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选择 下

    楚天和珞珈御风南行,飞出约莫三百余里,忽看见远处的山坳里依稀有一道剑光亮过,又迅即隐没在莽莽密林中。

    两人目光对视,珞珈道:“瞧这剑法招式似乎是海空阁一脉,不知对方是谁?”

    话音未落,好像是为了解开她和楚天心中的疑惑,林内又闪动过两束黝黑的电芒,跟着隐隐响起“叮”的一记金石激撞之音。

    “南梦柯?”楚天低咦了声,立即想到了翼轻扬,携着珞珈掠动身形往山坳飞去。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两人便悄无声息降落在密林中。只见二十余丈外一片被剑气罡风生生辟出的空地上,南梦柯手持双拐正和一名蓝衣美妇交手。稍远一些的树下,翼轻扬熟悉的倩影亭亭玉立,目不转睛地关注着场中的打斗。

    原来那日她和南梦柯离开君临峰,不久后便听说了正道五大派欲攻打北冥神府的消息。翼轻扬当即改变行程,拉着南梦柯一同前往北冥山。结果行至此处,正遇见那位蓝衣美妇,自称是海空阁的阁主影翩跹,欲要收她为关门弟子。

    南梦柯与影翩跹话不投机,便动起手来。

    但看二人相对十丈而立,差不多每隔小半炷香的工夫才会过上一两招,却又是点到为止。一旦发觉难以破解对手的招式,便即停手沉思另辟蹊径。

    故而这场打斗进行得极为缓慢,从黄昏时分一直斗到楚天和珞珈赶至,南梦柯和影翩跹只打了三十余个回合而已,却是难解难分未见胜负。

    但南梦柯心知肚明,影翩跹的功力较之自己要略胜半筹。说到底,自己还是吃了“枯荣奇毒”的亏。假如两人实打实的硬撼,百招之内自己应可立于不败之地。但若到百招开外,不免要后继乏力渐落下风。

    突然他口中冷啸身形暴涨而起,居高临下双杖并举砸向影翩跹的头顶,气势雄浑招法凶猛,大有放手一搏之意。

    影翩跹暗吃了一惊,没想到南梦柯的胜负之心如此执著,自己的仙剑若直撄其锋,自可封挡住对方大开大阖的攻势,但不免将一场原本近乎切磋较量的比试演化为争锋相对你死我活的恶战。

    她生性本就恬淡谦退,兼之修炼了八十余年海空阁的“水天一色神功”,道心愈发的澹泊宁和,素来轻易不愿与人争斗,更不想平白无故伤了旁人性命。因此见南梦柯合身攻来,便不假思索地施展出“随波逐流”身法,衣袂飘纵身影如水向后急退,瞬间脱出杖影的包围。

    南梦柯抢得先机,口中鼓啸不止,双拐在空中骤然一分。左拐雷霆万钧风吼云动,径直往影翩跹面门劈落;右拐寒光吞吐快逾飞电,猛地攒刺对方的心口。

    影翩跹的玉容宁静如水,手中仙剑“平波”斜往上挑“叮”的脆响以巧御拙点开南梦柯的左拐,旋即抽身拂出左袖,如白云出岫在右拐上砰然一击将它荡偏。

    南梦柯双拐受挫却并罢手,身躯凌空踏步追上影翩跹,又是一招攻去。

    两人你来我往招式奇快,密林中寒光闪耀罡风迸溅,一株株千年古树遭了无妄之灾,喀喇喇地折断倾倒扬起漫天烟尘。

    翼轻扬一退再退,双目须臾不离地注视着两人的打斗,心情越来越紧张。

    所谓血浓于水,再怎么南梦柯都是她的生父,且同行数日对自己关怀备至唯恐有丝毫的照料不周,恨不得想将这十七年来对女儿的亏欠统统补上。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于翼轻扬心中而言,自然是希望南梦柯胜而影翩跹败。

    可惜世上的事多半不能尽如人意。隐藏在密林深处的珞珈只看了一小会儿,便对楚天传音入秘道:“那人不是影翩跹的对手,两百招内必输无疑。”

    楚天点点头。珞珈的眼力他从不怀疑,却在犹豫是否要出手襄助南梦柯。

    虽然南梦柯和影翩跹尽皆是守一境的高手,但两人正全神贯注于打斗之中,一时也无从察觉已有人隐身一旁悄然观战。

    就在这时南梦柯猛然身形后翻脱出战团,双拐一收道:“我输了。”却是久攻不下,晓得再打下去已无甚意味,索性爽快认输。

    影翩跹微微一怔,却听南梦柯又道:“但若非我十八年前遭受小人暗算,今日之生就必定在你之上。何况我尚未使出奇门遁甲之术,否则定能将你困死在林中。”

    影翩跹含笑道:“听闻南先生尽得千古奇人竹鹿君的真传,奇门遁甲之术盖世无双。翩跹本就无意于与南先生争雄,只想和两位商量收徒之事。”

    南梦柯哼了声道:“此事毋庸再提,莫非南某的女儿还要你来教?”

    影翩跹不温不火道:“不知南先生觉得本门的剑法如何?”

