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二百零一章 心比天高 上

    有那么一霎那,倪天高发现自己确实过于自负托大,低估了对方的斗志和晴儿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他之所以怒,并非因为安天王等人以多欺少蜂拥而上,甚而不惜神形俱灭也要杀死自己。换作是他,同样也会这么干,因为那是唯一的活路。

    只是晴儿遇险,且很可能伤在玄断的九转^诀下,却令他情不自禁地横生怒意。

    他抓来晴儿原本就不是为叙什么父之情,享受什么天伦之乐,而是另有他用。

    所以眼下这个丫头还不能死,甚至连伤也不能伤!

    “铿!”他的左手五指迸立如刀,破开层层叠叠的玄光虚影,准确有力地斩击在千古魔剑上,借势拧身揽住晴儿的娇躯向左横移,一瞬十丈。

    但纵使如此,倪天高的身形依旧未能摆脱“九转^诀”的笼罩,一团由无穷剑气ā织凝铸而成的è漩涡不断膨胀,肃杀的剑意迫在眉睫,教人无从遁逃。

    倪天高的右手在前虚握,左手放开晴儿纤腰如开满月之弓向后猛拽,随即指尖一松便听得“嗡”的颤鸣,一道以自身真元炼化而成的“戮仙之箭”è而出。

    只见虚空中遽然亮起一束瑰丽妖à的紫è光箭,长约九尺粗如拇指,散发出彻骨冰寒的骇人杀意,朝幕天席地涌来的“九转^诀”è去。

    狂暴的剑气从è的漩涡中源源不绝释放出来,绞得戮仙之箭嗡嗡颤动,不断与罡风光澜剧烈摩擦,迸溅出一溜溜耀眼的流光。

    “砰!”电光石火间箭锋钉入飞转的涡流中心,è的剑光宛若一朵冰雕的琼ā应声爆裂,一片片锋锐凌厉的光刃满空肆虐,拖曳长长的弧光穿虚空消隐在翻滚的云柱深处。

    戮仙之箭寸寸碎裂,箭头刺穿玄断的右,挟着一蓬血雾飘散开去。

    “啪!”安天王身形倏忽如烟,结结实实地一掌印在了倪天高的后腰上。

    倪天高哼了声,一口强压在头的瘀血终于从口中喷出,瘦削的身躯亦不由自主朝前踉跄。

    突然,他的眉头一凝低喝道:“蚀元虱虫?!”但觉安天王的掌劲中蕴藏着一缕缕微小几不可察觉的冰冷寒丝,沿着经脉飞速迫向丹田,所过之处自己的魔气被大量吞噬。那微小的寒丝却随之壮大,便如一条条水蛇在体内游动,肆意吞食。

    安天王一招偷袭得手立即身飞退数丈,他的脸上瞬间血è褪尽,微微喘息道:“倪天高,你完了!”

    原来“蚀元虱虫”乃是一种施术者以本命血凝炼,并用自身真元温养的灵虫。它无形无影,一旦进入人体便会贪得无厌地尽情吸食魔气真元直至撑爆,将宿主的经脉乃至五脏六腑炸成粉末。

    宿主的功力越是浑厚,蚀元虱虫自爆的威力便越大,任是大罗金仙也无从抵挡。

    只是这蚀元虱虫豢养十分不易且极为凶险,仅仅一条便要耗去施术者三年的血才能凝炼成形,然后需在丹田内继续温养培育十年方可生出灵。若是稍有不慎,前功尽弃尚在其次,最怕虱虫噬主反受其害。

    因此尽管《北冥盛典》中对蚀元虱虫有详尽记载,但历代府主忌惮于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绝毒功法,极少有潜心修炼的。况且万一对手的功力远高于施术者,将蚀元虱虫倒b回来,令得自身反受其害那更是凶险万分。

    倪天高熟读十二铜柱上雕刻的《北冥盛典》魔功,对蚀元虱虫的厉害自然了若指掌,任他修成散仙之境亦禁不住面è生变,咬牙冷笑声道:“区区几条小á虫能奈我何?!”全身真元鼓à,雄浑奔腾的魔气犹若犁庭扫卷à起一条条蚀元虱虫压向双。然而他运劲越猛,蚀元虱虫吸食得便越快。转瞬之间近乎五成功力被吞,每一条蚀元虱虫都膨胀到食指粗细,“喀喇喇”鼓胀爆却还在不停吞食。

    耳听“砰”的一串闷响,倪天高齐腰以下的身体骤然爆炸,化作一团浓烈殷红的光雾怒绽开来,一道道罡风寒如刀b得安天王等人连连后退。

    安天王不喜反惊,没想到倪天高竟然壮士断腕,以惊世骇俗的魔功将所有蚀元虱虫迫入双催其炸裂。这样一来两条固然粉身碎骨,命却得以保全。

    见此情景他的心里亦不由对倪天高的坚忍急变升起一丝钦佩之情,但自己呕心沥血炼就的蚀元虱虫功败垂成,不免也有些懊恼。

    玄断被倪天高的“戮仙之箭”打成重伤,业已退出战团,见那两大鬼帝为倪天高魔威所慑,大有惊惧畏缩之意,急忙喝道:“倪天高的功力折损过半,已不足畏惧!大伙儿齐上,莫让他趁机溜走。日后卷土重来,你我都死无葬身之地!”

