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战鬼帝 上

    楚天战意如虹,心宁似水,无论周边战况如何跌宕起伏,灵台微澜不生,全数凝注在雷竟城的身上。

    他的沉鱼落雁身法在对方强大的攻势下被激发到了极致,闪展腾挪无有痕印,譬如一缕无法拿捏更难以捉摸的轻烟,在种种雷霆暴击之下倏忽往来进退自如。

    雷竟城无疑动了真怒,近三千年的漫长岁月里,还真没谁敢在它的头上动土。而今楚天不但动了土,还挖了坑,教它如何能够不怒?

    它不惜耗损精气,双手在身前打出一串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招式,只见“雷暴之鞭”、“雷暴之剑”、“雷暴之斧”……诸般用精气灌注凝炼而成的光刃纵横飞舞遮蔽虚空,交织成一片银涛澎湃的光之海洋。

    僵尸老妈护持着峨无羁、文静一退再退,不觉离战团已有三十丈远,但依旧感觉狂风扑袭气血难宁。可想而知,此刻楚天所承受的恐怖压力。

    峨无羁看着楚天在雷竟城的狂攻之下左躲右闪,似无还手之力,不由心急如焚,却知自己这点修为冲上去只是白给。

    倒是僵尸老妈看出蹊跷,安慰道:“别替这小子担心,他是故意跟雷竟城游斗周旋,借机耗费那老鬼的功力。等老娘恢复过来以二打一,定教雷老鬼屁滚尿流!”

    然而她也只猜对了一半。楚天确实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消耗雷竟城的精气。但更重要的是,他体内的梵度魔气却在汩汩生成,不断注入丹田。

    有了云麓灵气之助,楚天体内就似装了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几乎没有功力耗尽之忧。他不与雷竟城短兵相接,尽量节省每一丝宝贵的力量,因此打斗至今丹田魔气不减反增,已恢复到了八成多。

    正在这时勾漏幽渊上空的紫雾又一次剧烈翻滚起来,却是雷竟城麾下的鬼众赶至。它们本随着雷竟城在四处扫荡地下世界的残余抵抗势力,却收到勾漏幽渊发现敌情的讯息。雷竟城身法奇快先来一步,包括两名鬼王在内大队人马直至这刻才姗姗来迟。

    峨无羁抬头望去,就看黑压压的恶鬼铺天盖地,其中居然还有同样来自北冥海深处的“焚鼎鬼王”游乘杉和“千手鬼王”肖筱天。

    他吃了一惊,但想楚天都敢单枪匹马恶斗鬼帝,自己又岂能胆小畏缩人前露怯?当下一举磨金霸王锤,高声叫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跟着老子杀上去!”

    那边翠缈烟正被晴儿杀得丢盔卸甲狼狈不堪,眼角余光扫到强援赶来,禁不住欣喜道:“游兄,肖兄,快来助我先杀了这女娃儿!”

    晴儿冷冷一笑,定界魔枪陡然间转动如轮将翠缈烟死死圈在重重金光之中,紧接着纤掌迸立如刀,近身疾劈。

    翠缈烟大吃一惊,匆忙间只能飞起一脚踹向晴儿小腹,心道:“就不信你肯与我同归于尽!”

    不曾想晴儿看都不看翠缈烟踢来的左足,结结实实一掌劈中它的胸膛。

    翠缈烟一声凄厉尖啸,左脚几乎不分先后也踢中了晴儿的小腹。

    就听“砰”的闷响,晴儿稳稳接下翠缈烟的腿攻,娇躯借势飞退,右手运转定界魔枪在对方咽喉轻轻抹过。

    翠缈烟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道:“骷髅鬼帝的九幽消灾……”

    最后一个“镜”字来不及出口,头颅爆裂,从脖颈里飙射出一蓬暗红色血泉。

    晴儿混若无事地飘退三丈,默运魔功消去余劲,望了眼黑云压城般的恶鬼大军,掠身迫入楚天与雷竟城的战团。

    她当然清楚两大鬼王率着千余恶鬼杀来,情势对云中仙母子大为不利。可是峨无羁也好,僵尸老妈也罢,怎也比不过哥哥在她心中份量的万一。

    定界魔枪挟着屠戮三大鬼王的恢弘杀气,如金虹贯日从左侧杀至,疾刺雷竟城。

    雷竟城腹背受敌夷然不惧,冷喝声道:“找死!”左手一张,就像从虚空里扯出一杆银枪,以枪破枪劈击过去。

    它跟楚天缠斗了三十多个回合,双方的魔兵交接次数没超过三下,这几乎是前所未有的事。不管它如何发动暴风骤雨般的狂攻,楚天总能有惊无险地闪避开去。有时明明已将这小子逼到死角,可对方的身形一闪一摇,便匪夷所思地脱困而出。

    这样打下去,雷竟城固然稳占上风,可精气耗损亦颇为剧烈。更令它恼怒的是楚天避而不战,令得一次次光刃轰击徒劳无功,却不知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晴儿挺枪来攻,反倒正中雷竟城的下怀,无形中将一口恶气尽数倾泻在这娇小玲珑的少女身上。

