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阪荡英雄 下

    海笑书不愧是修真的一流高手,很快就从盛怒之中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犯了战略性错误。他原本想快刀斩乱麻,利用天塌地陷九十九式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结束战斗。但事实证明,这样做正中楚天的下怀。

    于是他立即改换剑法,使出势大力沉的大开山剑,舍繁就简恃强凌弱,以求倚靠深厚的功力硬撼楚天,强行冲垮对手的剑招防守。

    “铿、铿、铿——”苍云元辰与古天魔剑连续激撞,楚天的身形微微晃动右臂渐感酸麻,毕竟从修为境界上来说,海笑书三十岁前就跨入抱朴之境,要比自己足足高出一筹。

    但他从来不是那种吊在一棵树上等死的榆木脑袋,一看对方的大开山剑果然非同凡响,当即扬长避短使出沉鱼落雁身法上下翻飞,在雄浑无铸的墨绿色剑光中穿梭往还,便似一羽海鸟搏击风浪笑傲长空。

    海笑书皱皱眉,晓得大开山剑还不足以彻底压制楚天。他蓦地长身出指,亮出林涣清曾在鬼城之行时使用过的玄世家绝技“素手罗刹指”,以灵动犀利的指劲弥补大开山剑迟缓凝滞的缺欠。

    这样快慢结合果然令楚天大感吃紧,他既要闪躲古天魔剑崩云裂石的劈斩,更需小心素手罗刹指无孔不入的突袭,身法变换已不似先前那般轻盈自由。

    海笑书见自己逐渐掌控了战局主动,脸上露出阴冷笑意道:“楚天,你也算有才。就这么死了着实可惜,只要交出峨山月给你的那样东西,我或可考虑将你意识炼化后收为贴身家奴。”

    “放屁!”峨无羁慢慢缓过气来,代楚天骂道:“你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下流货色?小楚,我们兄弟联手一起上,劈了这个祸害!”

    “不用!”楚天冲着海笑书一笑,胸有成竹地道:“你这辈子最大的失败就是那晚不该嫁祸给我!”

    他的左手慢慢迸立在胸前,五指舒展捏成一道法印,神情之中透出股难以名状的寂寞沧桑之气,沉声喝道:“疾!”

    “咻——”一束银芒在指尖点亮,四周精气云集急遽膨胀凝铸成为一方熠熠生辉的魔印,隐隐有万古空悠的叹息声从印中传出,令闻者心中平生落寞萧索之情,好似万念俱灰生无意义。

    “这是……”海笑书心头巨震,直感到一股沛然莫御的魔意铺面压来,脑海中种种杂念丛生,体内魔气骚动不安大有分崩离析之势。

    没等他做出第二反应,那方魔印霍然轰出,印底以龙章凤文篆刻着“虚芜寂灭”四字,顿时天地失色乾坤沉沦,好似碎尽了万古的繁华,散没了红尘的迷离,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死寂与黑暗。(

    “给我破!”海笑书拼命护持灵台,催压真元汩汩注入古天魔剑朝前猛劈,与此同时打开洞玄古卷释放出一头麒麟神兽撞向虚芜寂灭印。

    “轰!”光澜爆绽,麒麟神兽被轰得粉碎,虚芜寂灭印气势更盛又与古天魔剑迎头激撞。

    海笑书“嘿”地喷出一口血箭,古天魔剑表面呈现出丝丝龟裂荡开一旁。

    虚芜寂灭印只是微微一晃,并无多大损伤。

    楚天去念存思心与印合,左手法印再次一变道:“制!”

    “唿——”虚芜寂灭印长驱直入击中海笑书的额头却不爆炸,遽然化为一束银芒透过眉心隐入他的体内。

    海笑书全身剧烈抽搐,右手的古天魔剑、左手的洞玄古卷齐齐脱手飞出,整个人“喀喇喇”银芒冒蹿也向后飞跌而出。

    峨无羁和文静已经看呆了,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楚天踏上一步,左手五指戟张虚摄,将那本洞玄古卷凌空抓到了手里。

    为了击败海笑书,他动用了寒料峭所赠的虚芜寂灭印,自然要连本带利地收回来。

    那边海笑书完全失去抵抗力,身躯僵硬到栽倒在地。楚天右手高擎苍云元辰剑罩定对方,冷冷道:“幽夫人与你何怨何仇,你见死不救在先,栽赃嫁祸在后,可笑还想篡位夺权沐猴而冠!”

    海笑书全身功力被虚芜寂灭印封锁,一魔意更是不断冲击灵台,使得他的心神摇荡难以自持,双目血红强自惨笑道:“我今日既功败垂成,不过一死而已,何足挂齿!”

