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二百十九章 大萨满 上

    “砰、啪、哗啦啦——”

    华贵的珠宝,精美的玉器,整块海心翡翠雕琢的屏风,扔了一地也碎了一地。

    老主母仍然觉得不解气,但下人们早已远远躲开,让她找不到更好的发泄对象。

    这令她更加的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和伤心——她的儿子,唯一的儿子夕遥竟然死了!那是多么英俊多么聪明又多么乖巧听话的一个孩子,竟然就这样说没就没了。而造成这一切灾难的,却偏偏是夕雅。

    夕雅——真后悔当初生下她的时候没有一口咬断这丫头的脖子!

    老主母甩动着狼尾巴在废墟一样的屋里烦躁地来回游弋,心里懊丧地想到。

    忽然,她听见有人正在推开房门。

    “嗬——”老主母像一只闻到鱼腥的野猫从华丽的绒毯上一跃而起,张开獠牙就咬向那个准备进门的倒霉蛋。

    来人看到一条老母狼恶狠狠从屋里蹿出,下意识地抬起胳膊挡住咽喉。

    “铿!”老母狼锋利的牙齿咬在来人的胳膊上,如同咬在了一块坚硬的幽金上,险些将自己的獠牙崩断,疼得她呜呜叫唤。

    这时候她已经发觉进门的并不是自己的仆人,而是一个浑身长满绿色鳞甲的伏魔族爬虫!

    老母狼这一惊非同小可,她做梦也想不到伏魔族人竟然真地出现了,而且神出鬼没地潜入到自己的房间里!

    要知道整座北夕部落的聚居地都有神庙主持的魔阵庇护,其中一项重要功能就是阻止伏魔族人利用土遁潜伏进来。

    “妈!”面前这个身材高大的伏魔族爬虫忽然低声叫道。

    老母狼愣了愣,她眨眨黄晶晶的眼睛,仔细打量起来。很快她就发现,这爬虫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声音……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极了一个人——

    “夕遥?!”老母狼直盯盯望着他,不知不觉地松开牙齿,身体啪地摔在了地上。

    “是我——妈,我回来了!”夕遥缓缓蹲下身,看着呜呜低嗥的老母狼,眼睛里闪烁着阴冷的凶光,徐徐道:“我知道你想问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老母狼拼命点头,伸出猩红的舌头不停往儿子长满一片片可怕鳞甲的脸颊上舔、吮,眼睛里老泪纵横。

    夕遥抱住老母狼的头,寒声说道:“夕雅投靠了伏魔族,我和夕寒都是她的牺牲品!我侥幸从崆燮的手中逃脱,不惜冒着被杀的危险悄悄回来,就是要揭穿她的阴谋,拯救北夕部落!”

    “啪!”只是一个清脆的响指,楚天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大萨满是如何念动真言结成法印的,一朵朵悬浮在宫殿中的金色光焰遽然凝铸成漫天激射的火箭从四面八方破空而至。

    登时,楚天意识到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赌局。

    他的灵台虽然能够映射出每一支火箭的光影,却完全不能捕捉到它们运行的轨迹。这些火箭不再是纯粹以幽冥之气凝聚成的死物,而是被大萨满赋予了鲜活生命与灵魂的精灵!

    由此可见自己依旧低估了大萨满的实力。尽管会想到他的修为或许要比崆燮高出一筹,突破了大千空照之境,但倘若自己全力以赴,加之有苍云元辰剑的助力,还是应该有机会逃出神庙。

    但大萨满的这道“灵箭火舞”秘法一释放出来,楚天的心就凉了半截。

    他顿时明白到,自己终于遇见了第一位幽魔界中的天才魔族,而且还是位年轻的神庙大萨满。

    圣阶不再是这个眼睛奇大,细声细气的狼魔族年轻人的极限,他的实力已经赫然达到窥涅化槃的恐怖地步。伏魔族三大魔老之一的崆燮若是站在他的面前,也就是袖衣上的尘土,漫不经心地掸掸就扫地出门。

    “咄!”不允许有哪怕一刹的迟疑,楚天的元神祭起,却还是来不及施展天下有雪诀。不是他的反应太慢,而是大萨满的出手实在快得惊人。

    楚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同时出招,以大萨满释放秘法的速度,足以教崆燮至少死上三回。

    无可奈何之下,楚天唯有身剑合一施展“天外飞仙”鼓风荡澜化作一束无坚不摧的经天长虹冲向大萨满。

    他已经无暇也无力顾及慕成雪的肉身,该舍弃的时候,就不能犹豫。

    “咦?”大萨满看到了楚天祭出的元神,立刻明白了许多事。

    他当然晓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元神绝不是慕成雪的,秀美的脸上在闪过一抹讶异的同时,也轻轻泛起了一丝赞赏。