    “铿!”双枪交击,晴儿首次在施动定界魔枪的情形下被震出三丈。

    但雷竟城的惊讶更甚,它运出八成功力凝铸的“雷暴之枪”仅一个照面就被定界魔枪轰得支离破碎不堪再用,更感应到一股森森欲念破体而入直插本心。

    幸亏它的道行远非鲍笑天等鬼王可比,当即凝念低喝道:“咄!”体内隐隐银气蒸腾,将从定界魔枪中攻来的诸般欲念尽数消融。

    但这一耽搁,非但楚天转守为攻,苍云元辰剑从右侧攻到。晴儿也缓过劲来,双手擎握定界魔枪卷土重来。

    雷竟城看到晴儿须臾间面色便恢复如常,凝定气息再次攻来,亦是微微讶异道:“这丫头就算有魔枪之助,本身修为亦不可小觑。但这魔枪却像是……”

    它的脑海里灵光一闪,顿时又惊又喜道:“莫非这就是巫虞魔妃遗落神陆的定界魔枪?”

    想到这里,雷竟城贪念顿生,寻思道:“莫非天赐良机,今日竟教我寻得魔枪下落。我需得不计一切代价夺得此枪,纵然耗损数百年的精元,也是值得!”

    虽说恶鬼修道与凡人多有异曲同工之处,却要艰险困难了许多。毕竟人乃万物之灵,得天地钟灵之气,交日月精华之光,非世间其他任何妖魔鬼怪所能企及。

    故而雷竟城尽管修道几近三千年,却也未必及得上楚天、晴儿的百年苦修。至于像僵尸老妈这样的异数,多也靠生前的修为累积,再加上昊天神棺的玄妙力量催加,方才一举冲破了守一境界,却绝不能够推而论之。

    因此几百乃至几千年的精元说来可观,其实也就是诸如巽扬剑、洞天机等人数年又或数十年的真元积累而已。但对雷竟城而言却是殊为珍贵,一旦耗损需得无数日月的闭关修炼方能弥补回来。

    不过比起巫虞魔妃的定界魔枪,这一切的损失都又算不了什么。它打定了主意,要从晴儿手中夺取此枪,只消再修炼上千余年,破关之日便是横扫八荒**之时,又何须再替人卖命效力?

    当即雷竟城将功力提升至十成,再不做丝毫保留,举手投足银光霹雳,电芒奔雷,朝向楚天和晴儿声势浩大地轰了过去。

    这时楚天的功力已恢复到九成有余,再加上晴儿的助阵自忖已堪与雷竟城正面一战。故此他不再避让,开始了争锋相对招招对攻。苍云元辰剑不断斩击在各种光刃之上,如劈竹如削木,无坚不摧神威凛凛。

    雷竟城见状不无诧异道:“敢情这小子刚才是在养精蓄锐,功力之强并不亚于那丫头!”

    倘若仅是楚天和晴儿联手,它以鬼帝级的道行仍能战而胜之。但是加上了苍云元辰剑和定界魔枪这两件旷古烁今的魔兵,情形却又大大不同。

    这一剑一枪各自藏有雄浑至极的灵气底蕴,几乎能替主人抵挡下雷竟城过半的功力轰击,而且剑气虬劲枪意诡秘,更是不断侵扰它的心神,使得这位雷暴鬼帝无法尽情施展。

    与此同时,僵尸老妈、峨无羁、文静等人又迎上了焚鼎鬼王与千手鬼王率来的千多部众。任凭僵尸老妈骁勇无敌,毕竟独木难成林,虽不停杀伤众多恶鬼,但自己的部属亦是越战越少,好不容易提起的士气行将崩溃。

    楚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雷竟城又岂是好惹的?立刻瞧出端倪,嘿然一笑道:“小子,我看你还能撑多久?”反而变得不急不躁起来。

    楚天见势不妙,沉声说道:“晴儿,你还记得六丁六甲诛仙阵么?”

    晴儿立知楚天的心意,虽不愿他真个要跟雷竟城拼命,但事到如今迫不得已,哥哥既有这样的想法,自己焉能不助一臂之力?

    她轻点螓首回答道:“记得!”

    楚天不再说话,凝定心念祭起真我如一印,体内华光盛放,从虚空中赫然现出四条一模一样的镜像之身。

    “风雷御动,丁甲齐出!”

    楚天一声长啸,脚下步罡踏斗变幻身位,与晴儿以及召唤而来的四道镜像在空中光影交错游走变化,瞬间将雷竟城困在了阵中。

    雷竟城面色微变,亦是一记厉啸道:“也罢,今日便教你们见识老夫真正的厉害!”周身光华幻动,滚滚精元燃烧释放,在双手间铸造出两把异形魔兵,一如长柄银锤,一如鼓状魔轮,只在手中微微一晃便是地动山摇电闪雷鸣!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