天刚要运剑抵挡,身侧一束朱电掠过,晴儿手握阎浮魔鞭飞击拂尘。

    “砰!”魔鞭高高弹起,晴儿面è发白退入屋中,却也迟滞了朱雀真人的拂尘。

    楚天抓紧机会挟起幽鳌山退到é前,就听孙妈在身后叫道:“快进来!”

    朱雀真人情知一旦让幽鳌山等人退进屋中,里面空间有限剑阵无法展开,威力势必大受影响。他身形遽然加速,竟似一道流光追近到é外,举拂尘就打。

    “轰!”突然一串震耳聋的惊雷炸响,在木屋的正东、正南、正西、正北四面和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方,再加上屋顶上空共有九团血红的雷火从虚空深处涌动出来,瞬间风云变è天昏地暗。

    在雷火中幽龙冥凤、鸾雀麒麟、毕方穷奇、夔牛青耕……九头神兽魔鸟披被万丈烈焰咆哮飞舞各镇一方。

    “九狱雷火阵!”朱雀真人面è剧变,急忙舞动拂尘抵挡如á水涌来的熊熊雷火。

    “唿——”镇守木屋正南方的幽狱冥凤从天而降,凶猛绝伦地扑向朱雀真人。

    朱雀真人振剑飞挑,斩红尘怒光盛绽与幽狱冥凤狠狠撞击成一团。

    “砰!”幽狱冥凤厉声长鸣扶摇直上,双翼火光如流星般簌簌抖落,显然吃了一点ǎ亏。

    但朱雀真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他的一双袍袖齐齐燃起血红è的火苗,身躯也被震得剧烈摇晃难以立足。

    “看剑!”幽鳌山蓦然睁开双目长身探臂,将全身残余的功力尽数注入剑中。

    魔剑幽海绝地反击,酝酿着无限豪情à开拂尘直劈朱雀真人口。

    朱雀真人万万没有想到幽鳌山居然还有反击之力,大惊之下飞身急退,斩红尘“叮叮叮叮”仓促点击在魔剑之上。

    “哧啦!”幽海剑芒吐,破开斩红尘层层叠叠的封锁阻截,赫然击中朱雀真人。

    朱雀真人的护体真罡顷刻碎裂,左肋血如泉涌,被剑气透入体内伤到经脉。

    井道人、鬼道人赶忙搀扶住他,惊叫道:“师傅!”

    朱雀真人强运超过一甲子的纯真气封压伤势,扑灭袍袖上的九狱雷火,面白若金喘息道:“速退!”

    朱雀六宿不敢怠慢,护持师傅结成剑阵一面抵挡汹涌而来的雷火扑袭,一面向南面的山林中退去。

    “噗——”幽鳌山猛吐出一大口深红è瘀血,头顶哧哧冒出水雾,浑身骨骼咔咔作响竟有散功迹象。

    忽然他的背心一暖,浑厚冷的梵度魔气浩浩汤汤注入经脉之中,游走周天镇压气血,口的痛楚感觉登时为之缓解。

    “鳌山,你的手怎么没了——”木屋里林隐雪看到幽鳌山鲜血淋漓的断腕,不假思索地撕下一截衣袖要替他包扎,眼中泪光盈盈。

    “别怕,我还有一只手,那帮杂á道士不能把咱们怎么样!”幽鳌山在孙妈的搀扶下落坐,强忍翻腾的气血与锥心刺骨的伤痛向林隐雪勉强一笑。

    孙妈手脚麻利地拿出一颗à丸塞进幽鳌山嘴里,又取出北冥神府的金创圣à敷抹伤口,痛惜道:“少爷,你对别人那么好,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一语未尽眼泪已掉了下来。

    楚天一直站在幽鳌山身后,默默将梵度魔气输入他的体内。看到林隐雪和孙妈两人忙成一团为幽鳌山疗伤,他的心里不由又想到孙妈的那句话:“可是他们引动九狱雷火阵的事您事先根本就不知情啊——等您赶到时,九狱雷火早已点燃了整座山村!”

    是孙妈在说谎,还是幽鳌山在隐瞒什么?!

    回想起在北冥神府ǎ木屋中的相处,楚天暗自深吸一口气望着屋外的火海,心绪起伏复杂到了极点。

    忽然,他听见幽鳌山说道:“楚兄弟,我已经可以自己运功疗伤了。”

    楚天一下就听出幽鳌山说话时气息虚弱忽急忽缓,显然伤势极重,只因不愿耗损自己的功力才这样说。

    他低哼了声没有开口,左掌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加大了魔气催送的力度。

    这时候晴儿默不作声地走过来,探手按在幽鳌山的后腰上,看了眼林隐雪低低道:“我来帮你。”

    林隐雪朝晴儿感地点点头,细心地为幽鳌山将左腕包扎起来。

    楚天看着晴儿低垂的修长睫á在微微颤动,知道她在妈妈面前难忍伤心,不禁为林隐雪和她难受,低问道:“要不要现在就告诉她?”

