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七十二章 晴天翼轻扬 下

    对镜卸红妆,素手摘黄。

    明镜里那一张举世无双的明容颜在翼轻扬的手底慢慢苍老,一层层妙绝伦的易容手法,将她在一刻之间变作了白发苍苍满面皱纹的老妪。

    这是翼轻扬娘亲的绝技,她不过只学到了一点皮,但也足够应付。

    屋外不停传来高朋满座的喧嚣,翼天翔身为东道主,正在前厅热情款待来自神陆十三州的正道群雄。

    龙华禅寺的觉渡大师来了,天意é长老袁换真来了,碧宗玄武真人来了,禹余天长老苏智渊来了,就连正道五大派中一向最为神秘最为低调的海空阁也有长老出席……

    爹爹很忙,没空管她。

    明天,就是传闻之中剑魔遗藏出世的日子。据说寒料峭在羽化飞升之前,将他自创的一式“天下有雪御剑诀”画在了一支银è卷轴之上。就是这支卷轴,引来了不知多少人的窥觑与贪念。

    六百年前,天意é的掌é依山晓,碧宗的掌é梦觉真人,再加上禹余天的掌é天机,彼世正道三大派绝顶高手与剑魔寒料峭决战于风云山巅,斗九天九夜难分难解。

    最终在第十日上天降大雪,寒料峭参悟圣阶巅峰奥义,心融天道祭出一式“天下有雪”,令天地变è风云战栗,三大掌é两死一伤全军覆没。

    此战之后寒料峭得参大道飞升而去,却在风云山顶留下了一块石碑。

    碑上有言道:“秋水连天,白鸟出没;六百华年,再证前缘。”

    屈指数算,到明天便是距离六百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旷古大战整整六百年的大日子。谁不想得到剑魔真传?即使云集于法é山庄的正道名宿,也莫不希望能够从寒料峭遗留下的那支卷轴中参悟出“天下有雪御剑诀”的奥妙,从此叱咤神陆无敌于四海八荒。

    翼轻扬早就听说过这个故事,她原本以为这种打打杀杀争来抢去无事生非的无聊事体跟自己扯不上任何关系。然而父亲的一个突然决定,自己便成了一堆人打杀争抢无事生非后的彩头。自己的命运和未来,就这样在某个时刻突然同一部名叫《法楞经书》的劳什子佛经绑在了一起。

    荒唐,凭什么自己一定要嫁给那个能将《法楞经书》奉还龙华禅寺的家伙而不必在乎他是谁?翼轻扬当然清楚父亲对师é的感情与忠诚,但这不代表他有权力把自己当件礼品白送人!

    刚才在酒宴上,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无数双惊的目光聚焦在自己的身上。他们都是声名鹊起的正道俊彦青年翘楚,每人都拥有一份光辉的履历和显赫的家世。

    父亲还特别向他介绍了那个名叫寒山的家伙,那个马脸搭配长鼻子加眼睛的家伙神气活现极了,仿佛不论谁家的姑娘嫁给他都是高攀。

    翼轻扬勉强跟这家伙说了两句话:一句是“你好”,另一句是“再会”。然后她就华丽地败退,很淑地推说身体不适早早回房休息。

    但她无论如何都静不下心来——或许父亲心目中所谓德才兼备的乘龙快婿明天就会隆重揭晓。但那不是她想要的。

    翼轻扬渴望的是一场天崩地裂的邂逅,海枯石烂的相守,还有风雪月的漫。

    所以在梳妆台前坐片刻,她就下定决心再次出逃。

    她要亲自前往剑魔遗藏寻宝,断了所有臭男人的念想。

    什么“天下有雪御剑诀”,什么魔é至宝、不世绝学,她统统瞧不上。

    她要拿到那本破经书,然后在所有人惊诧的眼神中,将它像垃圾一样丢给龙华禅寺的老和尚。

    想到这里翼轻扬情不自禁地出一缕得意的微笑,却听见屋外响起赵嬷嬷的提醒道:“姐,你既然身体不适,就早点安歇吧。”

    翼轻扬的秀眉不经意地蹙了下,知道如果想顺利完成自己的绝大计划,首先要解决的就是é外那个形影不离跟着她的赵嬷嬷。

    赵嬷嬷是法é山庄的老家人,修为不算高,但三招两式之间自己也无法制服她。只要这位老太太张嘴叫上一声,不免万事皆休。

    父亲说过:逢强智取,遇弱活擒。

    翼轻扬从就很聪明,只是有时候喜欢偷懒不怎么爱动脑筋而已。

    她很快便有了主意,迅速脱去外衣吹灭火烛躺到了上。

    过了一会儿,她朝着é外的赵嬷嬷叫道:“嬷嬷,我口渴——”

    赵嬷嬷推é入屋点亮蜡烛,倒了一杯温水拿到前,看见缩在被窝里的翼轻扬装扮成了自己的模样,不由呆了呆道:“姐,你又胡闹了。”

    翼轻扬嘻嘻一笑,坐起身伸手接过杯盏,却故意失手打翻,大呼叫道:“哎呀!”

