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七十五章 树上风光 上

    楚天和晴儿一直等到峰顶的正魔两道高手陆陆续续全都进入了冰风虚境之后,才姗姗来迟地穿越过光é。

    捷足先登固然不错,但成为众矢之的却非楚天所愿。

    他非常清楚负在自己身后的这柄苍云元辰剑,对进入到冰风虚境中寻求剑魔遗宝的所有人来说,会有怎样难以抗拒的力。又有谁能保证,它不会是那把能够开启寒料峭墓大é的金钥匙?

    事实也果真如此,当楚天和晴儿通过传送光é踏入冰风虚境之后,几乎没有受到眼前恶劣环境的丝毫影响。

    元辰宝珠犹如龙回大海,通体焕放璀璨的雪白光华,仿佛一道道照亮黑夜的闪电穿透浓雾,令楚天和晴儿根本不必舒展灵觉,也不用功聚双目,就能轻轻松松看清楚几百米外的景物。

    它不停地飞速转动,宛若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躺在母亲的怀中,如饥似渴地吸纳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充沛寒罡。而它的内部虚空,也似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似乎再多的寒罡也不足以填满。

    苍云元辰剑的元气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在恢复,在攀升,元辰虚境中的裂缝与伤痕几近彻底修复。无数的祥云流光在虚空中欢呼雀跃,腾夭飞舞。

    楚天透入一缕灵觉,依稀感应到在虚空最深处正在缓缓隆起一条血红è的幽冥之龙——这应该是元辰七印中的最后一道“真龙天子印”。

    但楚天明显察觉到,这条幽冥之龙的气势异常强大,自己的灵觉根本无法靠近。显然,他眼下的道心修为还不足以炼化这道真龙天子印。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再做无用之功,全神贯注找寻剑魔遗宝的下落。

    由于冰风虚境内的各种禁制对楚天根本不构成任何威胁,他索携起晴儿的小手御风飞行,飞速朝深处进。

    每到一处岔道口,苍云元辰剑都会将一缕灵识传入楚天的脑海,引导他避开歧途直捣黄龙。

    就这样,在别人眼里危机重重诡秘莫测的冰风虚境,楚天却如鱼得水毫不费力,一路长驱直入同时也避开了那些只能在地上顶风冒雪辛苦跋涉的正魔两道人物。

    大约飞出四十余里,两侧如刀锋般伫立的冰崖蓦地到了尽头,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寂寥空旷的寒原。

    这座寒原被三十六道冰谷环抱,地面寸草不生平滑如镜。

    寒原的中心一株高达两百余米的大树赫然屹立,犹如一尊亘古守立的巨人。它的树叶、树枝、树干乃至树根,全部是用冰雪凝铸而成,从上到下闪烁着美轮美奂的冰蓝è光芒。

    在高大粗壮的树干表面,有一圈圈的长藤缠绕生长,梯次攀升,宛若一条迤逦通向树顶的长阶。

    巨树的四周匍匐着七头硕大无伦的冰雕魔牛,看到有人靠近,立即警觉地站起身,口中“哞哞”低吼,似是发出警告。

    蓦地楚天感到身躯一沉,虚空中涌现出一股沛然莫御的神秘力量,将他和晴儿直接按回地上。当他们的脚甫一触及地面,那股离奇的力量竟又消失无踪。

    看到楚天和晴儿降落寒原,七头魔牛缓缓向他们b近,头顶的犄角森冷闪亮,宛若一杆杆无坚不摧的锐利枪锋。

    “应该就是这里。”晴儿对咄咄b人的七头魔牛熟视无睹,仰脸眺望高耸的冰树。

    “我们爬上去!”楚天更是不啰嗦,握住晴儿的手并肩迈步向前。

    “哞——”冰雕魔牛被突如其来打扰了它们六百年平静生活的不速之客怒,埋头奋蹄犹如从高崖上滚落的巨石,向楚天和晴儿碾压过来。

    两人停下脚步,便见七头冰雕魔牛越冲越近,双方的距离在迅速缩小。

    “走!”晴儿一记低叱,阎浮魔鞭倏然探出衣袖缚住楚天的腰,运劲向空中猛抛。

    只见楚天的身形“嗖”一声犹如弹石般抛è向前,一头迎面奔来的魔牛从他的脚下掠过。

    阎浮魔鞭伸展到十米极限铿然绷紧,楚天左脚在那头魔牛的背脊上运劲一点,二次借力弹起,右手抓住魔鞭振臂提拉道:“起!”

