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七十章 三鞭 下

    五人走出静水城向南而行,全世鼐问道:“楚兄弟,你怎么来了这里,莫非也想抱得美人归?”

    楚天笑笑道:“我是路过。你说的,又是哪里的美人?”

    全世鼐愣了下道:“你真不知道?一个多月前龙华禅寺的俗家第一高手翼天翔向正魔两道遍撒金柬,声称如果有人能够从六百年前一代剑魔寒料峭的墓之中取得龙华禅寺失落多年的手抄《法楞经卷》,即以爱翼轻扬相许。不论这人是老是少、是正是邪,只要是个男人就成。”

    楚天心头一动,倒不是为了那位未曾谋面的翼轻扬,而是寒料峭墓出世的消息委实令人震撼,他问道:“剑魔墓的消息可靠么?”

    殷红鹅道:“当然可靠,如今四面八方正魔两道的无数高手,都在向晋州风云山聚集——当初你得到了一柄寒料峭留下的魔剑便如此了得,要是有谁能够进入墓,获得剑魔的再传神功,岂非可以一步登天?”

    晴儿撇着嘴不屑问道:“这么说两位大哥哥都是冲着那位翼轻扬翼美而来?”

    元世亨脸一红道:“不是的。”

    全世鼐则坦然得多,回答道:“我们正道五大派的几位耆宿已经协商妥当,准备联手开启寒料峭的墓,大伙儿汇合的地点便定在了翼天翔府上,也就是离此只有一百多里地的法é山庄。从那儿前往风云山,便只剩下一千余里的路程。”

    殷红鹅补充道:“那南天三鹰无需多问,也肯定是为了夺宝而来。嗯,说不准癞蛤蟆想吃天鹅r,也打起了翼轻扬的主意。”

    晴儿颇不以为然,琼鼻冷哼道:“翼轻扬算什么天鹅?哪有天鹅等着癞蛤蟆来吃的?”

    殷红鹅扑哧笑道:“妹妹,这你可说得不对。翼轻扬号称当今正道第一美,姿容直追当年的魔教公主林隐雪,她可是各大名é弟子心目中朝思暮想位列第一的梦中情人。”

    晴儿低低一哼甩头不理殷红鹅,心里边冷笑道:“什么第一美,不过就是有几分姿è而已,居然用自己去换什么劳什子经书,凭什么跟自己的娘亲相提并论?”

    一行人说说笑笑,毫不觉道路漫长,远远就看见一个大大的“茶”字在林间迎风招展。

    突然前方路上尘土飞扬,一匹雄峻的枣红马风驰电掣向五个人笔直冲了过来。马上是名子,手持马鞭朝着众人脆生生地叫道:“快闪开!”

    “什么人嘛?”殷红鹅在天意é也是如众星拱月般的天之娇,最看不惯这种刁蛮姑娘,撇撇樱桃嘴道:“像她这样横冲直撞,也不怕伤人?”

    眼看枣红马奔近,她手心暗扣一枚铜钱道:“看本姑娘给她点教训!”

    元世亨急道:“师妹,不可生事!”伸手按住殷红鹅的纤手。

    不料“哧”地声一道光飞掠,从那匹枣红马的左眼打入右眼穿出。

    枣红马唏律律悲鸣又向前奔驰数十米,一头撞向道边的柳树。

    马上的少腾身而起,探手按住马鞍。枣红马顿时站定,随即身躯晃了晃轰然倒下没了声息。

    殷红鹅吓了一跳,无辜地望着众人道:“不是我,真不是我,元师兄可以作证。”

    “是晴儿。”楚天看得清楚,这丫头抬手摄起一颗石子打穿了马脑。

    晴儿哼了声道:“她过来了。”

    果然那个少怒容满面噔噔噔迈步走近,手里的马鞭噼啪作响道:“你们为何害死我的‘宝儿’?”

    全世鼐待息事宁人,哪知殷红鹅抢先一步抢白道:“什么宝儿贝儿,死也死了,还能怎么样,大不了陪你一匹马就是了。”

    少柳眉倒竖,马鞭指着殷红鹅道:“你说什么?你赔得起么?”

    元世亨颔首道:“这的确是匹稀世罕见的宝马,非千两黄金不能买到。”

    殷红鹅气不过,甩手拿出一张储金卡道:“喏,给你一千两黄金就是!”

    少振腕挥鞭向殷红鹅手里的储金卡,冷笑道:“谁稀罕?!你陪我的宝儿。”

    殷红鹅急忙缩手,“唿”地声马鞭从面前走空。

    “丑丫头,你有没有教养?”她一怒拔剑,娇喝道:“你在道上肆意纵马冲撞路人不说,还动不动就出手打人,我猜你一辈子也嫁不出去!”

    “我丑不丑嫁不嫁关你何事?!”少毫不示弱,马鞭倏然回卷:“想打架,别以为自己人多我就怕你,你赔我的宝儿!”

    殷红鹅没想到对方的马鞭使得如此迅捷灵动,右手避让不及,“啪”地脆响娇嫩的手背上赫然泛起一道血痕。

    全世鼐见师妹吃亏,伸手抓向马鞭恼道:“这位姑娘,我师妹已经说过愿意赔你的马,你又何必如此不依不饶?”

