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冥晶 上

    仅仅两天的时间,巨麓庄园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庄园各处险要位置,一座座秘魔塔拔地而起宛如矗立于幽夜中的巨人。

    暗堡、地道、壕沟、陷阱、自制的弩机……五花八门的防御工事到处如火如荼的展开,将偌大的巨麓庄园变成了一个热火朝天的工地。

    巨魔族、伏魔族展现出他们在这方面令人惊艳的才华与天赋,正常情况下预计至少需要一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事,按照目前的势头进展下去,很可能十天之内就能全部竣工。

    与此同时,由北夕雪亲手布置的秘法魔阵如同一幅庞大无比的帷幕将整座巨麓庄园笼罩在内,即使站立在十丈远的距离,人们的视线也无法看到被一团团雾气遮掩起来的庄园。

    自然,这样的一座秘法魔阵需要消耗大量的冥石。但随着从赤风手中缴获到虎贲军的战舰,这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一箱箱高品质的紫冥石被巨魔族战士从战舰上卸载下来,储存到红石崖下的地穴里,足够让这座秘法魔阵不间断地运转一年。

    走马观花般视察巨麓庄园过后,北夕雪故作神秘地说要给楚天和夕雅一个惊喜,于是众人便往地穴方向行去。

    尽管罗狱还不知道北夕雪所说的惊喜是什么,但眼前所见的一切,已经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奇与兴奋。

    他久经战阵,比任何人都能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巨麓庄园中这些正在构建营造的防御工事是多么的精妙绝伦异想天开。

    每一座工事都可以自成体系各自为战,却又能完美融入到整体防御系统中。等到所有的工事竣工后,巨麓庄园就会成为一座无懈可击的坚固堡垒。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正面强攻还是侧翼偷袭,都势必要付出惨重到无法承受的伤亡代价。

    如果给自己三千装备精良的魔军,再有战舰的空中支援,或许有可能敲开这层硬壳吧。至于隐伏在巨麓庄园内的巨魔和伏魔两族的精锐战士,也许再多给自己一倍的兵力也未必能够拿下。

    罗狱在心里粗略地估算了下,对巨麓庄园防御工事的设计者由衷生出敬佩之情。

    众人来到地穴外,北夕照已在洞口恭候多时。

    “猜猜看我手里藏的是什么东西?”他将紧握成拳的右手伸到楚天和夕雅面前。

    夕雅望向楚天,问道:“慕大人,你猜会是什么?”

    楚天想了想回答道:“应该是和乾城所说的秘藏有关吧。”

    北夕照微笑着摊开手掌,掌心上赫然是一颗晶莹闪亮的血红色冥晶。

    和冥石不同,冥晶是一种能够让魔族直接吸收炼化的幽界魔石。它的内部蕴藏着纯度极高的幽魔界灵气,可以在较短时间内提升功力补充魔气。

    像北夕照手心里的这颗血冥晶,足以让一名藏宇境界的魔族战士在半个时辰之内恢复全部功力。如果用量再大些,甚至能够令他突破藏宇境界,晋升到纳虚之境。

    由此可见冥晶对魔族修炼的重要意义,而在许多人眼里它的价值甚至要高过同等品质的冥石。

    但冥晶纯出天然不可锻造,历来产量都极为稀少。整座玄明恭华天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处冥晶矿,而品质能够超过血冥晶的更是凤毛麟角。

    毫不夸张地说,仅仅是眼前的这么一小块血冥晶就可以在寂然城的地下市场上卖到两千枚幽金的天价。

    “血冥晶?!”夕雅轻轻惊呼道:“你们是在哪里找到的?”

    斩天道:“是几个族人在练习劈斩技能的时候,无意中斩断了一根石柱,结果发现里面包裹的竟是一整条上等的血冥晶,足足有三斤七两重。”

    炽影不屑道:“不过是几只瞎猫撞见了死耗子而已。”

    斩天哼道:“死耗子,怎么没见你这爬虫抓到过?”

    北夕照见他们两个又作势开打,忙道:“慕大人,诸位,我领你们去现场看一看。”

    众人兴致盎然,跟随北夕照走进地穴,在纵横交错的穴道里行出大约小半盏茶的工夫,前方出现一座暗红色的石柱林。

    东阳耀有些发懵,喃喃道:“这里全是么,那该有多少?”

    他觉得自己从遇到楚天和夕雅的那一刻起便一直在做梦。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力所能承受的范围。

    在前往巨麓山庄的战舰上,楚天用云麓灵气将他的伤势治愈了大半。虽然要完全恢复还需一段时间的休养调理,但已经无碍于正常走动。

    “没那么多,也就是三百来根石柱里有吧。”北夕雪笑吟吟道:“具体数量还需要等夕照的勘测结果。”

    南月薰惊叹道:“即使如此,这片冥晶矿的价值也应在三十亿枚幽金以上。”

    夕雅道:“难怪烈澜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巨麓庄园抢到手。”

    她转眼望向楚天,毕竟是他花了二十万枚幽金将这座庄园从馆陶的手里购买了下来。毋庸置疑,他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楚天非常明了夕雅的心思,问道:“大萨满,你们准备如何利用这片冥晶矿?”

