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二百七十一章 镇狱魔剑 上

    冬天来了,冬天又一次来了。

    幕天席地的鹅毛大雪纷纷洒洒一整夜,直到天明仍未见停歇的迹象,将君临峰装饰得银妆素裹分外妖娆,犹如一片晶莹剔透的冰雪仙境。[]

    林隐雪的心中也如这莽莽峰峦,被层层的冰霜封冻。

    当日通幽塔上沉寂了三千余年的镇狱魔剑突然毫无征兆地觉醒,龙吟彻空剑华冲霄,顿时引得云陆正魔两道为之侧目,将君临峰推上风口浪尖。

    幸亏北冥山大战正道五大派死伤惨重元气大损,一时间无力征讨,兼且镇狱魔剑只是发出鸣响,并未有进一步异象出现,故而各门各派仍以观望居多。

    然而这种蓦然成为众矢之的,强敌环伺虎视眈眈的日子却也令得林隐雪不能有丝毫疏忽,于整顿教务之余时时刻刻都需得提防来自各大势力的细作渗透和高手潜入,而更让她揪心的却还是置身于通幽塔顶楼的晴儿。

    整整三年了,晴儿没有走出过顶楼半步,形如闭入死关,委实教人担忧。

    林隐雪伫立在悬崖尽头,望着塔顶耀眼生辉的金红色剑光,眉宇之间隐然浮现起一抹忧思。

    起初的一年,她还能登上通幽塔的八楼,观望了解晴儿修炼的进境。但是随着镇狱魔剑不断复苏,释放出的剑气愈来愈雄浑可怖,八楼也成了裹足禁区。而后七楼庚道虚境、六楼的碎空流影阵、五楼的沧海遗珠轩也一一沦陷,及至最近一年甚至连三楼也被剑气封锁成为禁地。

    换而言之,她已有两年多未曾见到晴儿,甚而不晓得爱女如今是生是死,只能像现在这样呆立于大雪之中,远眺通幽塔。

    此刻的通幽塔,由三楼往上宏伟的塔身尽皆为一层金红色的神光覆盖,散发出令人胆寒的王者之气。

    即使站在远处,林隐雪依旧能够感受到铺面而来的桀骜气势,直教人由心底里生出折服之念莫敢与之抗衡。

    遥想三千年前幽冥皇帝萧逆手擎镇狱魔剑,策动天命之盘纵横三界扫荡八荒,应是何等的绝世豪情威武风姿?

    俱往矣,三千年轮回,而今卷土重来,却不知又是怎样一番的天崩地裂?

    似乎感觉到身外寒意袭人,林隐雪紧了紧裘衣,神容深藏于面具之下无人能知此际的表情。

    “幽冥太子,救赎者——”

    林隐雪轻声念道,语气低沉而透着冷意。

    或许那日所有在场目睹天命盘异变的人里,她是惟一清楚楚天元神下落的知情者。她知道这年轻人绝对没有死,而是被天命之盘轮回转送去了幽魔界,完成三千年前幽冥皇帝立下的预言。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布了三千年的局。

    她也好晴儿也罢,乃至云陆芸芸众生亿兆生灵,却也不过是这局中的棋子,一旦落子命运便已然注定。

    她曾经竭尽全力试图阻止过,但功亏一篑终是让天命之盘按照既定的轨迹融入了楚天的元神中。

    通向幽冥地狱的大门已然出现,钥匙就在通幽塔顶。似乎,一切都变得不可阻挡。

    忽地,林隐雪听到身后响起莎莎的脚步声,何必顶风冒雪走了过来。

    他欠身一礼,说道:“教主,龙华禅寺觉眠大师、碧洞宗首阳真人、天意门巽老门主、禹余天洞掌门、海空阁影掌门联袂来访。”

    林隐雪微微颔首,轻声道:“我晓得了,有请。”

    何必想了想问道:“可要安排诸位掌门前往摇光殿用茶小憩?”

    “不必了,我就在这儿等着。”林隐雪的唇角流露出一缕莫测高深的冷笑,徐徐道:“他们万里迢迢云集于此,不正是为了亲眼看一看镇狱魔剑?”

    何必似乎还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点头道:“我这便去请。”

    林隐雪目送何必去远,视线回转到通幽塔上,不由得心头凛然一惊。

    只见通幽塔上那层金红色的神光正以缓慢到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悄悄地从三楼往二楼蔓延。如此细致入微的变化,若不是长时间一直在全神贯注观察着通幽塔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发现。

    林隐雪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如同波浪般在塔身上荡漾的金红色神光,心知这是镇狱魔剑即将彻底觉醒的征兆。

    它一定是感应到了天命之盘苏醒的气息,如同蛰伏了一冬的雄狮,饥渴难耐峥嵘毕露,不知会制造几多血腥几多杀戮。

    如果有谁能够炼化它,然则睥睨云陆横扫正魔两道亦是易如反掌!

