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一百章 北冥夜雨 下

    半山风雨半山晴,刚回到住所,外城忽然淅淅沥沥下起了蒙蒙细雨。

    楚天坐在桌边拿出峨山月给自己的那幅怪画,借着烛光打量,却看不出丝毫端倪。

    这是林隐雪失忆之后的涂鸦,或许完全就是一幅无心之作,跟所谓的北冥宝藏秘密毫无关系。

    楚天无意将心思花费在这张天晓得有没有价值的画纸上,将它收起准备打坐。

    但心终归无法宁静下来,峨山月所说的每一句话在他的耳边反反复复地响起。

    终于知道最后一名凶手的名字,楚天心中却满是说不出的郁闷失落。

    是该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了,楚天想了想决定今晚就走。

    他身无长物,也无需收拾什么行李,随手取过纸笔打算给珞珈留言。

    可是该写些什么呢?看着洁白的纸笺,楚天一阵踌躇——还是什么都别说了,她会懂的。

    “老洞,”楚天的一缕灵觉穿入元辰虚境,“问你件事儿。”

    “什么?”

    “有没有办法能让我的功力在短期内迅速恢复?”

    “有,”洞天机翻翻白眼道:“你闭上眼做个梦就成。”

    楚天出奇地没有反唇相讥,问道:“还有么?”

    洞天机不言语了,他发现这少年是认真的。

    “或许有个地方你可以试试。”过了许久,他回答说。

    “哪里?”

    “鬼城。”

    “鬼城?”楚天的眼睛一亮,他当然明白洞天机为何会犹豫——鬼城,尤其是它的地下世界,杀机四伏群魔乱舞,没有哪个正常人愿意涉足。

    “砰!”屋门猛然被人踹开,满城的风雨吹落进来,在烛光下映射出雾般的华晕。

    “是你?”起初,楚天一喜,以为是珞珈来了——破门而入是她一贯招牌式的打招呼方式。可是一抬眼,看到的却是阔别多日忽又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幽鳌山。

    不等楚天反应过来,幽鳌山瞥了眼桌案上一字未落的纸笺,猛然跨上两步铁拳砰然有力打中他的胸口。

    “喀喇喇!”楚天的身躯飞撞在墙上,压垮了那张本就摇摇欲坠的床榻。

    楚前发黑气血汹涌,胸襟又被幽鳌山的大手一把扯住,整个人凌空提起顶在了在吱呀呻吟的墙壁上。

    “为什么要杀她?”他怒视楚天,嗓音沙哑地喝问。

    楚天看到幽鳌山左臂环抱的峨山月,不禁凛然一惊道:“幽夫人死了?!怎么死的?”

    “就在你离开后不久,她被发现倒在了书房的血泊之中,胸口插着一柄银剪。”

    幽杞人站在门口,冷冽的目光直迫楚天:“你应该是山月生前见过的最后一人!”

    “所以你们就怀疑我是凶手?”楚天醒悟过来,“放开我!”

    幽鳌山如同一座濒临爆发的火山,紧抓楚天不放:“给我你的解释!”

    “既然你已认定我是凶手,我还解释什么?”楚天怒极而笑,心中愤懑之情尤胜于在法门山庄被翼天翔设计陷害的那次。

    当然,幽鳌山不同于翼天翔。楚天相信,绝不是他杀死峨山月嫁祸给了自己。

    可恰恰因为这样,才使得这件事变得愈发扑朔迷离,令人难以猜想幕后的主凶!

    另一方面,如果旁人怀疑指责自己,楚天只当是疯狗咬人。但如今一脸怒气口口声声把自己当凶手的人,竟是幽鳌山!

    “你承认了?”幽鳌山的喉咙里呼呼作响,声音听起来很奇怪。

    楚天昂着头,睁大眼睛冷冷盯着幽鳌山,一字字回答道:“去死!”

    他的心中充满怒忿与无处诉说的委屈,面对幽鳌山先入为主的质问,情不自禁生出一股逆反心理。

    好吧,觉渡大师是我杀的,峨山月也是我杀的。全天下被害死的人,统统都是我杀的!

    我是无恶不作丧心病狂的疯子,我是忘恩负义嗜杀如命的恶魔,如此所有人都该满意了吧?!

    幽鳌山没有回答。

    自打楚天进入北冥城的第一天,他就结识了这个由珞珈带来的少年。

    曾经肝胆相照联手御敌,曾经反目成仇刀剑相指,也曾经在一个个悠长的午后坐在这栋小木屋里喝着酒,聊着天,一起无聊望着小巷里匆匆过往的路人……

    他的嘴唇动了几动,似乎想对楚天说什么,但终于依旧是沉默。

    一时屋中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死寂,仿佛空气也在压抑中凝固。

    楚天也不再说话,只是漠然与幽鳌山对视,就像对眼前遭遇的一切都已认命。

    须臾之后幽鳌山缓缓举起铁拳,问道:“你还有什么遗言?”

    楚天不屑地笑了笑道:“我等着你!”

    “大哥!”幽杞人从后伸出手抓住幽鳌山的拳头,“冷静点,现在还不能杀他。”

    “为什么?!”

    “珞珈——”幽杞人的回答掷地有声,“你杀了楚天,就会死无对证!”

    “珞珈?”幽鳌山悲愤一笑道:“就是倪天高来找我也没用!”

