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拜访 下

    楚天好像一门心思想把事情闹大,才好引出正在“会商要事”的正道五大派掌门。

    他瞅了瞅白虎真人,颔首说道:“那就请阁下赐招!”

    这时候已有不少各派弟子闻讯赶到,站在外圈观看热闹。有不少曾到过禹余天认识楚天的,便窃窃私语起来。更多的人见他竟敢孤身叫阵白虎真人,不由得大吃一惊,无不寻思道:“莫非他想出名想疯了,这不是自讨苦吃么?”

    只见白虎真人面容肃穆,屈指一弹手中仙剑道:“念你是个晚辈后生,先出招吧!”

    楚天也不跟他客套,反手掣出苍云元辰剑振腕轻抖,剑华如水悠悠长鸣,遥指白虎真人眉心道:“打过了你,不怕五大掌门不出来!”

    奎道人怒道:“小子,恁的嚣张!你若能赢得了我师傅,贫道便给你磕头道歉!”

    反倒是白虎真人神情凝重,不敢有丝毫的疏忽懈怠。刚才连接五剑,他已试出楚天功力精纯浑厚,较之自己不遑多让,手中又有苍云元辰剑助阵,不啻是如虎添翼。赢了这少年也就罢了,万一稍有闪失一世英名不免就此葬送。

    他脾气虽爆,却非蛮不讲理之辈,当即道:“你若赢了,贫道自会请出各位掌门!”

    楚天闻言不由对这老道生出几分好感,至少比起朱雀真人无疑要厚道许多。可惜他不怎么会教徒弟,那奎道人修为差强人意,心胸却远不及乃师。

    楚天面色一整,说道:“有僭了!”脚下步罡踏斗,缓缓迫近白虎真人。

    他每一步都走得极慢,仿佛蕴藏千钧之力,举手投足生出无数变化。整个人与苍云元辰剑合二为一,融入自然大道之中,简简单单地执剑平举,却似在平静的火山之下酝酿着澎湃岩浆,随时随地将化作惊天动地的致命一击。

    白虎真人双目紧紧盯视苍云元辰剑,竟推算不出楚天下一式的变化为何,但又清晰感应到一股无坚不摧的刚猛剑气正在积聚造势,一步步迫近身前。

    此刻最好的应对方式莫过于抢先出手,不让楚天从容蓄势抢占先机。然而他有言在先,自然不能出尔反尔,只得以静制动静观其变。

    “唿——”他宽大的袍袖无风鼓胀,如两面雪白的大旗在夜里烈烈飞舞,双手抱剑立于身前,赫然采取守势紧扎樊篱,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四周一片哗然。这些五大派的弟子修为或许不怎么样,但起码的眼力却是有的。看到白虎真人如临大敌主动退守,不禁对楚天的实力有了新的评估。

    楚天却不管这些。事实上此刻他的眼中心中,便只剩下白虎真人和手中的那柄仙剑,周围发生的种种状况云淡风轻全不萦怀。

    他的步履越来越慢,与白虎真人之间的距离不知不觉拉近到五丈之内,但依旧寻找不到出手的机会。

    对方看似受制于承诺,落入全盘被动之中,然而浑身上下无懈可击,只消自己稍稍露出一丝破绽,就会迎来暴风骤雨般的反击。

    “嘭、嘭——”楚天凭空踏步,双足踩在虚空中竟隐隐激起风雷鸣吼之声。

    他的气势逐渐提至满盈,周身释放出冉冉金红色光华,如照亮夜空的一团烈焰。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如果不能趁着气势达到巅峰的瞬间出手,这场对决无需继续进行下去,自己业已输了一筹。

    四丈、三丈,两丈!

    彼此之间的呼吸触手可及,仿佛空气已被压缩到了极点,时刻都会引爆。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甚至没有注意到觉眠大师、巽扬剑、首阳真人等五大派的首脑人物已经悄然而至,隐身在人群中。

    突然,楚天做了件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事——

    他的口中一记清啸,苍云元辰剑如潜龙出渊冲天激射,在白虎真人作出反应之前,双拳幻动幕天席地的虚影,排山倒海般轰了过来。

    “妙啊!”巽扬剑等人心中俱都情不自禁地一声喝采,为楚天的这手弃剑奇招击节叫好。

    白虎真人却是面色微变,无暇细想手中仙剑颤动朵朵光花迎上楚天的拳势。

    他所有的后招变化,其实全部都是针对楚天的剑式而设,可做梦都想不到这少年居然敢抛开苍云元辰剑,赤手空拳地杀将过来。

    这就像一名猎人殚精竭虑布下陷阱,单等猛虎入伏。哪晓得来得猛虎没来,雄鹰却从天而降,不仅教预先埋下的种种设置尽数作废,还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楚天的这式“千疮百孔”说是一拳,却如万箭齐发源源不绝,千百拳影纵横睥睨,卷裹着澎湃罡风前仆后继轰向白虎真人。

    白虎真人一招是算顿落下风,手中仙剑“怒林”高接低挡全无还手之力。

    楚天每一拳击出都嘭嘭有声落在了实处。他非但不觉有丝毫的气血震荡,反而体验到一种久违的酣畅淋漓,体内梵度魔气磅礴奔涌,被对方强势的反挫之力刺激得愈发兴奋高昂,一式“千疮百孔”未尽,再接一招“天无二日”。

    一旁观战的奎道人看得面如死灰彻底折服,骇然道:“敢情这小子方才与我交手之时未尽全力,否则焉有我的命在?!”