    赵嬷嬷不知有诈,连忙弯腰收拾。冷不丁口一麻,已被翼轻扬暗算。

    她刚想呼叫,翼轻扬运指如风又连点她十一处要。赵嬷嬷的身体一软倒在上。

    翼轻扬迅即起身脱下赵嬷嬷的外衣换到自己身上,又将她抱入被窝里,轻轻笑道:“嬷嬷,你代我在这儿舒舒服服睡上一宿,谢谢啦!”然后不理赵嬷嬷无奈的神情,扬手带灭烛火,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了é。

    é外天气晴朗,海阔天空。若非担心被旁人发觉,翼轻扬真想纵情地放歌,或者像只鸟儿似地飞上屋顶翩翩起舞。

    现在,她只能学着赵嬷嬷老态龙钟的模样,步履蹒跚地走出幽静的院。

    果不出翼轻扬的预料,没有人会留意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老仆。她顺风顺水地走出山庄,身后的灯火与喧哗变得越来越遥远。

    确定左右无人,翼轻扬御风而起朝风云山方向飞去。

    天è微明时她已飞出将近一千里,前方一座巍峨雄峰如擎天柱石高耸如云,在连绵起伏的山峦之间仿似鹤立群卓尔不凡。

    “那想必便是风云山。”翼轻扬从未御风飞过这么远的路,正感疲倦无聊之际,远远望到那座山峰,不禁为之一振。

    她加快身速,便看见山顶层云缭绕,清晨微光之下黑压压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在人群中央,原本有一块突兀高达百米的山石被人以鬼斧神工之力削得平滑如镜,上面银钩铁划用剑锋刻下两行十六个大字:“秋水连天,白鸟出没;六百华年,再证前缘。”

    虽然隔得仍远,翼轻扬依旧能够感到一股苍劲辽阔气象从这巨碑之上扑面而来。

    更为玄妙的是这块石碑竟依稀焕发出一团纯白光晕,融合着四周云气汩汩流淌,碑上的字体亦正在几不可察觉的渐渐变è,发出脉脉银芒。

    翼轻扬凝眸俯瞰,从围聚在峰顶的数百人衣着打扮来看,多半是邪魔外道。这本也是意料中事,此刻正道群雄多半聚集在法é山庄整装待发,提前抵达风云山的多是些闲云野鹤又或不入流的正道é派弟子。

    但一圈仔细扫视下来,她并未在人群里寻找到楚天和晴儿的踪影,芳心之中未免有点的失落。

    不过翼轻扬还是发现,峰顶上尽管人声嘈杂,但三五成群或按é派站列或与亲友相聚,各大势力泾渭分明。

    她在人群里认出了南无仙府的血羽老仙,北冥神府哥舒世家的家老哥舒晓冕,还有丰都天府七大公子之一雪白尘……爹爹说过,他们都是魔道成名已久的人物,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绝不可轻易接近。

    因此翼轻扬远远避开这些人,在峰顶飘落下身形,入一群衣着怪异的魔é豪客中,心翼翼地留意四周动静。

    忽听身旁有个中年男子低声问道:“靳兄,你看见没有?三大魔府的高手均已现身,就差魔教的人尚未到场。待会儿正道五大派的高手也会来,只怕今天要有一场大战。咱们最好躲远点,以免城é失火殃及池鱼。”

    那被称为“靳兄”的魁梧汉子低笑道:“我巴不得他们能打起来,这样才好浑水鱼。不然有这些正魔两道的顶尖人物在,还有咱们兄弟什么事?”

    “未必,”旁边又有个装扮妖的少嘴说:“实力固然紧要,可更关键的是有没有这份运气和缘分!我就不信寒料峭会教正道的那些兔崽子轻易得到他毕生参悟的魔功绝学!”

    姓靳的魁梧汉子笑道:“真舞娘说得不错。嘿嘿,听说龙华禅寺俗家第一高手翼天翔遍撒金柬,号称谁能完璧奉还《法楞经书》,就将爱嫁给他。他的那个宝贝儿翼轻扬……啧啧,正道第一美名不虚传啊,那细皮嫩r、那樱桃嘴,让人看了就想——嘿嘿,嘿嘿!”

    翼轻扬听得颊发烫,芳心恚怒道:“这魔头好生可恶,稍后进到剑魔墓之中,我定要找个机会让他尝尝苦头,也好晓得本姐的厉害!”

    “得了吧,就凭你靳快活也想癞蛤蟆吃天鹅r?心磕碎了满嘴大牙。”先前说话的中年男子低低讥讽。

    “咱们逍遥二圣彼此彼此,我吃不上天鹅r,你白风流也同样休想。”靳快活也不生气,呵呵笑道:“不过,若能得到剑魔遗宝,尤其是那式‘天下有雪御剑诀’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真舞娘挤在两人当中,水汪汪的眼睛秋b流转,媚声道:“果真如此,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可莫要忘了妹呦。”

    靳快活和白风流不约而同笑了起来,那神气仿似剑魔遗宝已囊中。

    正这时猛听有人叫道:“快看,石碑上又生出新的字来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