    晴儿的娇躯凌空飞起,被阎浮魔鞭牵引画过一条抛物线越过楚天的头顶。

    这时候楚天的身躯开始下沉,又一头魔牛恶狠狠向他撞了过来。

    晴儿幻动身形,小蛮靴觑准那头魔牛滚圆的脖颈用力一踩,照方抓抡动阎浮魔鞭,再次将楚天高高甩向空中。

    两人心有灵犀,配合天衣无缝,两纵两落便成功越过了七头冰雕魔牛,距离那株巨树不足百米。

    这群魔牛虽然凶猛蛮横,但如此高速冲刺之后,想要停住也并非易事。等到它们怒气冲冲调转回头,楚天和晴儿与那株巨树业已近在咫尺。

    两人一前一后发力飞奔,楚天率先奔到树下,回头一看,冰雕魔牛正在飞快迫近晴儿。他握紧阎浮魔鞭运气拉拽,晴儿身速骤增,双足紧贴冰面滑行过来。

    楚天探臂揽住晴儿,足尖一点两人上了树藤。

    冰雕魔牛尽管也奔到了树下,但那缠绕在树干上的长藤宽不过一米,根本无法容纳它们庞大的身躯。

    楚天和晴儿奔上几步,看到冰雕魔牛在脚下仰头怒吼,铁蹄敲击冰面“铿铿”脆响,砸出一个个凹坑,却已无可奈何。

    两人相视一笑,不再理睬这些头大无脑的家伙,小心翼翼地沿着长藤向树的顶端进发。

    长藤路窄,两人紧紧贴靠在了一起。楚天将内侧让给晴儿,自己走在树藤边缘。

    晴儿不声不响将娇躯侧转,腾出更大的空间能让楚天尽可能靠里行走。

    两人手牵着手宛若在云中漫步,浓烈的寒雾在元辰宝珠的驱动下纷纷散,如滚滚b涛涌动在他们的身周。

    假如这条路没有尽头,假如只有我和哥哥,能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

    晴儿的角逸出一丝微笑,轻纱隐藏了她的面容,也隐藏了她小小的心思。

    忽然周围的云雾起了变化,渐渐衍生出五颜六è的光泽,犹如一条条姹紫嫣红美不胜收的彩带在风中翩翩舞蹈。

    晴儿正自沉醉在美好的幻想中,目光不觉被眼前的奇妙景象吸引,伸出手去要轻轻抚那五彩之光。

    当指尖刚刚触到那丝丝缕缕飘溢的光带,所有的彩光蓦然化作了一片可怖的殷红火海,一座座黑è的房屋虚影在烈焰中燃烧坍塌,一声声惨绝人寰的凄厉哭嚎在她的耳畔此起彼伏。

    她便看到在火海深处,隐隐约约有十几条身影,正在全力围攻一位美丽的白衣子。晴儿很急切地想看清楚这些人的面容,但他们的脸影影绰绰总是有一种不真切的模糊感。

    “妈妈——”

    晴儿的芳心剧颤,目不转睛地凝望着身陷重围浴血奋战的母亲。

    这场景……为何如此的熟悉?曾经无数次在噩梦中浮现又幻灭,今日仿佛亲眼得见那几乎将母亲活活埋葬的惨烈一幕。

    “晴儿,守住心神,这是心魔幻象!”

    晴儿的呼吸变得急促,耳边响起楚天的警告,她却充耳不闻,眼睛里闪烁着一片诡异的殷红光芒。而楚天,也同样看到了从云雾中浮现而出的一幕幻象,却是和晴儿所见截然不同。

    相由心生。

    楚天所见的是一栋正在大火中倾倒的房屋,他的父母浑身是火,痛苦地翻滚挣扎,却一点一点被火焰蚕食吞噬。

    但所有这些景象在他的眼前犹如电光石火一闪而逝,随着菩提明月印在灵台之上焕发皎洁神光,楚天的道心登时重归圆融之境,心魔消散幻象破灭。

    然而晴儿显然深陷在了幻象之中无法自拔。

    寒料峭设下的这道“回首百年身”的禁制法阵并不是凭空生成幻象,而是将每个人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痛苦与隐无限放大,影映在云雾幻境之中。

    一切犹如历史的回放,似真似幻近在咫尺。

    晴儿停住了步履,眼中红光大放凝望前方。在楚天看来,那是一团团流光溢彩的云雾。但晴儿看到的却是母亲在孤立无援中做着最后的抗争。

    每一掌、每一剑、每一刀、每一拳,母亲的身影因为不断受到重创而变成沉重迟缓。尽管在她的身周,敌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而她自己却早已是鲜血淋漓伤痕累累。

    晴儿完全听不到楚天的呼唤,她的心满是愤怒和仇怨,甚至忘记自己身处何方。

    突然,她看到母亲的身影从空中直线下坠,消失在肆虐燃烧的大火中。

    “妈妈,不要!”晴儿再也按捺不住,纵身跃向那片吞噬埋葬了母亲的火海。

    楚天一惊,紧紧握住晴儿冰凉的小手试图将她从树藤边缘拽回。

    晴儿霍然回头,仿佛楚天是个陌生人,眼眸里的殷红光芒森寒透骨,愤怒喝斥道:“我杀了你!”阎浮魔鞭遽然è,毫不留情地刺向楚天口。

    楚天既不能松开晴儿,又无法在狭窄的树道上施展沉鱼落雁身法闪躲,只能运劲打出一记日照神拳。

    “砰!”两人的身躯齐齐晃动,险些从树道上栽落下去。

    晴儿丝毫不觉得自己攻击的目标正是楚天,在她的眼里楚天赫然便是那围攻母亲的杀手之一,而他正在阻止自己解救母亲。

    她此刻心中被一个狂暴的念头占据,杀死他,然后纵身奔入火海救出母亲……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