    又如果还有什么方式能够改变棋盘上早已注定的结局,那就是——踹翻它!

    林隐雪轻轻吸了一口寒冷的空气,若有所觉地回过神来。

    身后的悬崖上,龙华禅寺方丈觉眠大师、碧洞宗掌门首阳真人、天意门门主巽扬剑、禹余天掌门洞上原和海空阁阁主影翩跹在何必的陪同下正朝这里走来。

    她转过娇躯遥遥一礼道:“五位掌门联袂莅临实令轮回宫蓬荜生辉,隐雪有失远迎尚请诸位海涵。”

    觉眠大师停住步履,双手合十还礼道:“阿弥陀佛,林教主不必客气。说起来老衲尚未谢过林教主三年前在北冥山一战的援手之德。”

    林隐雪不以为意笑了笑道:“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大师无需挂怀。”

    见寒暄已过,首阳真人开门见山道:“林教主,我等的来意想必你也心知肚明。镇狱魔剑乃幽界凶兵,一旦出世势必会引发三界战乱,届时云陆首当其冲生灵涂炭赤地千里自不待言。你我虽正魔有别,然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以林教主的冰雪聪明不难权衡此间利弊,但请三思而后行!”

    林隐雪静静听完首阳真人的话语,从容问道:“那以诸位之见我该怎么做?”

    首阳真人徐徐道:“釜底抽薪!”

    林隐雪摇摇头道:“镇狱魔剑若能毁掉也不必等到今日,你们五大派早就做了。”

    洞上原朗声道:“虽然镇狱魔剑无法毁去,却可将它封印起来永沉君临峰底!”

    林隐雪道:“怕是要令诸位掌门失望了,镇狱魔剑乃本教圣物,决不容外人染指。”

    洞上原道:“林教主莫要误会,我们只是想将其封印起来,并无窥觑劫夺之意。”

    觉眠大师亦道:“林教主,还望你能以天下苍生为念,容老衲等人封印魔剑。”

    巽扬剑却知什么天下苍生、三界大劫于林隐雪而言无足轻重,她所关切者不过是魔教传承手中霸权,觉眠大师和洞上原再怎么苦口婆心也是对牛弹琴。

    眼看林隐雪不为所动,他呵呵一笑道:“林教主,此举若成于云陆亿兆黎庶功德无量,所谓投桃报李日后贵教但有所需,只要不违道义,我们五大派定当鼎力襄助绝不推脱!”

    何必闻言心下暗笑,巽扬剑这是准备和林隐雪谈条件了。

    哪知林隐雪轻哼一声道:“若有镇狱魔剑在手,本教又何须旁人襄助?”

    首阳真人本就对这次谈判不抱太大希望,听林隐雪直言拒绝了己方的提议,显然是想趁机收取镇狱魔剑,借以扫荡云陆一统正魔两道。以当今天下之情势,她的野心也不尽是痴人说梦。

    但于公于私,正道五大派无论如何都不能眼睁睁瞧着镇狱魔剑横空出世为祸人间,更不能让林隐雪如虎添翼从此无人可制。

    念及与此他沉声说道:“恐怕林教主未必能够如愿!”

    林隐雪道:“如此说来诸位掌门是要先礼后兵了?”

    影翩跹面色沉静道:“大凡魔兵仙器多有灵性,我只担心林教主未必能够收服镇狱魔剑!”

    林隐雪心头一震,没想到影翩跹一针见血直指自己的要害。

    在正道五大派掌门之中,影翩跹可谓是最为低调的一位,素来不显山不露水,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往日各大门派的聚会,也是多由门中长老如梵一清等人代为出席应酬。

    然而只此一言,就要令她对影翩跹和海空阁刮目相看重新估量。

    就在这当口上,突听洞上原低喝道:“快看,通幽塔!”

    众人一惊不约而同凝目朝通幽塔望去。

    只见通幽塔金光荡漾,一圈圈金红色的光芒如水银泻地往下蔓延,速度越来越快转眼便覆盖了二楼,紧接着毫不停歇向底楼涌去。

    与此同时连接悬崖与通幽塔的云梯也如匹练般舒展旋舞,渐渐幻化成为一团炫目瑰丽的金红色云霞,将宏伟的塔身高高向上托起,竟似要捅破苍穹飞升而去!

    目睹此情此景五大派掌门不由得尽皆色变,首阳真人喝道:“时不我与,立刻封塔!”挥动拂尘飘身飞起欺近通幽塔。

    觉眠大师兀自能够保持镇静,朝林隐雪合掌一礼道:“林教主,大劫在即,为保云陆苍生太平,老衲惟有得罪贵教了!”

    说话间五大派掌门齐齐起身,义无反顾地向通幽塔飞去,只求能抢在镇狱魔剑完全醒转之前将其封印,至于自身安危及魔教的反应已是顾不得了。

    一时间气冲斗牛光撼九霄,一场惊天动地的封魔之战就此开始……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