    南梦柯刚刚领教过海空阁的剑法绝学,虽颇不服气但也不能违心否认,回答道:“云海十三式名不虚传,确有独到之处。”

    影翩跹叹了口气道:“承蒙南先生盛誉,但这云海十三式其实只是海空阁的二流剑法而已。”

    南梦柯一愣,摇头道:“我不信!”

    也难怪他会这么说,云海十三式剑意缥缈灵幻,却又不失磅礴浩大,实乃刚柔并济攻守兼备的奇学,放诸于神陆正魔两道亦堪称一等一的剑法。

    影翩跹道:“并非我夸耀,本派确有一套包括剑法在内的神功远胜于世上诸般绝学。翩跹方才所用的云海十三式,在它面前譬如萤火之光。”

    翼轻扬忍不住道:“既然有如此神奇的绝学,你身为阁主为何不修炼参悟?”

    影翩跹回答道:“因为我没资格修炼。”

    翼轻扬愈发好奇,问道:“若连你都没有资格,海空阁中还能有谁?”

    影翩跹缓缓道:“天后!”

    南梦柯凛然一惊道:“影阁主所说的那套神功绝学可是传说中的《天后五经》?”

    影翩跹颔首道:“不错,这《天后五经》正是本门至高无上的秘学经典,惟有天后方能修习。其中一篇《济世剑诀》乃秉承天意大道所创,非凡人所能窥视领悟,称之为神陆正道第一剑学亦毫不为过!”

    翼轻扬听得入神,不由问道:“不是《天后五经》么,另外四篇又是什么?”

    她信口问来,却未意识到自己所打听的乃是海空阁的千年绝密,颇犯忌讳。但影翩跹的脸上并无一丝一毫的不愉之色,微笑道:“《云空心经》、《沧海桑田手札》、《悬壶九章》、《天问之卷》,再加上我刚才说的《济世剑诀》合称为《天后五经》。”

    南梦柯心思远比翼轻扬来得深沉细密,问道:“你何以对我们说起《天后五经》?”

    影翩跹道:“因为轻扬姑娘极有可能成为本门第三十七代天后的衣钵传人!”

    “什么?”翼轻扬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诧道:“我会是天后的衣钵传人?”

    “限于本门的戒律,我现在还不能向两位透露太多关于天后的秘密。不过,每代天后传人既非上任天后指定,亦非本门选拔挑拣,而是天意所钟应运而生。”

    影翩跹说道:“名义上你和我或有师徒之分,实则我也无能教导,仅是挂个虚名而已。而且天后地位超卓,非但不受阁主管制,更会成为本门未来的精神领袖。”

    翼轻扬将信将疑道:“影阁主,你确定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影翩跹道:“轻扬姑娘,你觉得我会拿本门两千多年的道统传承开玩笑么?你若随我回返海空阁,不出三年便能突破抱朴守一之境,十年之内登峰造极参悟大千空照亦非难事!”

    南梦柯听得怦然心动。三年抱朴守一,十年大千空照,这在旁人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的事,从影翩跹的口中说来竟是理所当然且胸有成竹。仿佛只要翼轻扬一点头,羽化登仙迟早也是囊中之物。

    他虽然不愿与好不容易才寻找到的爱女分离,但一想到影翩跹的承诺,又觉得这样做未免太过自私,禁不住迟疑道:“轻扬,你觉得呢?”

    翼轻扬沉默片刻,徐徐地摇了摇头道:“多谢影阁主,但我不想跟你走。”

    “为什么?”影翩跹大感意外。要知道别说天后,就是做一个海空阁的记名弟子,也会有成千山万的人抢破头。

    林深处,珞珈忽地问楚天道:“你猜翼轻扬为什么拒绝?”

    楚天也甚为费解,回答道:“我也不晓得。”

    珞珈咯咯地一笑,神情暧昧地道:“笨蛋,我跟你打赌,她一定是不想远赴飘零海,从此跟你天各一方再无相见之日。”

    楚天莫名地心头猛跳了一下,回想起那日君临峰上翼轻扬的临别一吻,不由得一阵茫然。蓦地耳朵剧痛,却是被珞珈狠狠拧住。

    因不想惊动影翩跹等人,楚天不敢挣扎更不能呼疼,只好苦笑着强忍。

    珞珈的眸中含着一缕狡黠的笑意,传音入秘道:“小贼,你害人匪浅。我要替那一个个为你伤心的人讨还公道。”

    这可是天大的冤枉——楚天哭笑不得更恨得牙根发痒,若非林中有人,真想就地让她尝尝“公道”的厉害。

    意乱情迷之间,突听影翩跹说道:“轻扬姑娘,我知道楚天是你的好友。如今他已回返北冥山,却内有元老会叛乱,外有正道五大派压境,情势险恶无以复加。如果我答应海空阁退出此次北冥山城之役,不知你意下如何?”

    翼轻扬芳心巨震,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道:“你不会骗我?”

    影翩跹暗自一喜,郑重地颔首道:“你可以随我一同前往正道五大派的临时宿营地,看着我代表海空阁当众宣布退出,然后再一起回返飘零海!”

    翼轻扬下意识地轻咬樱唇,知道自己必须作出这生中最为重大的一次选择——为了他,远离他。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