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吊唁 下

    “啪!”青花瓷杯清脆地碎落在楼板上,四分五裂。“”获取节】

    玄龙驭第一个动手,目标是刚刚还和他亲亲热热称兄道弟的阎西坡。

    他比任何人都有理由杀死阎西坡,斩断海笑书作乱的一大奥援。

    “哧——”一柄月牙形晶莹雪亮的玉刀遽然从玄龙驭的右袖里激射而出,他翻腕握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阎西坡的小腹。

    以有心算无心,用的又是玄世家传承千年的杀戮绝技“诀别斩”,玄龙驭有八成以上的把握一击必中,重创阎西坡。

    出人意料之外的是就在听到杯响的一霎,阎西坡的袖口里也闪动出了一面似盾非盾,似刀非刀的奇门魔兵——阎王帖,不容分说疾削玄龙驭咽喉。

    “叮!”碎玉刀和阎王帖狭路相逢精光迸溅,玄龙驭的眸中掠过一丝惊诧。

    ——阎西坡怎么可能预先知晓自己会对他下手?

    一定是出了叛徒!

    玄龙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的大管家玄慕山,但这种可能很快就被排除。

    玄慕山的一门老幼全都捏在了自己的手心里,而且他本人也在自己的严密控制之下,根本没有机会反水。

    不容玄龙驭多想,左侧劲风如芒,阴圣道一记“劫害手”直插他的背心!

    先杀了玄龙驭趁机掌握玄世家,再与倪天高等人一决胜负,阴圣道的算盘从来都打得很精准。

    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峨放鹰扬声呼喝,魁梧高大的身形腾空飞起,犹如一羽雄劲苍鹰展开双爪抓向阴圣道后脑。

    阴圣道当然不愿意拿自己的命和玄龙驭作交换,冷哼道:“老狗!”劫害手翻转朝上和峨放鹰以爪对爪硬拼了一招。

    “哗——”冷月禅蓦然抓起一把棋子洒向战团。

    一颗颗用悬空山玄玉石打磨而成的棋子在空中划出诡异的弧光,如漫天飞羽激射向激战中的玄龙驭。

    “叮叮叮叮!”原本站在阁外长廊上的莫靖轩不知何时闪身杀入了战团,魔剑“别离”万千紫光怒放,将棋子绞为粉末。剑势不衰反盛,直挂冷月禅眉心。

    “沧海十三剑,你也想做倪天高的狗!”冷月禅一记冷笑,振衣而起手里已多了一柄黑森森的魔刀,架住别离魔剑。(请记住)

    那边幽杞人注视哥舒晓梦,一股无形气势如松涛万里直迫对手,缓缓问道:“哥舒侯爷,你怎么说?”

    哥舒晓梦一咬牙道:“我和倪珞珈有不共戴天之仇,只好对不住杞人兄了!”掣动魔剑进身抢攻。

    殒化慈不声不响,双手套上一对“大成攫空爪”银芒霍霍卷涌出朵朵妖艳火苗扑向幽杞人,与哥舒晓梦联手夹击。

    “倪公,这是怎么回事?”安玉京愣在当场,尚未搞明白眼前的局势。

    倪天高姜黄的病容上永远有一种波澜不惊的镇定,淡淡说道:“海笑书勾结几大世家犯上作乱,如此而已。”

    “海笑书?”对安玉京来说,这个名字实在有点陌生。

    他看了看离伤秋,发现除了自始至终保持中立置身事外的寂世家家主寂商玄外,所有人都已卷入到这场石破天惊的大决战中。

    “离公,鳌山在哪里?”倪天高的视线转向离伤秋,曾经的同僚而今的死敌。

    “他没事,这年头能够陪我喝酒弹琴的人越来越少啦。”离伤秋轻声喟叹:“过了今夜,不知还能剩下几个?”

    “离公在弹琴自娱之余,居然不着声色地布下偌大一盘棋局,天高佩服。”

    倪天高的脸上不知喜怒,静静看着离伤秋:“天王闭关前召见你我,只说了四个字,离公可还记得?”

    “记忆犹新——”离伤秋缓缓取出古琴架在膝上,一字字道:“同舟共济!”

    “同舟共济……如今风浪未来,这船却要自己沉了。”倪天高肃然道:“是天王错看了你,还是倪某失德,逼得离公如此?”

    离伤秋淡然道:“是我有心疾,无关天王与倪公。”

    “砰!”廊檐下顾嫂点燃一支峨世家的烟花信号,法岩峰上下顿时喊杀声四起。

    “砰砰砰!”一串串代表各大世家的烟花竞相冲天而起,映照将黑的天幕。

    弹指之间,法岩峰上亮起无数五颜六色的炫丽光彩,禁制法阵一一打开,伏兵从四面八方涌出。

    与此同时法岩峰外千军万马乘风御剑而来,外城、鬼城、藩城方向也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厮杀声。

    倪天高和离伤秋却始终端坐不动,彼此目光激撞,一簇簇无形火花在空中崩绽。

    不管周围的战况如何跌宕起伏,两人心止如水身如石雕,谁都没有抢先出手。

    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彼此的一举一动乃至心绪的略微波动,都足以决定这场大战的最终结局。

    故此,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

    忽听“哧啦”撕锦裂帛一响,幽杞人的半截袍袖被殒化慈的大成攫空爪扯碎,小臂上泛起三道淡淡的血痕。

    他的修为比殒化慈、哥舒晓梦均要略胜半筹,但对方两人联手,三十余个回合后便逐渐占据了上风。

    那边阴圣道见状嘿然道:“幽杞人,你们三大世家欠我阴世家的血债,今晚就该一笔勾销了!”