    “敢抢我的马鞭?”少只当众人要对她群起而攻之,心头火气更盛。她手势一顿,故意让全世鼐抓住马鞭,“你可要拿稳了!”

    话音落下,全世鼐身躯猛地一震松开马鞭向后连退三步,长吐一口气道:“姑娘好修为,全某甘拜下风。”

    “以为说句服软的话就能行了,没那么容易!”少心痛爱马之死,扬起马鞭劈头盖脑向全世鼐道:“先捱我三鞭再说!”

    “嗖——”一条朱红è的浑圆魔鞭横空è到,猛地缠住少手中的马鞭向上一甩。

    晴儿手握阎浮魔鞭冷然道:“杀马的人是我,你找错人了!”

    少猝不及防,又不甘心松手放开马鞭,便顺势腾身左掌拍向晴儿。

    “砰!”晴儿举掌相迎。少的身形如r燕般飞起,手里的马鞭登时绷得笔直,“咔咔”作响。

    楚天可不愿平白无故与人起纠纷,趁晴儿和那少气机松动的瞬间一拳击出。“啵”的一响,阎浮魔鞭和马鞭双双弹起,少身形后翻落回地上。

    她略感惊诧地瞟了眼楚天和晴儿,察觉到这两人的修为居然比自己更高,再打下去很可能要吃亏。

    想到这里少黑漆漆的眼珠一转,说道:“,敢不敢让我打你三鞭?不准招架,只能闪躲,不然就算你输!”

    楚天因为是晴儿杀马在先,因此对这少甚为忍让,但见她气势汹汹咄咄b人没完没了,也不禁大感头疼。不过对方终归只是一个少,料也伤不了自己,当下仰头道:“悉听尊便!”

    “且慢!”晴儿却不干了,问那少道:“若是我哥哥躲过了三鞭,你待如何?”

    少不假思索道:“我掉头走人,马不要你赔了。”

    “那么容易?”晴儿冷冷道:“到时候你也得吃我三鞭!”

    少素来高气傲,明知这个丫头修为高出自己一筹,但怎也不肯输了颜面,一咬牙道:“好,就这么说定!”

    “唿——”她一边说话,一边毫无征兆地挥鞭横,动作又快又狠近似偷袭。

    但楚天道心圆融,又有菩提明月印守持,根本不可能让对方偷袭成功。

    少的马鞭一起,他的灵台上立即影映出对方的鞭路,当下察觉到这一鞭非但凌厉,而且应该藏有至少七式极为厉害的后招,端的是名家杰作。只是这少在力度与火候上稍有欠缺,未能发挥出最大威力而已。

    楚天纵身飞起,双臂微振身躯舒展,凌空横卧宛若雄鹰翱翔。

    少眼看自己这一鞭要落空,口中娇叱马鞭紧绷如枪,飞点楚天后腰。

    楚天赞了声“好鞭法”,腰抬升,身体拱起如虹桥飞空,少的马鞭刚好从他的腰下掠过。

    “一鞭!”殷红鹅高声替少计数。

    少充耳不闻,双目紧盯楚天身形变幻,马鞭“唰”地回带化作满天光影,犹如万千柳条飞舞,直教人上天无路入地无é。

    楚天不慌不忙,将少的鞭招变化尽收灵台。

    三年斑斓雾山的悟道修行,拜天地为师、以自然为法,千锤百炼出了这套沉鱼落雁身法,又历经一场场恶战磨砺,早已炉火纯青浑若天成。

    少的这式“回风舞柳”固然威力惊人,但对楚天而言依旧是菜一碟。

    为了锤炼身法,他曾经在百丈飞瀑之中日夜苦修,不断感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水流冲击,趋虚避实逆流而上。

    想那瀑布的冲击力何等厉害,且身在其中流汹涌,更非眼前的鞭影所能匹及。

    他的身形在空中翻腾闪跃,恰似一羽穿梭于柳林之间的飞燕,轻盈迅捷圆转如意。无论少的马鞭舞得如何密集如雨,始终不能沾到楚天的半片衣角。

    “两鞭!”殷红鹅看得神采飞扬,“野丫头,我劝你赶紧认输吧!”

    少自幼娇生惯养,人人对她宠爱有加。听殷红鹅骂自己是“野丫头”,不由气得粉脸彤红,马鞭挥出道:“谁说我输了!”

    满天的鞭影遽然凝炼成束焕放出耀眼芒,却由于少的出手速度委实太快,在空中拖曳出一条纵横错的光影,如蜿蜒曲折的盘山道循环往复无休无止,将楚天的身影紧紧裹住。

    “九九龙华路!”全世鼐耸然动容,“你是龙华禅寺的俗家弟子?!”

    原来龙华禅寺所在的晓静峰上,有一条驰名神陆的盘山栈道,紧贴悬崖峭壁凭空搭建,依据山势盘绕迤逦,共有九九八十一弯,号称“九九龙华路”,亦暗喻求佛之路需历坎坷八十一难方能修成正果。

    一千八百年前一位龙华禅寺的圣僧便从这条盘山道中悟出至理,自创了这式日后盖压天下的佛é鞭法,横扫魔é群雄杀敌无数。

    全世鼎与元世亨双双对视一眼,暗自惊异不已。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