    一念之间楚天连攻三招,白虎真人连退三步。蓦地雪瀑泄落,苍云元辰剑从天而降,被楚天顺手抓住,化作一式“裂海断流”挟着前三招锐不可当的威势,如始祖开天魔神辟地,不可一世地朝白虎真人头顶斩落。

    白虎真人高声呼喝,面对楚天沛然莫御的攻招竟是迎头硬撼,怒林仙剑光芒爆绽,犹如银河横亘天堑断空,“叮”地架住苍云元辰剑。

    他的身躯微微一晃,脚下“哧哧”有烟气蒸腾隐现一圈圈奇异波纹,竟是双足运劲过猛,几乎将虚空踩碎。

    饶是如此,他的身形依旧吃不住苍云元辰剑势不可挡的重压,往下一沉。眼看战局不利,白虎真人口中再次发出虎吼般的爆喝,左掌逆流而上反攻楚天小腹。

    楚天振臂出拳,“嘭”拳掌激撞一团暴乱罡风迸溅开来,刮得流光四溢。

    二人趁势各自退身,白虎真人好不容易挣来一丝喘息之机,不待胸口气息平复,怒林仙剑强行抢攻,剑锋光芒如注释放出一道道无坚不摧的狂飙,如万马奔腾千军陷阵,激荡着绚烂的光华压向楚天。

    “虎虎生风!”楚天心头微觉凛然,他曾听洞天机闲聊时说起过,碧洞宗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真人乃千年传承,各有一套玄妙精深的剑法,威力殊不亚于龙华禅寺的“般若剑法”和海空阁的“云海十三式”。

    其中白虎真人所修炼参悟的便是这式“虎虎生风”在内的“白虎九剑”,气势刚猛咄咄逼人,一反道家的澹泊无争绵里藏针之意。

    楚天情知此刻万万不能有丝毫胆怯退让,否则让白虎真人彻底放开气势更盛,自己再难有反击之力。

    他心如止水无惧无畏,苍云元辰剑一拙破万巧,毫无花巧地高举高打一剑劈下。

    “轰——”魔剑上祥云滚滚与涌来的狂飙撞在一处,掀起无数平地惊雷。

    白虎真人银髯怒张,猛将功力提升到极致,怒林仙剑披荆斩棘冲杀过来。

    楚天不慌不忙觑准来势,右腕翻转以剑页往下一拍,“铿”地击打在怒林仙剑上。

    白虎真人身躯一震仙剑下沉,唯恐楚天趁虚而入,左掌虚按护住胸前,运转身形向右首侧移。

    围观众人尽皆惊咦出声,没想到这记剑力硬拼居然是楚天占得了上风。

    楚天却心知肚明自己是凭借苍云元辰剑浩瀚雄浑的灵气襄助才压过白虎真人一头,否则纯以功力而论他仍要逊色半筹。当下他心中对这老道的修为亦不由生出佩服,暗道:“我需适可而止,也不必当众给他难堪。”

    但见白虎真人连连受挫却毫不气馁,反而被楚天激起无限斗志越战越勇,身形轻纵欺至近前,怒林仙剑再使出一招“龙腾虎跃”气象万千。

    这一场龙争虎斗两人争锋相对互不相让,斗得火星四溅风云变色,引得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几有数千之众。人人都看得心旌摇荡大呼过瘾,却又惊异于楚天的豪勇胆魄,竟敢孤身一人在五大派门前耀武扬威,挑战碧洞宗名宿白虎真人。

    眼看翻翻滚滚五十余个回合,两人兀自斗得难分伯仲,看这情形不到百招之外恐怕难见分晓。

    虽然仍是分庭抗礼之局,但众人的惊骇之情已溢于言表。要知道交战的一方是玄功超逾一甲子的白虎真人,而另一边则只是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小伙儿!环顾神陆正道,又有哪个年轻人能在白虎真人的剑下潇洒从容地走过五十个照面?!

    然而他们并不晓得,楚天已开始收力,此际剑上所蕴气劲不过是巅峰时的七成左右。若非如此,他有绝对的把握在三十个回合之内凭借苍云元辰剑将白虎真人打得吐血暴退!

    但那样做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楚天的目的已经达到,多少要给五大派留点脸面,否则弄巧成拙结盟的事只会闹僵。

    就在他想着如何不伤白虎真人颜面,结束这场打斗之际,蓦然夜空中一束剑华飘逸空灵翩然而至,几乎不分先后在两人剑上轻轻一磕。

    “叮叮”脆响苍云元辰剑和怒林仙剑应声弹起,一位中年美妇顺势收剑飘落在楚天和白虎真人当中,含笑说道:“夜深露寒,两位何不暂歇刀兵,与我一同入谷烹雪品茶,不失人生一大雅趣。”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