    幽杞人面色稍显苍白,神情却是处变不惊,带着隽永的儒雅,内敛的斯文,微微一笑道:“阴侯所言诚如我愿!”双目一闭一开,突然爆绽出两束七色神光!

    “七曜神瞳?!”殒化慈勃然变色,抬起大成攫空爪在身前“哧哧”飞舞,四周精气急遽凝聚,画出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银芒,仿佛虚空也在晃动撕裂。

    “砰砰砰——”七彩神光如长虹贯日横跨凌云阁,密密织织的银芒不断溃散幻灭,竟无法迟滞七曜神瞳分秒。

    哥舒晓梦抽身飞退,剑交左手右手祭出一件魔宝,当空化作一座三色奇峰不住旋转,重重压落在七曜神瞳上。

    “轰!”七彩神光波澜起伏,被三色奇峰压得不能动弹。

    幽杞人气机牵引之下眼角渗出血丝,晓得对方祭起的是象征过去、今世与未来的三生镇缘峰,这才克制住了自己的七曜神瞳。

    他低哼了声,体内功力提升至巅峰,双目神光暴涨,七曜神瞳宛若两条暴怒不屈的神龙腾夭燃烧,三生镇缘峰顿时压制不住,如怒涛上的扁舟剧烈颠簸,金、灰、白三色光华被炼得“丝丝”冒烟不停蒸腾。

    殒化慈见哥舒晓梦独木难支,稍作喘息一记厉啸道:“幽杞人,别以为有一对七曜神瞳就能横行无忌,本侯这就让你见识一下殒世家的法宝!”

    他的双唇低低念动真言,体内骤然焕放出一团诡异莫名的灰绿色光华覆盖全身。他的面容、肌肤乃至神情气质倏地产生天翻地覆的巨变,双目散发灰绿死光,头顶生出两片扇形巨角,身上衣衫噼啪爆裂闪过电光,长出一根根可怖的骨刺,身躯亦随之拔高,掣动大成攫空爪一步步迫近幽杞人,嗓音沙哑带着嗡嗡回声,仿似从冥狱深处传来的魔神呼吼:“末日将临,万灵化灭——”

    “大成魔王珠!”幽杞人心头一沉,识出了殒化慈变身的奥妙渊源。

    三千年前幽天大战,轮回魔君麾下的先锋战将号称“大成魔王”,统帅冥狱十万魔卒攻城掠地勇不可挡,所到之处天界群仙死伤无数。

    但他最终也没能逃过殒落命运,在北冥海一战中身死道消,只剩下一颗右眼珠散落在冥海深处未曾幻灭,后来便成为了殒世家的镇门至宝。

    如今殒化慈催动魔珠,强行唤起珠内大成魔王一缕残存的魔识,自己也化身为魔王虚影实力暴增,当真有一种碾山碎海的无敌气势。

    在变身之前,殒化慈的修为和哥舒晓梦大体相当,均为抱朴境的圣阶高手。此时此刻他得到大成魔王的魔识传承,境界虽然无法提升,但实力却在转瞬间提升到极为恐怖的高度,即使是守一境界的顶尖人物,也要在魔王凶焰前退避三舍。

    千钧一发之际,凌云阁外响起一阵清啸,如鸾凤之音裂金决云,穿越过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回荡在阁中所有人的心头。

    “珞珈?”以幽杞人沉稳的心性,此刻亦禁不住脸上微露出一缕喜色。

    “哼!”殒化慈变身的大成魔王转过身,就看到阁外一处处战团如潮水翻动,离世家阵营的门人弟子发出声声凄厉嘶吼,如竹筒倒豆子般坠落进金门大瀑布下方的万丈深壑中。

    倪珞珈的纤手拈动一支玉簪所向披靡,绝美的身影踏云破月御风而来。分明只是一位纤纤弱质的小女子,却给人以千军奔涌万马齐腾的磅礴大气。

    “叮!”玉簪仿佛尚在千米之外,但就在殒化慈回身之间,杀气决荡寒光盈天,竟已迫在眉睫!

    殒化慈挥动大成攫空爪凭空抓摄,试图拧断不过竹枝粗细的玉簪,却感到掌心剧痛,已被剑气刺中。

    他的手臂不由自主一颤,仅仅分毫的凝滞,倪珞珈手捻玉簪穿过大成攫空爪的封锁,剧烈殒化慈眉心不到三寸!

    “啊——”殒化慈浑身骨刺耸立飞弹,如满空蝗羽攒射倪珞珈。

    蓦地感到眉心一疼,已教倪珞珈的玉簪轻轻点中。但见伊人娇躯闪动,施展出天人无相,消逝在他的视野里。

    “哧哧——”殒化慈的额头露出一个殷红血点,丝丝缕缕的灰绿色精气外泄,竟已被倪珞珈在一招之间重创!

    越界第一百二十二章吊唁下正文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