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此非乐土 上

    “林伯母,怎么会是你?!”

    虽然林隐雪的脸上戴着一张白银面具,但楚天绝对能够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八旗迎宾,圣殿召见,种种迹象都让楚天误以为自己将见到的会是魔教教主林盈虚,却不曾想见到的竟然是晴儿的母亲。

    这时就听林隐雪说道:“楚天,我知道你会来,所以一直都在等你。”

    楚天闻言心头一震,问道:“林伯母,你知道我是谁,莫非你已完全恢复记忆了?”

    林隐雪微点螓首,隐藏在面具后的双眸里流露出一抹难以言喻的况味,简短答道:“是,身不由己。”

    楚天愣了愣,随即体会到林隐雪话语中隐含的淡淡一缕苦涩滋味。

    她恢复了记忆,却被曾经深深埋藏的种种痛苦往事席卷而来重新缠绕,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楚天也不晓得是应该为林隐雪高兴还是难受,但看到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宽大的宝座中,总觉得有一丝不舒服,心里边却还是怀念那位隐居在深山幽谷里温柔和善的白衣女子。

    他问道:“林伯母,是你安排八大旗主前去接我上峰?”

    隐雪说道:“事实上我对你近日的行踪都了若指掌,也晓得你揭穿了翼天翔的阴谋令其声名扫地亡命天涯。因此即使没有权坛主的禀报,我也会派人接你上峰。”

    楚天讶异道:“莫非林伯母找我有事?”

    林隐雪“嗯”了声,说道:“你万里迢迢赶来君临峰,不也是为了找我么?”

    楚天道:“我是想拜见林教主,有事相求。”

    林隐雪淡淡一笑道:“如你所愿,她就在你的面前。”

    楚天大吃一惊,又听林隐雪继续说道:“就在七天前,父亲已将教主之位传给了我。只因尚未举行昭告大典,又不想引起教中兄弟的猜忌恐慌,故而除了少数几位护教、旗主和本教的重要人物知晓以外,对外暂秘而不宣。”

    楚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激荡的心情。

    执掌魔教四十余年,威凌八荒**的魔门第一高手林盈虚居然悄无声息地退位了,且将教主宝座传承给了自己的女儿林隐雪!这件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也太过诡异。

    楚天暗自舒展灵觉打量林隐雪,有十成十的把握可以肯定她的修为毫无起色,心中寻思道:“林教主为何要在如日中天之际,将大位传予女儿,而且连应有的传位大典也等不及?莫非,他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里,他问道:“不知林老教主可好,我是否可以拜会他一面?”

    林隐雪看出楚天心中的疑虑,淡然道:“家父退隐自有深意,你将来就会明白。如今我已接掌圣教,有什么事只管说来。”不着痕迹地将楚天求见林盈虚的事回避了过去。

    楚天道:“不瞒伯母,我此次前来君临峰,是想求取一些云麓圣泉。”

    林隐雪毫无讶色,似乎早已猜到楚天的来意,说道:“你想要用云麓圣泉为洞天机洞老祖重塑金身?”

    楚天点点头,凝视林隐雪待她回应。

    林隐雪沉吟须臾,回答道:“云麓圣泉所在位置,是本教禁地厄狱古林,我也无权准你入内求取。”

    楚天一阵失望,寻思道:“林伯母的说法与权大哥如出一辙,看来要进入厄狱古林确是势比登天!”

    谁知峰回路转,林隐雪又道:“不过,我可以带你前往。至于能否入林取水,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楚天闻言不由转忧为喜,说道:“多谢林伯母!”

    林隐雪摇头道:“不必谢我,这事若是旁人相求,绝无丝毫可能,你却另当别论——不是因为你曾经救过我,又帮过晴儿,而是我相信你与厄狱古林有缘。”

    楚天心头微动,问道:“伯母此言指的可是六百年前寒料峭也曾进到过厄狱古林中?”

    林隐雪避而不答,说道:“楚天,你修炼的梵渡经书本是我正一教的不传之秘,除教主亲授外,他人若有涉猎统统予以处死。既然天意如此,你何不加入本教,正式成为家父座下的嫡传弟子?”

    楚天吃了一惊,没料到林隐雪会向自己提出此种要求。

    他对魔教并无反感,且与何马、权正昊等人一见如故,更莫遑论与晴儿之间的渊源。但就此加入魔教,成为其中一员的事情,却从未想过。

    他摇了摇头说道:“承蒙伯母抬爱,但我散漫惯了,不想受门规戒律的约束。”

    林隐雪眼中透出冷光,语调中多了几分威严,道:“但你却加入了北冥神府。”

    楚天笑了笑道:“那我就更不能加入贵教了。”

    回想当初加入北冥神府,直至今日欲去还留,全因欠着珞珈的一个承诺,但早晚有一天自己一定会完全离开。

    他不是倪天高、玄龙驭抑或海笑书,从来都没有太大的野心。一统神陆正魔两道也好,以天下为己任也罢,并不是楚天心中追求的目标。

    他只想好好地生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绿草如茵,面朝大海,看日出日落,听潮来潮去,珞珈期冀的,也就是他想要的。

    林隐雪蓦然提高声音道:“莫非你忘了自己的父母和乡亲是如何死的?”