    晴儿心下惘然,抬头犹豫地反问道:“你说呢?”

    楚天也不知道答案,他隐隐约约觉得不知情对林隐雪反而是一种幸福,虽然这种幸福很残忍。但母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情何以堪?

    “算了吧,等度过了这场劫难再说。”最终,还是晴儿自己做出了决定。

    “这座九狱雷火阵只能坚持到后半夜,灵气耗尽法阵自然烟消云散。”孙妈处理完幽鳌山的伤,望向屋外不无忧虑地说道。

    众人的心一沉,均都明白失去九狱雷火阵的保护,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惜我受了伤,无力打开虚空隐遁脱困。”幽鳌山苦笑了声,“好在我们还有三个时辰,足够解决昔日的恩怨。”

    屋里蓦地静默,林隐雪也开始逐渐领会到一些楚天、晴儿和幽鳌山之间微妙的关系。

    “哥哥——”晴儿侧目看着楚天。

    楚天沉声道:“九狱雷火阵熄灭后,我会主动出击正南方,迫使朱雀剑阵收缩。晴儿,你们往北走——”

    “不行!”屋里的其他人异口同声地反对,每个人都听懂了楚天话里的意思,他是要牺牲自己换取最后突围的机会。

    “不用担心我,我会祭出真我如一印,召唤出四道镜像和朱雀剑阵决一雌雄。”

    楚天像是打算好了,坦然道:“朱雀真人受伤不轻,我相信自己会有成功的机会。”

    晴儿用毋庸置疑的口气道:“好,我和你一起留下,其他人趁机退走!”

    见楚天扳起脸似乎要训斥自己,晴儿缓缓道:“哥哥,你曾经答应过我:会永远陪伴我!”

    楚天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口被一团温柔的事物萦绕牵系,一时无语。

    幽鳌山渐渐恢复过一点元气,打破沉寂决然道:“我也留下,就在这里,我们跟朱雀老道和他的弟子放手一搏!”

    “鳌山,”林隐雪突然问道:“你告诉我,外面的那些道士为什么来,是不是来抓我的?”

    幽鳌山坚定地摇头道:“你莫要胡思à想。事已至此,我们只能绝地求生!”

    他倏然站起,身躯晃了晃又稳稳地站住,望向晴儿道:“你放心,若能成功突围,我一定会给你、你娘亲还有那许多无辜死去的人一个ā代!”

    晴儿瞥了眼楚天,又看了看林隐雪,咬咬嘴摇头道:“不必!”

    见幽鳌山愕然望着她,晴儿低低问楚天道:“哥哥,你说呢?”

    楚天的眼中有异样的光在闪动,有那么一瞬,他屏住了呼吸。

    幽鳌山阻止孙妈说出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楚天百思不得其解,但他有一种直觉,信一次,让自己没有遗憾。

    他很快地看了孙妈一眼,终于扔掉了迟疑,回答道:“如果我们都能活下来,我和晴儿会回去村里祭奠亡灵。也许,幽大哥愿意和我们一起!”

    幽鳌山细细体味楚天话语里的含义,眼睛里透出温暖的笑向楚天重重一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准备好了,就这样全力以赴。

    幽鳌山坚强伫立,目光如炬环顾众人道:“朱雀真人和他的七大弟子固然厉害,但能将我们困死在屋中,靠的还是朱雀剑阵。”

    他体内的八藏神归丸à力逐渐生效,话音渐趋平稳:“假如我们能够出其不意打破朱雀剑阵的封锁,必定会造成他们阵脚大à出破绽。要想做到这点,以我们目前的情况,只有一个办法——以阵破阵!”

    孙妈的眼睛一亮道:“少爷,你说的是咱们幽世家传世绝学‘六丁六甲诛仙阵’?”

    幽鳌山点头,孙妈瞅着屋里的人苦笑声道:“可是这套阵法需要六个高手才能运转,咱们这儿满打满算也只有五个人。而且夫人没有丝毫修为,少爷你的伤势那么重,恐怕也没法子出手……”

    幽鳌山笑了,道:“你错了,我们还有四位修为不亚于楚兄弟的帮手!”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