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越界 > 第二百八十章 交会 下

    更新时间:--

    在红月会九大军部中,岩雨军部和醜风军部的实力位列第四、第六,两者之间的正是在巨麓庄园一役里被楚天击溃的荼罗军部。

    但无论是岩雨又或醜风,两者的修为均已臻至窥涅化槃的境界,远高于荼罗。

    除此之外,天台城城主宣穰亦义不容辞地加入到围攻晴儿的战阵中,道理很简单——即使在幽魔界中,也没有谁能够抵挡得住镇狱魔剑的诱惑。

    幽天大战已经过去了三百年,轮转魔君萧逆几已成为遥远的传奇。可是天命之盘和镇狱魔剑,这两件昔日横扫三界威压仙君的无上魔宝,却始终深深烙刻在了所有人的心里。

    传闻说,镇狱魔剑和天命之盘都被轮转魔君封印在了人间,随着光阴的流逝渐渐湮没于沧海桑田的尘劳中。

    可是宣穰做梦都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仅现于传说里的镇狱魔剑,居然真真切切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显然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自己否极泰来,要走运了!

    五千天台军全军覆没算得了什么?没能得到血冥晶矿藏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将雪衣少女手中的那柄令天界仙君也谈虎色变的镇狱魔剑抢到手,然后藏匿静修个一两百年,从今往后不敢说比肩萧逆称雄三界,但力压四大神罚世家家主应该不在话下。

    可惜,并非只有他一个人独具慧眼,岩雨和醜风同样猜到了镇狱魔剑的来历。

    三大天阶高手心照不宣,却是一边将晴儿死死困在战团中央使得她无法遁逃,一边同床异梦各自盘算如何捷足先登。

    四人翻翻滚滚激斗了百余个回合,晴儿到底势单力薄渐渐落了下风。

    宣穰见状暗喜,喝道:“雨夫人、醜风兄,这丫头已是强弩之末,两位再加把劲儿,一鼓作气将她拿下!”

    岩雨、醜风低低应了声,非但没有戮力猛攻,反而变得越发谨慎保守,却是看破了宣穰的心思。

    要知道晴儿的修为虽有所不及,但仰仗镇狱魔剑如若奋不顾身发动拼死一击,谁也不敢说谁能毫发无伤全身而退。因此与其流血流汗辛辛苦苦替他人做嫁衣,莫如稳扎稳打坐收渔翁之利。

    宣穰口中叫得凶狠,但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自不愿白白充当冤大头。

    如此一来,晴儿情势虽险,好在一时半会儿并无性命之忧。

    然而就在宣穰、岩雨和醜风三人已将这来历不明的雪衣少女当作刀下鱼肉的时候,晴儿的眉宇微微一扬,仿似觉察到了翼轻扬和洞天机的到来,冷冷说道:“不想死,就赶紧滚!”

    宣穰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若非忌惮镇狱魔剑的威力,无需岩雨和醜风在一旁添乱,他单枪匹马便足以在一柱香的工夫里杀死这丫头十次甚或二十次!

    这丫头是在说笑吧?这应该是自己听到过的最为可笑的一个冷笑话。

    宣穰的唇角不由得浮现出一丝轻蔑的讥笑。

    可是他的笑意很快就像冰一样地凝固,惊异地睁大了双眼。

    “唿——”晴儿香舌轻舒,幽元魔珠灵气勃发绽放出雪亮瑰丽的光芒,灿如星,明如月,驱散四周重重寒雾无边黑暗。

    澎湃醇厚的幽元之力仿似大潮崩堤,融入到晴儿的体内。她的娇躯越来越亮,到后来近乎半透明的光化,与无尽幽空融为一体。

    “嗡!”镇狱魔剑一记摄人心魄的龙吟,剑芒暴涨光照万里,在雄浑庞大的幽元之力催动下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恐怖威能。

    “咄!”宣穰、岩雨、醜风齐声低喝向后飘飞,一边闪避镇狱魔剑的无铸锋芒,一边全力招架。

    命悬一线之际,宣穰已顾不得藏私,凝动左手法印向外翻转,电光石火之间虚空颤晃涌出无数碧色流光,铸成一道直径超逾十丈的“乾罗明皇印”,如同山岳飞天碧海冲霄,不顾一切地撞向镇狱魔剑。

    那边岩雨的出手更快,同样是施放出秘法绝学“琉璃雨幕”。只见她身遭十丈方圆内空间扭曲,幻化出层层叠叠的墨绿色透明雨幕,如一层都是极尽大道玄奥坚不可摧,恰似涟漪般飞速往外蔓延,以守代攻直迫晴儿。

    相形之下醜风的秘法“风河碎虚”则显得更为绚烂多姿,凌厉凶狠。一道道五彩缤纷的风刃好似烟火竞相怒放划破天宇,汇聚成一条蔚为壮观的璀璨光河碾碎虚空浩荡奔腾。

    晴儿夷然不惧,她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此时此刻莫说是三大天阶高手,就是十个、三十个又能如何?!