    两大鬼帝闻言一省,各自施动身形欺近倪天高,与他短兵相接难以利用幽元之力施展各种防不胜防的术法。

    倪天高嘿然道:“即令我只剩不到一半的功力,杀尔等仍是犹如割草拾芥!”只手遮天拿向扑来的两大鬼帝之一的“蜃楼鬼帝”罗海市。

    哪知罗海市身形一闪,幻化出一溜真假莫辩的光影,真身暗渡陈仓突然杀向晴儿。

    倪天高一凛,左手改弦易辙往怀中抱圆护住晴儿娇躯,右掌拍出轰散罗海市漫天的“蜃楼鬼影”。

    那边另一位鬼帝公羊枯也晃动手中“海枯石烂戟”飞挑晴儿口。

    晴儿俏脸凝霜微微冷笑,生死既已不在自己掌控中,索置之度外,但看倪天高与安天王斗法。

    双方翻翻滚滚又恶战了十余个照面,安天王等人抓住倪天高软肋,照准晴儿猛攻。倪天高身负重伤功力大损,已无先前睥睨纵横的无敌威势,对手虽然越杀越少,局面反而陷入胶着。

    这一天王两鬼帝心知肚明,若不能斩杀倪天高,待他缓过劲来,今日参与围攻的人一个也休想活命。故而谁也不敢藏,舍生忘死全力以赴。

    斗到酣处罗海市猛又施展出“蜃楼鬼影”从背后掩袭倪天高,安天王和公羊枯心领神会同时上前夹攻,一取倪天高口,一刺晴儿咽喉,令其首尾难顾。

    倪天高见状不由得杀机大炽,心下冷笑道:“我就算舍了这丫头,也要取了尔等命!大不了再和隐雪反目成仇,血战一场!”

    念及与此他放任公羊枯的海枯石烂戟刺向晴儿,身形一晃脱出安天王的剑势笼罩,仿似一抹青烟反绕到罗海市的背后。

    罗海市大惊失è,待转身却哪里还来得及?就听“喀喇喇”连响,一团紫è电芒从倪天高双掌中崩绽而出,如蛛网般蔓延伸展,转眼间便轰击在了一条条蜃楼鬼影上。

    罗海市一声凄厉惨叫,真身与虚影尽皆被紫电炸得粉碎,一缕元神未及遁出,便消融在炽烈的强光中。

    公羊枯兔死狐悲,一咬牙道:“小丫头,是你老子不管你,可别怨我!”海枯石烂戟飞速迫近晴儿咽喉。

    晴儿的脸上泛着淡淡的惨笑,漠然看着刺来的戟锋,心里微微一恸道:“在他的眼里,我总归什么都不是,随时可以舍弃不要的!”

    就在这命悬一线之际,突听剑如龙千山暮雪,苍云元辰剑涤à层云不可一世地破空而至,直贯公羊枯的心口。

    公羊枯猝不及防,见苍云元辰气势磅礴亦不敢直撄其锋,连忙飘身闪躲。

    “唿——”苍云元辰剑穿入晴儿腋下,骤然化作一股柔和之力挟起她的娇躯风驰电掣脱出战团。

    “哥哥!”晴儿眼睛闪亮,冷à绝伦的容上à漾起一抹温暖的笑。

    楚天和幽鳌山并驾齐驱杀了进来,抬手摄住苍云元辰剑,将晴儿揽入怀中,怒然迫视公羊枯道:“晴儿何罪,阁下为何要频下毒手必除之而后快?”

    公羊枯被楚天犀利如电的目光慑得心头一凛,但它身为道行超逾两千九百年,几与幽天大战同寿的一方鬼帝,又岂会向一个r臭未干的少年示弱?冷低笑道:“笑话,老夫——”

    “夫”字刚刚出口,倪天高的左手捏攥成印,虚空中万雷涌动光澜拍天,却是趁公羊枯心神微分之际出手突袭。

    公羊枯顾不得讥嘲楚天,双臂猛振海枯石烂戟,幻动出百多条魔戟光影好似金蛇à舞刺向紫雷。

    “砰砰砰——”光雾弥漫巨响连天,公羊枯的身形如风中残烛剧烈摇曳,嘶声叫道:“安天王,快救救我!”

    忽听倪天高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冷然说道:“迟了!”左掌从后心ā入直透前,气劲迸出绞动血,一团耀眼紫光迎风怒绽。

    “轰!”公羊枯灰飞烟灭,只剩下最后那一声绝望嘶吼兀自在虚空里回à。

    倪天高缓缓收掌,口鼻之中逸出淡淡的紫è寒气,他稳住身形b视安天王道:“如今你我都是孤家寡人,算是扯平了。”

    话音未落,幽鳌山沉声说道:“倪公,鳌山不才,请赐教!”

    楚天解开晴儿经脉禁制,默默地站到幽鳌山身边,苍云元辰剑横于前引而不发,沉默中却有一团炽烈的战意在燃烧。

    倪天高的面容冰冷,目光徐徐扫视过安天王、幽鳌山和楚天,最后在晴儿的脸上略作停顿,口中哼道:“很好,我不在意你们一起上!”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