    话音未落,楚天体内横生出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竟将幽鳌山的手指霍地震开。

    “砰!”他抬起膝盖猛地撞去,幽鳌山猝不及防小腹中招,闷哼后退撞入幽杞人怀中。

    “快逃!”元辰虚境中洞天机一记低喝,将雄浑的元气注入楚天体内。

    楚天摆脱幽鳌山的控制,双臂一振撞碎身后屋墙,施展“鹰扬诀”倏然疾掠。

    “站住!”早有幽世家高手重重围困住这栋小屋木,看到楚天闯出,两名身着青衣的侯府家仆齐齐扑上截击。

    楚天灵觉舒展,对背后情景洞彻若明,心念微动苍云元辰剑铿然弹射而出,一式“回头是岸”如闪电惊鸿在雨夜里劈开两道亮丽电芒。

    两名家仆惨叫飞跌,由肩膀斜斜向下直至腰胯,被剑锋划开一条殷红的血口。

    幽鳌山一言不发,但谁都能看清楚他脸上涌动的怒火。

    他手按幽杞人借力弹起,身形掠出屋外五指戟张拿向楚天。

    楚天毫无迟疑,苍云元辰顺势回转飞挑幽鳌山的左肩。

    幽鳌山左手化爪为掌拍击在苍云元辰剑上。

    楚天连人带剑被拍飞出去,喉咙发热喷出一口血箭,硬是冲开了胸头的气血瘀结,凭借幽鳌山的掌力递送拧转身躯,如一支离弦之箭向东掠去。

    幽鳌山、幽杞人齐声长啸并肩直追,如两条滚滚巨龙横亘长空,划破雨夜的静谧。

    楚天对此充耳不闻,甚至全然不管身后的幽鳌山、幽杞人兄弟距离自己还有多远。天地洪炉熊熊燃烧,将洞天机注入的元气迅速炼化,身形仿似一颗融入黑夜的雨点,在风中跃动闪烁直向北冥城外冲去……

    警讯声响彻北冥山城。

    峨山月遇害,凶手逃亡的消息顷刻间将所有人从睡梦里惊醒。

    有人在幸灾乐祸,有人在狐疑观望,还有人拍案而起,在这样一个原本应该平平淡淡渡过的细雨之夜,注定将会发生许多故事。有些会惊动天下,但也会有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正在发生。

    珞珈听到警讯时,正在自己的郡主府静室里打坐修炼。

    她的静室四壁如同水晶墙般通透晶莹,最大程度锁定了来自北冥海深处的灵气。

    静室中光雾缭绕,房顶透明如穹庐撑起,淅淅沥沥的雨滴敲击在上面发出悦耳的沙沙轻响。

    “出事了。”

    珞珈对北冥城里的警讯习以为常,在这个鬼地方三五天里平安无事才是活见鬼。

    但今晚听到警讯,她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悸动,像是预感到了什么,迅速起身走出“天晶静室”。

    静室外守立着两名郡主府的女侍,都是珞珈培养多年的心腹家仆。个子稍高的名叫绿茶,稍矮的是薄荷。

    看见郡主从静室里走出,两名女侍已经猜到她想问什么。绿茶躬身道:“启禀郡主殿下,方才外城传来消息,楚天楚公子杀死了幽世家女主人峨山月,幽鳌山、幽杞人正在追捕。”

    “开什么玩笑?”珞珈两道像剑锋般的黛眉轻轻一挑,“哪个王八蛋敢造谣生事?”

    “恐怕是真的。”薄荷看了珞珈一眼,她深知女主人和楚天之间的关系,小心选择用语道:“至少目前传回来的消息确是如此。”

    珞珈呆了呆。峨山月今晚要找楚天的事,她知道。所以才没去楚天那里。

    难道,楚天已经知道峨山月是十七人名单中的一人?

    不,不可能!

    珞珈狠狠甩头,秀发在身后如瀑般跃动。

    她轻咬樱唇快步沿着长廊向外走,去晚了那个猪头就没命了。

    “珞珈!”迎面走来一名身材瘦长面带病容的中年男子,堵住了她的去路。

    “我没工夫听你教训,快让开!”珞珈心乱如麻。

    “别去!”中年男子斩钉截铁道。

    “倪天高!”

    “冷静点,珞珈。”中年男子语声放缓,说道:“遇害的是峨世家家主峨放鹰的女儿,幽世家家主幽杞人的妻子。一桩命案已经将两大世家卷裹进来,如果你出手救楚天,就等于我们三大世家的联盟土崩瓦解!”

    “那是你的联盟,不是我的!”

    “不要任性,我和你一样相信楚天是遭人陷害。这是一场针对我们三大世家的阴谋,你去救楚天正中对手下怀。”

    倪天高沉声道:“让我来处理这件事。我保证楚天会受到公正的审判。假如他不是凶手,我会第一个为他洗清冤情,抓住真凶!”

    珞珈冷笑道:“楚天不是凶手,他不必接受任何人的审判,让开!”

    倪天高面色沉静,摇摇头道:“珞珈,你不能做傻事。”

    “少来,我不是三岁的小孩子!”珞珈眸中冷光一亮,纤纤玉掌轻按倪天高的胸口:“让你的耿耿忠心鞠躬尽瘁全都见鬼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