    交手至今,她对宣穰、岩雨、醜风三人的修为已然知根知底,当下掣动镇狱魔剑放开从两翼夹攻而来的岩、醜二魔,径直朝向实力最强的宣穰斩落。

    镇狱魔剑大开大阖,毫不似一位妙龄少女所能施展出的招式套路,没有一丝半点的花巧虚招就和宣穰的“乾罗明皇印”结结实实撞在一处。

    “轰!”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镇狱魔剑势如破竹切开乾罗明皇印,一道浑圆的剑华破体而出穿透魔印劈向宣穰。

    “砰!”又是一团耀眼的华光怒开,宣穰的身影在金红色的剑芒之中像坠地破碎的瓷器片片爆裂,丝丝缕缕从体内散逸出的元神魔识未及发散开来,就被血色洪涛无情吞噬。

    晴儿嘤咛低哼,娇躯也被倒涌而至的狂野罡流卷裹着往后抛飞,恰好躲过了琉璃雨幕与风河碎虚的夹攻。

    目睹宣穰仅仅一个照面便殒落在镇狱魔剑下,岩雨和醜风俱都大吃一惊,两人不约而同转守为攻,奋力催动雨幕光河要与晴儿殊死一搏。

    说到底,镇狱魔剑的诱惑力实在太大,只要能将它抢夺到手即使付出一切代价也是无比值得。

    冷不防虚空晃颤,成千上万条妖娆花枝横生出来,如丝萝一般顺着琉璃雨幕攀沿而上,枝头娇艳欲滴的海棠花瓣齐齐绽放美不胜收,将幕墙锁定封印再也不能挪动分毫。

    岩雨凛然叱喝,就看到翼轻扬纤纤玉手如拂琴弦舒展错落,海棠花剑水银泻地绕指柔,生生镇压住了琉璃雨幕。

    那边醜风也碰到了大麻烦,洞天机祭出御剑诀乘风破浪劈开光河,以雷霆万钧之势轰击下来。

    晴儿顿时如释重负,她趁隙调息,讶异地望了眼翼轻扬和洞天机,多多少少没有想到这二人会襄助自己抗敌,当即再次强催幽元魔珠,“唿”地声从镇狱魔剑中召唤出通幽塔轰向岩雨。

    岩雨想也不想翻手挥动魔兵“夜雨斩”电光飞闪硬撼通幽塔,于她心中惟一的忌惮不过是晴儿手里的镇狱魔剑而已。

    “铿!”通幽塔和夜雨斩迎头激撞,爆出一串串灿若流星的光火向上翻腾。哪知从塔底一柄魔枪浴火勃发,风驰电掣地破茧而出直刺岩雨头顶。

    “定界魔枪!”岩雨猝不及防,急忙抬起左手五指一紧间不容发锁住枪柄。

    “噗!”枪锋剧烈震颤向左偏斜,插入了岩雨的右肩。

    岩雨登时感到一股沛然莫御的魔识无孔不入攻进灵台,饶是窥涅化槃参透天机的道心也不能自守,凛冽的杀意仿如万箭齐发不断摧毁她的斗志与心神,双目之中情不自禁透出一丝迷乱。

    “喀喇喇——”翼轻扬趁势催发海棠花剑粉碎雨幕,千百花枝纵横交错缠绕住岩雨,将她牢牢锁紧再也动弹不得。

    “幻!”岩雨朱唇低喝勉强凝定一缕神智,脸上碧光连涌,身躯竟似水波纹一样变得晶莹透明,脱出定界魔枪的禁锢从锁缠的花枝之间往外流溢。

    然而就在她即将成功脱困的霎那,镇狱魔剑突然神兵天降“叮”地脆响斩中了岩雨的后腰。

    狂飙乱卷金光肆虐,岩雨爆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在剑锋下灰飞烟灭!

    “砰!”另一面,洞天机和醜风亦硬碰硬地对撼了一记,双双向后抛飞。

    醜风眼角余光望见岩雨战死,不由得惊怒交集萌生退意,借着罡风飞卷之力朝下方的红月武士战阵中遁去。

    孰料斜刺里噼啪电闪九束精光截掠而至,一名狼魔族如雪男子从容优雅拦住去路,正是北夕雪。

    经过前一段日子的闭关修炼,他的修为赫然晋升到造化神通的可怖境界,足足高出了对方一大截。

    如果在两军阵中,遇到这样的高手醜风也只能用数以百计的精锐武士和海量的符石魔弩围殴,如今单枪匹马撞了上来惟有怪自己运气欠佳。

    “啪啪啪!”九尾圣鞭摧枯拉朽,将五颜六色的狂飙得支离破碎溃不成军。

    醜风运足全力横斧招架,圣鞭锁住斧柄一股股沛然莫御的巨力直迫过来。

    醜风竭力抗御,却依旧抵挡不住九尾圣鞭的攻势,眼睁睁看着它顺着巨斧长驱直入,就觉得整个人好像坠入了一座无形的磨盘里,被碾压得魂飞魄散血肉成酱。

    恰在此时,夕雅从天而降,锋利的骨刃透过额头狠狠地插入醜风的颅脑,将他的金丹瞬间捏碎。

    醜风大吼一声,身躯如同置放在熔炉里的冰块,在九尾圣鞭夺目的神光中哧哧扭曲涣散成无数细小的黑色丝光。

    北夕雪无可奈何地收住圣鞭,看着夕雅苦笑道:“这家伙也算得红月会的首脑人物,我本想跟他多聊聊呢。”

    夕雅娇俏地冷哼了声,别过头去不理他,目光望向了晴儿。

    不知道为什么,她本能地觉得这个突如其来的雪衣少女对自己是个巨大的威胁。

    而且那丫头长得越漂亮,夕雅心里释放出的危险信号就越强……笔趣库 www.biqiku.com