    他倒不是因为楚天能够破釜沉舟放弃肉身,毕竟这对于任何一个狼魔族战士来说,这是最起码的坚忍与果断,并无稀奇之处。

    他赞赏的是楚天在千钧一发之际所做出的正确判断——这个来历存疑的年轻人并没有像绝大多数人那样往门外逃遁,而是毅然决然地冲向了自己。

    这么做不仅仅需要勇气,更需要超人的智慧与冷静。

    此时此刻整座宫殿都被置于他的掌控之下,假如楚天一心逃跑,只能是落入自己布下的天罗地网里死无葬身之地。唯一明智的选择就是扬长避短,争取短兵相接的机会从而求得一线逃生机会。

    秘魔师的优势和弱点同样的突出,近身肉搏永远不是他们的擅长。只要能用苍云元辰剑逼得大萨满出现一丝慌乱,楚天的元神就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有点意思——”大萨满的唇角轻轻上翘,流露出一丝近乎女性化的妩媚笑意。

    按照普通人的逻辑,既然察觉到楚天并非是那个与北夕部落有不共戴天仇恨的虎贲军都统慕成雪,大萨满此刻最应该做的事便是收起秘法问明究竟。

    然而大萨满多数时候都不会按照普通人的逻辑来思考问题,他已经被楚天义无反顾地反击举动激起了久违的兴奋感,很想试一试对方还能够在自己的秘法攻击下使出多少出人意料的求生手段?

    于是灵箭火舞霍然绕过慕成雪的肉身,尽数朝楚天的元神招呼过来。

    楚天的灵台清空一片,在灵箭火舞的逼迫下,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揣摩大萨满的古怪想法,甚至不再顾虑自己的生死。

    大萨满的秘法并不以气势见长,但比起那些看起来惊天动地气吞万里的魔功绝学,他的灵箭火舞却更为可怕也更为高明。

    它已从本质上超脱了单纯的力量束缚,进入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崭新境界。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是为道之谛。

    八面来风,浊浪排空。顷刻间楚天便置身在没顶的惊涛骇浪中,一支支充满灵性的火箭飞翔驰骋,从每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角度飞射而来。恍惚里,它们仿佛不再是由人驱役的光影,而是一只只拥有自由灵魂的火鸟,在苍云元辰剑幻动出的宛若雪白色云海的光澜里尽情翱翔。

    “叮叮叮叮——”楚天彻底淹没迷失在箭雨之中,只能依靠近乎本能的直觉顽强地抵抗着灵箭火舞天马行空般的攻击。

    他惊愕地发觉,虽然自己正不断迫近大萨满,可是内心深处却反而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在越拉越远,渐渐变得遥不可及。

    这并非幻觉,而是战意与自信在对方登峰造极的秘法压迫下发生动摇的征兆。

    咫尺天涯,生死一线。

    大萨满的秘法丝毫不含烟火气息,更让人感应不到半点杀机。一如他此刻脸上妩媚的微笑,风清云淡不温不火,于无声之处听惊雷。

    但是他的心中却略略感到一阵失望,假如楚天就这点本事,那也太没劲儿了吧?

    谁知心念未已,楚天的元神中蓦然金光涌现盛开出一朵红莲。五道镜像劈裂虚空,犹如天降神兵鼓啸而至!

    一样的苍云元辰,一样的天外飞仙,汇聚成浩浩汤汤不可阻挡的银白洪流,充斥在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

    大萨满猝不及防,就看到灵箭火舞被剑气光澜冲得七零八落,场中气势陡然逆转。

    他不惊反喜,刚才差点就消散了的兴奋感被重新激起,秀气的眉毛微微往上一扬,从宽大的袍袖里伸出细腻纤秀的食指向前轻点。

    这举重若轻的手指一点,竟似胜过普通秘魔师用千百道手势串联而成的法印。

    只见焰海剑山深处倏然倾泄下一条怒龙般奔腾的火瀑,绚烂璀璨的赤色光流以泰山压顶之势轰向楚天的镜像之一。

    “砰!”镜像仿似一滴溶入火红岩浆中的水珠,在转眼间蒸发消融。

    楚天视若无睹,催动苍云元辰剑一往无前,距离大萨满仅剩五丈之遥。

    “砰、砰、砰!”镜像在大萨满释放出的“流火飞瀑”轰击下接二连三地涣灭,重归于遥远的虚无时空。

    在楚天不断迫近大萨满的同时,炽烈瑰丽的瀑光与他之间的剧烈也越来越近。

    “砰!”最后一道镜像在楚天的身边殒灭,汹涌迸流的罡风爆散开来,震得他元神微晃,苍云元辰剑亦发出嗡嗡的颤鸣。

    楚天镇定逾恒,仿佛周遭的天崩地裂不过是三月里的霏霏细雨。他的剑锋所向,唯有两丈之外的那个如雪男子。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