    “休伤海公子!”一位离世家的家老脱出战团,双掌推出一蓬色彩斑斓的凶猛罡风,试图围魏救赵从楚天剑下抢走海笑书。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峨无羁呼喝出锤,封挡住那不知死活的离世家家老。

    楚天高举苍云元辰剑向海笑书斩落,可就在那一瞬,整座凌云阁的庇护禁制终于承受不住众多圣阶高手的轰炸催压,砰然爆裂开来。

    无数道绚丽晶芒穿透墙壁屋顶,似流星般划过黑夜散落在幽深谷壑里。

    宏伟壮观的凌云阁飞砂走石瞬间垮塌,到处罡风如注将众人抛向空中。

    楚天的身形亦不由自主抛飞起来,浓烈的强光中却已不见海笑书身影,竟是趁乱溜走了。他目光一扫就看到数百米远的上空珞珈双手执簪和一名手抚古琴的中年男子恶斗正酣。

    那中年男子衣袂飘飘潇洒不羁,两手抚弄琴弦弹奏的竟是一首无声之曲。

    一道道千姿百态残缺不全的光圈凭空涌现,犹如自成系统的洪荒宇宙脉脉运行旋转不息,围绕在珞珈身周。

    “离伤秋!”楚天心头一凛,猜到了这男子的身份,更令他心惊的是珞珈居然在与对方“离颂”古曲的对决中处于下风!

    似乎对任何人来说,珞珈就像是一个不可战胜不知失败为何物的神话,但今夜她真正碰见了对手。

    适才一役她以孔雀明王诀大战殒化慈,最终成功破去对方的大成魔王虚影并将其斩亲自出手。

    两人的激斗立刻成为凌云阁二楼的焦点战役,输赢成败牵动全局。

    由于方才施动孔雀明王诀耗损了不少功力,珞珈上手便主动一反常态采取守势,借机调匀气息养精蓄锐。

    然而离伤秋是何等人物,岂肯给珞珈从容喘息的机会?当即弹起号称千古绝唱的“离颂”,力求速战速决毕其功于一役。

    两人隔空交锋看似平淡,然则杀机无限潜流奔涌。不管哪一方稍有疏忽,都会在瞬间被对手打得魂飞魄散元神爆碎!

    虚空之中有形的、无形的剑气琴罡星罗密布,形成一座恐怖的气场,连抱朴境界的圣阶高手都得退避三舍,不敢轻易靠近。

    从某种程度上说,凌云阁的禁制碎裂楼宇轰塌,多半是因为离、倪两人的恶斗引起。

    楚天手中长剑嗡嗡作响,强压下恃强逞能闯入战团的想法。自己和离伤秋实力相差悬殊,贸然插手只会非死即伤,反要连累珞珈出手相救。

    怎么办?自己总不能袖手旁观!

    他心里有些不解,为何身为北冥神府三公之一的倪天高始终处之泰然,莫非他有恃无恐抑或在等待着什么?

    这时候洞天机猜出楚天心意,不甘寂寞地开口道:“怎样小楚,要不要我老人家出手打发离伤秋?你只要找准时机,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便是。”

    尽管有言在先他老人家洁身自好不愿掺和魔门的内乱,但眼巴巴瞧着一堆堆一团团人鬼^交杂打得热火朝天,各种绝学魔宝漫天乱飞,未免心痒难熬。

    他在法楞经书里待了六百年,重获自由之后虽也小露过几手,可对方不是阿狗就是阿猫,怎比得上和离伤秋这样的高手对撼来得有劲?

    所谓身价总有高低,价钱不够交情来补,一切皆可商量。

    谁知楚天重重哼了声道:“免了,老胳膊老腿的万一弄伤了多不好。”

    洞天机气得直翻白眼,怒道:“放屁,就凭离伤秋,他也配?”

    楚天懒得跟他啰嗦,取出晓风残月箫施动“百魂斩”,一缕缕碧色光符如清泉般涌出箫孔,汇聚成一条绚丽多姿的长河轰向离伤秋。

    离伤秋的灵台立生感应,暗自一怔道:“好像是魔曲百魂斩,这小子竟也学会了?”当下左手一抚琴弦,发出道剑芒迎向碧色光符。

    楚天晓得离伤秋远非幽渊鬼尊可以相提并论,为相助珞珈扳回局面,他也豁了出去,天地烘炉燃烧真元汩汩催动晓风残月箫。

    空中的光符遽生变化,凝炼成一把经天纬地的碧色长刀与天音剑芒狠狠对撞。

    “砰!”碧色长刀波光晃动四分五裂,气机牵引之下楚天身躯晃颤,口鼻之中渗出几缕血丝,箫声骤转暗哑。

    天音剑芒也是一阵翻腾颤动,却依旧保持神形不灭径直刺向楚天。

    楚天不禁对离伤秋超卓绝伦的修为油然生出一丝钦佩之意。

    对方仅是略作分神的随手一击,就粉碎了他全力而为的百魂斩,甚至还能趁势反攻过来,实力确实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也难怪珞珈无法取胜。

    他临危不乱,左手凝攥成拳轰出一式“千疮百孔”。虚空中精气聚集,幻生千百个殷红拳影,“嘭嘭嘭”如梅花间竹不停轰击在天音剑芒上。

    天音剑芒连遭魔道两大顶级绝学重创,终于砰然爆裂碎散成丝丝缕缕的游光。

    楚天低哼一声受罡风反挫之力震晃,身躯飘退三丈方自重新稳住阵脚,但胸口一阵郁闷,耳中也有“嗡嗡”回音不辍。

    猛听珞珈一记清啸,娇躯翩若惊鸿穿越漫天离颂光圈,右手翻转亮出一支碧色玉箫转守为攻飞点离伤秋的咽喉!

    越界第一百二十六章阪荡英雄下正文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