    众人俱都一愣,没有想到楚天会将至少价值三十亿幽金的血冥晶如此处理。

    北夕雪笑了笑道:“我们只需要留下一小部分自用,剩下的冥晶等开采出来以后便通过寂然城的地下市场兑成幽金,用来换购必要的装备和军械,我估计差不多三千万枚幽金就够——当然,要是能再买到几幅名画那就再妙不过。”

    夕雅道:“如此大量血冥晶突然涌入寂然城的地下市场,恐怕会引起窠卫的怀疑吧?何况有上亿幽金的买家也很难找到。”

    北夕雪拍拍额头道:“也对呀,我怎么没想到?”

    北夕照却不知他在故意耍花枪,便道:“师傅,不是慕大人在这儿么,或许他能找到让冥晶脱手的门路。”

    北夕雪大摇其头道:“不成不成,这么危险的事怎么好意思请劳动慕大人?”

    楚天道:“我试试看吧。”

    慕成雪确实认识几个经常在寂然城地下市场里出没的大商人,但这些人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吃下如此大批量的血冥晶还不好说。何况像慕成雪这样的人,他的朋友多半也不怎么可靠。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在巨麓庄园小住了三天后,楚天启程返回寂然城。与他同行的除了夕雅、罗狱和幸存的三名虎贲军魔武士外,还有伏魔族的魔老炽影。

    一方面楚天和红月会势力已经彻底决裂,而且窠卫态度暧昧,很难说他没有参与赤风的截杀行动,因此在楚天身边的护卫力量必须加强,而能够化身为魔鹰的炽影无疑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另外一面炽影和斩天短短几天时间里仅仅记录在案的殴斗冲突就超过了十次,很是让人无语。

    于是北夕雪就将一个艰巨的任务派给了炽影,要他无论如何都要从寂然城的地下市场上买回几幅山水大师千张雪的传世名画。

    楚天将虎贲军的战舰留在了巨麓庄园,剿灭赤风的事暂时还得秘而不宣,毕竟现在远没到可以跟窠卫翻脸的时候。

    这天晚些时候,一行七人穿越过荒原顺利抵达虎贲军大营。罗狱安排三名手下先行回营休养,自己则陪着楚天等人前往都统府。

    楚天和罗狱安然无恙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军营里的每个角落。与此相对应的是赤风和她的近两百名麾下至今渺无音讯,好像彻底在荒原中蒸发。

    那些虎贲军魔武士远远看到罗狱神情恭敬跟随在楚天的身后,无不惊讶至极。

    罗狱看不起慕成雪,这在虎贲军乃至整座寂然城里都不是什么秘密。甚至有人在私下里坐庄打赌,猜测罗狱能对慕成雪忍耐多久。

    然而眼前的景象远远超出了所有虎贲军魔武士的预料之外,不知不觉他们对楚天也产生了一丝隐隐敬畏之心。

    “大人,赤风留下的人怎么处理?”罗狱瞥了眼几名站在远处观望的虎贲军右营魔武士,低声问楚天。

    现在他们还不能堂而皇之地接收赤风的部下,那跟不打自招没什么两样,恐怕窠卫知情后也不会容忍。

    楚天知道,右营的魔武士大多追随了赤风多年,都是她一手招募很难令其顺服。这些人留在军营里早晚是祸害,必须尽快处理。

    “派他们分头外出打探赤风的下落。”楚天道:“找不到赤统领,谁也不准回来。”

    罗狱呆了呆,心道赤风已经死了,慕都统的这道命令不等于是把她的那些手下全部流放到了荒原上,而且永远也别想回来。这一手即漂亮又利落,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趁这机会你将左营扩充到八百人,编制不够就占用赤风的。另外开列一张军械装备的清单,钱不是问题——我会从这次贩卖血冥晶所得的货款里拨出一部分。”

    楚天接着说道。这件事情他已经想了很久,扩编虎贲军左营的用意并不在于要建立一支忠诚可靠的私军,而是考虑到寂然城今后的出路。

    毕竟像伏魔族、狼魔族这样的异族公然占据寂然城,很难让庞大的幽魔族势力接受,玄明恭华天天王云无量也不可能对此不闻不问。

    如果挂上慕成雪的头衔,又有罗狱的人马坐镇,其他势力就不便多说什么了。

    自己终归是要离开幽魔界的,但也希望这些新认识的朋友能在他离开之后依然能有自由平静的生活。

    众人来到都统府前,门外冷冷清清连原本仅有的两名站岗守卫亲兵也没了踪影。

    罗狱见状骂道:“一群狗养娘的,三天不挨抽就皮痒痒。大人,这事便交给卑职处置,我会把这两个混蛋的肋骨一根根抽出来,插进他们的屁股眼里。”

    话音未落夕雅推开虚掩的都统府大门淡淡说道:“不必了,他们都已经死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