    楚天的胸口霍地一恸,那惨绝人寰的猎户村灭庄景状不由自主地浮现在脑海里。

    林隐雪察觉到楚天的神色变化,微笑道:“想不想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谁?”楚天的双拳不自禁地攥紧,手背上的青筋如怒龙般在跃动。

    林隐雪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楚天身躯一震,长吐了一口浊气竭力平复澎湃心潮,问道:“他就是晴儿的爹爹?”

    林隐雪的脸隐藏在面具之后,令楚天无法看清她此刻的面目表情,然而从朱唇中吐出的每一个字却似凝冻了万年的冰霜,直冷到人的骨髓里:“他不配!”

    楚天的心神徐徐平定,沉吟须臾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不,你不知道。幽鳌山不会帮你,珞珈也不可能让你杀了他。凭你一己之力,根本没有复仇的可能。”

    林隐雪冷冷道:“你只有和我联手,踏平北冥山,才有机会报仇雪恨。”

    楚天凛然一惊,更加清晰地意识到眼前的林隐雪已非当日那面对危难彷徨无助,忘却了一切仇恨与苦难过去的“林夫人”。

    她恢复了记忆,想起了从前,如今要做的便是复仇——埋葬整个北冥神府,讨还血债!

    就听林隐雪继续说道:“北冥神府刚刚经历过一场血腥内斗,元气大伤人心离散,再没有比眼下更好的机会。我已做好准备,不日便要尽起圣教精锐敉平北冥山城。我失去的东西,不能白白失去;我受过的苦,要他们加倍偿还!”

    “你打算向北冥神府全面开战?”楚天立时想到了珞珈、幽鳌山、峨无羁、莫靖轩、峨日照、文静、老铸……还有许许多多他熟悉或不熟悉的人。

    林隐雪纠正道:“不是打算,而是计议已定势在必行,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我不能帮你对付北冥神府。”楚天摇头道:“而且我要劝你放弃这念头。北冥山城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容易征服。”

    林隐雪眸中涌现慑人的寒意,凝视楚天道:“你要想清楚了,惟有我能助你取得云麓圣泉,也唯有我能帮你报仇。只要你答应加入本教,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楚天暗自觉得奇怪,不明白林隐雪为何一定要自己加盟魔教,助她平定北冥神府。

    他虽然修为大进,剑诛阴圣道、力斩百草药仙,但毕竟还是个初窥圣阶奥妙的晚辈后生。别说魔教的四大护教、八大旗主,便是权正昊也未必会输给自己。

    林隐雪即已接掌魔教,麾下高手如云实力强横,又何须强拉着他来作壮丁?

    同时,林隐雪咄咄逼人的词锋亦激起了他骨子里的傲气,当即不以为然地一笑道:“林伯母,你可以忘记幽大哥对你的看顾,忽略孙妈曾经为保护你义无反顾战死的事实,但我楚天,绝不背叛自己的兄弟!”

    林隐雪冷然道:“如此说来,你要与我为敌?”

    楚天没有回答,但他缄默的神情已向林隐雪表明了一切。

    林隐雪的心中一股怒意在汹涌卷荡,只需一个念头,一个手势,她就能够让楚天永远走不下君临峰。

    她没想到楚天软硬不吃立意要和自己作对,心念闪烁道:“这少年天性倔强,我再逼他也是枉然。待我拿下了北冥山,用倪珞珈的性命做筹码,看你是不是还强硬到底,敢不低头服软?!”

    念及与此,她森然说道:“没有你,我一样能灭了北冥神府!念在晴儿的份上,我不为难你。她正在闭关,无暇见你。你这就可以下山他往,咱们北冥山再会!”

    楚天见事成僵局,更不拖泥带水,向林隐雪一抱拳道:“如此后会有期!”转身迈开阔步头也不回地走出天波殿。

    杨将相等人正在殿外等候,见楚天昂首走出均迎上前道:“楚兄弟,你见过教主了?”

    楚天勉强一笑道:“有劳杨旗主关怀,在下这就告辞了。”

    “你要走?”杨将相愕然道:“何不多留几日,教主她——”

    楚天不欲多说,看了眼同样满脸诧异的翼轻扬,说道:“此非乐土,徒留无益。”更不理睬众人疑惑的目光,朝着轮回宫外大步行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